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管理学
法治视角下的校园欺凌概念探析
2018年11月01日 16:19 来源:《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刊》 作者:申素平 贾楠 字号
关键词:校园欺凌;校园暴力;教育法治

内容摘要:校园欺凌是一个世界性的校园现象,如何预防和治理校园欺凌,为青少年儿童健康成长营造安全和谐的环境,是世界各国都面临的议题。

关键词:校园欺凌;校园暴力;教育法治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申素平,女,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 100872;贾楠,女,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博士生,北京 100872

  内容提要:校园欺凌是一个世界性的校园现象,如何预防和治理校园欺凌,为青少年儿童健康成长营造安全和谐的环境,是世界各国都面临的议题。当今,校园欺凌在保留传统的一般性特点之外,体现出了一定的时代性和特殊性,中国转型时期的社会失范与失控也为“欺负”添加了一层时代色彩,直面并解决这一问题的迫切性日益凸显。从法治的角度治理校园欺凌,首先要对校园欺凌的概念进行考察,了解其基本特征和要素。框定规制对象的内涵和外延是法律规范建构的基础和前提,正是本研究的主旨。文章亦将从法治的视角对校园欺凌的分类、涉及主体、与校园暴力的关系等方面对校园欺凌的概念进行分析与探讨,以期对校园欺凌法律概念的生成以及后续制度规整提供线索。

  关 键 词:校园欺凌 校园暴力 教育法治

  中图分类号:D922.16 文献标识号:A 文章编号:2095-1760(2017)04-0005-14

  对于大部分的中国师生来说,校园欺凌是一个日常可感,但又隐晦难名的存在。以大欺小、恃强凌弱、用拳头解决问题在中国自古有之,在家长的朴素认识中,被欺负、嘲弄、取笑甚至可以被看作是挫折教育的一部分,学生之间发生轻微的肢体冲突长期以来并不被视为严重的教育和社会问题。

  当今,校园欺凌在保留传统的一般特点之外,体现出了一定的时代性和特殊性。中国转型时期的社会失范与失控为“欺负”添加了一层时代色彩:独生子女的家庭结构,网络的高度发达,收入差距导致的学生家长经济地位的高度分化,时刻冲击着学校,影响着学生乃至教师的行为方式。社会对于欺凌的认识逐渐多元化,欺凌的具体行为方式也正在发生新的变化,对于欺凌的内涵和外延界定的技术难度大大增加。中关村二小欺凌事件的一个重要争议点就在于对欺凌概念的理解和界定。从规范的角度治理校园欺凌,首先要界定什么是校园欺凌,确定校园欺凌的要素和基本特征。框定规制对象的内涵和外延是法律规范和制度建构的基础和前提,也是本文研究的切入点。

  一、校园欺凌的定义

  欺凌(bullying),又称作欺侮、欺负、霸凌等,基本含义大致相通,可以互换。其中,“霸凌”虽然是“bullying”的音译,但是却巧合地通过汉语言文字折射出欺凌行为的基本特征,“霸”暗含“以大欺小”“以强凌弱”之意;而“凌”又意指“暴力”和“侮辱”。通常意义上,“欺凌”是对“power”的一种滥用,具体表现为威压、胁迫、虐待,恐吓或支配性控制他人等[1],结果是给被害人带来身体上或精神上的长期伤害。欺凌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最初的单词是mobbing(聚众滋扰,结伙欺凌),但是在瑞典和挪威语言体系中,mobbing一词具有许多意涵,不仅仅是字面上的多人对他人实施的欺凌,也包括个人之间的欺凌行为,尽管从语言学上讲这种使用并不准确。[2]但是我们必须注意的是,不论单词的原始含义为何,在谈及欺凌时我们都要同时考虑到个人针对个人,以及多人与个人或者多人与多人间的欺凌行为。

  至今为止,世界范围内对于欺凌没有一个较为统一明确的定义文本。较早重视校园欺凌这个问题并开展相关研究的是挪威著名学者奥维斯(Dan Olweus)。奥维斯在北欧对这个问题进行了深入的调查,将校园欺凌定义为,一名学生长时间并且重复地暴露于一个或多个学生主导的“负性行为”之下,欺凌并非偶发事件,而是长期性、多发性事件。这种“负性行为”是某人通过身体接触、言语或其他方式故意对另一人造成伤害或不适。他认为欺凌有三个核心特征:带有故意的侵略性行为、持续重复多次的伤害和双方力量的不均等状态。[3]

