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管理学
我国小学“三点半难题”的现状、问题及治理
2018年10月24日 16:02 来源:《当代教育论坛》 作者:刘宇佳 字号
关键词:“三点半难题”;学校管理;学生管理;课后服务;课后托管

内容摘要:我国小学“三点半难题”是教育改革与经济发展不协调的产物,是在为中小学生减负、规范中小学管理过程中衍生出的教育性问题,也是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家庭结构的变化而产生的社会性难题。

关键词:“三点半难题”;学校管理;学生管理;课后服务;课后托管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刘宇佳,武汉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2016级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学校教育管理(武汉 430072)

  内容提要:我国小学“三点半难题”是教育改革与经济发展不协调的产物,是在为中小学生减负、规范中小学管理过程中衍生出的教育性问题,也是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家庭结构的变化而产生的社会性难题。为应对“三点半难题”,现阶段主要形成了无人看管、老人接送、课后托管和父母接管四种办法。但这些办法非但没有彻底解决学生“监管真空期”的难题,反而引发出交通安全、食品安全、教育负效果等新问题。综合治理“三点半难题”,必须在思想层面秉承教育公平的理念,明确其公共福利的性质定位;在制度层面形成以政府担当为主导,以公立学校为主体,支持校外机构发展,社会成员广泛参与的多元治理体系;在实践层面以学生发展为目标,合理确定课后服务内容形式,坚持动态监评;形成思想、制度、实践层层推进,学校、家长、政府、社会共同参与的治理模式。

  关 键 词:“三点半难题” 学校管理 学生管理 课后服务 课后托管

  2009年,为规范中小学管理,教育部出台了《关于加强中小学管理规范办学行为的指导意见》,要求学校“科学安排作息时间,切实减轻学生过重课业负担”[1],这一规定严格控制了学生的在校时间,纠正了各种侵占学生休息时间的做法,减轻了学生的学业负担。但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以及家庭结构的变化,越来越多的女性投入到工作岗位,小学生下午15:30至16:30的放学时间与父母17:30至18:30的下班时间差成为中小学校和家长的“三点半难题”。

  一、“三点半难题”的应对现状

  笔者通过对湖北省武汉市部分小学的调研以及与多位学生家长访谈发现,对于“三点半难题”,家长们主要形成了四种应对策略,按安全性和教育性从低到高综合排序,依次为无人看管、老人接送、课后托管和父母接管。

  据统计,城区无人看管、老人接管、课后托管和父母接送的学生比大致是2∶3∶3∶2。卫晨翔对太原市四所小学的二、四、六年级的家长和教师进行的问卷调查与访谈发现,在孩子的接送问题上,“由家中老人接送最为常见,占比约35%;由父母接送孩子上下学的为21%;家中不能接送孩子而不得不委托校外托管班接送的为18%;而由学生自己上下学的约占23%,还有3%的学生由父母雇佣的保姆或钟点工进行接送”[2]。可见,“三点半难题”已经成为一个具有普遍性的、亟待解决的社会性问题。

  二、“三点半难题”应对乱象产生的问题

  当前“三点半难题”的各种应对策略本身就存在着一定的问题,由此不仅没有彻底解决学生“监管真空期”的难题,反而引发了更多新的问题。

  首先是存在较大的安全隐患,包括交通安全和饮食卫生安全。由于小学生的安全意识不强和自我保护意识较弱,无人看管的儿童放学后独自回家或独自待在父母工作地点,导致遭遇交通事故的可能性大增。食品卫生安全也不容忽视,课后托管的“小饭桌”模式主要是给学生到点提供饮食服务,代替学生父母行使一段时间的监护权,但“小饭桌”托管班多数属于纯粹的家庭作坊式经营模式,没有被纳入工商部门的监管范围,属于无证经营状态,从业人员多为下岗或退休人员,有些甚至没有健康证和卫生知识培训合格证。

