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管理学
孙艳霞:学校创新发展特征与启示
2017年08月10日 16:25 来源:《当代教育科学》 作者:孙艳霞 字号

内容摘要:小规模学校发展问题是各国教育改革中的重点。在一些国家和地区,小规模学校实现了特色化的发展,他们代表着吸引力和高质量。

关键词:小规模学校;发展特征;国外

作者简介:

  原标题:国外小规模学校创新发展特征与启示

  作者简介:孙艳霞,中国海洋大学教育系副教授,教育学博士,研究方向为农村教育,教育技术学。

  内容提要:小规模学校发展问题是各国教育改革中的重点。在一些国家和地区,小规模学校实现了特色化的发展,他们代表着吸引力和高质量。这些国家小规模学校创新发展呈现出以下特征:学术研究为小规模学校变革提供了理论支持,对小规模学校的定位从经济学转向了教育哲学;国家政策成为小规模学校创新发展的保障;结合实际情况采取多元化的小规模学校发展模式。这些都可以为我国小规模学校的复兴提供有益的借鉴。

  关 键 词:小规模学校 发展特征 国外

  标题注释:本文系全国教育科学“十二五”规划教育部青年专项“经济效能抑或社会正义——‘后普九’时代农村小规模学校教育质量发展研究”(EGA110358)研究成果之一。

  随着义务教育的普及以及城镇化所带来的就学人数减少,世界各国的基础教育体系中都出现了大量规模偏小的学校。这些小规模学校在办学经费、教师队伍、教学资源以及教育质量等方面都面临着发展困境。进入20世纪后,许多国家都出台了针对小规模学校的撤并或整合政策,采取了不同程度的合班或并校措施。90年代以来,一些国家逐渐转变了教育政策取向,开始从改造社会、促进社会整体发展的宏观层面思考小规模学校的发展问题,关注并尝试提升小规模学校的教育质量。在各级政府、理论研究者和学校的共同努力下,这些国家和地区的小规模学校进行了特色化的变革,实现了“转型升级”,原本处于弱势的小规模学校变得更有吸引力和更富人性化,增加了人们的选择倾向。

  这些国家的小规模学校呈现出三个方面的发展:一是,理论研究为小规模学校的存在和发展提供了坚实的基础;二是,小规模学校的发展得到了各级政府制度和政策的支持;三是,小规模学校在实践中探索出了多元化的发展模式。三管齐下,保证了这些国家小规模学校的特色发展。

  一、理论研究佐证了小规模学校存在合理性

  小规模学校问题一直是各国教育理论研究的重点领域之一。关于小规模学校的价值定位,有两种主要的导向:一种是经济学取向——以教育成本为核心,主张撤销或合并小规模学校,追求学校的办学效益;另一种是教育哲学取向——以受教育者理想的学习效果和身心发展为核心,主张保留并促进小规模学校特色发展,强调学校与所处的区域社会共同发展。

  (一)经济学取向的学校整合论及其限度

  从理论上讲,任何一所学校的运营,都需要供给足够数量和质量的教师、保证办学条件达到标准、拨付一定的公共教育经费。小规模学校则因为学生人数过少,引起了教育理论研究者关于教育成本分担和办学效益的深入讨论。

  1.“规模效益”理论推动了小学校的合并

  20世纪初,泰勒的“科学管理模式”引入教育界后,教育成本和教育资源使用效率的问题备受关注。美国教育改革家贝茨建议,应当效仿“教育卓越”的城市学校来合并和重组落后的农村学校。1959年,美国教育家科南特提出了著名的“规模效益”理论。他认为,从教育资源的整体性和不可分割性等特征来看,较大规模的学校能够保证丰富的课程和选择,从而提高学术标准——即大型的学校可以用较低的成本取得较高的质量。反之,如果一所学校的规模过小,教育资源不能充分利用,自然也无法保证相应的学术标准。因此,大规模的学校比微型的学校效益更高。此后,更多的学者在研究中都探讨了学校规模的最佳值。

