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独家
中国传统节日与古代儿童关系探微
2020年06月17日 09:1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张礼永 字号
关键词:中国传统节日;儿童健康;儿童保护

内容摘要:中国古代虽没有为全体儿童设立专门节日,但不管是宗教的,还是世俗的,他们反映了民众对于儿童健康的一种共同追求,经过岁月的积淀,这构成了一种共同的民意基础。这基础也是儿童节诞生之后,能够迅速得到认可的重要原因。

关键词:中国传统节日;儿童健康;儿童保护

作者简介:

  在中国古代,儿童自降生以后,会有一些特定的进程伴随着他,即“洗三”“弥月”“百禄”和“满周”,这些进程伴有特定的仪式与食物的分享,与节日的性质较相似,但因每个幼儿的出生之日不尽相同,这些进程的举行也不在同一日,它们实属“过渡礼仪”,而非特定节日。当儿童脱离襁褓,行动和探索的范围从室内到室外、从家内到家外之后,开始对人世间的节日有较为直观的感受了。

  节日与平日相对,食物会比较丰盛些,平日一直茹素,节日可以开荤;平常衣着朴素,甚至缝缝补补,节日却要穿戴整齐,甚至衣袜全新。这些是寻常人家的生活,而大富大贵之家可能要另当别论,《红楼梦》中已有详细的描写,文长不引,读者自可参阅。有些节日还有特定的仪式或群体活动,当然儿童最开心的还是玩具,有些玩具只在特定的节日才会出现,如元宵节的各式灯笼便是。待儿童成年、为人父母后,又开始按节日安排家庭的生活,为儿童准备一些节礼;待下一代成长起来,又如此做事,诚如北山愚公之名言:“子又生孙,孙又生子,子子孙孙无穷尽也。”中华文化之所以源源不竭,或许正是得益于此种机制。或许有疑,如此列论,有陷入机械循环论之嫌,我们是从形式上来阐述,其实质——即节日本身并非固定不变,而是代有更替,如唐人特别重视的寒食节,后世渐渐融入清明节之中,甚至同一个节日,前一个时代与后一个时代的意义也不完全相同。所以是在继承的基础上,又有所更替。

  另外,在传统节日中,部分节日特别重视社会的未来——儿童这一群体,尤其是五月初五日的端午节,已经发展出了儿童保护之含义。或许有疑,端午主要是用来纪念屈原的,儿童除了可以吃到节日食物——粽子(亦称角黍)之外,便是在父兄的带领下去观察节日仪式及活动——龙舟竞渡,哪里来的儿童保护呢?笔者这一设想主要体现在儿童的佩饰上。是时,大江南北的儿童都会佩戴五彩丝线于手、足、脖,各地称呼略有别,两湖地区称“辟兵”,其他地区大都称“长命索”,亦有称“续命索”者,家境殷实之家还为其制备用绫罗制成的艾虎。此制由来甚久,在南北朝时诞生的《荆楚岁时记》中已有“以五彩丝系臂,名曰‘辟兵’,令人不病瘟”记载,宋人陈元规的《岁时广记》中亦有着录。

  据《点石斋画报》画家符节所绘,武汉一地在端午节还有一特别风俗,名为“站肩”,为他地所无、志书少载、值得一述。家有小娇儿者,会将孩子打扮一新,或扮作状元郎的模样,戴纱帽、著绸袍,或扮作小武生的模样,有的作京剧中的杨四郎,有的效《水浒传》的杨雄、石秀,总之是“尽态极妍,惟妙惟肖”,雇人或自行将孩子立在肩头,在街上游览一圈,或去亲戚家中,认为“此可免一夏疾病”,画家对于此风不尽认同,认为“该处不乏通人,何竟举国若狂也?”然亦深知父母爱子心切,若能免去疾病,“纵冒不韪而不辞。”[1]

  其他岁时节日中,也有儿童保护的一些举措,如江浙地区立夏时儿童的斗蛋,俗谚称“立夏胸挂蛋,孩子不疰夏”,所谓“疰夏”是指人因天气暑热感觉不适,睡眠不佳,胃口亦不好,对儿童的生长有妨碍。民众认为立夏当日将煮过的鸡蛋挂在孩子的脖子上,会有助于整个夏日的睡眠及饮食,孩子们也会用彩绳编织蛋网,并玩斗蛋的游戏。