  其次是极易产生教育的负效果。小学生的判断力差且好奇心强,他们极易受到各种诱惑,无人看管的学生放学后受到周边形形色色商铺的吸引,不免驻足逗留;由于隔代亲,老人们也往往对孙子孙女的要求听之任之,于是玩手机、上网、打游戏就成了被老人接管学生的主要课后活动,学生没有明确的学习和作息规律,“受年龄、教育程度、家庭形态以及教养态度的影响,祖父母面对儿童的学业或行为问题充满了无奈和无助”[3];另外,有些课后托管班打着兴趣班和作业辅导班的旗号,实则对学生进行着变相的补课,增加了学生的课业负担,使学生厌学,更是得不偿失。

  三、“三点半难题”的综合治理

  (一)思想层面以教育公平为理念,明确其性质定位

  一直以来,对于“三点半难题”的性质定位模糊,导致了权责归属不清、制度缺失、监管缺位等问题。

  因此,治理“三点半难题”的第一步就是要秉承教育公平的理念,明确其性质定位。“三点半难题”是我国教育改革和经济发展过程中不协调的产物,是在为中小学生减负,规范中小学管理的过程中衍生出来的教育性问题,是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家庭结构的变化而产生的社会性难题,所以“三点半难题”具有多重性,它不仅仅是关系到学校教育的问题,还是关乎每个家庭的问题,更是具有社会性质的难题。“政府作为公共权力主体和维护公共利益的代表,在实现教育公平中负有重要的责任”[4],“为每一位儿童提供普惠性、高质量的儿童课后照顾与服务,也是减少并逐渐消除儿童课后接受教育与照顾的不公平现象、降低儿童因课后资源缺失而对未来学习和发展产生不利的重要途径”[5],我们应当秉承教育公平的理念,将“三点半难题”的解决纳入公共服务体系之中,把“三点半难题”的治理定位为提升社会成员幸福感和获得感的民生工程。

  发达国家也曾出现过类似我国“三点半难题”的问题,各国也是将类似问题定位为公共福利的一部分,是专属于低学龄儿童的一项福利。如“美国20世纪90年代末启动‘校外活动’计划,政府采取财政拨款、购买服务、家庭税收抵免、免费用地等激励措施,鼓励公立学校、民间组织等多元主体向儿童和青少年提供放学后、寒暑假、周末的学习活动,以实现克林顿总统1997年宣称的每一个孩子在放学后,均有一个安全且对身心有益的去处的设想”[6],“欧盟国家的公立学校则延长开放时间,实行‘全天上学’和‘全日学校’提供托管服务”[7],“法国从20世纪60年代就以2岁半至17岁的儿童或学生为对象,由国家财政支持在幼儿园或者小学附近设置公立的‘儿童和青少年课外活动中心’,满足双职工家庭儿童课后看护的需求,成为家庭和学校之外的儿童教育的第三种形式”[8]。

  (二)制度层面形成以政府担当为主导,以公立学校为主体,支持校外机构发展,社会成员广泛参与的多元治理体系

  以政府担当为主导是解决“三点半难题”的应有之意。教育部办公厅日前发布的《关于做好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提出,“各地教育行政部门要进一步强化担当、落实责任,统筹规划各类资源和需求,调动各方面的积极性,努力形成课后服务工作合力”[9],明确指出各地教育行政部门要率先扛起责任的大旗,通过“购买服务”“财政补贴”等形式确保公办中小学发挥在承担课后服务工作中的主体作用。政府提供的稳定的经费是课后服务顺利实施的保障,相关设施和场所的修缮、相关教师和学校的补贴都需要充足的资金来支持。“威海全市已经实现了小学生免费课后托管的‘四个全面’,即市域全覆盖、财政全保障、服务全到位、监管全方位”[10],财政全保障是威海市政府在小学全部实行“校内托管、免费托管”模式的阿基米德点,其中“托管场所设施建设、维修费用从学校生均公用经费中支出,工作补助由财政设立托管专项经费,按照每生每小时2-4元的标准,以增加绩效工资总量的方式拨付。

