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观察专题
孟宪承:现代大学的理想
2013年10月28日 10:12 来源:华东师范大学2013-10-13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2013年10月16日,是华东师范大学建校62周年纪念日,校庆学术报告月等系列校园学术文化活动正在开启。

关键词:

作者简介:

  编者按

    2013年10月16日,是华东师范大学建校62周年纪念日,校庆学术报告月等系列校园学术文化活动正在开启。而每逢校庆之时,我们或许都有必要重温首任校长孟宪承先生曾经对于现代大学所寄托的理想。通过这样的回顾,我们不仅可以深入思考前辈们的大学理念,以及大学在国家、社会发展中的角色与位置,而且对于思考今日师大的发展,也具有持续、永恒的启发意义。

  现代大学的理想

  孟宪承

  让我们来仔细分析一下现代大学的理想。

  1、智慧的创获  中古大学,只兢兢于知识的保守(conservation of knowledge);现代大学,则于保守以外,尤努力于知识的增加(increase of knowledge)。保守是最要紧的,中古学者们的独抱遗经、拾残补阙,也是尽了他们的使命的。但现代人类的系统的知识的总量,突然地长大、增高,全靠着学者的奋力于发现、发明,而不以保守、敷衍为事。1809年柏林大学的建立,便是这一新理想的最先的表现。那时,普鲁士教育部长洪堡氏(Von Humboldt),耗尽了心力,罗致一时学术有深造和特创的几个学者,如赫姆霍尔兹(Helmholtz)、利比希(Liebig)、冯特(Wundt)、费希纳(Fechner)、洛策(Lotze)、黑格尔(Hegel)等于柏林;又确立了“教学自由”(Lehrfreiheit)的原则,使得学者能够大胆地批评、研究、创造发明。这真是近代大学教育史下一个伟绩。1882 年后,阿尔特霍夫氏(Althoff)又独断地掌握普鲁士教育行政至数十年,他所毕生经营的,就是供给各大学以充分的设备,成立各个巨大的研究所(institute),务使最初柏林所倡研究的精神,能够贯彻于一般大学,而有更进一步的发展。到现在,没有哪一国的大学,教师不竞于所谓“创造的学问”(creative scholarship),学生不勉于所谓“独创的研究”(original research)。而这新的学风,确是德国大学所开始。

  2、品性的陶镕  大学是一个学校,师生应该有学校的群体生活。而且,从来大学的师生,被当作社会的知识上最优秀的分子(elite),是反映着社会的最美的道德的理想的。英吉利的国粹派大学,如牛津、剑桥,尤其注重学生在群体生活中,得到品性的锻炼。它们本是若干独立的学院(college)所合成。这所谓学院,并不只是一个学堂,而是大约能容学生二百人的一个宿舍。其教授(fellow)必住在院内,做个别学生的导师(tutor)。导师和学生,共其起居作息;课余餐后,自由讲谈、从容娱乐,活泼地表现出一种敬业乐群的精神。我国古代教育者说:“大学之教也,时教必有正业,退息必有居学,…… 藏焉、修焉、息焉、游焉。夫然,故能安其学而亲其师,乐其友而信其道。”牛津、剑桥的学院生活,就仿佛有这种风致的。所以牛津的一个学者纽曼(Newman)于1852年著《大学理想论》,甚至于说:

  假使给我两个大学:一个没有住院生活和导师制度而只凭考试授予学位的,一个是没有教授和考试而只聚集着几辈少年,过三四个年头的学院生活的。假使要我选择其一,我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

  就是最近,剑桥教授巴克(Barker)论大学教育也说:

  大学要达到它的鹄的,不仅在发展智慧,也在于师生聚处的群体生活中自发的诸般活动,养成道德的骨干。“范成品性”(forming the character),像“发展智慧”(developing the intelligence)一样,贯彻着我们从小学以至大学的教育。

  这虽然是英国大学的殊风,也已经成为现代大学的共同理想。

  3、民族和社会的发展  我们曾说,现代人是有意识地以文化来推进社会的发展的。关于这一点,我们又要回溯柏林大学的历史。普鲁士在耶拿(Jena)一战,几乎被拿破仑覆灭了;1807 年,已经沦陷的耶拿大学的教授费希特(Fichte),赶到柏林,作14次公开演讲,他的激昂的呼声是:“恢复民族的光荣,先从教育上奋斗!”这就是创立柏林新大学的一个动机。民族复兴,是现在德国一般大学的无形的中心信仰。至于牛津、剑桥,是英国累世的政治家、学问家所从孕育,所以霍尔丹(Haldane)说:

  民族之魂,是在我们大学里反映出来的。

  晚近民族的竞争,社会机构的突变,更加把大学直接放在民族和社会需要的支配下。墨索里尼对于意大利大学发展民族生产力的要求,已经是引起了许多变动。苏联于1930年后,除少数文理科的大学远属于各邦教育委员会以外,更把大学分立为各个研究所,各个分配于相关的经济和政治的组织,使其受着密切的统制。这不复是中古萧然世外的学者所能想象的了。

  ——节选自《大学教育》,孟宪承 著,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1934年

作者简介

姓名: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1.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