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学论
刍议新时代劳动教育的时空构建
2020年07月16日 09:34 来源:《国家教育行政学院学报》2020年第6期 作者:姜大源 字号
关键词:新时代;劳动教育;家庭;学校;社会;时空构建

内容摘要:由“家庭-学校-社会”这三个组分所构建的“全过程、全学段、各方面”的劳动教育,是一种无时不在、无处不在的教育活动。这样一种具有中国特色的劳动教育的时空构建,赋予了我们对劳动教育进行深入探究的新使命。

关键词:新时代;劳动教育;家庭;学校;社会;时空构建

作者简介:

  摘 要:一段时间以来,劳动教育的地位被边缘化、劳动教育的实施被形式化,劳动教育的地点被单一化,出现了“有教育无劳动”或是“有劳动无教育”的现象。针对当前劳动教育缺失的问题,国家提出,劳动教育一是要纳入人才培养全过程,二是要贯通大中小学各学段,三是要贯穿家庭、学校、社会各方面。这是一种新的劳动教育时空观,涵盖了基础性的原生态地点——家庭,主导性的关键地点——学校,支撑性的协同地点——社会这三个维度。进一步分析表明,劳动教育启蒙于家庭,意在劳动的模仿同化,是孩子作为家庭成员入世涉世的生命起点;劳动教育强化于学校,指向劳动的认知习得,是学生作为学校成员明理做人的探究课堂;劳动教育泛在于社会,彰显劳动的价值取向,是个体作为社会成员认真做事的实践职场。纵观人的成长过程,劳动始终是与人同在、与事同在的,因而由“家庭-学校-社会”这三个组分所构建的“全过程、全学段、各方面”的劳动教育,是一种无时不在、无处不在的教育活动。这样一种具有中国特色的劳动教育的时空构建,赋予了我们对劳动教育进行深入探究的新使命。

  关键词:新时代;劳动教育;家庭;学校;社会;时空构建

  作者简介:姜大源,男,研究员,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主要从事职业教育原理、课程论、比较职业教育研究。

  劳动是人类的本质活动。马克思早就论述过,劳动是人类维持自我生存和自我发展的唯一手段。人作为劳动的主体,其所作用的对象是客体——事与物。纵观人的一生,劳动总是与人同在、与事同在的。所以,劳动教育是一种与人的日常生活劳动、生产劳动和服务性劳动等多方面劳动结合的教育活动,不仅要向受教育者传播劳动知识和技能,培养正确的劳动观点、劳动习惯和劳动情感,[1]而且更重要的是使学生树立正确的劳动观点和劳动态度,培养学生热爱劳动和劳动人民,养成劳动习惯的教育,是“直接决定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的劳动精神面貌、劳动价值取向和劳动技能水平”[2]的教育。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劳育”是德育、智育、美育、体育的基础,是“各种教育的统领,能够把其他一切教育内容联结在实践之中”[3]。

  一、劳动教育缺失现象的追问

  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一直以来都是我国基本的教育方针。近年来,习近平总书记对劳动和劳动教育发表了一系列重要的观点和论述:2013年,提出“爱学习,爱劳动,爱祖国”的“三爱”教育观;2014年,提出要弘扬“劳动光荣、技能宝贵、创造伟大”的时代风尚;2015年,发出了“以劳动托起中国梦”的号召;2018年,进一步强调要在学生中弘扬劳动精神,教育引导学生崇尚劳动、尊重劳动,懂得劳动最光荣、最崇高、最伟大、最美丽的道理。

  然而近年来,劳动和劳动教育出现了很多不尽人意的现象。调查显示,小学生平均每天的劳动时间只有12分钟,[4]导致学生自理能力缺失与劳动意识淡薄,劳动时间和劳动能力“双赤字”现象非常突出。南京师范大学劳动教育课题组于2019年对全国3390位家长的调查显示,小学生一、二年级周一至周五平均家务劳动时间约17.33分钟,三至六年级约为17.49分钟,初中生约为17.02分钟,这表明我国中小学生的家务劳动时间不足。[5]

