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独家
德国职教再造大国工匠
2018年04月27日 14:5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俞可 字号
所属学科:教育学关键词:德国职教;双元制职业教育;大国工匠;学历主义

内容摘要:最近,中兴事件引发了“缺芯失魂”的热议。“缺芯”拷问核心技术,“失魂”则呼唤大国工匠。

关键词:德国职教;双元制职业教育;大国工匠;学历主义

作者简介:

  最近,中兴事件引发了“缺芯失魂”的热议。“缺芯”拷问核心技术,“失魂”则呼唤大国工匠。以双元制职业教育培养大国工匠,德国著称于世,然辉煌已逝。4月18日发布的德国《职业教育年度报告2018》(Der Berufsbildungsbericht 2018),所呈现的问题积重难返。于履新不足月的德国联邦教科部部长卡利契克而言,发布会意味着德国教育政策“山雨欲来风满楼”——重塑职业教育辉煌。

  学历主义大行其道

  欧盟15-24岁青年人失业率均值为22.2%,德国最低,仅为7.7%。10年以来,德国成功抵御了欧债危机与金融风暴,且逆势增长,主要得益于双元制职业教育。继高等教育的洪堡理念与柏林模式,双元制职业教育是德意志民族对全球教育贡献的又一个里程碑式的范例,为世界各国竞相效仿,但其巅峰时期已逝。多年来,《职业教育年度报告》业已成为这个德国教育功勋模式的病例清单。

  2016年10月至2017年9月,603500名青年人向联邦劳工署应聘学徒岗位,572000个名额可供支配,但真正进入学徒生涯的仅523300名青年人,48900个名额遭到闲置,为20年来最高值。手工行业提供15.3万个学徒岗位,15298个无人问津,闲置率达一成,而过去8年仅4576个名额闲置。这看似匹配问题,对招聘方来说,成绩是主因;对于应聘方来说,待遇是障碍。

  在传统的德国基础教育体制中,小学分流后,学生便选定其生涯发展轨迹:文理中学向学术型高校输送人才,实科中学为应用技术类高校提供生源,而职业预校,顾名思义,乃职业教育的蓄水池。如今,作为大学深造唯一入场券,文理中学毕业文凭早已成为跨入职业教育的硬通货。2016年学徒应聘者中,文理中学毕业生的人数首次超过职业预校毕业生。而职业预校日益沦为“残渣学校”,有些联邦州甚至予以彻底铲除。在文理中学毕业生中,职业教育不受待见。大量文理中学毕业生因缺乏生涯规划情愿“蛰居”高校而对职业教育退避三舍。德意志青少年基金会的一份报告显示,许多家长与教师规劝学生,尽可能追逐高学历。对其而言,学什么专业无所谓,学历决定一切。

  履新部长临危受命

  学徒供给量多于应聘者数量,已持续整整10年。如今,每100名应聘者对应105个学徒名额。这绝非供给过剩,而是需求不足,甚而职业预校毕业生对职业教育亦望而生畏。德国教育与学术工会指出,2017年德国210余万名20-34岁年龄阶段的青年人没有职业资质,其整个人生就会因就业危机而摇摇欲坠。这个群体实为一笔亟待开掘的宝矿,开掘的利器即为职业教育。成功的开掘,有利于职业教育价值认同感在全社会的提升。新任部长卡利契克(Anja Maria-Antonia Karliczek)便为该使命而履职。

  这位47岁养育三个孩子的母亲出任这一要职,乃默克尔组阁人选中诟病最烈之人。舆论认为,外行卡利契克执掌教科部,实属对该职能部门的藐视甚或亵渎。与拥有博士学位与教授头衔的两位前任夏凡(Annette Schavan)和万卡(Johanna Wanka)相比,卡利契克的教育履历堪称卑微。出生旅馆业主家庭的卡利契克拥有两个职业教育文凭,先后在德意志银行和家族旅馆从业。为人之母后,她退守家庭,在开放大学完成企业经济学专业硕士学业,并以家长身份逐渐跻身政坛。

  在履新前夕的媒体采访中,卡利契克对教育政策的唯一主题便是职业教育,且以自身履历提供鲜活佐证。巧合的是,几近同步,与卡利契克同龄相仿的塞雯(Christian Sewing)出任德意志银行董事长。他起步于德意志银行比勒菲尔德支行的学徒,30年后一跃成为这家德国最大银行史上最年轻的董事长。对卡利契克来说,这个光鲜的脚注,无疑是久旱逢甘霖。而去年9月份联邦大选,默克尔的竞争对手、民主党总理候选人舒尔茨(Martin Schulz)亦为昔日的书店行业学徒。在德国,拥有春天的学徒,不胜枚举。职业教育与高等教育必须等量齐观。对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的贡献,理论知识拥有者未必比实践能力拥有者更大。

  大国工匠重振雄风

  打造“时尚的职业学校”——卡利契克的履新必然为德国教育政策烙上其鲜明的印记。何谓时尚?在世人理念中,颠覆高等教育与职业教育泾渭分明的刻板印象;在教育版图上,构建“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壮观。清晰的路径,等待卡利契克的实践勾勒。从默克尔的执政纲领和各政党的竞选纲领以及各治理主体的咨议来看,重塑职业教育辉煌的蓝图是日益明朗的:

  第一,强化职业启蒙教育,把职业生涯教育扩展到包括文理中学在内的所有普通高中,如德国雇主联合会所建议的“以职业教育陪伴生涯发展”;第二,保障学徒名额供给,推出自民党倡议的职业教育协定,鼓励小微企业与及数字企业招聘学徒;第三,扩大学徒经济资助,用法律确保学徒津贴最低保障,增加国家助学金名额与金额,推广下萨克森州鼓励学徒通过满师考试的工匠奖金制度;第四,提供学生多样选择,一方面开设职业高中毕业考试,以提供普通高中与职业培训双重文凭,另一方面增设高校双元制专业,以吸纳非文理中学毕业生深造;第五,提高职教师资质量,设立培训职校教师和带徒工匠的职业教育卓越中心,把职教师资数字化培训增列为教师教育质量提升计划的重点。

  “双元制职业教育犹如一簇利箭,足以穿透危机。”卡利契克信誓旦旦道。走向伟大复兴不免遭遇国际各种势力的阻截与遏制。此番中兴事件,既显现我国核心技术的缺失,更暴露我国制造能力的短板。伟大复兴,要由中国制造来支撑;中国制造,要由大国工匠来肩负。以一介工匠执掌联邦教科部,卡利契克勇克高等教育与职业教育的对峙,为世界述说大国工匠故事。“中国制造2025”与“德国工业4.0”乃最佳对接。这个故事的镜鉴价值不言而喻。

  (作者系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研究员、上海师范大学中德教育研究与协作中心总干事) 

作者简介

姓名:俞可 工作单位: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