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管理学
“宽容而不纵容”的校园欺凌治理机制研究 ——中小学校园欺凌现象的法学思考
2017年08月30日 10:18 来源:《中国教育学刊》 作者:颜湘颖 姚建龙 字号

内容摘要:完善校园欺凌的中间性干预措施;树立权威,赋予学校教育惩戒权与纪律处分权;遵循综合防治的原则,建立学校、家庭、社会三位一体的防治体系。

关键词:校园欺凌;法学思考;教育惩戒;综合防治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颜湘颖,上海政法学院讲师,华东理工大学博士研究生,上海 201701;姚建龙,鲁东大学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上海市预防青少年犯罪研究会执行会长,上海政法学院刑事司法学院院长、教授,山东 烟台 264025

  内容提要:据调查,高达1/3的中小学生遭受了校园欺凌,校园欺凌问题受到国家和社会的高度关注。《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关于开展校园欺凌专项治理的通知》的印发首次从国家层面提出对校园欺凌治理的要求,《教育部等九部门关于防治中小学生欺凌和暴力的指导意见》的发布进一步提出了针对性防治方案。文章从法学的视角分析当前我国校园欺凌的现实分歧,如责任年龄制度对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的“庇护”及“定性”“定量”标准对故意伤害事件的“纵容”。而现行法律制度设计存在“要么一罚了之,要么一放了之”的两个极端性弊端。对于校园欺凌应当坚持“宽容而不纵容”的刑事政策,避免法律责任的两个极端,完善校园欺凌的中间性干预措施;树立权威,赋予学校教育惩戒权与纪律处分权;遵循综合防治的原则,建立学校、家庭、社会三位一体的防治体系。

  关 键 词:校园欺凌 法学思考 教育惩戒 综合防治

  标题注释:本文系上海市高原学科建设成果及上海市曙光项目“未成年人刑事检察制度研究”(项目编号:12SG46)研究成果。

  [中图分类号]G40-011.8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4808(2017)01-0010-05

  2016年4月,《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关于开展校园欺凌专项治理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印发,要求各地对校园欺凌进行专项治理,这是首次从国家层面提出对校园欺凌治理的要求。《通知》的发布显然受到了2016年“两会”期间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对校园暴力问题关注的影响,也是对社会各界日益广泛关注校园暴力现象的回应。《通知》将校园欺凌界定为“发生在学生之间蓄意或恶意通过肢体、语言及网络等手段,实施欺负、侮辱造成伤害的”行为。校园欺凌具有欺凌行为发生在学生之间的特点,除了加害人是学生外,受害人也是学生。校园欺凌的方式是多样的,不只限于身体暴力,还包括语言暴力、性暴力以及孤立、歧视等。从发生场所来看,大部分校园欺凌事实上是发生在校外,从这个角度看,校园欺凌更准确的表述应为“学生欺凌”。《通知》一改之前对校园暴力避讳的态度,直面校园欺凌的治理问题,这反映出国家对校园欺凌严重性的认识。

  距《通知》的发布过去仅数月,教育部等中央九部门又于11月1日联合发布了《教育部等九部门关于防治中小学生欺凌和暴力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这一指导意见主要是在现行法律与政策框架内对校园欺凌的防治提出了更加具体的要求,并采用了“学生欺凌”这一更为准确的提法。

  一、校园欺凌的现实分歧:关注法律的真空地带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针对10个省市的5864名中小学生调查显示,32.5%的人偶尔被欺负,6.1%的人经常被高年级同学欺负。[1]笔者受教育部政策法规司委托承担“学校安全风险防控研究”项目,课题组在2016年4月至6月对全国29个县市104825名中小学生的抽样调查发现,校园欺凌发生率为33.36%,其中经常被欺凌的比例为4.7%,偶尔被欺凌的比例为28.66%。这一调查表明,高达1/3的中小学生遭受了校园欺凌。一个尴尬的现状是,在公众广泛关注的校园欺凌事件中,一般都同时有施暴者拍摄施暴过程并肆意通过网络广泛传播的行为。这种“炫暴”行为,一方面是青少年心理与行为特点的体现,另一方面也是对法律的“蔑视”与公然“挑战”,而现行法律制度在治理校园欺凌现象中的确存在空白地带。某种程度上可以说,大量校园欺凌事件,包括引起公众广泛关注的恶性校园欺凌事件,法律并未能肩负起公众的期待。

