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学论
师德违规行为惩处的国际经验及启示
2020年02月06日 09:08 来源:《河北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19年第6期 作者:朱水萍 尹建军 字号
关键词:师德违规;惩处;师德教育

内容摘要:师德违规惩处是师德问责的重要环节。国外师德违规行为类型多,惩处程序规范、严格。

关键词:师德违规;惩处;师德教育

作者简介:

  摘要:师德违规惩处是师德问责的重要环节。国外师德违规行为类型多,惩处程序规范、严格。新时代我国师德建设整体上呈现出制度导向严厉、违规行为复杂、急需负面清单标尺等问题与特征,健全师德监督机制有必要研究现阶段师德新型问题,尽快建立独立的师德违规惩戒制度,加强师德警示教育。

  关键词:师德违规;惩处;师德教育

  作者简介:朱水萍(1970-),女,江苏南通人,博士,南通大学教育学学院教授,美国杰克逊州立大学访问学者,主要从事教师教育、德育研究;尹建军(1960-),男,江苏泰州人,美国杰克逊州立大学终身教授,博士,主要从事教师教育研究。

  师德违规行为惩处是师德问责的重要环节,是规范师德行为的有力保障,也是师德教育的途径之一。当前,我国教育部制定印发了《新时代高校教师职业行为十项准则》、《新时代中小学教师职业行为十项准则》、《新时代幼儿园教师职业行为十项准则》等,修订了《教师违反职业道德行为处理办法》,这些原则性规定的出台是新时代师德要求的进一步完善,也是推动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的可操作性举措。现代社会,学校教育观念、教育方式发生了巨大变化,不断生长的社会期待以及多元化的社会需求,使得教师队伍面临着更为复杂的挑战,教师的教育教学、班级管理以及教师对不同学生的评估等方面都需要教师随时随地做出决策,并实施行动,包括甚至遇到可能无法控制的情境。从这一意义上说,教师职业道德也经受着更多困境与拷问。事实上,现实中一些师德违规行为大大损害了教师队伍形象,也不同程度地影响着学生成长,呈现出新的特征。  

  国内外对于违反教师职业道德行为的实证研究较少,缺乏系统性探讨。有研究者在反思我国师德研究的基础上,提出了今后应通过横向借鉴与纵向对比,实现研究路径的多元取向。横向分析层面重在立足本国的同时,对国外相关研究进行具体分析和探讨;纵向对比层面重在从历史的角度探究师德研究的演变逻辑,对不同时期的师德问题以及问题产生的深层原因进行系统对比与论述[1](P238)。在此背景下,本文以比较的视角,探讨分析国内外师德违规行为及其惩处问题,是对师德规范原则性规定的延伸解读,也有助于师德教育的补充与深化。教师违反职业道德的行为究竟有哪些,应该如何惩处,其惩处的过程和结果又是怎样的?本文重点例举一些国家有关师德违规行为的类型、特点及其惩处的研究,汲取国际经验,结合我国师德违规行为的现实情况进行比较分析,以期为我国师德建设提供参考依据。