  以公立学校为主体是解决“三点半难题”的必要之举。“南方日报教育垂直公号‘上学了’开展的网络调查显示,近六成网友支持学校启动课后托管。在这六成网友中,35%的网友愿意为课后托管付费,24%的网友希望政府为课后服务买单”[11],学校作为教育和学习的主要场所,不仅有其他地方无可比拟的环境、师资、场地、资源等优势,而且“孩子能在校内托管,是最好的选择”[12],也是绝大多数家长共同的心声。

  支持校外机构发展是解决“三点半难题”的有力补充。鼓励和规范非营利性的教育辅导机构的发展,共同承担起教育学生的任务不仅能缓解校内课外服务的压力,也能满足学生和家长多样化的需求。但值得注意的是,我国目前还没有制定出校外培训托管机构在办学规模、教学设施、活动场地等方面的标准,也没有明确规定其人员配备的具体比例和相关教师的从教资格,致使我国校外托管处于“脱管”状态。所以相关部门必须尽快出台相关规定,确定托管班的办学条件、审批程序和管理规范等行业标准。

  社会成员广泛参与是解决“三点半难题”的强心之剂。教育是全社会共同的责任,在解决“三点半难题”的路径上更要强调多方参与和合作的重要性。各级政府要勇于担当、统筹规划,在布局谋篇和经费支持等重要工作中要承担起领头羊的重任,各公立中小学要转变观念,努力扩展教育服务工作的时空范围,充当好课后服务工作中的主力军;除此之外,社会个人和组织也要加强主人翁的责任意识,帮助中小学拓宽课后服务的地域范围、增加课后服务的人员配备。对于身心正处于快速成长阶段的学生来说,他们活泼好动,好奇心强,渴望学习更多新知识,将学生一味地束缚在教室有可能会使学生产生厌烦感,这不仅不利于学生身心的健康成长,也不利于学生好奇心、求索心的满足,不利于培养学生的学习积极性。因此,可以开放学生的课后活动范围,提供多样化的学习和活动场所;人员参与的多元化也是中小学课后服务工作能够持续有效开展的保证之一,动员社区志愿者、赋闲家长、大学生等协助学校开展课后托管,不但可以大大减轻教师的负担,缓解教师的职业倦怠感,还能协调各类人员对学生的影响,形成教育的合力,实现教育效果的最大化。

  (三)在实践层面以学生发展为目标,合理确定课后服务内容形式,坚持动态监评

  课后服务工作并不只是为儿童提供简单“照看”的服务,而是一项可以开发学生潜能、促进学生全面发展的教育性工作。因此,在课后服务的过程中要以学生为本位,开展内容丰富、形式多样的活动。

  在实施课后服务的实践中,也要加强对相关工作的监督与评估,对开展课后服务工作的学校和具有办学资质的校外机构,一旦发现有不符合标准、未达到要求的,必须坚决取消其资质,实施效果好的学校和机构可以增加补助经费,保证课后服务工作能在一汪活水中永葆生机。

  “三点半难题”不仅是一个教育性问题,更是一个社会性的民生问题。“三点半难题”的解决必须在思想层面、制度层面和实践层面三管齐下,形成学校、家长、政府、社会共同参与、携手合作的多元治理模式。

  参考文献:

  [1]教育部关于当前加强中小学管理规范办学行为的指导意见[DB/OL].http://old.moe.gov.cn//publicfiles/business/htmlfiles/moe/s5912/201001/xxgk_77687.html.

  [3][5]杨启光,朱纯洁.论我国儿童课后照顾与教育服务的需求及政府责任[J].教育理论与实践,2014(34):25-29.

  [2]卫晨翔.太原市小学生课后校内托管问题与对策研究[D].太原:山西大学,2016.

  [4]冯建军.教育公正与政府责任[J].教育发展研究,2008(9):30-34.

  [6][7][8][12]吴开俊,孟卫青.治理视角下小学生课后托管的制度设计[J].教育研究,2015(6):55-63.

  [9]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关于做好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DB/OL].http://www.edu.cn/edu/jiao_yu_bu/xin_wen_dong_tai/201703/t20170307_1495280.shtml.

  [10]魏海政.山东威海学生课后托管政府免费帮管[N].中国教育报,2017-03-17(1).

作者简介

姓名:刘宇佳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