  (一)责任年龄制度对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的“庇护”

  我国法律规定了责任年龄制度,对于未达到责任年龄的低龄未成年人违法犯罪行为,即便行为十分恶劣,也同样无法给予公众所期待的惩罚。无论是民事责任、行政责任还是刑事责任,都有责任年龄的规定。在非法律专业人士看来,责任年龄制度的存在具有明显的“庇护”甚至“放纵”色彩。

  根据《民法通则》等法律的规定,对于未满十周岁的无民事行为能力未成年人,以及已满十周岁未满十八周岁的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如果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监护人承担民事责任。监护人尽了监护责任的,可以适当减轻其民事责任。这一规定意味着,低龄未成年人危害社会行为的民事责任并非由其本人承担,而是由监护人代为承担。同样,《治安管理处罚法》第12条规定:“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八周岁的人违反治安管理的,从轻或者减轻处罚;不满十四周岁的人违反治安管理的,不予处罚,但是应当责令其监护人严加管教。”这一规定意味着,未成年人违反治安管理的行政责任应当从轻、减轻或者免于承担。《刑法》同样规定了刑事责任年龄制度:不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不负刑事责任,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仅对故意杀人等八类犯罪承担刑事责任,已满十六周岁的人对一切犯罪承担刑事责任,但不满十八周岁的人犯罪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由于《刑法》规定的刑事责任最低年龄是十四周岁,如果行为人未满十四周岁即便实施了造成被害人重伤、死亡等严重后果的校园欺凌行为,也无法给予刑罚处罚。近年来国内曝光了多起未满十四周岁低龄未成年人恶性犯罪事件,这些行为如果是由成年人实施,可能面临最高刑为死刑的处罚,但是因为行为人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因此结果多是教育释放或由家长领回。这种强烈反差的确容易引起公众“法律纵容”的判断与强烈不满,也成为很多人主张降低刑事责任年龄的主要原因。例如,2004年曾经震惊全国的黑龙江巴彦县少年强奸杀人案中,赵某某在强奸了同村14岁女孩后,因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被释放,又夜闯女孩家当着女孩的面将其母亲杀害。

  (二)“定性”“定量”标准对故意伤害事件的“纵容”

  我国对于违法犯罪行为,尤其是应受刑罚处罚的刑事犯罪行为,除了有性质的要求,还有程度的要求,即既定性又定量。对于性质上虽然属于故意伤害、强制侮辱、强制威胁等欺凌行为,如果未达到刑法所要求的“量”的标准,即便引起广泛的社会反响,也无法按照《刑法》给予刑事处罚。

  以校园欺凌中常见的故意伤害行为为例,根据《刑法》第234条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故意伤害他人的人必须达到“轻伤”以上后果才可按照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如果是已满14周岁不满十六周岁的人故意伤害他人,还必须达到“重伤”的后果,才承担故意伤害罪的刑事责任。对于伤害后果的判断有严格的鉴定标准,根据2014年1月开始施行的《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轻伤”是指使人肢体或者容貌损害,听觉、视觉或者其他器官功能部分障碍或者其他对于人身健康有中度伤害的损伤,包括轻伤一级和轻伤二级。“重伤”是指使人肢体残废、毁人容貌、丧失听觉、丧失视觉、丧失其他器官功能或者其他对于人身健康有重大伤害的损伤,包括重伤一级和重伤二级。很多看上去很恶劣的故意伤害他人的校园欺凌行为,尽管在“性质上”属于故意伤害他人,但伤残鉴定往往达不到轻伤或者重伤的“量”的要求,因此无法按照故意伤害罪追究刑事责任。法律规定的这一特点,容易造成公众感受的落差,也容易引起法律纵容校园欺凌的质疑。例如,2014年在北京发生的三名光背少年围殴一名十四岁少年的恶性欺凌事件,尽管视频记录的欺凌情节恶劣,下手狠毒,伤残鉴定却仅为轻微伤,未达到故意伤害罪所要求的“量”的标准,最终有两名施暴少年法律无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二、现行法律存在的弊端:一罚了之或一放了之

  根据欺凌者欺凌行为造成的不同后果,法律主要规定了民事、行政和刑事三种干预措施以及相应的民事责任、行政责任和刑事责任三种法律后果。对于校园欺凌行为,现行法律制度设计存在“要么一罚了之,要么一放了之”的两个极端性弊端。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