  一、国外师德违规行为及其惩处概略  

  (一)师德违规一般分为违法行为和专业内违纪行为,具体类别多样化  

  美国的教师职业道德规范既有来自政府制定的全国性教育政策,也有专业机构制定的各种标准。例如美国教师教育与认证州管理者协会(NASDTEC)于2015年发布了美国《教育工作者专业道德标准》,这一文件成为全美教育工作者公认的日常行动指南。同时,美国各州、学区、教师培养机构以及学校也制定了相应的道德规范,因而在教师违反道德规范的问责与惩处上,美国的情况是既有全国性道德规范参照,也存在地方差异。新近一项代表性研究搜集了美国8个州在10年间共8 765例教师道德违规行为惩处事件,研究最终分析的样本为其中的4 453例。研究者对教师违反道德的行为进行编码,概括出24种师德违规行为。以最常见的违规行为排序,前五类分别是:与学校或学生无关的犯罪活动,占24.50%;与学生性行为不当,占24.01%;隐瞒犯罪或处分前科,占10.25%;对学生身体侵犯,占6.11%;危害学生健康或安全,占5.85%。这五类行为一共占样本的70%以上[2](P26)。该文献列出的其他相关研究,也反映了美国教师道德违规行为类别的多样化。例如在南卡罗来纳州,教师道德违规行为最不常见但是最严重的包括不当性行为或性暗示,与学生分享不适当或机密信息,利用分数获取利益等;其次是不专业、不敬业行为,如向学生提供错误信息或与同事闲聊;而主观评分则是最常见但最不严重的道德违规行为,如根据家长压力或学生需求修改分数[2](P28)。另一项针对127例教师违规行为的研究显示,约有45%的犯罪行为,包括性行为不当,虐待儿童或危害他人,盗窃、攻击或与酒精药物有关的违法行为。其次是一般违规行为约44%,包括无能力、不道德或不服从等问题。而典型的违反道德规范行为占12%,包括未能确保学生安全、信息传递不当以及没有职业操守等[2](P31)。美国各州的法规法律条款中有一些较为模糊的术语,如无能力、不服从、玩忽职守、行为不当等,这给教师道德违规行为的认定带来一定困难,但是一般而言,州委员会或其认可的机构会进行充分讨论、解释,并最终作出行为认定和惩处决定。  

  英国最大的教师组织全国教师联盟(NUT)给其成员发放的《教师不专业行为》手册,指向教师道德规则的行为底线,以“不应该”、“应避免”等方式罗列了教师不合适行为,尽管所列行为并不是一个详尽清单,但是对于教师普通的失德行为都能找到对照标准,易于认定和评价,是具有可操作性的约束力指令。2015年,英国教学与领导学会(NCTL)一共出台了110 份禁止令,涉及性行为不端的案件约占一半,其次是不诚实行为、滥用信任破坏学生和同事关系行为的案件较多[3]。英国教师道德违规行为也可分为两大类:犯罪行为和不当行为。犯罪行为包括所有非法行为,如与毒品有关的犯罪、暴力、驾驶犯罪、欺诈和骚扰等。不当行为则包括与学生的不正当互动、滥用技术、不当隐瞒信息、篡改考核数据、未能维护学生健康安全等非犯罪行为。  

  在欧洲,教师通常出于失职、改革需要或长期患病被解聘。就失职而言,以违反道德行为居多,如舞弊、偷窃、提供错误信息、滥用药物或麻醉品,很少由于教师能力不够或不称职而被解聘。国内有研究者考察了不同国家的师德问责制,其中包括有关师德违规行为的惩处情况。如加拿大安大略省的教师解聘制度已经走上了法制化的轨道,在涉及到教师失德行为投诉时,存在以下三种行为的投诉可能涉及到教师被判有罪,分别是被认定的教师职业不当行为,对未成年人实施性侵和使学生处于被伤害的危险之中[4]。  

  专业内的违规普遍涉及课堂教学中的伦理决策,因为教师是在与处于依赖地位的年轻一代包括儿童打交道。他们究竟要对谁负责?对社会还是对儿童,或是每一个家庭?教学是一项复杂而艰巨的工作。它的复杂性源于教育中的各种任务及其联系。而且,教育的即时性、教育目标和任务的多样性甚至要求教师来不及思考就需要“当机立断”处理问题,在教师与学生的互动中,一些潜在的教育内容及教育方式往往蕴含着伦理元素,也可能被忽略了。  

  国外师德违规行为呈现了多方面的特征。第一是类型多样化。从违规行为的性质来看,一般可以分为两大类:触犯法律的犯罪行为和涉及专业违规的不当行为,但是具体类型多样化,既有典型的违规行为,同时也显示了不同文化背景下的差异。第二,从违规行为的普遍性和严重性上看,有些行为更常见,如“主观评分”,但后果没有那么严重。而有些行为虽不常见,但是后果非常严重,例如“侵犯学生”。第三,绝大多数违规行为指向了教师和学生的关系,与学生健康成长密切相关。有些违规行为对学生的身心发展造成了直接危害,而有些违规行为涉及专业道德,对学生的影响则是潜在的、间接的,如教师不诚实、不敬业、篡改分数等。第四,在教师特征方面发现,违规教师教龄在10年以内的居多;男性教师比例较高,但是也有一些违规行为女教师比例较高,如一些犯罪活动;此外发现,有的学科教师违规行为更多一些,如健康与体育教师、社会科学及艺术学科教师等。  

