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独家
【摘编】《知识教学论的典型形态与“剖根”批判》
2017年06月15日 15:4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罗雯瑶 字号

内容摘要:《苏州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17年第2期发表了龙宝新文章《知识教学论的典型形态与“剖根”批判》。该文指出知识教学论的三条“主根”、三种典型形态是读书论、教书论、说书论,它们所隐含的知识哲学无形控制教师课堂教学活动及其构架。文章对其深度考量以探明知识教学活动的本然面貌与理想架构。

关键词:知识教学;生活经验;知识情境;书本知识

作者简介:

  原文作者:龙宝新,陕西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副院长

  原文标题:《知识教学论的典型形态与“剖根”批判》

  原文出处:《苏州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17年第2期

 

  《苏州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17年第2期发表了龙宝新文章《知识教学论的典型形态与“剖根”批判》。该文指出知识教学论的三条“主根”、三种典型形态是读书论、教书论、说书论,它们所隐含的知识哲学无形控制教师课堂教学活动及其构架。文章对其深度考量以探明知识教学活动的本然面貌与理想架构。

  文章分为两个部分:一、知识教学论的三种历史形态;二、知识教学论的“剖根”与批判。

  三种典型教学理论形态——读书论、教书论、说书论之万变不离其宗的构成要素是教师、学生与课本:如若教学的意图是让学生带着教师走向课本的话,它秉承的教学理念就是读书论;如若教学的意图是教师带着课本走向学生的话,它秉承的教学理念就是教书论;如果教学的意图是师生“带着课本、走出课本”的话,它秉承的教学理念就是说书论。这三种理论形态之间的最大分歧就源自教学主体对学习者的身份定位与认知差异。在教学发展史上,曾经出现过三种有影响力的“学习者思想模型”,即学生作为模仿者、倾听者与思考者,它们分别构成了读书论、教书论、说书论的学生观基础,成为导致知识教学论形态分化、表现迥异的直接原因。

  在三种知识教学论中,“书”,即书本知识,成为课堂教学活动的中心议题。知识到底存在吗?知识如何呈现、如何传播、如何被理解?这都涉及知识教学论的内核与根基问题。在读书论中,人们似乎认为知识是有形、可视、可观的实物,这显然是一种把“知识的载体”等同于“知识的本身”的观念,但毕竟“读书”不等于“读知识”;在教书论中,人们似乎认为知识具有“全传递性”,它可以借助语言、符号、图式等有形载体来顺利实现“位移”,教书就好似用书本知识去占据学生的大脑“内存”,但我们毕竟没有看到过独立存在的知识真容、知识完形;在说书论中,人们认为知识就好似“水”一样,它可圆可方、变形无穷,甚至可以随意增删、任意组装,让人觉得知识似乎始终难有定型。

  实际上,“知识的载体”不等于“知识的本身”,与生活经验融合、与知识情境互生是知识的真容。知识不是一种物质实体,与环境情境连体存在、交融互摄是知识的实然存在形态。教学语言与知识是两个异质的系统,它担负不起在课堂中全真再现教学知识的重任。教学知识难以实现全传递,知识教学离不开其生产情境、原生经验的“搭载”。学习者无法仅凭头脑就能直接领受知识,在知识情境中的亲历活动是知识习得的必经环节。

  总之,知识是浸润在生活经验与知识情境之中的,与生活经验相化合、与知识情境互生是知识的本真面貌。作为知识的“蒸馏”形态——书本知识只是教师引导学生走向经验与情境的引子,它只有在基于教学环境与主体经验的活化与激活中才可能成为教学的直接内容与对象。反对本本主义,拒绝“干知识”教学,杜绝“书呆子”产生,是当代知识教学观变革的历史使命。

    (《苏州大学学报》编辑部罗雯瑶 摘编)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