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学论
朱文辉:理论知识是可有可无的赘物吗? ——对“实践优先”教师专业发展路径的质疑与反思
2018年07月23日 11:31 来源:《课程·教材·教法》 作者:朱文辉 字号
关键词:教师专业发展;实践优先;表层结构;深层结构

内容摘要:“学院式”教师发展路径所固有的“理论上浮”弊端,致使教师专业发展在“理论至上”和“实践优先”两条道路上此消彼长。

关键词:教师专业发展;实践优先;表层结构;深层结构

作者简介:

  原标题:理论知识是可有可无的赘物吗?

  作者简介:朱文辉(1985- ),河南驻马店人,山西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副教授,教育学博士,硕士生导师,主要从事课程与教学论,教师教育研究。太原 030006

  内容提要:“学院式”教师发展路径所固有的“理论上浮”弊端,致使教师专业发展在“理论至上”和“实践优先”两条道路上此消彼长。实践优先教师专业发展路径将教育理论知识视为可有可无的赘物,导致教师自囚于经验的洞穴,职业呈现“祛专业化”倾向,教学降格为工厂流水线。教育理论知识之于教师专业发展的不可或缺性,要求教师在学习教育理论知识的过程中,紧扣理论知识的深层结构,扬弃理论知识的表层结构。

  关 键 词:教师专业发展 实践优先 表层结构 深层结构

  标题注释:2015年度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青年基金项目“教学伦理的评价指标体系与动态监控研究”(15YJC880148)。

  中图分类号:G650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0-0186(2018)01-0126-06

  早在20世纪60年代,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就在《关于教师地位的建议》中提出,教师职业应当被视为一种需要经过持续性的学习和严格性的训练以使其获得并保持特殊技能和专门知识的专业。教师职业专业化的需求,直接推动了此后以大学为中心的“学院式”教师专业发展范式的勃兴,也正是“学院式”教师发展路径所固有的“理论上浮”弊端,催促了“实践优先”教师专业发展路径的产生。

  一、理论上浮:“实践优先”教师专业发展路径的原因探析

  以理论知识学习为旨趣的学院式教师专业发展路径因忽视实践需求而饱受诟病。随着课程开发的兴趣在新兴的实践模式和经典的目标模式之间的此起彼落,由施瓦布(Joseph Schwab)等倡导的实践模式开始备受教育研究者的推崇和教学实践者的青睐。教育领域逐渐生发出“实践优先”的教师专业发展逻辑。

  (一)教师专业发展理论路径的重心高悬

  在理论指导实践信念的驱使下,传统的教师专业发展理论秉持这样的观点:通过对教师进行心理学、教育学、教学法等理论知识的传授,就可以提升教师的知识、改善教师的教学技能、规范教师的教学行为,从而提高教育教学质量。这种以理论知识学习为旨趣的学院式教师专业发展路径认为,教师职业要想升格为诸如医生、律师等一样的专业,就必须有扎实的理论知识和专业的教学技能。这是专业区别于职业的根本所在。教师专业发展的理论路径将重心搁置到理论知识的提升和教学技能的改善上。这种发展路径有两个重要特点:理论研究者成为教师专业发展的核心驱动力量;以宏大叙事为特点的理论层面描绘成为教师专业发展的主要培训方式。

  首先,教师专业发展的理论路径依循的是自上而下、从中心至外围的培训策略。拥有理论知识的学院式专家掌控绝对的话语权,他们的权威至高无上,而一线教师则是有待被描绘的“白板”。因此,这种发展路径不可避免地打上了强制性的烙印。这就意味着,在专家的强势话语面前,一线教师处于被动改造的地位,其经验和思想往往被轻视和悬置,其理念甚至尊严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在这样的被动培训中,理论研究者控制着整个培训过程。他们更倾向也更擅长用专业化的、晦涩的学术话语来对一线教师经验性的、日常化的实践话语进行改造。“在强大理论研究者和刚性的理论话语面前,一线教师往往沦为喑哑和失语的群体。教师专业发展的理论路径演化为理论研究者自我欣赏式的独白,经常是讲授者在台上如痴如醉,一线教师在台下云里雾里”。[1]

