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管理学
韩国影子教育治理政策的演变及其启示
2018年02月23日 14:47 来源:《外国教育研究》 作者:周霖 周常稳 字号
关键词:韩国;影子教育;治理政策

内容摘要:借鉴韩国影子教育治理政策的相关经验,有助于我国现阶段及未来影子教育治理政策的进一步完善。

关键词:韩国;影子教育;治理政策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周霖,东北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副教授,教育学博士,吉林 长春 130024;周常稳,东北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博士生,吉林 长春 130024

  内容提要:自20世纪60年代至今,韩国政府对影子教育的治理政策大致经历了四次大的演变,总体趋势是:转移政策→禁止政策→补偿政策→公平政策,其本质是以再生产理论、平等主义理论以及教育本质目标理论为基础的社会公正和机会均等的力量,与以经典自由主义、新自由主义以及人力资本理论为基础的社会竞争和市场规则的力量相互博弈的结果。由于中韩两国同处于亚洲儒家文化圈,均采用以考试为中心的选拔制度,而韩国影子教育治理政策的演变又与当前我国影子教育治理政策的发展存在诸多相似点,因此,借鉴韩国影子教育治理政策的相关经验,有助于我国现阶段及未来影子教育治理政策的进一步完善。

  关 键 词:韩国 影子教育 治理政策

  标题注释:教育部民族教育发展中心2013年度课题“合理的跨越:我国西部民族地区转变教育发展方式的理论与行动研究”(课题批准号:RDLL13001)。

  [中图分类号]G40-058/312.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6-7469(2017)05-0066-11

  影子教育(Shadow Education)在韩国称为“私教育”(),在世界其他国家则称为“课外补习”、“私人补习”或“教育补习”。它一般是指以提高在校学生的学术性课程学习成绩为主要目的,在正规教育体系之外所实施的有偿性的补充性教育。近些年来,随着影子教育的全球性蔓延,学界关于影子教育的规模、支出、需求和供给、影响和政策启示等方面的研究日渐增多,[1]但其治理问题却并未引起有关国家政策制定者的广泛重视。韩国是少有的持续高度重视影子教育治理的国家之一。

  自20世纪60年代至今,韩国政府相继运用多种政策工具,出台了一系列影子教育的治理政策,尽管治理效果有所反复,但其总体成效仍为学界所瞩目。以影子教育的法律地位确立为标志,韩国影子教育的治理历程可分为前后两大阶段,先后实施了四类政策,即20世纪后30年影子教育“非法化”时期所实施的“转移政策”和“禁止政策”,以及20世纪末至今影子教育“合法化”时期所实施的“补偿政策”和“公平政策”。由于中韩两国同处于亚洲儒家文化圈,均采用以考试为中心的选拔制度,尤其是韩国20世纪80年代的“禁止政策”(禁止在职教师参与有偿补课)与我国现阶段影子教育的治理政策有诸多相似点,故本文依据韩国政府不同时期的政策调整,尝试基于韩国影子教育治理政策演变历程的梳理和剖析,为我国现阶段及未来影子教育治理政策的完善提供参考。

  一、影子教育“非法化”下的治理政策

  1948年大韩民国建立,并在其首部《宪法》中提出“所有国民享有平等的受教育权,至少初等教育应是义务的、免费的。”[2]在此基础上,韩国制定了第一部《教育法》。由于朝鲜战争的爆发,这一法案的落实被迫中断。1952年颁布的《教育法实施令》则标志着正规义务教育的实施。为提高初等义务教育普及率,韩国政府又于1954年颁布了《初等义务教育计划大纲》。

  随着战后政局的稳定、经济的修复,国家人口增长率快速提升,就学儿童的绝对数得以急剧飙升,到1959年底韩国适龄儿童的入学率达到96.4%。[3]然而,由于战争对学校设施设备的破坏,教育的供需矛盾日益尖锐,因此韩国政府在《初等义务教育计划大纲》的基础上,于1962年和1967年先后制定并实施了两个“五年计划”,旨在扩充初等义务教育的容纳力、改善就学条件。随之而来的便是初等学校毕业人数的飙升,但囿于教育客观条件的束缚,只有少数毕业生才能升学,再加上教育资源配置的失衡,择校之风极其兴盛。

  (一)转移政策:“平准化教育”

  到20世纪60年代末,韩国的考试竞争愈演愈烈,许多想要进入优质中学的学生纷纷投身于影子教育之中,当时被人们形象地称为“考试热”、“教育热”。为缓解升学压力、缩小校际差距、消除择校之风,韩国教育部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其中“平准化教育”政策扮演了重要角色。

  1968年,韩国教育部颁布了《取消中学入学考试的政策》。该政策主要着眼于以下目的:一是减轻小学阶段的学习压力,促进学生的健康发展;二是促进小学教育正常化,防止小学教育沦为升学教育的训练场;三是均衡教育资源,缩小区域、校际差距,缓解择校之风;四是减轻家庭因影子教育而带来的经济负担。[4]其主要措施是取消初中入学考试,小学升初中实行区域抽签制。在此政策的影响下,韩国初中入学率从1970年的50.9%激增至1980年的95%。[5]

  随着取消初中入学考试政策的实施,更多的学生进入到初中。但由于高中学校数量、规模和资源的限制,只有40%的初中毕业生能够升入高中,这一低入学率在一定程度上加大了高中升学考试的竞争,进而加重了初中生的学业负担,为影子教育的发展提供了“契机”。据1973年6月15日《韩国日报》的报道,韩国70%的初中生参与影子教育,其中患有身体或精神疾病的学生比例达27%,这被人们讥讽为“初三升学病”、“入学考试地狱”。韩国教育部为扭转这一局面,于1973年制定了“高中平准化”政策。该政策的核心内容是:消除重点学校、重点班,将全国的公、私立高中划至学区,通过国家会考的毕业生可按学区确定就读学校。[6]

  “平准化教育”政策的确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有利于缩小教育的区域差距和校际差距、关照学生的个体差异,但由于其并未直击影子教育的合法化问题,反而造成影子教育效应的“逐级波式转移”,即“取消初中入学考试”政策将影子教育的效应由小学后移至初中,而“高中平准化”政策又将影子教育的效应由初中后移至高中。这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学生的学习能力,导致了学校教育质量的下滑,使英才教育得以重新抬头,科技高中、外国语高中、国际高中等英才学校备受追捧,同时影子教育也备受瞩目,加剧了学生、学校和家长之间自主选择教育的无形竞争。

  (二)禁止政策:禁止一切非法影子教育

  尽管“平准化教育”政策取消了初、高中的入学考试制度,但高中毕业生唯有取得优异成绩才能进入理想的大学。这一形势使得影子教育得以继续盛行于高中阶段,其热度遂又波式传导至初中和小学阶段。20世纪70年代仍有许多家长坚持认为,如果没有影子教育,孩子就很难升入理想的大学。

  1980年,韩国全斗焕政府基于再生产理论、平等主义理论以及教育目标理论,立足于促进机会均等和社会公正,着力从根本上抑制影子教育的蔓延。为此,其在《7·30教育改革》中采取了以“禁止一切非法影子教育”为中心的治理政策:一是取消个别大学的招生自主权;二是增加高考次数,缓解国民因高考而产生的焦虑情绪;三是成立教育管理委员会,规范课外补习秩序;四是禁止在职教师从事有偿补课,只允许大学生和补习学院提供,但补习学院必须在政府的严格管控下进行;五是禁止学校组织教育补习。[7]

作者简介

姓名:周霖 周常稳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