  (二)惩处程序严格规范,依据行为性质及严重程度界定惩处级别  

  国外师德问责程序的具体阶段有所不同,但惩处程序比较严格、规范。美国各个州一般都可以对教育工作者的道德不端行为采取各种制裁措施。大多数州通过州教育部或教育委员会、或由其批准认可的机构小组来评估针对教师的道德投诉,并作出建议,最终决定适当的惩处。各州惩处教师的文件内容表述和详细程度有一定差异,但基本都包含了教师违反道德规范的行为事件和细节,以及对该行为调查所决定的惩处结果。在英国,师德问责程序由全国教学与领导学会(NCTL)的专业行为小组来审查、决定,一般程序包含了举报、调查、临时禁令、正式调查和答复程序四个阶段。这一程序保障了举报者对举报案件的处理获悉权,也规定了当发生举报证据不足或者调查结果显示无不当行为时,对教师权益的维护[3]。加拿大对教师失德行为的处理程序一般经过三个阶段和一个特殊程序。三个阶段是指进入(投诉)阶段、调查阶段、听证阶段。此外还有一个辩论解决程序,这一程序是与进入、调查和听证阶段并存的一种简便的解决问题程序,即在对教师进行投诉的进入阶段,教师协会会评估该投诉是否符合辩论解决程序,若辩论解决程序可以解决问题,则不需要进入调查和听证阶段[4]。上述这些国家对师德违规行为惩处的程序阶段较为完整、成熟,其规范性与可操作性强,相应完备的制度能够保证惩处的合理合法性。  

  如前所述,国外对师德违规行为的惩处按照性质一般分为法律制裁和专业处分两种情况。此外,按照教师违规行为的严重程度设置了不同级别的惩处。美国在评估针对教师的道德投诉方面,情节轻微的大多处以警告或训斥,情节严重的会撤职或取消教师资格。不同州的惩处级别设置不完全一样,但大多包括暂停职务或撤职、警告、私人谴责或公开谴责、强制额外培训、行政罚款、停职等情况,最常见的情形是撤职。有研究统计,在涉及性行为的个案中,超过82%采取了撤职处分,但侵犯学生及危害学生健康或安全个案的撤职则少于50%。然后依次较为普遍的惩处是停职、缓刑和训诫信。例如,美国肯塔基州教育专业标准委员会在2005-2006学年对教育工作者制裁了500例,其中70%受到训斥,15%被停职,15%被撤职[2](P33)。美国教师违反职业道德行为所导致合法制裁的性质以及所涉教师的性质是多方面的。大多数的研究显示,违规行为样本中男性数量远高于女性,小学教师所占比例最高。就惩处而言,虽然各州对合法制裁的判定各不相同,但几乎所有州判定结果最多的都是撤职。当然,如果是违反职业道德导致犯罪并且定罪的,撤职的可能性就更大。  

  法国对教师处分除身份处分外,有一种是惩戒处分,视情节轻重分为谴责、警告、停止晋升、降级、15个月内的停聘、降格、停职半年到一年、退职、免职。德国对教师的处分也分身份处分和惩戒处分,前者指正式教师,违反宪法规定的履行“忠诚”的义务,丧失德国国籍,未经许可长期居住国外及受聘于其他学校的,即可受到解聘处分。在试用期内,凡品行不良、能力不足,因学校的变更、废除或合并,可随时被解聘。后者指凡是教师不尽服务义务的,均给以行政处分,有警告、罚款、减薪、降格、免职五种[5]。日本的情况与之类似,对不称职教师的处分包括分限处分和惩戒处分两种,依据情节轻重,分限处分包括降薪、降职、免职、休职;惩戒处分包括警告、减薪、停职、免职。  