  他同时指出欺凌的本质是虐待、是发生在同龄人之间的虐待[4],认为欺凌是一种蓄意及持续性的欺压行为,是有意识的行动,透过言语或肢体暴力侵犯他人,并置他人于压力之下[5]。也有观点认为,教职工以及校外人员对学生造成的伤害行为也可视为欺凌[6],但此观点并非主流。可见,作为一种潜在的共识,常见的欺凌主体被认为主要是青少年学生,行为的表现形式是一种蓄意的,不限于肢体暴力的多次性伤害,并非单次偶然事件。也就是说伤害行为及其造成的后果都具有持续性、反复性,受害者会长期被置于不利的境地,且心理上遭受的伤害尤其不容忽视。

  英国政府教育与技能部(DFES)对校园欺凌进行的官方界定是:持续的、有意的或者反复的,故意制造伤害的行为,但是某些偶然发生的事情在特定的情况下也被视作欺凌行为;个人或群体有目的地施加有害行为;失衡的力量使得受害者的个体感觉失去抵抗。[7]类似的,加拿大将欺凌界定为一种“有害身心健康、动态的互动过程,是重复使用强势力量进行身体的、言语的或者社会侵犯的一种形式”。[8]这两项定义并没有将欺凌限定为持续的、非偶然事件,也没有将行为主体框定在单一主体之间,囊括了群体欺凌,在无形中拓宽了欺凌定义的内涵和边界。

  在政策层面,美国预防校园欺凌中心将校园欺凌定义为:任何破坏教育的使命、教学的氛围以及危害校方预防人身、财产、毒品、枪械犯罪的努力,破坏学校治安秩序的行为。[9]美国教育部和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将校园欺凌界定为:由一个学生或一群学生对另外个别学生或学生群体实施的具有强制性的攻击性行为。它能够对欺凌对象产生生理与心理危害,并且这一行为涉及学生之间可观察或可感知到的权力不平衡,极有可能重复多次发生。[10]美国《新泽西州反欺凌法》将欺凌界定为:通过书面、口头、电子工具,或者是身体动作和姿势,造成对方身体或者精神上的伤害,或者财产上的损失,或者使对方陷入人身伤害或者财产损失的恐惧,或者为对方创造了不友好的学习环境,或者实质上影响到学校的教学和管理秩序。[11]美国域内的定义将重心放在了行为方式和行为结果上,对于行为方式的列举较为具体、细致和周延。行为方式并不抽象为“言语”和“暴力”,而是具体到“电子工具,身体动作和姿势”等,行为结果可能形式不仅仅是学生个人在不对等下遭受到的身心双重伤害,更包括对于学校秩序的无视和破坏。

  我国台湾地区《校园霸凌防治准则》使用霸凌一词并将其界定为:个人或集体持续以言语、文字、图画、符号、肢体动作或其他方式,直接或间接对他人为贬抑、排挤、欺负、骚扰或戏弄等行为,使他人处于具有敌意或不友善之校园学习环境,或难以抗拒,在精神上、生理上或财产上之损害,或影响正常学习活动之进行;校园霸凌指相同或不同学校学生之间,于校园内外所发生之霸凌行为。

  综上可知,目前实务界及学界对校园欺凌的概念界定尚无法达成一致,出现相关事件后的定性及法律适用更是众说纷纭。尽管各种版本的定义不同,但是,主体和形式的多样化、敌意的故意为之(区别于意外事件)、力量的不对等(区别于“势均力敌”双方的冲突行为)、重复性是欺凌行为公认的几个基本特征。[12]

  我们认为,为防止校园“泛欺凌化”,我国对校园欺凌的界定应偏向于狭义。具体来说,校园欺凌的概念应包含如下五项核心要素:第一,发生范围:学校管控范围内。我国中小学绝大部分为封闭式校园,将欺凌的发生范围限定在校园以及学校组织的活动等实际管控范围内,有利于提高单项法律的实用性,避免条文适用过于模糊。第二,主体:学生之间。第三,主观状态:蓄意或者故意施加伤害。第四,行为特点:持续、反复性伤害。区别于校园暴力等一次性攻击与伤害行为,且对重复次数的累计判断应限于一定期限内。第五,行为后果:不限于身体伤害,有可能造成财产性损失如同龄人间的勒索,和精神伤害如导致精神疾病。基于校园欺凌五项核心要素,我们认为,校园欺凌是在学校管控范围内,发生在力量不均衡的学生之间,以直接或间接的形式对他人进行故意的、持续性侵犯,对受害者造成身体、心理伤害或财产性损失的行为。

作者简介

姓名:申素平 贾楠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