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学论
杨鑫:教师教学决策研究的双重取向
2017年11月20日 15:06 来源:《西北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杨鑫 字号

内容摘要:教师教学决策研究的双重取向即实证主义取向与解释主义取向。

关键词:教师;教学决策;实证主义取向;解释主义取向

作者简介:

  原标题:教师教学决策研究的双重取向

  作者简介:杨鑫(1983- ),女,甘肃武威人,哲学博士,西北师范大学讲师,西北师范大学西北少数民族教育发展研究中心,从事课程与教学论研究。兰州 730070

  内容提要:教师教学决策研究的双重取向即实证主义取向与解释主义取向。实证主义取向下的教师教学决策研究聚焦于教师教学决策分类、教师教学决策模式及影响教师教学决策因素等方面;解释主义取向下的教师教学决策研究则关注以下五个方面:教师直觉性思维/决策、内隐学习、教师信念对教师教学决策的影响、教师实践知识对教师教学决策的影响以及教师反思对教师教学决策的影响等。教师教学决策研究的双重取向之间并非彼此对立,而是相辅相成的,它们共同丰富和拓宽着教师教学决策研究。

  关 键 词:教师 教学决策 实证主义取向 解释主义取向

  标题注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教育学青年课题“西北地区少数民族教师学习保障体系研究”(CMA160165)。

  [中图分类号]G 42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1-9162(2017)03-0122-10

  20世纪80年代以来,教学领域的研究逐渐摆脱了从过程到目的的线性思维和非此即彼的二元思维模式。人们逐渐认识到教学活动是一种复杂的认知实践活动,课堂教学效能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由此,在教学研究领域出现了两种主要研究范式间的转向。第一种范式是教学研究模仿自然科学研究范式,强调用数学公式来分析经验的、感觉的、可量化观察的数据。教学研究的任务在于确定因果关系,并做出解释。另一种范式是从人文科学推衍出来的,教学研究注重整体的、定性的信息,以及解释、诠释的方法。[1](PP.17-20)受教学领域研究范式转向的影响,关于教师教学决策的研究也出现了两种取向,即实证主义取向的教师教学决策研究和解释主义取向的教师教学决策研究。

  一、教师教学决策的概念及内涵

  任何实践活动,无不包含着决策(deciding)和执行(doing)两个部分。[2](PP.1-30)庄锦英认为广义的决策包含判断与决策两种成分,主要研究人们推知或直觉尚不清楚事件及其结果或后果的过程。[3]如研究人们是怎样整合复杂多样的、不完全的、甚至是冲突的线索,由此来推知外部世界的。由此可见,决策是个体需要运用感知、记忆、思维等认知能力,对情境做出判断与选择的动态过程。Hastie也认为判断与决策(decision making)是人类(及动物或机器)根据自己的愿望(效用、个人价值、目标、结果等)和信念(预期、知识、手段等)选择行动的过程。[4](PP.653-683)

  在此情境下,Hunter明确提出教学就是对影响学习可能性的各种因素不断做出决策(decision making)的过程,其中包括教师与学生互动前、互动中和互动后的一系列决策。[5](P189)有研究表明,教师每隔2分钟-6分钟就需要做出一个互动性教学决策,而一个教师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些决策的质量。[6](PP.256-296)Connelly在阐述了教师的角色及功能的基础上,认为课程研究者、开发者和教师的关系相当密切,这种密切的关系使得教师的角色从课程实施者转变为教学决策者和独立自主的课程开发者。[7](PP.161-177)而Brubaker与Simon也明确指出教师教学决策就是一个实践的(praxis)、反思行动的过程。因为教师是具有能动性的主体,有自己的信念、价值观取向,因此教师感知到的课程已经是经过筛选的课程,而这个筛选的过程就是教师教学决策的过程。[8](P57)张朝珍进一步认为教师教学决策本质上是一种选择性认识活动,是教师对教学活动诸要素的判断与选择。[9](PP.5-8)教师在进行教学决策时,具体选择什么、怎么选择和为什么做出这样的选择,不仅是技术过程,更是教学认识论持续起作用的过程。杨豫晖、宋乃庆也认为教学决策是教师的教学信念、教师知识、教学思维方式与具体情境交互作用的内隐思维过程和相应外在行为表现的统一,具有过程性和内隐思维性的整体特征,是影响教育教学质量的更深层因素。[10](PP.85-89)另外,也有学者指出教师课程决策是指教师在学校教学情境中承上启下地对教学的方向、目标及其实现方法、途径、策略所做出的个性决定的过程。[11](PP.129-144)

  综上所述,教师教学决策是教师依据感知、记忆、思维等认知能力,通过反思性行动对教学情境做出判断与选择,并在课堂教学中付诸实践的动态过程。

  二、实证主义取向的教师教学决策研究

  实证主义取向的教师教学决策以“理性经济人”假设为主要的决策模式。拉索、安宝生与徐联仓从心理学的角度提出了两种主要的决策范式:标准化范式(normative paradigm)和描述性范式(descriptive paradigm)。同时认为标准化范式受到经济学中“经济人假设”的影响,以理性为基本决策原则,决策的目标是建立最优化或完全理性的、普适的决策模型。[12](P3)实证主义取向的研究在一定程度上排斥“情境性”,追求“科学性”、“有效性”,支持“价值中立”,提倡量化研究方法等。受此影响,实证主义取向下的教师教学决策研究,主要关注教师教学决策的分类研究、教师教学决策模型研究及影响教师教学决策的因素研究等方面。

  (一)关于教师教学决策分类的研究

  根据课程层次不同,Tanner,D.与Tanner,L.认为教师决策可以分为:国家层面(national level)、州层面(state level)、学区层面(school district level)、学校层面(school level)、教师层面(teacher level)。[13]其中除了国家层面的课程决策之外,州和学区层面的课程决策都属于地方层面,而课堂层面上的课程决策主要是由教师来进行的。[14](P35)

  根据教学的时间顺序,Jackson把教师的教学决策分为:教学前、教学中和教学后的教学决策。[15]Wilen、Ishler、Hutchison与Kindsvatter进一步将教学决策分为教学前的计划决策阶段;教学中的互动、观察和改进阶段;教学后的评价和反思阶段。[16]

  根据教师教学决策的内容,Darling-Hammond与McLaughlin认为教师教学决策的主要内容包括以下三个方面:教学的设计和准备,教学的互动和学习结果的评价。[17](PP.597-604)Eggleston更具体地指出教师教学决策的内容主要包括:课程内容、教学风格、课堂管理、激励课堂中的积极因素、抑制课堂中的消极因素、所使用的课程资源、对课程内容的改变及教学空间等。[18](PP.1-7)Walker认为教师的课程决策项目包括:教学的策略与方式、教学内容、目标优先级的决定、学习表现的测验与评定、资源的运用与分配、班级气氛的经营、教室活动的安排等。[19]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