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独家
幕末时期日本教育机构藩校的考察研究
2018年05月10日 10:4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史小华 字号
关键词:藩校;日本教育改革;学习形式;近代教育

内容摘要:幕末时期的日本教育鉴于时代的局限性,致使其教育必然蒙上封建等级制度的色彩,但毫无疑问,以藩校为代表的各类教育机构的建立、发展,有效地助推了日本幕府时期教育的大力发展,奠定了明治维新教育改革的基石。

关键词:藩校;日本教育改革;学习形式;近代教育

作者简介:

  幕府时期日本的教育发展大有文艺复兴之势,各类教育机构均得以发展。在此阶段,崭新的教育思想和教育理念亦随之不断孕育,幕府末年日本教育思想则呈现双重变奏,即在对儒学的吸收、批判的同时,对西学进行接纳。这一时期日本教育思想的转型致使其在儒学与西学之间建立起一种学问的“连续性”,成为其后明治维新教育改革的历史前奏,有力地推动了日本教育的大力发展。

  幕府政权的建立,结束了日本长达数百年之久的战国时代,迎来日本近代史上第一次和平时期。江户幕府掌政下江户时期的教育改革,更是一洗长年教育停滞不前的局面,堪称日本教育史上的一个重要转折点。自江户初期起,日本出现文艺复兴的局面,文化艺术呈现各种传统的发展、并存或综合,教育逐步发达。幕末时期各类教育机构更是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现。

  幕末时期的日本教育机构,主要由幕府直辖学校、各藩的藩校、平民的乡校和寺子屋等共同构成。此外,私塾、心学与讲习所等亦构成这一时期教育机构的重要补充。其中,幕府直辖学校和各藩的藩校隶属统治阶级的教育机构,以培养官吏和实务人才为主要目的。藩校在江户初期尚不多见,中期以后急剧增多,而在江户末期,几乎各藩都建立了自己的藩校。幕末时期的日本教育鉴于时代的局限性,致使其教育必然蒙上封建等级制度的色彩,但毫无疑问,以藩校为代表的各类教育机构的建立、发展,有效地助推了日本幕府时期教育的大力发展,奠定了明治维新教育改革的基石。

  藩校的教育改革

  首先,江户时期德川幕府推尊儒学,以儒学为核心的汉学,几乎主导了整个江户时期的学术与教育。德川幕府确立以朱子学为政教的指导原则,各藩几乎无一例外均奉朱子学为正统,由此培养了相当数量具有朱子学思想的人员,使得朱子学的影响在日本不断增强。而幕末时期随着洋学在日本的渗透以及民族危机的不断加剧,一些接受过朱子学教育的人开始反思朱子学的效用,甚至开始对朱子学进行猛烈地批判,渐而试图投身到洋学的学习中去。藩校的教育内容开始涉足算术、洋学、天文学、医学等,教育内容明显转向实用,使得幕末时期日本教育的发展迈向纵深,大放异彩。

  其次,从入学者资格的变化亦可发现藩校改革的步伐。德川幕府时代作为日本封建社会最为发达的时期,江户幕府为巩固政权,实行严格的“农兵分离”以及士、农、工、商世袭等级身份制度。“士”即武士阶层,“农”即农民,“工”“商”即手工业者和商人,统称为“町人”,因而带有鲜明的封建等级性。直至明治维新前夕,迫于政治经济不断发展的需求,有些藩校逐步在入学者身份上进行改革,打破封建世袭身份制,允许平民子弟入学。

  再者,地方藩校的改革保持了积极向外学习的态度,不断向国外派遣留学生,学习西方先进的科技文化,并且引入国外先进的教育模式。在此过程中,培育了大批锐意革新开化并具有近代教育思想意识的人士。