  可见,国外对师德违规行为的惩处有明确的法律法规政策对照,有专门机构来裁定,惩处程序完整,均包括了受理、调查、申诉、裁定等环节。针对不同违规行为的性质及严重程度设置了惩处级别,可操作性强。多数惩处偏于严厉,这与教师职业的特殊性有关。此外,一些国家的中小学教师属于国家公务员,因此,撤职意味着丧失职务及公务员身份。

  二、我国师德违规行为惩处的相关制度与现实问题  

  (一)严厉导向的制度逐步完善  

  近几年,我国有关教师队伍建设的政策文件中出现了较多师德违规行为惩处的相关规定。2013年,教育部《关于建立健全中小学师德建设长效机制的意见》中提出“规范师德惩处,坚决遏制失德行为蔓延”,要求建立健全违反师德行为的惩处制度,明确教师不可触犯的师德禁行性行为,并提出相应处理办法。对危害严重、影响恶劣者,要坚决清除出教师队伍,建立问责制度。随后,教育部印发《中小学教师违反职业道德行为处理办法》,并及时予以修订。2018年,教育部继续提出实施师德师风建设工程,大力提升教师思想政治素质和师德涵养,推行师德考核负面清单制度,实行师德“一票否决”,严格师德惩处,建立师德失范曝光平台和定期通报制度,并出台了十项准则。当前,我国教师专业标准、师德规范以及各类制度文件已经较为完善,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各级各类学校纷纷响应,也先后出台了很多对教师道德约束的制度规范,这对于我国中小学师德问责制建设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与此同时,还有一些专门性规定如《严禁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的规定》等,对师德违规行为惩处也是有针对性的重要补充。这些制度体现了对教师行为规约导向严厉。新时代师德出现的新问题值得进一步分析研究。我国2008版《中小学教师职业道德规范》沿用十余年,相对而言内容上还较为笼统,也有待补充和修订。  

  目前,我国地方性师德建设制度及违规行为惩处体系也在不断建立完善之中。以地方性教师职业道德规范来看,大多数文本中禁止性规定远比倡行性规定的数量要多得多,如大量以“不得”、“禁止”、“不准”开头表述的话语,对教师不当行为做出了明确规定。从规范的内容维度来看,比较集中的关键词主要是关爱学生、校外兼职、工作敷衍、廉洁从教、举止文明等。这些规定中既有对教师义务的规定,也有对教师行为的规定,还有的是对教师日常生活中社会公德等方面的规定,显得大而全,对于教师职业的特殊性和针对性而言还不够。此外,地方性师德规范文本大多是以简单列举的方法罗列出了教师的“应该”行为与“禁止”行为,文本在结构上难以形成具有逻辑联系的整体,也很难形成具有可操作性的层次结构。在数量上也是有多有少,少的有各种“十条”,多的超过了一百条。  

  我们还发现,地方性师德规范文本涉及到教师权益、教师专业发展的内容非常少。随着社会的发展,学生的人格尊严、学生的学习权等多种权利日益受到关注,与此相适应,其实教师的权益也应该引起相应的关注。教师作为一种专门的教职人员,拥有教育教学权、学术研究权、获取报酬权、民主管理权、进修培训权、独立工作权、自我发展权等诸多权利,而这些权利在现有的师德规范文本中并没有得到很好的体现。  