  其次,理论知识包括传统师范教育的“老三门”,即心理学、教育学和教学法成为教师专业发展的主要学习内容,而理论层面的描绘成为教师专业发展的主要培训方式。囿于所属文化特性和所在职业特点,理论研究者更专注教育教学的本质、规律的思辨与研究,他们对于理念学说的兴趣甚于对实践问题的解析,甚至有一些理论研究者把学术研究异化为对新名词、新趋势的猎奇、组织和占有,把一些浅显易懂的话语故意高深化和晦涩化。这种研究方式所形成的凝固的、抽象的、玄思的理论,常常是向上够不着天、往下登不着地,理念不足以服人,结论又难以践行。因此,这种偏重理论知识的培训犹如隔靴搔痒,根本无法切中实践问题的要害,也无法取得教师的认同,更遑论将学习到的理论知识加以践行了。残酷的现实是:教育理论知识传授的越多,教师进行专业发展的热情和动力越少。

  施瓦布说:“假使理论知识与话语统治了整个课堂,那么一线教师的实践智慧便处于濒临死亡的边缘。”[2]在经过长期的理论培训之后,教师不但没有得到发展,甚至在理念和意识上更加混乱。很多教师反映:“学习了这些理论知识之后,我甚至都不会讲课了”。因此,便萌生出“即使不学习教育理论知识,我也能当好老师,甚至能干得更加出色”的想法。

  (二)教师专业发展理论路径与实践路径的此消彼长

  教师专业发展的理论路径淡化了理论研究的本真旨趣:在实践中发现和解决问题。现在的状况是教学实践中存在大量的亟待解决的问题,但教育理论研究者通常呈现出玄思冥想的状态,常常陷入自说自话、心中无物的困顿之中。理论的上浮使得理论对实践的指导力和预见性逐渐弱化,并在教师专业发展领域渐趋苍白和无力。越来越多的一线教师对教育教学理论知识产生一种不信任感甚至是嗤之以鼻。在教师培训过程中,我们经常会听到一些教师说:“理论知识只在天上刮风而很少在地上下雨”“别给我们讲那些没用的理论知识,直接告诉我该怎么做就行了”。甚至有一些教师直接要求理论研究者为其开出个性化的解决问题的清单或者量身打造出一套他们可以拿来即用的问题解决方案。一股轻视理论知识学习、强调实践中心的教师专业发展路径的思想开始在实践领域弥散。而随着施瓦布等人所倡导的课程开发实践模式传入我国并被教育理论研究者所推崇和青睐,为数不少的理论研究者也加入了批判教师专业发展的理论路径的阵营之中。

  相对于饱受诟病的教师专业发展的理论路径,实践取向的教师专业发展路径迎合了教育实践者的需求,成了教师专业发展领域炙手可热的中心话题。一股强调实践、拒斥理论的思潮开始在整个教师教育领域扩散开来。“教师的专业性就在于它是来源于实践、归属于实践和为着实践,因此,必须依照实践的逻辑来重建教师的专业发展理论”[3]“教师专业发展的学术化和理论化会压垮我们的高等教育,为此,我们必须去除学术化和理论化”[4]“要和国际的前沿理论接轨,我们的教师专业发展确实要去理论化”[5]等论调粉墨登场。实践优先的教师专业发展思路成为研究者思考问题的“阿基米德点”。

  实践优先的教师专业发展路径认为,教师所面对的是鲜活多样的学生与复杂多变的课堂,其工作是极其复杂的,具有动态性、个别性、不可预料性,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存在什么一劳永逸、一刀切的教学方法。案例分析、经验总结、反思分享应该成为教师专业发展的主要途径。因此,教师是自身专业发展的主体,充分调动教师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而不是受限于外在的学院式专家的控制是实现其发展的决定性因素。教师专业发展应该由外在被动向内在主动转变,教师应该由理论知识的接受者向实践经验的改进者迈进。

作者简介

姓名:朱文辉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