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管理学
城镇化过程中乡村小规模学校发展困境研究 ——基于河南省L县的调查分析
2017年08月07日 14:55 来源:《现代教育论丛》 作者:徐笛 字号

内容摘要:城镇化过程中,乡村小规模学校的发展面临经费相对不足、设施设备配置不均衡、组织结构分散、教师数量少且老龄化严重、生源流失现象频繁等困境。

关键词:城镇化;乡村小规模学校;发展;困境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徐笛,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硕士研究生。吉林 长春 130024

  内容提要:城镇化过程中,乡村小规模学校的发展面临经费相对不足、设施设备配置不均衡、组织结构分散、教师数量少且老龄化严重、生源流失现象频繁等困境。产生以上困境的原因主要有乡村小规模学校的公用经费拨付标准不合理、管理体制上处于“依附”地位、教师配置标准不符合小规模学校实际需求、缺少相应的教师引入机制以及农村人口的向城性流动、教师流失和民办校的冲击引发生源流失等。基于上述困境,从合理改善乡村小规模学校的办学条件、提高乡村教师待遇以及发展学前教育三方面提出了对策。

  关 键 词:城镇化 乡村小规模学校 发展 困境

  中图分类号:G45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6762(2016)06-0024-05

  一、研究的缘起

  目前国内外研究者和各相关教育部门对乡村小规模学校的概念界定莫衷一是,究其原因与各个国家的人口数和国情不无关系,因此很难给乡村小规模学校下一个放之四海皆准的定义,并且有的学者甚至认为对学校规模的争论是没有意义的,重要的是“学生推开教室大门之后会进入一个怎样的学习环境”[1]。在我国,乡村小规模学校主要是指分布在广大农村地区,办学条件落后,学生人数大致在100人左右的村小和教学点。[2]伴随着我国城镇化进程的加快,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数量也在发生巨大变化,全国普通小学的数量在逐年减少,教学点的数量则呈现逐年增加的趋势。例如,从教育部网站上所得数据显示:2011年到2015年普通小学校的数量从24.12万所降至19.05万所。其中城区和镇区的学校数量并没有显著的变化,变化的主要是乡村小学,数量从16.90万所降至11.84万所;同时,教学点的数量从2011年的6.74万所增加到2015年的9.30万所,这一数量的变化同样主要表现在乡村。由此可以推测:在城镇化进程中,大量的农村小学逐渐地转变成了小规模学校。乡村小规模学校处于农村教育的薄弱和边缘地带,他们是底层孩子看世界的窗口,乡村小规模学校能否办好是教育是否公平最有力的佐证。[3]因此,笔者认为当前的首要任务是找出制约乡村小规模学校发展的症结,从而寻找机会去实现振兴乡村小规模学校的发展之梦。

  二、乡村小规模学校发展困境分析

  目前,全国还有9.3万个教学点,在学人数402万,集中着贫困程度最深、无力送子女进城入学家庭的子女,他们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核心。学校对于他们不仅是学习的场所,更是其早期社会化的主要场所。家长对学校和老师的期望逐渐从知识领域延伸到生活领域,家庭教养被现实弱化,学校教育承载着越来越重要的责任。建设好村小和教学点不仅有利于农村学生的健康发展,更有利于促进社会公平和教育公平,实现义务教育的均衡发展。但是目前乡村小规模学校存在诸多发展难题,笔者根据对河南省L县的10所农村小学的实地调研,对收集的访谈资料进行整理分析,并结合自身的实地观察,总结归纳出如下关于乡村小规模学校发展面临的困境。

  (一)办学条件困境

  当前乡村小规模学校在办学条件方面的困境是制约学校发展的直接和首要问题。主要表现在以下三点:

  第一,公用经费绝对充足与相对不足的矛盾。目前国家针对乡村小规模学校实行单独核定公用经费政策,按照不足100人按100人的标准拨付。2016年春季,国家又统一了城乡义务教育学校生均公用经费基准定额标准,中西部地区小学年生均公用经费达到600元。这个数字对于学校规模在20人甚至50人以下的学校来说似乎能够满足基本的教育教学需求,但是对于学校规模在80-90人的学校来说就难以满足。访谈中有校长就提到学校负担不起多媒体设备的除尘费、维修费等费用。这一说法在教师访谈中得以证实,有教师反映:有的班级的多媒体坏了快两年了,都没有人来修。