  (二)应重视现实师德违规行为的普遍性、严重性、隐匿性  

  我国有关教师违规行为惩处的情况大多见于媒体报道,教师培养机构或教师教育研究者很少主动了解政府或教育部门的档案数据,相关的学术研究也非常少。有研究者采用大数据方法对幼儿园教师的师德现状进行调查,研究发现,在幼儿园师德新闻中,除了师德建设等主题外,师德负面新闻所占比例(39.5%)远高于正面新闻(11%);负面新闻所反映的师德失范行为主要包括了暴力行为、经济失范、管理失范以及举止失范等四大类,其中暴力行为高达70%;新教师的师德失范行为(74.9%)远多于老教师(24.1%);民办幼儿园的师德问题较多(81%),远高于公办幼儿园(19%)[6]。笔者曾以小学教师为例做过专门调查,在新浪网以“师德违规”“教师负面形象”等相关搜索词,根据点击率、评论以及转发量排序,抽样分析了近十年小学教师师德违规的100个案例。统计分析发现,师德违规行为较为普遍的主要有四类,其中:(1)性侵、猥亵学生,占40%,主要是以威胁、引诱、暴力等手段,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在性方面造成对学生的伤害行为,全部为男教师。(2)体罚、殴打学生,占27%,主要是对学生进行身体责罚,其中男教师14%,女教师13%。(3)谋取私利,占18%,指教师利用职业权利运用不法手段为自己聚敛钱财,其中男教师10%,女教师8%。(4)语言暴力,占10%,主要是指教师对学生使用谩骂、诋毁、蔑视、嘲笑等侮辱歧视性的语言,男女教师比例各半。数据显示了一段时期内我国小学教师师德违规行为的特点:绝大多数师德违规行为直接危害学生的身心发展。总体上男教师师德违规现象多于女教师,特别是性侵或猥亵案例,发生在男教师不同年龄段都有。但是男女教师在体罚或殴打、谋取私利、语言暴力这三个方面的比例比较相近,因而女教师违规行为也不可忽视。  

  就惩处情况看,在笔者分析的上述100个事件中,性侵、猥亵行为涉及违法已判刑的有20例,罪名主要是强奸罪、猥亵儿童罪,多为从重处罚,其中包含极其恶性案件处以死刑4例,其余判有期徒刑3-18年不等;刑事拘留或审理阶段16例。这些处罚中同时包含了开除公职、解聘、停职等。有2例情节较轻的处以书面检讨、取消评优及绩效奖金。在体罚、殴打行为27例中,处以开除、解聘6例,停职或停课10例,记大过2例,调离2例,其他处以向学生及家长道歉、作深刻检查、取消评优评先晋级晋升资格、训诫批评、降级、协议赔偿等。谋私利行为有18例,涉及违法的被判刑8例,如贩卖淫秽视频、绑架、赌博、信用卡套现、典当学习用具、办假证等,另有不当收费7例,主要是有偿家教(补课费)、违规收取伙食费、赞助费、批改作业费等,一般处以警告、记大过、费用退还及整改为主。此外,语言暴力案例较少,但是社会影响不可忽视。  

  虽然新修订的《中小学教师违反职业道德行为处理办法》中列举了十条应予处理的教师违反职业道德行为,但是现实的师德违规行为并不与之对应一致,像传播错误观点或不良信息、收受礼品礼金、语言暴力行为等具有隐性特点,不易审查界定,也较少看到类似案例的报道。而性侵、猥亵、体罚、殴打行为比例之高,社会影响之大,应引起高度重视。这些都反映了当前师德违规行为的普遍性、严重性和隐匿性特征。  

  (三)负面清单还需详尽标尺  

  我国《中小学教师违反职业道德行为处理办法》所列行为还需要补充详尽的行为标尺。例如,对于教师索要、收受学生及家长财物的处理,许多国家都有明确规定,如澳大利亚教师不得收取超过50澳元的礼物,除非老师自己支付,否则会被认为是受贿。美国每个州甚至每个学校,对于老师收礼都有严格要求。如马萨诸塞州法律规定,教师收到学生礼物在10美元以上就必须上报,如果是一个班集体赠送的礼物,价格可以在50美元以上,但不能超过150美元。德国规定教师接受学生或家长赠送的礼物价值不能超过10欧元。而我国对于“有偿补课”如何界定,不同立场就有不同声音:教育部门禁止教师有偿补课是行政规定,无法律依据,而一些发达国家禁止义务教育(基础教育)教师兼职靠的国家教育公务员制[7]。禁止“有偿补课”究竟是道德要求还是法律禁令?在职教师在线授课是否等同于“有偿补课”?再如,少数教师在校园之外违背道德,甚至违反法律法规,在社会上造成了非常恶劣的影响,严重损害了教师队伍的整体形象,而现行许多师德禁止性行为均是与教育教学活动直接相关的,对教师校园之外的非教学行为如何约束并没有提及[8]。那么,教师校外不道德又该如何界定与处罚?  

