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独家
国内“教育人学”研究综述
2020年02月10日 08:4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孙福胜 字号
关键词:人学;“教育人学”;人的发展

内容摘要:要从厘清“教育人学”与“人学”的关系、构建“教育人学”话语体系、推进“教育人学”协同研究等方面着力,推进新时代“教育人学”新发展。

关键词:人学;“教育人学”;人的发展

作者简介:

  摘要:“教育人学”研究兴起于改革开放后,特别是党的十六大以来,“教育人学”研究呈现蓬勃发展态势,国内学者在教育学与人学的关系、“教育人学”的内涵理论、“教育人学”范式方法、“教育人学观”、“教育人学”视域、“教育人学”思想等方面取得了一系列研究成果。“教育人学”是国内学者关注和研究哲学、人学和教育学三者之间密切关系以及立足哲学、人学以及教育学改革发展实践所进行的一种创造性研究,彰显了国内学者改革创新的使命担当。要从厘清“教育人学”与“人学”的关系、构建“教育人学”话语体系、推进“教育人学”协同研究等方面着力,推进新时代“教育人学”新发展。

  关键词:人学;“教育人学”;人的发展

  作者简介:孙福胜,首都师范大学博士研究生,主要从事马克思主义人学理论研究。

  人学在中国已经走过了不惑之年,而“教育人学”在中国兴起才二十多年,作为人学的一个分支学科的“教育人学”从兴起之初,人学和“教育人学”工作者就自觉担负起了积极发挥“教育人学”促进人的发展的作用和推动教育改革创新的使命与职责。本文通过梳理国内学者“教育人学”研究成果,归纳“教育人学”研究的关注点,阐述“教育人学”研究的创新点,探索“教育人学”研究的着力点,以期为关注和研究“教育人学”的学者提供一定参考,共同推动人学和“教育人学”新发展。

  一、“教育人学”研究的关注点

  “教育人学”是人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引起了国内学者的广泛关注,国内学者从多维视域开展了深入研究,并取得了一系列的研究成果。笔者在中国知网以“教育人学”为篇名,搜索文章58篇(搜索日期为2020年1月5日),绝大多数文章都是党的十六大以来发表的,其中期刊文章51篇、硕士论文2篇、博士论文1篇、会议文章4篇。这些研究成果归纳起来,可以看出,教育学与人学的关系、“教育人学”的内涵理论、“教育人学”范式方法、“教育人学观”、“教育人学”视域、“教育人学”思想等是国内“教育人学”研究学者的主要关注点。

  (一)关于教育学与人学的关系研究

  王啸研究了“作为人学的教育学”问题,分析了教育学与人学关系,他认为,作为人学的教育学应包含两层意思:一是教育的对象是人,二是教育学要以人学为基础。人学对“人的个性的强调、人的全面发展的重视、对人的主体性的弘扬”,为教育学提供了最大启发和贡献,也就是从人的放逐到人的回归,即教育是对人的解放,只有以人为出发点,回到人的感性、具体、现实的生活中,教育才能真正指导人生,真正培养人的精神。[1]

  何李来研究了“教育学的人学基础”问题。他认为,教育学的首要课题是研究人,研究人的本质。具体说来,教育活动离不开人,教育是人的教育,教育学必须要懂得人和理解人,尤其是要懂得和理解人的本质,历史上关于人的理论和学说以及当代人学理论的新发展为教育学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2]

  张楚廷研究了“教育学与人学”问题。他认为,教育学是研究教育的,教育就是为着人的。为着人的前提是懂得人,教育学的前提就是人学,甚至可以说,教育学就是某种人学;教育学研究教育,就是研究人是怎样接受教育的,人为什么要接受教育,人应当接受怎样的教育。尽管教育学有了很多的延伸,但是更基础的东西还是人学,人学是教育学的基础。[3]

  张文质研究了“教育学就是人学”问题。他认为,“教育学是人学”首先指的是教育学要研究的学问是针对全人类的,所有的人都是教育学研究的对象;其次教育学研究应该是全生态的;再次教育学研究的是生命的全过程,是人从出生到死亡的全程性教育;最后教育学应该是全生命的学问。教育学是真正的人学,应把人作为一个整体来加以思考,要把人的发展作为一个整体来加以关注,以研究人为基本的出发点,研究人的生物性和人性。[4]

  (二)关于“教育人学”的内涵理论的研究

  扈中平、蔡春研究了“教育人学”,他们认为,“教育人学”是一种人学世界观。“教育人学”世界观包括人的存在与教育以及教育与人的生成两个方面。人的存在与教育要从人的自然性存在、人的社会性存在、人的自为性存在三个维度来考察教育;教育与人的生成包括教育的生成、个人的生成;教育与人类的生成;教育人的类存在。教育要培养真正的人,就必须首先对教师进行人的观念的熏陶。[5]

  王啸研究了“教育人学”的内涵,他认为,“教育人学”内涵包括三个层面:一是“教育:人是目的”;二是“教育:人之生成”;三是“教育:人对人的活动”,即“教育人学”是探讨一种以人的方式进行的、以人为目的的、以成人为根本宗旨的人的教育。[6]

  宋剑、扈中平研究了“教育人学”的内涵。他们认为,“教育人学”是研究教育如何引导人性生成、升华与和谐的学问,人性是人之为人的根本,人性的永恒性与历史性、人性的变与不变、人性的复杂性等等使教育与人性的关系问题成为“教育人学”研究的永恒命题。[7]

  王啸探讨了“教育人学”的时代内涵。他认为,“教育人学”是人学理念在当代中国教育中的具体体现与运用。“人是目的”是“教育人学”的基本出发点,捍卫人的权利和尊严是“教育人学”的基本主旨,培养现代公民是“教育人学”的基本追求。[8]

  张东亚、胡志强、李洋研究了“教育人学”的内涵。他们认为,“教育人学”就是以人学的视野看待教育问题,是对教育实践中“无人教育”的批判,是对教育活动中教育的“功利化”取向和“工具化”趋势的一种抗议,提出教育要引导人、运用人的理性,教育要在人的教育活动中尊重和相信人,使人的最高尚的心灵和精神得到发展。[9]

  肖绍明反思了“教育人学”的元理论,他认为“教育人学”的元理论反思是指“教育人学”具有自身特有的理念、研究方法论、理论系统、批判性话语,这些是在反思与批判自身内容、要素、具体方法、历史与现实过程中形成的,具有一定的理论特性、内容和意义;“教育人学”的元理论反思是对教育人学“是其所是”的形而上学研究,也是对“教育人学”“成其所是”的实践哲学研究。[10]

  冯建军提出了建构“教育人学”的设想。他认为,“教育人学”是以教育中的整体人为研究对象,探讨整体人与教育之间的关系及其规律的学科;“教育人学”总体上属于哲学;“教育人学”主题包括教育人学的历史形态、逻辑形态、现实形态,以及“教育人学”的本体论、价值论和实践论,是以实践唯物主义思想为指导,运用辩证法的思维和综合的方法开展对教育中整体人的研究;建构“教育人学”是当代中国教育发展的必然要求,加强“教育人学”建设尤为必要和紧迫。[11]

作者简介

姓名:孙福胜 工作单位:国内“教育人学”研究综述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