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学论
“互联网+”时代的师生关系构建探析
2019年01月25日 10:00 来源:《中国教育学刊》 作者:李海峰 王炜 字号
关键词:互联网+教育;师生关系;教育信息化

内容摘要:“互联网+”时代的师生关系需要构建人工智能驱动的虚实融合智慧学伴关系体系,创建面向个性化学习的智适应学习生态系统,建立“优资源、优推送、优协作”的信源寻径导游机制,创设协作学习活动驱动的公共关系文化共生语境。

关键词:互联网+教育;师生关系;教育信息化

作者简介:

  原题:“互联网+”时代的师生关系构建探析

  作者简介:李海峰,新疆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讲师,博士;王炜,新疆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副院长,教授。乌鲁木齐 830017

  内容提要:“互联网+教育”构成的周遭语境将对师生构成的教学关系体产生新的影响。在“互联网+教育”的推动下,教与学场域界限逐渐弥合,教师的知识权威被显著消解,学生的文化反哺能力显著提升,师生关系开始转向了学伴关系。个性化学习服务支持破解了长期困扰班级授课制中个体个性发展的局限,使标准化和模式化的工业化生产师生关系转向了农业化生态培育关系。海量级学习资源供给使师生之间增添了信息导游关系的师生特征。在全球化的互动参与学习中,师生之间从知识习得共同体转向了文化共生体关系。“互联网+”时代的师生关系需要构建人工智能驱动的虚实融合智慧学伴关系体系,创建面向个性化学习的智适应学习生态系统,建立“优资源、优推送、优协作”的信源寻径导游机制,创设协作学习活动驱动的公共关系文化共生语境。

  关 键 词:互联网+教育 师生关系 教育信息化

  标题注释:本文系全国教育科学“十三五”规划2017年度国家重点课题“少数民族学生学习掌握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规律和策略研究”(项目编号:AMA170012),新疆普通高校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新疆教师教育研究中心”资助研究成果。

  [中图分类号]G45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4808(2018)07-0081-07

  师生关系是教学活动中最基本和最复杂的人际关系,直接影响着教学活动的顺利开展、学习者的素养与能力培育。教师和学生是师生关系的主体与核心要素,但是随着“互联网+”的迅猛发展及其融入教育,使关于师生关系的探讨不得不从教师和学生的二维向度转向教师、学生和“互联网+”三个维度进行重新解读与构建。基于此,本研究将目光聚焦于“互联网+”时代的师生关系构建上,旨在厘清这一时代教育的基本特征,探讨“互联网+”时代的师生关系转向,以探究构建“互联网+”时代师生关系的实践路径。

  一、“互联网+教育”的基本特征

  (一)泛在化学习场域

  学习场域边界的消解是“互联网+”时代教育的主要特征之一,物理学习场域的隔离被高度互联的网络课堂、校际互通以及移动学习等学习形态所淡化,使学习者能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获取所需的学习资源和学习服务。“互联网+”驱动下的泛在学习场域包括三个范畴,即现实学习场域、虚拟学习场域和虚实融合学习场域。现实学习场域指以物理空间为载体且与外界通过网络和设备互联的学习空间,学习者能够随时获取所需信息。虚拟学习场域指以虚拟现实技术、增强现实技术为主要手段实现的网络化学习空间,在线学习课程或3D技术支持的社会化学习空间是虚拟学习场域的主要代表。虚实融合学习场域是指线上学习和线下学习的无缝衔接与融合。“互联网+”时代泛在化学习场域的出现,不仅得益于信息通信技术的高速发展,更取决于学习机会的开放、学习资源的开放以及受众群体的开放。

  (二)个性化学习服务

  大数据、学习分析以及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发展与应用满足了学习者个性化学习服务的需求,破解了班级授课制中批量化和模式化人才培养的弊端,消解了斯金纳自定步调、及时反馈和小步骤的机器学习局限。“互联网+”时代的个性化学习以学习者的个性特征为基础进行数据挖掘、智能推送、学习反馈以及问题解决,主要涉及个性化学习资源推送、个性化学习过程评价以及虚拟学习智能助手。个性化学习资源推送强调以学习者或者群体的个性信息特征为分析对象,以个性化推荐信息系统为技术支撑,以学习者个性化特征与学习资源的关系模型为推送标准,实现对个性化学习资源的推荐算法设计。[1]个性化学习过程评价指依据学习者的在线学习行为数据进行分析,描述出学习者学习过程和学习结果的进展状态及其绩效表现,学习者在学习过程中能及时接受系统或者他者对自己学习效果的过程性评价、综合性评价及其学习建议。虚拟学习智能助手指基于大数据分析技术获取学习者的学习行为特征及其学习绩效,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实现对学习者学习行为、学习动机和学习困惑等方面的行为引导、兴趣激发、学习方法提示以及问题解决路径指引等方面的技术支持。

  (三)海量级学习资源

  “互联网+教育”使众多学校互联形成了一个学习资源大超市,即学习资源数量的海量级以及学习资源形态的多模态。自2012年MOOCs迅猛发展以来,全球数万所学校将课程资源接入互联网,学习者通过互联网能学习和使用相关的课程或者学习资源。学习资源按照生成方式可划分为三类。一是以学校、研究机构或者教育企业为代表的系统化学习资源。凭借庞大的正规教学体系和学习资源生成机制,它们每天生产大量的学习资源,这些资源具有规范性、系统性、整体性以及针对性等特征。二是以学习者或者社会个体为主导的学习资源。不论是以兴趣、分享抑或学术探究为基础,还是以资源的有偿服务为导向,个人作品在大量的学习资源中占据着主要份额。YouTube、优酷和爱奇艺等网站上每天会产生大量个体创作的视频学习资源,诸如:课程讲解、学习体悟或者资源创作等。三是以在线学习社区为主导的学习互动生成了大量的学习观点、评论和新内容。社会化学习使互联网上的资源每天以几何速度增长,它们往往是非结构化、主题特征鲜明、聚焦前沿热点。简言之,“互联网+教育”缔造了庞大的学习资源生产网络,将学校、企业、学习者个体等融入资源生产系统中,推动着学习资源的迅速发展。

作者简介

姓名:李海峰 王炜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