  可以看到,劳动这一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以及与之相关的劳动教育,在当前大中小学校里渐行渐远。在家庭、学校,甚至社会上,人们不经意间把主要精力都放在了知识学习上,家庭里父母习惯于包办一切家务劳动,学校里老师习惯于将劳动置于次要位置,日常劳动被弱化。更有甚者,把打扫清洁等劳动作为惩罚学生的手段,以致于学生距离劳动的环境越来越远。[6]

  上述劳动教育缺失现象的主要问题到底在哪里呢?经梳理,笔者以为可归纳为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劳动教育的地位被边缘化。青少年不珍惜劳动成果、不想劳动、不会劳动的现象,社会上“疏德、偏智、弱体、抑美、缺劳”和“唯分数、唯升学、唯论文、唯文凭、唯帽子”的问题普遍存在,[7]劳动的独特育人价值在一定程度上被忽视,劳动教育正被淡化、弱化。[8]

  二是劳动教育的实施被形式化。劳动教育不应是一种刻意性、强制性、表面性的观念和行为,“在课上‘听’劳动、在课外‘看’劳动、在网上‘玩’劳动”[9],还有在试卷上“考”劳动,出现了弄虚作假或走过场的形式主义现象。

  三是劳动教育的地点被单一化。很多人认为劳动教育是学校的事,以致于家庭或社会有意或无意地游离在劳动教育之外,导致在家庭中出现了孩子自己该做的事都不做,在社会上出现了鄙视苦活、脏活、累活和看不起劳动人民的现象。

  进一步分析显示,当前我国劳动教育的严重问题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与劳动实践脱节的“有教育无劳动”,二是与劳动教养脱钩的“有劳动无教育”。这种双重缺失现象,使得受教育者参加劳动和接受劳动教育的时间被大大缩短,劳动和劳动教育的空间被大大压缩。

  鉴于此,2020年3月,中共中央、国务院所发布的《关于全面加强新时代大中小学劳动教育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和长远意义。《意见》强调劳动教育要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导下,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探索具有中国特色的劳动教育模式,要在坚持立德树人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指导方针下,培养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的教育。[10]这意味着,劳动教育已经提升至国家未来发展战略层面上了。

  劳动教育作为包括日常生活劳动、生产劳动和服务性劳动等多方面内容的教育活动,《意见》对此给出了令人印象极为深刻的三个关键短语:一是“全过程”,二是“各学段”,三是“各方面”。就是说,劳动教育一要纳入人才培养“全过程”,二要贯通大中小学“各学段”,三要贯穿家庭、学校、社会“各方面”。[11]如果说“全过程”是属于时间的概念,“各方面”属于空间的范畴,那么“各学段”则时空两者兼具。需要指出的是,《意见》还特别强调开展劳动教育要“遵循教育规律。符合学生年龄特点,以体力劳动为主”[12]。这就指出了当前劳动教育缺失现象的一个着力点。

  二、劳动教育时空框架的构建

  如果说劳动是人与事或物之间的交互关系,即人为主体,事或物为客体,劳动与人同在、与事同在的话,那么,劳动教育则成为一种无时不在、无处不在的教育活动。所以,《意见》为全面系统地构建我国劳动教育体系提供了一个基本框架,从劳动教育研究的角度,这一框架可具体地解读为劳动教育涵盖了如下三点:一为启蒙的劳动教育,强调家庭是基础性与原生性的劳动和劳动教育的地点;二为强化的劳动教育,强调学校是主导性与关键性的劳动和劳动教育的地点;三为泛在的劳动教育,强调社会是支撑性与协同性的劳动和劳动教育的地点。显见,这三个方面构成了一个由“家庭-学校-社会”组成的全方位的劳动教育的三维时空。

作者简介

姓名:姜大源 工作单位: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