  藩校的主要学习形式

  藩校的学习教育模式以汉学为例,主要涵盖素读、讲义、会读、轮讲、提问等方式。

  素读即只读不讲解,不考虑意思,发出声音反复朗读文字。素读作为学习的基础,力求通过反复朗读加以背诵。教师让每个学生来到跟前以音读的方式朗读汉文,并且结合汉文测试的成绩思考接下来的指导程序和方法。结束素读,进入下一阶段,即讲义,由教师讲解,授课教师会结合教学计划讲解制定经学教科书。经书类主要有《小学》、《四书五经》、《三礼》等,史学类有《史记》、《汉书》、《春秋左氏传》等。而后进入会读和轮讲阶段。会读即学生集体讨论研究的学习形式,类似于现今的课堂研讨。会读作为藩校的主要学习方法,与素读和讲义截然不同,基本上属于自学式的学习模式。在轮讲阶段,教师在整个课堂中并非紧握主导权加以指导,而是处于“旁观者”的立场,由学生担任主角,以规定的经典章句为中心,相互之间提出问题交换意见,是一种合作学习的模式。最后,学生提出课堂上无法解决的问题由教师加以指导。

  日本近世的此种汉学学习形态,此后在洋学的学习中得以转用,即便在近世后期教育中也同样适用,并且在日本开国之际伴随欧美学问的渗入,发挥着积极的作用。

  藩校创立及改革的历史价值

  (一)在冲突融合的反复中搭建儒学与西学的桥梁

  自幕府政权建立以来,幕府一直重视儒学的传播,更是将朱子学奉为“统治神学”。统治阶层试图借助朱子学重建社会道德秩序,以期缓解当时的社会矛盾,在各藩推动以朱子学为基本内容的教育官学体系。而在幕末时期随着藩校的改革、洋学的充斥等,“实学”不断孕育,许多有识之士主张抛弃空疏无用的儒学,大力倡导实际有用的西学,即“实学”,继而与朱子学相互冲突,致使朱子学开始饱受批判和质疑,被视为所谓的“虚学”。这一历史时期,日本教育开始重视西方语言与科技的思想日益明显,各藩广设外语、医学等西洋课程,对传统儒学产生强烈排斥、冲突,儒学一时间招致批判。在此过程之中,日本实现传统“虚学”向近代“实学”的教育变革。

  当时,儒学在日本的影响力暂时削弱。此后不久儒学再次抬头,渐而与西学相容。幕末明治初期,再次出现儒学与西学新的融合局面。此时的儒学已然换身为经由西学改造的儒学,但其作为各种思想的“母体”地位,始终未曾退出历史舞台。在儒学与西学的冲突和融合的反复中,日本传统文化与西学间构建起一座坚固的桥梁,东西文化鬼斧神工般的契合促使日本历经明治改革后迅速跻身于世界强国之列。

  (二)预示近代教育的萌芽,奠定明治教育的基石

  幕府末年日本教育快步发展,部分藩校逐步改革,打破传统封建世袭身份制,向一般平民敞开大门,教育内容也逐步由儒学转向近代的实用科学。此外,作为平民学校的典范——寺子屋,同样得到大力发展,在幕末明治前夕几乎遍及日本全国各地。至此,在日本基本形成以藩校为中心的高层次教育机构,与以寺子屋为代表的低层次教育机构相并存的二重教育机构。这一教育模式的发展,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日本封建体制的日益削弱。幕末时期的藩校,较之以前的藩校无论是在教育理念或是教育内容上,全都做出极大改革,洋学的介入与平民教育机构的并存,逐步向近代学校方向发展。明治维新改革后,藩校成为近代化中学教育的基础,而寺子屋成为近代初等教育的基础。

  日本明治教育改革取得举世瞩目的骄人成效,使得日本迅速发展成为世界教育强国。追根溯源,不难发现幕末时期的教育改革为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以藩校、寺子屋等构成的幕末时期的教育机构,在江户幕府政权统治时期,经历改革,在屡屡蜕变的道路上不断发展、成熟。

  通过对藩校的多层考察,能够拓宽我们对幕末时期日本教育机构研究的思路和历史维度,帮助我们认清幕末时期以藩校为典范的日本教育机构的改革成长之路,能够理解藩校改革的历史价值所在,并且透过对藩校的考察,能够拓展对幕末时期日本教育机构改革历程研究的历史空间性。毋庸置疑,幕末时期日本藩校的改革凭借不朽的功勋,成为日本中世纪教育史上宝贵的教育遗产,成为明治教育改革的温床,为明治教育改革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甚至对现今的日本教育改革产生了深远的历史影响,发挥了良好的借鉴作用。

  作者简介:史小华(1979-),男,汉族,江苏南通人,硕士,南通大学外国语学院副教授,研究方向:日本教育史  

作者简介

姓名:史小华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