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独家
音乐是与心灵相通的高尚艺术 ——访中央音乐学院于兵教授
2017年03月17日 15: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罗昕 子秋 字号

内容摘要:带着如何进一步加深理解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精神,如何提高音乐教育全民素质的重要性及进一步探索国内音乐普及教育的方法,北大保利博艺人才工程组委会记者采访了中央音乐学院于兵教授,就自身音乐学习和教育经验及音乐教育未来的发展趋势听取了他的看法。

关键词:于兵;音乐教育;小提琴;文化素养

作者简介:

于兵教授

  【嘉宾简介】于兵, 现任中央音乐学院小提琴教授,室内乐教授,北京音协少儿小提琴学会副会长,中国音协室内乐学会理事。自幼学习小提琴,10岁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小,附中,大学,主修小提琴,师从著名小提琴教育家林耀基先生,刘培彦教授。获得第二届全国小提琴比赛青年组第一名。1986年以优异成绩考入奥地利维也纳国立音乐与表演艺术大学学习,师从奥地利著名小提琴教育家,维也纳爱乐乐团首席法兰茨•萨莫伊教授(Prof•Franz•Samohyi),并优异的成绩得艺术硕士学位。在20多年的求学、工作过程中,参加了著名大师Zahar•Bron,伊格尔•奥伊斯特拉赫等人的大师班。曾在瑞士、奥地利,匈牙利,意大利等地举办多场个人以及室内乐音乐会;旅奥期间,曾是奥地利巴登音乐家四重奏的团员,并与维也纳室内乐团、欧洲交响乐团等优秀乐队合作在欧洲进行巡回演出,长期担任奥地利巴登市里歌剧院首席,以扎实的演奏功底和丰富的演奏经验,一直活跃于欧洲乐坛。2009年回国任中央音乐学院小提琴教授至今。多年来致力于小提琴以及室内乐的教学工作,曾应邀赴德国柏林台北、南昌、青岛等地举办过小提琴大师班。担任CCTV小提琴大赛评委,亚洲音乐大赛评委,中央音乐学院室内乐艺术节音乐总监,获得第二届勋菲尔德国际弦乐比赛优秀教师奖。任中央音乐学院小提琴及室内乐教授以来,培养了一批优秀的人才,分别在国内外获奖。

 

  习近平总书记2016年11月30日在中国文联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中国作协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式上发表的重要讲话,他指出“文运同国运相牵,文脉同国脉相连”。在两年前文艺工作座谈会讲话的基础上,习近平总书记再度从民族复兴的战略高度,深刻阐释文艺的地位和作用,为社会主义文艺繁荣发展指明前进方向,对广大文艺工作者寄予殷切希望。

  带着如何进一步加深理解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精神,如何提高音乐教育全民素质的重要性及进一步探索国内音乐普及教育的方法,北大保利博艺人才工程组委会记者采访了中央音乐学院于兵教授,就自身音乐学习和教育经验及音乐教育未来的发展趋势听取了他的看法。

  经典是容纳了深刻流动的心灵世界

  记者:习总书记的讲话内容丰富,充满了艺术辩证法,充满了科学精神,而作为文艺重要组成部分的音乐在我国文艺界也取得丰硕成果,主旋律更加响亮,正能量更加强劲,为人民提供了丰富精神食粮,向世界展示了中华文化魅力。对此,您如何理解?

  于兵:总书记真挚情深的讲话,是对我们文艺工作者的一种认可,是对我们常年坚持艺术创新和艺术教学的表彰。我感到肩上的责任更重了。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文艺要塑造人心,创作者首先要塑造自己”。这里面的核心词是关于经典的问题。什么叫经典?经典就是容纳了深刻流动的心灵世界和鲜活丰满的本真生命,包含了历史、文化、人性的内涵,即有思想的穿透力、审美的洞察力、形式的创造力的作品。这是总书记对经典的定义,也是我们创作和教学的标杆。我们音乐工作者要塑造自己的精神世界,反映到我们的作品当中,你要想创作出经典,得先做一个经典的人。

  记者:作为小提琴教授,您的成才之路是怎样的?能否与我们分享您从一个音乐的“求学者”慢慢成长为“教育大家”的心路历程?

  于兵:我是七岁开始学习小提琴的,与现在的大多数孩子相比,这个年龄不算早了。在当时那个年代,父母让我学习小提琴的目的是希望我长大之后有一技之长。得益于父亲的工作环境,我认识了许多音乐界的老师,以及一些乐团的音乐家,这为我学习小提琴提供了便利。但不管怎么说,那个时代的条件还是很艰苦的,学习音乐需要很强的意志力,我每个星期都坚持去老师家上课,风雨无阻。此外,我还参加了少年宫的一些演出活动,来提高自己的现场演奏水平。

  记者:如您所说,父母让您学习小提琴的初衷只是希望您能有一技之长,那么,又是什么原因促使您将音乐作为终身事业,乃至一种信仰的?

  于兵:一个偶然的机会,中央音乐学院来到北京市东城区少年宫招生,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参加了考试,幸运的是我被录取了。当时的名额非常少,我记得,全国只录取了10个小提琴学生。可以说,考上中央音乐学院附小是我人生重要的转折点,在附小学习的这个阶段也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那时候的条件远不如现在,没有电脑和手机,甚至连像样点的音乐会也很少。但当时学校里的学习气氛是极好的,同学之间相处融洽,老师也非常尽责,经常陪着我们练琴,从旁指导。学校还开设的课程也很丰富,包括文化课,音乐理论课等等。应该说,这一阶段的学习和熏陶对我之后踏上艺术之路起到了十分深远的影响。后来,我从中央音乐附小进入附中,最后进入大学,也就是中央音乐学院,接受最为正统的音乐训练。这一路走来,我跟随了很多老师,最幸运的就是能够跟随当时著名的小提琴教育家林耀基老师学习,他的指导和点拨使我对小提琴演奏及教学有了全新的认识。在他的教导下,我还夺得了第二届全国小提琴比赛青年组第一名,那年我18岁。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