  诸如此类,现实中的师德师风问题一方面受媒体报道的影响,不免带上“标题党”“点击率”“污名化”等特征,一定程度上有恶意炒作、歪曲之现象;另一方面学校日常的师德考核也多流于形式。如某校在师德考核细则中规定“按要求写好师德征文学习笔记,少一篇扣5分”、“认真填写《师德档案》,不上交扣50分,不按要求填写扣20分”等,这些扣分依据较为模糊。再如,“严禁在校园吸烟”可以明令禁止,也可操作,但是“严禁在工作时间玩游戏”就很难操作。因此,当前的师德考核还缺乏明确的负面清单,使得各级部门在处理师德问题时随意性大。面对这些新生事物与新的问题,还需补充相关法律法规政策,明确师德惩处的可操作性界限。

  三、对我国师德建设的启示  

  教师道德无疑是影响学生成长的重要因素,不仅如此,教师还必须成为学生、学生的家庭、工作伙伴、校长或者社会的榜样。一项关于教师道德发展的专门研究中指出,教师的行为及其性质、教师的价值观是为学生树立榜样时最突出的因素,也是将善的价值传递给学生的因素[9](P27)。对师德违规行为惩处的关注不仅指向教师队伍建设,更是关心学生健康成长的重要内容。师德违规行为惩处既是对当事人的严厉制裁,也是师德教育中起到预防与警示作用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国外设立了严格的中小学教师解聘制度,师德问责制度总体上较为严厉,教师一旦违反师德,或从业达不到相应的标准,会面临被解聘的危险,甚至丧失终身教师任职资格。问责机制不仅有助于教师明确自身行为的准则和边界,在“可为”和“不可为”之间做出正确抉择, 同时也能激励其在职业化和专业化的道路上实现更快成长。  

  (一)实证研究有利于动态把握师德违规行为的时代性和多样化特征  

  没有一种规范可以覆盖所有可能发生的事件,对于教师来说,教育实践总是具有个体性的。教师的道德行为可能是一种即时的决策反应,也可能是过去经验累积、反思的结果。上述研究中,美国当前主要的五种师德违规行为与道德规范也并不完全对应。研究者按照美国《教育工作者专业道德标准》规定的5项原则及18个小标题,分析了可能的违规行为有86种,但是根据样本案例编码所产生的行为只涉及到其中主要的24种。也就是说,道德规范本身更为全面笼统,但实际情形更为具体复杂。笔者分析的近十年来师德违规行为也反映了这一特点。从时代性特征来看,再以国内2000年发表的一篇短文比较为例,82名教师违法违纪和犯罪案件中,犯罪占15.85%,违法违纪占84.15%。具体而言,贪污、受贿、挪用公款占23.17%,超生占19.51%,性违纪及犯罪占24.39%,赌博占7.32%,体罚占4.88%,另有违反考试纪律、非法拘禁、侵权、贩卖假药、传播黄色录像、斗殴打架等[10]。可见,师德违法违纪和犯罪事件的类型,呈现了一定的时代性和多样化特征。  

  从惩戒情况来看,《中小学教师违反职业道德行为处理办法》中指出:处理包括处分和其他处理。处分包括警告、记过、降低岗位等级或撤职、开除,并说明了处理的期限和党纪处分。其他处理包括给予批评教育、诫勉谈话、责令检查、通报批评,以及取消在评奖评优、职务晋升、职称评定、岗位聘用、工资晋级、申报人才计划等方面的资格。教师涉嫌违法犯罪的,及时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这一规定的修订反映了受当下经济功利的社会风气影响,比以往更加严格。  

  当前师德问题中,媒体报道视角下性侵、猥亵、体罚学生,有偿补课,收受礼品更为常见。要准确把握新时代师德问题的动态性,自下而上的实证研究非常必要。笔者认为,对于现实师德问题的研究途径一方面可以基于政府及教育行政部门的档案文件,这需要依赖于完整平台制度的建立;另一方面,可以基于当今社会大数据研究方法的便利来获取、处理信息。这些都是健全师德监督机制的重要依据。  

