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管理学
论教师为何不敢惩戒违纪学生 ——基于“杨不管”事件新闻报道的法理省思
2018年02月05日 16:28 来源:《教师教育论坛》 作者:张蓉 黄道主 字号
关键词:“杨不管”;教育惩戒;管教权;法理

内容摘要:学生权利被过度解读和张扬,少数家长及其子女肆无忌惮;教师惩戒相关规定缺少细致的操作化细则;教育管理人员过于软弱,牺牲教师寻求“息事宁人”;教师缺乏寻求自力救济与司法救济的引导和训练。

关键词:“杨不管”;教育惩戒;管教权;法理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张蓉,重庆市万州高级中学,重庆 万州 404100;黄道主,武汉理工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武汉 430070

  内容提要:“杨不管”事件是教师不敢管学生的典型案例之一。梳理该事件相关新闻报道后可以发现教师正当管教行为缺乏有效社会支持,除教师自身消极不作为之外,教育行政管理人员、学生、家长等相关利益主体对教师正当权益的侵害得不到救济。究其原因,主要是学生权利被过度解读和张扬,少数家长及其子女肆无忌惮;教师惩戒相关规定缺少细致的操作化细则;教育管理人员过于软弱,牺牲教师寻求“息事宁人”;教师缺乏寻求自力救济与司法救济的引导和训练。

  关 键 词:“杨不管” 教育惩戒 管教权 法理

  标题注释:全国教育科学“十二五”规划2015年度国家青年课题“学生违纪惩戒的法治化研究”(编号:CAA150126)。

  中图分类号:G40-011.8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5995(2017)06-0025-04

  一、“杨不管”事件回顾

  (一)“杨不管”事件的主要法律事实

  2008年6月12日上午10时许,安徽省长丰县吴店中学七年级二班的两个学生杨某和陈某在课堂上因座位纠纷发生冲突而相互推打到一起,持续时间约一分钟。正在上地理课的杨经贵老师批评道:“你们要是有劲,下课到操场上去打。”随后两位同学把他们拉开,杨经贵继续上课。但是,学生杨某随后病发并被送医,最终抢救无效死亡。公安机关初步认定打架诱发了杨某的潜在疾病,死因并非暴力致死,死亡者年龄14岁。在当地政府和教育部门的协调下,杨经贵承担了10万元赔偿费用,并被调离教师岗位和处以行政记大过处分;吴店中学承担7.5万元赔偿费用,校长万其虎也被免职并处以行政记大过处分;学生陈某监护人承担3万元赔偿费用。长丰县教育局为此事向县委、县政府做出深刻检讨。事件发生后,媒体很快跟进并展开了逐渐深入的跟踪报道。

  (二)“杨不管”事件随后被媒体热炒

  最初在网上传播的新闻报道是2008年6月14日中安在线—安徽新闻发布的《课堂上,同桌打架一人死亡》。该文用有利于死者一方的悲情基调成功塑造了“杨不管”形象,不禁令人怀疑两位作者有利用中安在线进行“媒体审判”的嫌疑。但随后,多个媒体的报道[1][2]相互印证了1978年杨经贵走上讲台后铸就的从教名声——“脾憨老师”,“他平时上课就只顾着上课,对学生讲话或者睡觉这些小动作不管不问”,“他就是不怎么管纪律,性子软,我当年上学时就是这样了”,[3]等等。这些说明了杨经贵本身的确存在“教书不育人”的从教观念。由于更多信息没有及时且充分披露,杨经贵被广大读者认为是“冷漠的看客”,网友戏称其为“杨不管”,并由此引发了舆论对“杨不管”现象义愤填膺的声讨和对杨经贵从教伦理道德与法律职责的强烈批评。

  案发约一个月后,事态发展有了转机。该事件最重要的当事人之一——沉默的杨经贵不堪舆论压力,为自我辩护接受了《河南商报》的采访。更多的事实陈述开始“还原现场”,该事件也受到了更多关注。杨经贵说:“看到他们推打,也没有多大动作,也不知道两人下手的轻重,只觉得没有大碍,就连忙让三位学生把杨某送到吴店卫生院就诊。同时,我也派学生向班主任和校长汇报,班主任与校长相继到现场后,我认为我已经尽到责任了。”[4]若就事论事,“我认为已经尽到责任了”的自我辩护并不充分,批判“杨不管现象”的理由仍旧具有足够的正当性。但并非巧合的是:2007年12月7日,“该校老师崔争因批评一名迟到的初中生,被这个学生用桌上的录音机把眼镜砸到地上,并用脚踩碎。崔老师让他第二天通知家长来学校,没想到这个学生第二天居然带着刀冲进教师办公室,将崔老师砍断四根手指。”[5]“要不是老师用手挡一下,他的脑袋就会被劈成两半。”[6]至此,“我认为我已经尽到责任了”显然有更多的阐释空间,悲剧产生的原因也远非“不管”这样简单。

  (三)地方政府和教育部的跟进差别

  面对日趋严重的“杨不管”现象,各级政府部门也先后产生了不同的反应。相较而言,地方政府倾向于强调教师的职责,教育部则倾向于强调教师的职权。

  长丰县相关部门认为杨经贵有三处错误:一是没有认真组织教学、维护教学秩序和严肃课堂纪律;二是学生在课堂上打架时没有及时制止;三是没有亲自送杨某到医院救治,在爱护和关心学生方面存在失职行为。而吴店中学则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安徽省中小学安全责任制和行政责任追究暂行规定》和长丰县教育局与学校之间达成的安全责任状。当地政府和教育部门牵头组织相关各方协调并最终达成调解协议。2008年7月15日,《安徽省未成年人保护条例》启动了实施14年以来第一次修订论证会,修改草案要求学校、教师及时劝阻损害未成年学生合法权益的行为。与地方政府关注教师失职行为不同,教育部则重点关注教师管教学生的权利行使并为其提供保障。2009年8月12日,教育部出台的《中小学班主任工作规定》第16条规定:“班主任在日常教育教学管理中,有采取适当方式对学生进行批评教育的权利。”教育部在印发此文件的通知中明确提出:“为了进一步加强中小学班主任工作,发挥班主任在中小学教育中的重要作用,保障班主任的合法权益……”后来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在阐释该文件的亮点时,指出第16条的规定有利于保障和维护班主任的合法权利,使班主任在正面教育手段之外有了“适当方式批评”的教育方式。[7]从立法目的来说,教育部此举是希望以此来保障班主任管教学生的权利,为班主任正常履职提供法律保障,但这一文件中非班主任教师的管教权却没有提及。

作者简介

姓名:张蓉 黄道主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