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管理学
家校教育关系失序与矫治
2018年08月07日 13:42 来源:《中小学德育》 作者:梁明月 字号
关键词: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家校关系;教育责任

内容摘要:疏解教育恐慌问题,一方面需要考量社会结构问题,另一方面可以尝试利用责任调节理论来调整家校教育关系。

关键词: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家校关系;教育责任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梁明月,宁波大学教师教育学院讲师,教育学博士。浙江宁波 315211

  内容提要:目前,我国中小学家校教育关系有失序的趋势,典型表现为“学校教育家庭化”以及“家庭教育学校化”。现象背后蕴含着家庭和学校的教育恐慌——对“淘汰”和“资源匮乏”的恐惧。疏解教育恐慌问题,一方面需要考量社会结构问题,另一方面可以尝试利用责任调节理论来调整家校教育关系。

  关 键 词:家庭教育 学校教育 家校关系 教育责任

  标题注释:本文为宁波大学教师教育学院课程建设项目“小学班级管理”研究成果。

  中图分类号 G41 文献编码 A 文章编号 2095-1183(2017)12-0005-05

  一、家校教育关系失序的样态

  家校教育关系失序是指,由于家庭和学校不恰当的教育行为而引发的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的不良状态。这种失序典型地表现为学校教育家庭化和家庭教育学校化。

  (一)学校教育家庭化:学校教育的无序延伸

  我国中小学有一个常见现象,即学校(教师)要求家长配合、协助、承担很多原本应该由学校承担的教育任务,很多班级的教师几乎每天都会通过各种信息平台给家长布置家庭作业,如帮孩子计时、批改作业、检查背书、记录阅读情况等等。在这些学校和教师看来,要求家长参与学校教育是一件理所应当的事情。这是因为,第一,在认知上,很多教师有两个坚信:相信家庭的教育环境(尤其是家长的重视态度和参与程度)对学生的学业成绩显著正相关;相信孩子的学业发展和成长对其家庭的意义远远大于对学校的意义。因此,本着责权一致的原则,家庭希望得到收益就应当付出努力——配合教师完成教育任务。第二,在态度上,教师天然地希望有人帮助自己承担教育任务,以减轻自己的工作压力。从人之常情来观察,家长参与教育确实可以有效地节省教师时间和精力。家长可以辅导孩子的作业、可以监督孩子背书,可以检查孩子的作业等等,从这个角度上讲,家长签字的确为教师“偷懒”提供了“安慰剂”。让家长签字表面上看是监督学生的课业,实质上隐含着教师的自我暗示——家长已经检查过了,我可以放心了。第三,在实践上,学校教育正在不断向家庭延伸。目前学校依然普遍呈现出应试教育的特点,即重知识、重分数、重竞争。无论家长还是教师都面临很大的压力。在某种意义上,这种压力又被“减负改革”放大了——由于学校的教育时间和教育内容被压缩,教师需要开辟家庭“第二战场”,以保证教育任务的完成,导致学校教育向家庭和社会延伸的深度和广度呈现出日益增加的趋势。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都表现出学校教育的样貌——为应试服务。家长异化成家庭中的教师,其职责是帮助教师把学校教育任务推延到家庭生活中。如果家长“不堪重负”,则需要请家教或送孩子去社会培训机构。

  (二)家庭教育学校化:家庭教育的无当压缩

  学校教育家庭化的必然后果之一就是家庭教育的学校化,家庭教育成为学校的附庸和延伸。亲子活动围绕学校教育内容展开,亲子关系也随着孩子的学校表现而波动。而真正的家庭教育的生活功能、情感功能和道德功能被挤压到罅隙之中,难以发挥作用。家庭教育学校化主要表现在以下几点:第一,家庭教育的转移与消失。家长把本应由家庭承担的教育子女的责任完全转交到学校和教师身上。石鸥教授分析了两种依赖关系——学校依赖和教师依赖。所谓学校依赖就是社会、家庭将学生发展、培养的重任完全交付给学校,认为学校足以挑起这一重任。人们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孩子交给了学校,自然对学校产生了高度甚至过度的“依赖”与“关注”。人们猛烈地批评学校,是因为他们太依赖学校,根本没有将子女的教育与社会、家庭密切联系起来。所谓教师依赖就是当人们把孩子交给教师,就意味着把孩子的发展与进步的责任完全交给了教师。[1]由于部分学生家长把家庭教育的责任全部交付给学校或教师,有意或无意地放弃了对孩子的教育权,使得家庭处于教育责任真空的境况,导致家庭教育的缺失。第二,家庭教育功能错位。家庭教育的核心体现为一种非功利性的情感交往活动,它具有这样几个特点:(1)非功利性。(2)情感性。(3)生活性。这三大特点是家庭教育区别于学校教育的关键,也是家庭教育的重要性和特殊性所在。然而在家庭教育学校化的现实境遇之下,家庭教育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异化成学校的“分部”和“附庸”。家庭教育的生活功能、情感功能、道德功能等都已削弱。

  综上所述,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并没有达成一种积极、有序的合作,而是一家独大、各自为政,从而大大削弱了教育的实际功效。正如逯改教授所言:学校、家庭、社会三方由于没有畅通、有效的沟通渠道而处于相对隔离状态,固守着各自的教育价值取向,践行着不同的教育方式。这种各自为政的局面造成德育生态链的断裂,严重影响教育效果,造成教育资源的浪费。在我国的现实实践中,教育责任的失衡,即家庭、学校和社会实际承担的教育责任不合理,已是不争的事实。[2]

  二、教育恐慌:家校教育关系失序的原因

  所谓教育恐慌,即教育环境中的某些因素激发了人们对教育的恐慌心理,从而引发人们逃避教育责任或过度承揽教育责任的现象。教育恐慌是近年来研究者在归因教育问题时的一种新思考。

  (一)淘汰恐慌:学校体制内的竞争压迫

  十余年的基础教育改革在很大程度上已经为学校松绑、为学生减负。但是我国中小学教育中的竞争气氛和竞升压力依然较为普遍。正如高德胜教授所说:对学校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如今学校的教育气氛是以紧张恐惧为特征的。学校生活不是和平安静的,而是充满火药味的。上学就如上战场,学生每天早早出门投入大大小小的“战斗”,只许胜利、不许失败,否则一步跟不上就可能步步落后,后果不堪设想。[3]学生就在这种恶性循环中长大,从幼儿园到大学的升级过程实质上就是层层筛选的过程——好的被挑走,差的被淘汰。这种筛选直接关系着一个学生的未来生活状态、一个家庭的阶层定位以及一所学校的生存能力。这种巨大的责任和压力使得学校教育丝毫不敢怠慢,不得不向家庭和社会转移教育压力。

  学生学业成绩牵扯的利益多且重,以至于谁也不敢掉以轻心。教育系统里的每个人日子都不好过,他们也身处恐慌之中。对学生来说,教师是恐惧制造者,对教师来说,他们也是恐惧的受害者,而制造者变成了学校当权者和教育行政部门,而后者也同样未能摆脱恐惧。真是你恐吓我,他恐吓你,陷入了恐惧的恶性循环。[4]处于恐慌中的学校除了向内加压,还必须向外求助,拉拢伙伴和扩散压力是学校的必然选择。学校向家庭扩散教育责任不仅可以减轻自己的压力,还可以减少家庭对孩子学业落后的批评和指责。因为家庭参与并了解孩子的受教育过程,理解老师们已经“尽力了”。如果孩子还是被淘汰,只能认命了。从这个意义上讲,学校教育家庭化现象有其存在的必然性。

作者简介

姓名:梁明月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