  (二)制定负面清单详细标尺,尽快建立独立的师德违规惩戒制度  

  负面清单是教师行为明确的参照系。许多国家无论是政府、教师行业协会还是学校内部都制定了类似清单,并且既有涵盖全面的综合性禁行条例,如英国教师协会发布的《教师不专业行为手册》,也有对专门一类问题的准则规范,如美国纽约市教育局出台的教师社交网站使用准则等。负面清单基于底线行为,既规定教师的日常行为规范,也可以使一些备受争议的行为有章可循。以有偿补课这一现象来看,我国相关部门的制度规定不可谓不严,却为何“禁而不止”?已有的处分或处罚是否合法合理?据报道,2016年安徽省阜阳市教育系统集中整治师德违规行为,共有315 名违规教师受到党内警告、行政处分等问责处理[11]。现实中,“拦高铁”女教师是否应该接受教育主管部门的停职检查?教师在医院与人发生肢体冲突,教育局为何回应认为该教师不存在师德问题[12]?殴打学生被处以扣发工资、去山区学校跟班学习一年[13],其处理依据是什么?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教师法》、《中小学教师违反职业道德行为处理办法》等相关法规,强调了可给予教师警告、记过、降级或撤销专业技术职务、解除聘用合同直至开除等多重问责处分界定,但对于在何种具体情形下分别应用,在程序上依旧欠缺具体性,导致问责结果存在较大“弹性”空间,问责过程极易被钻空子并步入形式化误区[14]。  

  对于师德违规行为的认定,参照的道德规范或法律依据以及惩处的程序等方面仍需进一步明晰。当今教师与学习者、家长以及更广泛的社区关系表现出更多新问题。例如送礼物,在人际关系中原本是一种正常文化行为,但是必须有一定界限。进一步值得思考的问题是,老师若接受学生或家庭的礼物,或反过来学生接受老师的礼物,对学生还可能产生将来的影响。  

  因此,应当加快完善对教师具有广泛约束力、更为具体的责任条款,提供参考依据,细化操作指标,并将每项条款的评价标准以及惩戒措施予以细化,明确权责归属和违规所应承担的后果。同时,对于师德违规行为的惩处要尽快建立监督投诉平台和定期通报制度,真正发挥平台的警示教育作用。  

  (三)筛选典型案例,将警示教育纳入师德培养培训  

  教师专业的特征之一就是有其明确的职业操守。教育部新印发的十项准则以及违反职业道德行为处理办法,其研制过程非常重视调查研究与广泛咨询,这是明确新时代教师职业规范、加强师德师风建设的重要举措,也为教师严格自我约束、规范职业行为、加强自我修养提供了基本遵循。然而一直以来,在教师教育实践中师德教育还较为薄弱。有研究指出,对24个国家的道德守则进行审查发现,许多教师对其并不了解,缺乏明确的执行机制也会妨碍取得成效[15]。原因之一在于师德教育课程边缘化、实效低,同时,职前、准入或职后的师德考核也是教师教育的难题之一。  

  很多国家师德教育的传统是将教师职业道德的培养融合在其他课程中,贯穿职前、入职和职后,我国现阶段的教师教育也提出了全过程培养理念。全过程既指连贯性又指阶段性,因此需要适度区分师德教育不同阶段的侧重点。师德养成应该延伸至职前教育阶段,师范生自身经验应成为师德教育的起点。当前高校师范生成长在市场经济、信息技术等新事物迅速发展的时代,他们的职业认同感、师德观念有其时代特征,不少师范生对师德有片面甚至错误的理解。笔者注意到,近年来我国有关教师职前教育的研究课题,大多顺应了定向师范生培养政策和卓越教师培养计划背景,集中关注教师的培养模式、专业成长、职业认同、教学技能、就业政策等方面,也有少数研究涉及教学改革、实习支教、教师知识等,但专门研究师德教育的课题很少,课程视角的研究更少。缺少指向师德养成的过程和机制研究,也缺少课程设计和行动研究,存在师德教育课程地位弱,内容较为零散,缺乏统整、课程开设可操作性不强等问题。目前,教育部已相继出台或即将出台《中小学幼儿园教师培训课程指导标准》,包括《师德课程培训标准》,在此背景下,课程开发与设计理应跟进。  

