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管理学
国外校外培训机构治理:现状、经验、问题及其启示
2018年07月04日 16:15 来源:《教师教育研究》 作者:代蕊华 仰丙灿 字号
关键词:校外培训机构;治理;经验

内容摘要:我国在实现校外培训机构治理能力提升过程中,要警惕教育改革助推校外培训,切实提高学校教育质量,加强教师自律和校外培训机构行业监管,充分利用现代化技术手段,加强政府与社会的合作。

关键词:校外培训机构;治理;经验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代蕊华,男,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博士生导师,教育部中学校长培训中心主任,主要研究方向为教育管理,上海 200062;仰丙灿,男,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育管理学系博士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为教育管理,上海 200062

  内容提要:校外培训机构存在于学校教育系统之外,但对素质教育的全面实施和学生的健康发展产生越来越多的影响,如何科学规范校外培训机构的发展、提升校外培训机构治理水平,是国内外共同关注的现实问题。各国政府在培训机构治理方面有着不同的举措,研究认为,完全禁止校外培训往往是无效的,提高学校教育质量是关键因素,需要防止教师在校外培训的腐败行为,加强政府资助的校内课外培训。国外在校外培训机构治理上往往存在着价值取向的困境、文化传统的惯性、政策工具的矛盾等问题。我国在实现校外培训机构治理能力提升过程中,要警惕教育改革助推校外培训,切实提高学校教育质量,加强教师自律和校外培训机构行业监管,充分利用现代化技术手段,加强政府与社会的合作。

  关 键 词:校外培训机构 治理 经验 启示

  标题注释:本研究是上海市人民政府决策咨询研究教育政策专项课题“教育培训机构的发展方向与监管体系研究”(编号2017-Z-R14)阶段性成果。

  [中图分类号]G51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5905(2017)05-0101-08

  校外培训机构是指存在于学校教育系统以外、为学生提供培训的组织的总称,主要可分为提供学术性培训(即文化课辅导)和非学术性培训(兴趣爱好、技能培养等)两大类,作为机构而言,这里的校外培训不包括大学生或教师提供的一对一形式的家教活动。

  一、校外培训机构治理现状

  校外培训往往是校内学习跟不上进度或效果较差的学生,通过校外培训或补习教育赶上学习进度或提升学习效果,而随着优质教育资源竞争的加剧,引发了家庭和社会投资教育的热潮,校外培训就不仅仅是一种补差行为,如在韩国,班级成绩最好的10%学生家庭投资课外补习的支出最多[1]。学生校外培训逐渐变成一个需求量非常庞大的市场,校外培训机构大量涌现,并逐渐发展成为一种产业,一些国家或地区的政府部门开始考虑是否要采取措施治理这样一个教育培训产业。决策者主要考虑以下两个方面的影响:

  首先,校外培训对正规学校教育的影响。一方面校外培训能提高学生成绩,并能在教学方法、促进学生学习、提升考试能力等方面给系统内学校尤其是公立学校以启示;另一方面它又可能违背教育教学规律、冲击学校教育进度、降低公众对学校教育的信心、影响学生正常成长,尤其是在允许公立学校教师为自己的学生提供课外辅导的情况下,会导致“教育腐败”行为——课堂教学走形式,课外的辅导和培训才是重点。

  其次,校外培训对教育公平和社会公平的影响。教育具有社会分层及代际传递的功能,校外培训让经济社会处在上层的家庭,通过额外支付教育费用让子女可能更容易获得未来发展的有利位置,导致社会阶层固化以及经济社会地位的代际传递。

  正是基于对校外培训影响的不同考虑,各国政府在培训机构治理方面采取了不同的政策,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马克·贝磊(Mark Bray)教授的研究,世界各国主要采取了六种不同的态度或方法以适应各自的具体情境[2]。一是放任自流。严格意义上这是一种态度而非方法,认为校外培训是一种市场化行为,市场有能力且能更好地实现自我调节与自我约束,政府不应该介入市场领域,认为一方面政府介入会增加成本,包括培训机构这样的生产者、学生和家庭这样的消费者以及政府这样的管理者,相应成本都有可能增加;另一方面校外培训作为一个“影子”部门,政府也很难进行有效管理。二是监督而不干预。政府收集校外培训机构的规模、状态、影响等方面数据,但不采取具体行动,这种监督往往是无力的,往往得不到培训机构及利益相关人员的支持,收集的数据非常有限甚至可能是错误的。三是规范与控制。采用这种方法的国家和地区较多,规范的范围和力度差异也很大,基本都包括培训机构的资质、登记注册、培训机构的场地、师资、安全等基本要求。四是积极鼓励。认为校外培训行为既有利于个体也有利于社会,能够提升人力资本积累,还能增加就业岗位,因此通过政府补贴、信息服务、补习教师培训、税收减免等政策积极支持校外培训行业的发展。五是混合方法。即允许某些校外培训形式而禁止另外一些形式,各国都会允许学校学习成绩较差学生参加校外补习培训,有些会提供一些诸如课后作业辅导之类的政府支持,但一般都不允许学校教师为自己的学生提供课后或校外的收费培训辅导项目。六是完全禁止。不允许所有商业性的校外培训形式或机构的存在,柬埔寨、韩国、缅甸等国都曾发布过官方禁令,不过从实践来看基本上是失败的。

  二、校外培训机构治理经验

  (一)完全禁止校外培训往往是无效的

  为培养学生健全人格、消除应试教育消极影响以及课外补习过热问题,1980年韩国政府颁布了《教育规范化及消除过热的课外补习方案》,禁止所有教育补习行为,而后逐步放松禁令,1981年开始允许艺体类、技能类以及活动课程的校外培训,1984年放开最低分(后20%)以及高中学生寒假的补习培训,1998年允许校内免费补习,1991年允许中小学生参加私立学校学术课程学习,1996年放开大学毕业生家教市场,直到2000年法院宣布该禁令违反宪法规定的人权,从而彻底废止。2009年,韩国政府宣布将对韩国最大的校外培训机构Hagwon实施“宵禁计划”,校外培训机构每天晚上10点必须关闭,从而减少学生校外培训时间。家庭家教支出自2009年达到最高峰以来逐渐减少,政府认为这表明“宵禁计划”开始生效,但研究者认为将家教费用减少完全归因于宵禁是错误的,经济不景气也是重要影响,而且中学生花费在课外补习上的时间并没有减少,所以要么是Hagwon并没有减少补习时间,要么是其他类型的补习时间增加,[3]所以该政策也是失败的。

作者简介

姓名:代蕊华 仰丙灿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