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管理学
论教师有效工作时间的保护
2017年12月04日 14:33 来源:《教育视界:智慧管理版》 作者:周礼梅 陈学军 字号

内容摘要:要想保护教师的有效工作时间,教育行政部门须成为管放有度的“自律者”,校长应成为缓冲外部影响、调节不良干扰的“守门员”,教师自己则要做自我时间管理的“操盘手”。

关键词:中小学教师;工作时间;时间管理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周礼梅,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 210097;陈学军,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副教授 210097

  内容提要:当下,中小学教师普遍存在时间不够用的情况,在增加额外时间的情况下,直接导致他们的工作时间过长。并且这些时间也没完全用在实质性的教育教学工作上,其中,相当部分耗费在了形式化或低效的检查验收、培训教研、会议活动以及打岔消磨上面。教师工作时间不足的原因,涉及校外强力干扰、学校事务无序、教师自身惰性等内外部因素。要想保护教师的有效工作时间,教育行政部门须成为管放有度的“自律者”,校长应成为缓冲外部影响、调节不良干扰的“守门员”,教师自己则要做自我时间管理的“操盘手”。

  关 键 词:中小学教师 工作时间 时间管理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十二五”规划教育学青年课题“义务教育均衡发展背景下的校长更替问题研究”(CFA130150)的成果之一。

  教师是学校发展与教育改革的根基。在促进教师专业成长与教师队伍建设方面,我们往往关注提升教师素质、优化教师队伍结构、健全教师考核制度、完善教师激励制度等“核心”问题,却常常忽略了“时间”这一看似细微却至关重要的“条件”变量。在成都市一项“关爱教师”的调查中,51.8%的教师认为工作上“疲于奔命”,感觉时间不够用。[1]另有调查显示,大部分被调查的初中教师的周实际工作时间超过60小时。[2]更为重要的是,超长的工作时间并没有完全用在“正事”上,教师很多时候都在做与实质性的教育教学没有多大关联的事。

  一、多与少的困扰:时间用在哪了?

  结合自身工作经历及观察身边同事的情况,我们发现,教师在工作中普遍出现时间不够的问题。教师只能通过挤占工作外的生活时间来弥补,从而导致工作时间过长。但是,如果仔细考察,我们会发现教师花在某些工作上的时间相对过多,花在另一些工作上的时间相对过少。具体来说,花在形式化或低效的检查验收、培训教研、会议活动以及打岔消磨上的时间过多;花在完成教育教学的根本任务以及促进自身专业发展上的时间相对较少。

  (一)不能再多的旁骛时间

  正常状态下,旁骛时间在绝对量上应远远少于正业时间。但就目前情况来看,教师实际工作中的旁骛时间似乎有点多了。教师的旁骛时间主要分为两类:

  第一,花在各种形式化或低效的检查验收、培训教研、会议活动上的时间。必须要说,教育领域内的检查验收、培训教研、会议活动等都是非常必要的,值得教师投入时间去参加。但问题是,现实中的这些活动,种类繁多且形式化严重,导致教师负担加重且浪费时间。根据我们接触到的学校实际情况显示,诸如各种行政验收、全面督导检查、示范校督导检查、市级文明单位评比、安全校园检查等活动多如牛毛,一项检查下来就要花费学校领导和教师一周时间。与此同时,教师还需要参加各种类型的培训教研活动,其中,有很多活动缺乏针对性且没有多大操作性,此类活动每周约1~2次,每次1~2小时。另外,教师还不得不参加学校组织的常规性、临时性的管理与教学方面的大小会议。杨雪梅等通过对北京市小学教师的调查发现,有63.7%的受访教师每天会花费10%~20%的时间处理临时性工作。[3]

  第二,教师因个人工作投入度不够,开小差、做闲事而耗费的时间。杨雪梅等人的调查也发现,被访教师列出的影响其工作时间利用的前六位因素是:临时性工作多、事务性工作多、自己无计划并缺乏时间管理技巧、个人习惯不良、领导安排工作缺乏计划性和协调性、个人没有时间观念。[3]其中,“习惯不良”与“没有时间观念”,便与教师在工作中的分心、分神有关。我们在日常观察中也发现,尽管工作很忙,但仍有不少教师在工作时间登录网络社交媒体浏览信息,或进行网上购物,或处理一些家庭与个人事务等,这些平均每天也要耗费教师大约一个小时。

  (二)不可再少的正业时间

  正业时间,是指教师花在教书育人与专业发展方面的时间。绝大多数教师花在教书育人上的时间显然是最多的,但他们感觉时间依然不够。刘伟伟有关初中教师工作时间的调查研究显示,教师每天花在上课、备课、批改作业、辅导上的时间分别是2.95小时、2.31小时、1.67小时、1.02小时,总共7.95小时。[2]从我们的经验来看,这也是大多数中小学教师工作的基本情况。晨读、默写、备课、授课、批改作业、测验、讲评等教学日常工作,是每一个合格教师都要做的事情,这些繁重的常规教学任务,几乎耗费了教师全部的法定工作时间。

  近年来,教育教学改革不断向前推进,新要求、新理念、新方法层出不穷,教育内容也时有调整,它们也从另一方面增加了教师的工作负担。“一份教案用三年”的做法是一个极端,不能被接受,更不值得鼓励;“日新月异”的改革要求则可能走向另一个极端,它使得教师要不断适应新变化,学习新内容,考虑新方法,采用新评价。相对于原本稳定的教育教学环境,当前求变、求新、求异的环境,也在客观上加重了教师的工作负荷。尤其是在素质教育理念日益强化,减轻学生负担的要求反复下达,但家长、社会乃至相关部门仍极其重视考试成绩的背景下,教师必须“左手抓素质,右手提成绩”,有时为了两者兼顾,往往采用“多花时间求平衡”的策略来实现目标。

  需要指出的是,教师在做好教学工作的时候又要承担育人工作。承担班主任工作的教师,要负责纪律管理、班风建设、班级活动组织、关系沟通、常规管理等班级管理工作。此外,中小学教师(尤其是中学教师)在面对叛逆期的学生时,在心理抚慰、品行监督等问题上要花费很多时间。据相关调查显示,班主任在班级日常管理、引导问题学生上平均每天花费0.37小时、0.72小时。对于未担任班主任的教师而言,虽然没有烦冗的班级管理工作,但在与家长沟通、与特殊学生交流、参与班主任组织的活动等方面,也要花费不少时间。以自身经历和了解到的相关情况看,不担任班主任的学科教师平均每天要用将近半小时的时间,与家长和学生进行交流与沟通。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