  一些国家特别重视新教师的入职教育,因为从违规教师的教龄比较来看,入职教育的重点是“不准许”行为。比如英国,教师职前教育更多的是对师德理想和基本品质的要求,入职教育培训则注重规范师德的“不准许”行为,而在职培训则将师德行为深化到教学技能中,注重提高教师的团队精神和教学自信。  

  师德教育既需要榜样学习,也需要警示教育与预防教育。多数情况下人们谈及师德教育,总是离不开榜样的树立与宣传,这是必要的一方面。不过,师德榜样反映的教师正面形象大都趋同,且师德榜样教育的问题之一是容易偏向“蜡烛精神”而高高在上。但师德违规反映的教师负面形象却大相径庭,原因也是各种各样,有违法犯罪的,有受经济利益驱使的,有涉及学术研究方面的,有和个人生活有关的,也有和学校教学相关方面的等等。因而,适当的师德警示案例可以为教师准备计划和教师专业发展提供有用的数据,特别是基于现实中师德违规行为及惩处的普遍性与严重性案件,可以为师德课程补充、构建丰富的课程资源,为新教师培养和入职培训提供切实的职业道德教育指导。不仅如此,对在职教师师德的持续发展亦有裨益。因为这样的警示案例来源于社会现实,贴近学校实际情境,并且,案例教学始终被视为师德教育的有效方式。  

  一些研究认为,即使积累了几十年的教学经验,也很少有教师对日常生活中遇到的道德挑战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和应对。因此,当教师面临一些不太确定的事件与问题时,记录和反思是较为可靠的专业成长路径。反思日记会帮助教师指向在日常教学过程中可能被忽视的问题。这种叙事型的陈述,可以是一种自我反思,也可以是合作型的共同体学习,可以切实帮助教师提高对道德问题的认识,减轻道德危机的压力,促进教师整体的道德成长。而对于新手教师来说,头三年的学习更为重要。

  参考文献:

  [1]沈艳艳.师德研究的反思与前瞻[A].中国教育学会教育学分会德育学术委员会学术年会.回顾与前瞻:新中国德育70年论文集[C].南京:南京师范大学道德研究所,2019.

  [2]Apgar,Karen Pearse.Teacher Ethics Code Violations that Result in Licensure or Certification Sanctions[D].Portland: University of Portland,2018.

  [3]乔花云,司林波.英国中小学师德问责制述评[J].上海教育科研, 2018(9).

  [4]王楠,乔花云.加拿大安大略省中小学师德问责制的内容、特点及启示[J].现代教育科学,2018(3).

  [5]胡锋吉.中小学教师解聘制度研究[J].教育科学,2007(6).

  [6]韩恬恬.大数据视域下幼儿园教师师德状况调查与思考[J].幼儿教育(教育科学),2016(12).

  [7]靳晓燕.教师“在线授课”正当与否界线何在[EB/OL].中国教育新闻网.http://www.jyb.cn/basc/sd/201702/t20170203_694674.html,2017-02-03.

  [8]纪红娟.践行师德不应局限于校园之内[J].中国教育学刊,2018(3).

  [9]Babang Robandi.Teacher as a Moral Agency:An Idea of Pedagogy Teaching Profession Ethics Critical Consciousness Based[A].Advances in Social Science,Education and Humanities Research,9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for Science Educators and Teachers (ICSET)[C].volume.

  [10]兰幸生.八十二名教师违法违纪和犯罪引发的思考[J].中小学管理, 2000(12).

  [11]阜阳去年315名违规违纪教师受处理[EB/OL].新浪网. http://ah.sina.com.cn/news/2017-04-11/detail-ifyeceza2094580. shtml,2017-04-11.

  [12]于书娟.师德有边界,处罚应有据[J].中国德育,2018(4).

  [13]龚春芹.处置教师打学生事件不能处罚了事[EB/OL].中国教育新闻网.http://www.jyb.cn/opinion/pgypl/201607/t20160705_664219.html,2016-07-05.

  [14]胡洪彬.我国教师问责机制的解构与重构[J].教师教育研究,2018(3).

  [15]本刊编辑部.教育问责:履行我们的承诺[J].世界教育信息,2018(1).

作者简介

姓名:朱水萍 尹建军 工作单位:南通大学;美国杰克逊州立大学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