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管理学
教育班:继续探索以班级为基础的德育之路
2018年05月17日 14:46 来源:《人民教育》 作者:李家成 字号
关键词:新高考改革;走班制;德育

内容摘要:新高考改革直接促成了一系列教育改变。具体实施中,确实出现了因“走班”而出现的多类“班级”存在形态。学生“走班”甚至被标识为重要的教育改革成果。

关键词:新高考改革;走班制;德育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李家成,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生命·实践”教育学研究院研究员,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研究所研究员。

  标题注释:本文为上海市哲社规划教育学课题“学生在班级生活中是如何学习的”(A1306)及“曙光计划”项目“中小学生领导力发展与学生组织建设研究”(13SG27)的成果。

  新高考改革直接促成了一系列教育改变。具体实施中,确实出现了因“走班”而出现的多类“班级”存在形态。学生“走班”甚至被标识为重要的教育改革成果。

  笔者认为,有必要回归普通高中乃至教育改革的“初心”,重新认识作为学生学习与生活单元的班级所具有的教育性,摒弃“行政班”的说法,保持对“教学班”之有限性的理解,尊重“教育班”的独特价值,从而在合理的教育价值观与目标指导下,集中研究普通高中改革的真正问题,尊重并发挥中国基础教育领域中班级制的独特价值。

  “行政班”:一个误导方向的话语

  无论是倡导“取消班级”“取消班主任”的话语支持者,还是重视中国班级存在意义的研究者,都熟悉中国基础教育领域中的“班级”“班主任”,却采用了一个有问题的表述——“行政班”,有人甚至明确提出了“后行政班”这一话语,这很可能会强化这一模糊不清话语的隐蔽性和误导性。

  何为“行政班”?很难找到准确的界定,也难以作为严肃的学术概念使用,但流行于媒体及一些教育工作者。这类概念还有不少,有必要对班级、班主任制都进行内涵梳理,从而建立起学术讨论和实践变革的基础。

  “行政班”这一话语中有“班”这一构成,就是我们所熟悉的“班级”。“行政班”意蕴的产生与人们对“行政”的直觉与日常理解息息相关:有外部权威的、直接进行管理的、高度控制性的,同时缺乏被管理者的自主性、选择性、开放性的管理方式。依照这种理解,“行政班”自然会具有如下“内涵”:

  一是依照行政命令的方式组建或调整。学生被“分配”到一个具体的班级中,由学校管理者决定,在正常情境下,学生、家长是没有选择权的;班级的存在先天就脱离学生、家长的意愿,是学校以行政的方式将学生组建为具体的班级;部分特殊学生的班级调整,或有的学校进行重新分班,也是通过行政命令的方式进行,缺乏人文性;尤其是对于学生来说,班级的存在缺乏可选择性。这很容易激发起天然的反感,人们很容易“不喜欢”带有如此强的行政色彩的事物,而更欢迎“更少的行政权力”介入的那种学校。

  二是以行政管理的方式加以管理。这直接对应“班级管理”这个概念,认为班主任对于班级、学生的管理是行政式的,可以挥舞“威武的管理大棒”,内容指向卫生、纪律、相关规定性任务的完成等;方式是班主任自上而下进行管理;结果是班级的规范与秩序的建立;各类具体的评价,主要依据学校的标准进行,由学校行政人员决定。不可否认,当前实践中有这样的班级、班主任;这样的班级存在是乏味的,更给人以被管制、约束、控制的感觉。但如果用“行政班”这一话语将这一内涵确定下来,就很容易混淆部分与整体,很容易忽视很多合格的、优秀的班主任在该领域中的探索,进而将班主任的工作单一化乃至于污名化。①

  三是班级的存在是为教学服务的,教学的开展也需要在具体的班级里进行。而“行政班”的运行方式不利于学生获得有针对性的学科指导,影响教学的“精准”性。

  由此,大家认为“行政班”是服务于大一统、无差异教学的。教学要改革,学生的学习成绩、自主性要提高,就一定要让学生根据自己的状态选择同一层次的同学群体,以分层后的班级形态与教师互动。依照这一逻辑,“行政班”就成为了教学改革、学生发展的桎梏。

  这是不客观的。“班级”被无意或有意转化为“行政班”这一话语后,极大地丧失了积极的意蕴,放大了“班级”的消极评价和想象空间。很多优秀班主任在“班级”中积累的丰富的教育经验、教育智慧以及班级的积极价值被选择性无视或忽略。

  “教学班”:难以承载高中教育的价值与目标

  在新高考体系中,一些人突出“走班”对于学生学科学习的重要性,强调根据学生的学科基础与自主选择而形成不同的“教学班”。但将“走班”神化,有可能丢失改革的灵魂与方向,过度强调“教学班”的概念可能使高中教育改革浮于表面。

  普通高中教育改革是系统工程,不可能仅靠班级组织的变化而实现,而需要研究价值取向与目标、学校制度与文化、教育活动与教育过程、学校与社会的互动、高校招生制度、高等教育与普通高中教育的衔接等。尽管这些都可以与学生“走班”相联系,但“走班制”不是新高考的核心保障,我们需要将更多精力投入到每一所具体学校的变革研究之中,投入到具体的学生发展研究之中。

  而当前取消“行政班”的做法,已经表现出忽视教育改革复杂性的危险动向。有学者在分析日本教育改革的经验和教训时指出:尽管日本的“宽松教育”也标榜培养具有丰富人性的学生,但它始终是依托课程改革展开的,重点放在课程时间、内容调整以及保障学力之上,而品格培养、道德意识和行为习惯的形成不知不觉成为“软指标”,被置于重点之外。在多年来的教育改革中,如何解决校园暴力、拒绝上学、青少年犯罪等“教育病理”一直都被提上议事日程,但是这些问题非但没有减少,反而还有上升趋势。就此而言,如何促进课程内外学习的融合,使学校、家庭、社区形成合作关系,共同促进学生形成丰富的心灵、健康的人格以及作为公民参与社会生活的基本能力和态度,让每个孩子都能得到全面发展,是保证教育改革能够在更广阔的视野下深入进行的重要问题。②

作者简介

姓名:李家成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