  这些理论研究成果直接影响了美国的教育政策取向,对20世纪初出现的农村“学校合并”运动(Rural School Consolidation Movement)起到了推波助澜的效果,美国小规模学校大量减少。1930年,美国有26.2万多所公立学校,而到2001年,公立学校只有9.1万所左右。1940年至1994年,美国学校的平均规模从127人增加至653人。[1]美国大约有2/3的学生在大型的学校就读。“规模效益”理论的影响范围不止在美国,很多国家都在这个时期进行了大量的学校撤销和合并。如日本在60年代提出,“学校的合适规模”应该是12个班-18个班。从1992年到2005年间,日本共有2687所小学被废除。[2]

  2.学校规模扩大的有限性

  不过,学校规模扩大带来的负面效果也成为各国教育研究者关注的重点,他们质疑学校的重组并未带来预期的多重效果。

  首先,大型的学校未必能够实现理论上的经济效益。表面看来,大规模学校的生均教育费用可能有所降低。但是,大规模学校中用于接送孩子的交通费用、学校管理费用等都在增加,还有其他隐性成本在提高,这些因素将直接影响大规模学校经济效益的实现。

  其次,大规模学校的质量效益也受到了质疑。大规模学校在强化教育资源的供给数量和使用效率的同时,有可能导致了疏离与隔绝——越来越将学生的活动空间限定在校园内部,忽视了所在区域社会特有的丰富资源,影响了学生知识来源的多样性,与外界孤立的学校很难达到预期的学术标准。

  再次,学校的撤销与合并影响教育社会效益的实现。自古以来,学校都作为一种社会机构而存在,往往被赋予多重的社会价值和文化内涵。小规模学校的撤并计划直接破坏了学校所在区域的文化空间,没有学校的社区将面临文化上的空白。随着学校的消失,区域社会就失去了生命力,将逐渐萎缩甚至消失。

  (二)教育哲学取向的学校重建论

  除了赞同对学校进行整合的研究外,还有大量的研究佐证了小规模学校存在的合理性和科学性。主要是小学校规模撤销后带来了各种负面影响,引起人们的反思,研究者不再仅从经济层面上论证学校的规模和布局问题。大量的研究尝试从保留和扶持的角度,破解小规模学校的质量困境,也证实了小规模学校在许多方面可以优于大规模学校。

  1.基于新的质量观定义小规模学校

  随着终身教育、非制度化教育、现代人文主义以及文化多元主义思潮的兴起,过于强调单一的学术标准越来越受到批评,人们指责“规模效益”理论夸大了学校规模的作用。1966年,美国社会学家科尔曼出版了著名的《教育机会均等报告》(Equality of Education Opportunity),认为在教育结果的影响方面,大部分学校的“投入”因素远不及学生个人的家庭背景方面。新的教育质量观开始形成,在定义教育质量时,必须要考虑学校的多样化和选择性、学校与社会的密切联结、学生的生活体验等多种因素。因此,越来越多的研究者主张重新定义小规模学校,除了考虑经费、交通、自然地理等传统因素外,更要从哲学层面,探讨小规模学校发展中的经济、社会、文化等复合因素,关注小规模学校在实现理想的教育质量中的多重价值。

  一方面,小规模学校学生的表现可以更佳。与人们预想的相反,小规模学校在促进学生发展方面,可以与合并后的大规模学校具有“均等的机会”。1986年,哥伦比亚大学教授莱文发起了以改造中小规模学校为主的美国“跃进学校”计划,经过对参与学校的综合评估,发现小规模学校在许多方面的表现都超出人们的预想。并且,越是在贫困地区,小规模学校越有利于学生发展——更好的学业成绩、更好的行为表现、更高的学校参与度、更安全的学校环境等。

  另一方面,小规模学校的教学更加个性化和多元化。受学生的人数限制,大规模学校往往强调统一性和标准化,而在小规模学校中,则可以很好地克服这些弊端,无论是教师的教,还是学生的学都可以更具有个性,以灵活的方式开展教学活动。2005年,美国“农村学校与社区信托组织”(Rural School and Community Trust)对学校规模效益进行了比较研究,在其报告“为何农村重要”(Why Rural Matters 2005)中提出,拥有大量小规模学校的州的农村教育各项发展指标明显优于大量合并小规模学校的各州。[3]这充分证实了小规模学校能够提供较高的教育质量。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