  农历八月十四日,中秋前夜,两湖地区的民众以朱水点小儿头,名为“天炙”,其目的在“厌灾”(《荆楚岁时记》)。八月十五日,京师地区人们祭月之风较为流行,除了准备瓜果糕点之外,还会为儿童购买名曰“兔儿爷”的泥塑玩具,此玩具亦被视为能保护儿童。南方的儿童则流行烧瓦塔之戏,如江西临川的孩子为了迎接中秋,会在野外寻找瓦片,堆成一圆塔形,中秋之夜,先以木柴烧之,待瓦片烧红,再泼以煤油,“火上加油,霎时四野火红,照耀如昼。直至夜深,无人观看,始行泼息。”[2]此俗江苏六合亦有,“小儿垒瓦片为塔,燃灯其中,鸣锣击鼓,绕塔以戏。”[3]广东地区的儿童行此戏时,还有歌谣相伴:“洒乐仔,洒乐儿,无咋麋。”[4]

  九月初九的重阳节,除了登高、敬老之外,陕西的儿童登上高处,竞相放逐风筝,名曰“迎寒”。[5]广东亦有此俗。[6]

  在食物最最丰盛的年节里,广东儿童于除夕之夜或成群结队、或由家长率领,提着灯笼走街串巷,高唱:“卖懒!卖懒!买到年三十晚,人懒我唔懒!”[7]似乎如此,明年便能认真读书、努力做事了。

  以上是世俗的,或全国性的、或区域性的情况,反映出世间百姓对于儿童健康的期待。这种期待后被宗教家所利用,所以在宗教节日里,也有将其与儿童保护相关联的表现。

  1895年5月29日出刊的《点石斋画报》中由何元俊所绘的《婴孩过关》就形象地展现了这一幕。农历四月十八日,为道教神仙北极大帝的诞辰,上海的寺庙会提前在宝殿里搭起竹桥,上面写上“关煞开通”四字,当日凡家有小儿者的“必抱至各庙,焚香顶礼”,走过那座竹桥,求神灵的保佑。[8]

  相似的记录,其他地区也有。农历六月初六日,江西德安民众信其为杨泗菩萨之诞辰,各家各户的妇女及儿童,当日皆着新衣服恭迎菩萨的过案(即由此家迎送至彼家),仪式开始时须肃穆(如敢有说笑谈,俗谓不敬菩萨必将遭灾)且配有一些供品,仪式完成后,儿童照例可以分享供品,民众相信如此“可以保佑其身体强健。”

  农历七月二十四日,为嘉应侯小张元帅生日,他的庙位于浙江兰溪县,庙祝提前散发纸号,到了当日该县童男童女大都要去庙里销号,此日又名“孩童会”,由来甚久,万历年间的《兰溪县志》即已著录。这些都是宗教机构的行为,将宗教偶像的生日与儿童相联系,含有祝愿儿童能健康成长,打的是儿童保护,行的是聚众敛财。另外,这些节日的设置,局限于一隅,地方性较明显。

  经过上述的梳理可知,在宗教节日中,有专门指向儿童的,然其本质是借儿童保护行敛财,且地域色彩较浓;在世俗节日中,部分节日比较重视儿童这一群体,其主旨不外乎关注身体健康之类,在医疗条件差、幼儿病亡率较高的当时,这也是人之常情。中国古代虽没有为全体儿童设立专门节日,但不管是宗教的,还是世俗的,他们反映了民众对于儿童健康的一种共同追求,经过岁月的积淀,这构成了一种共同的民意基础。这基础也是儿童节诞生之后,能够迅速得到认可的重要原因。

  注释:

  [1]符节:《站肩却疾》,《点石斋画报》(大可堂版)(12),上海:上海画报出版社2001年,第147页。

  [2]胡朴安:《中华全国风俗志》(下),长沙:岳麓书社2013年,第578页。

  [3]胡朴安:《中华全国风俗志》(下),长沙:岳麓书社2013年,第458页。

  [4][清]屈大均:《广东新语》,北京:中华书局1985年,第301页。

  [5]胡朴安:《中华全国风俗志》(上),长沙:岳麓书社2013年,第198页。

  [6]胡朴安:《中华全国风俗志》(上),长沙:岳麓书社2013年,第219页。

  [7]彭咏梅辑注:《佛山传统童谣辑注》,广州:中山大学出版社2014年,第101页。

  [8]何元俊:《婴孩过关》,《点石斋画报》(大可堂版)(12),上海:上海画报出版社2001年,第132页。

  【本文系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项目华东师范大学青年预研究项目(2018ECNU-YYJ026)成果之一】

 

  (作者单位: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系)

作者简介

姓名:张礼永 工作单位:华东师范大学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