  第二,设施设备难以满足教育教学需求。调研中的10所村小和教学点只有3所学校有图书室,并且只有2所学校有新增图书,分别为120册和1000册。据了解,农村学生课外阅读量很少,当笔者问及“平时喜欢读什么课外书”时,有很多孩子回答“语文书、英语书、音乐书”。在问及教师“科学课怎么上”时,有些老师的回答是“就是带着孩子读读课本,因为没有实验器械,所以只能简单地学习些理论知识”。这些回答是村小和教学点办学条件落后的真实写照。虽然国家在大力改善贫困地区义务教育薄弱学校基本办学条件,但是相应的教育教学设备并没有完全配套,村小和教学点的教育质量、课程质量仍然难以保证。

  第三,缺乏科学的组织结构。笔者认为学校在办学条件方面除物质资源对学校有影响之外,组织管理等文化软实力对学校发展也相当重要。这种组织管理上的文化软实力主要表现在校长领导力上。当前有些省市的村小和教学点没有校长,村小和教学点一般依附于中心学校,由中心学校统一管理。笔者调研的河南省L县村小和教学点具有独立法人地位,有校长,但是由于学校自身缺乏科学的组织结构,教师队伍老龄化明显,致使乡村小规模学校内部发展动力不足。在21世纪的今天,农村学校外部世界发展迅速,城镇化进程的加快对学校内部组织发展造成了巨大的冲击,在外围发生变革的条件下,农村学校自身如果不能及时更新,将会严重桎梏学校的长远发展。[4]当下有学者就曾发出这样的拷问“乡村小规模学校路在何方?”举一个小例子:笔者在调研中发现YZ小学中午午休时教室里还有教师在对学生进行辅导,后来得知这是学校为了提高教学质量,同时也是为了稳定生源而采取的教师无偿为学生辅导的做法。事实证明,这所小学努力应对变化,在困难中求生存的做法适应了外部环境的变化,促进了学校的长远发展,也使得YZ小学在周围的几所乡村小学中独占鳌头。所以学校是否拥有科学的组织结构和强烈的内部发展动力对于保证学校良好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二)师资困境

  稳定而优秀的教师队伍是促进学校发展的不竭动力。然而,当前我国乡村小规模学校师资状况堪忧:教师学历总体偏低,年龄结构不合理,教师流失情况严重,师资补充渠道闭塞且存在分配不平等的现象,严重制约了学校的发展。有学者认为乡村小规模学校师资建设的困境与“小”和“农村”的劣势相嵌有关。在这种双重劣势以及两者恶性互动的情况影响之下,乡村小规模学校的师资建设在数量、质量和结构等方面均表现出不同程度的困境。[5]在“后撤点并校”时代,如何解决村小和教学点的师资建设问题对于振兴小规模学校具有重大意义。笔者通过调研以及收集到的资料,对乡村小规模学校存在的师资困境进行如下的总结分析:

  第一,教师数量短缺。由于学校日常教学活动是以班级为单位开展,所以国内许多学者都认为村小和教学点的师资配置不应该按照国家规定的农村小学师生比1∶23的比例配置教师。乡村小规模学校师生比平均为1∶11.4,这一结果很容易给人以错觉——乡村小规模学校教师严重超编,但这并不符合农村学校实际。由于农村学校班额偏小,开齐、开全课程所需要的教师数量通常会超过按师生比标准核算的师资数量。[2]根据调查显示,村小和教学点教师普遍身兼数职。以调查的10所小规模学校为例,其中教两门以上学科的教师总数占总教师人数的87.87%。实际上,只有一部分学校能够开设音乐、体育等课程,并且很多还是由语文、数学等科目的老师兼任,教师数量根本满足不了课程开全、开齐的要求。

  第二,教师队伍结构不合理,老龄化严重。在调查的10所村小和教学点中,教师年龄在50岁以上占31.05%,30岁以下大约占8.3%。实际上,在10所调研学校的84位教师中只有7位教师年龄在30岁以下,这里面还包括一部分代课教师。笔者在访谈中遇到一位身患耳聋的58岁老教师,在与他交谈的30分钟里虽然已经放开喉咙几乎是用喊的方式在交流,但是仍然感到存在一定的交流困难,难以想象这样的老师是怎样给孩子上课的,师生间的互动是如何进行的。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