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学论
普通高中课程建设的教育学设想
2015年04月09日 11:21 来源:《中国教育学刊》2015年第01期 作者:李润洲 字号

内容摘要:作为一项系统工程,普通高中课程建设不能就课程建设课程,而应在“教育、课程、教学、评价”的教育学框架内进行综合设计。普通高中课程建设的教育学设想是定义自己的教育,让普通高中课程建设植入“灵魂”;建构自己的课程,让普通高中课程建设拥有特色;创新自己的教学,让普通高中课程建设“落地生根”;优化自己的评价,让普通高中课程建设“开花结果”。

关键词:普通高中;课程建设;教育学

作者简介:

  摘 要:作为一项系统工程,普通高中课程建设不能就课程建设课程,而应在“教育、课程、教学、评价”的教育学框架内进行综合设计。普通高中课程建设的教育学设想是定义自己的教育,让普通高中课程建设植入“灵魂”;建构自己的课程,让普通高中课程建设拥有特色;创新自己的教学,让普通高中课程建设“落地生根”;优化自己的评价,让普通高中课程建设“开花结果”。

  关键词:普通高中 课程建设 教育学

  普通高中课程建设是一项系统工程,就课程建设课程的思路不是把课程建设搞得支零破碎,就是有了完好的课程也派不上用场。当前,为应付检查的课程开发、跟风式的课程引进与教师随性的课程开设等碎片化课程建设现象之所以存在,其主要原因在于缺乏系统的教育学思维。在教育学视野里,课程建设至少涉及相互关联、彼此依存而螺旋式循环的四个要素:教育、课程、教学与评价。包含这些要素的课程建设可简要地概括为普通高中课程建设的教育学设想。也就是说,作为一项系统工程,普通高中的课程建设应跳出课程、走向教育,从教育学的视野来筹划、创建自己的课程。其基本思路是在厘清办什么样的教育的基础上,基于对教育的独特认识建构自己的课程,用自己的课程进行教与学,用学校建构的理想教育图景来评价自己的教与学。这种基于教育、课程、教学与评价四要素而进行的普通高中课程建设的教育学设想,既能使学校的办学目标明确、清晰,也能使学校的各种课程建设有中心、主线,还因在课程建设中融入了师生的自我思考而使课程的实施成为学校特色的形成过程。那么,普通高中课程建设的教育学设想包括哪些内容?在教育学设想中,普通高中课程建设如何展开?

  一、定义自己的教育:让普通高中课程建设植入“灵魂”

  随着深化普通高中课程改革的推进,在倡导个性化、特色化办学的今天,学校的课程意识日益被唤醒,但面对人类知识的汪洋大海,学校选择什么样的知识、谁的知识与怎样的知识作为课程,就现实地摆在学校决策者的面前。而要回答选择什么样的知识、谁的知识与怎样的知识则需要学校定义自己的教育,解决办什么样的教育这一根本问题。从这种意义上说,定义自己的教育就成了普通高中课程建设的首要问题,且只有定义了自己的教育,普通高中课程建设才能赋有“灵魂”。因为定义自己的教育,实际上是学校对自身的教育目的及其存在价值的宣称与承诺,是对学校存在的核心价值、教育信念的澄清与坚守,也是对学校办学理念、办学目标的浓缩与提炼。而一旦定义了自己的教育,那么学校课程建设选择什么样的知识、谁的知识与怎样的知识也就有了标准与尺度,从而使普通高中课程建设植入了“灵魂。”

  当下,一些普通高中的校长已清楚地认识到,定义自己的教育对学校课程建设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因此他们通过自觉地回溯学校的发展历史、分析社区的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社会需求,尤其是对自己生源状况的把握和师资水平的诊断等,来廓清自己要办什么样的教育。例如,江苏省苏州市第十中学,把自己所办的教育定义为诗性教育,认为“诗性教育,是对受教育者所进行的旨在树立他们崇高理想和远大志向,促进其人性境界提升、理想人格塑造以及个人与社会价值实现的教育,其实质是素质教育,其核心是涵养具有人文意识的创造与创新精神。”它具有“本真、唯美与超然”三个特征,并在诗性教育的引领下,建构了诗性的课程文化,即“课程目标的制订首先考虑学生的需求,体现学生的个体差异性。遵循‘时代性、基础性和选择性’的原则,追求课程内容与社会进步、科技发展、学生经验的紧密联系,关注学生的生活体验,满足学生理智、情感、审美、道德生活的需要,以促进学生良好心理品质的形成、健康审美情趣生活方式的养成。”[1]山东省潍坊第四中学鉴于地处城乡结合部、生源多样且质量差的现实,确立了一种“崇美崇实,信心铸就成功”的信心教育,这种信心教育旨在“点燃禀赋各异学生的自信,使每个学生成为他们内心向往的精彩的自己,培养释放正能量的合格公民,让不同层次的家庭都看到教育的希望。”在信心教育的关照下,遵循“精”与“实”的原则,从学生的禀赋与差异出发,开发了一系列贴近生活、走进社会企业的课程,如“生活处处有经济”“法律连着你和我”“造型与体验”“历史就在我们身边”“企业学子行”等。[2]复旦中学则结合百余年来学校注重培育学生人文精神的办学传统,勾画了“文理相融、人文见长”的人文教育,建构了独具特色的复旦中学“文化”主题周综合课程,“该课程由四大模块构成:人文视野模块包括西方文化掠影、文化与人生、跟着环球游画看世界等课程;文化探究模块由寻梦复旦园、相辉文化讲谈、史料解析入门等课程组成;科学素养模块包括数学与人文、掌中求索、绿色家园、燃烧与爆炸等课程;艺术素养模块则由男篮女舞等课程组成。”[3]可以说,一旦学校定义了自己的教育,那么这种被定义的教育就会犹如一盏探照灯,照亮学校课程建设前行的道路,并赋予学校课程建设以“灵魂”。

  当然,定义自己的教育并不是一件容易之事。实际上,定义自己的教育既意味着对学校办学历史的回顾与梳理,也意味着对学校当下发展困境的诊断与把握,还意味着对学校未来发展的前瞻与指引。同时,定义自己的教育既要反映教育自身的普适性,也要标示学校的独特性,还要获得师生的广泛认同。从这种意义上说,定义自己的教育就是一个不断探索、研究的过程。因为定义自己的教育,从理论建构上说,也许相对容易,但自己定义的教育要想落实到实际行动中,就需要课程、教学和评价等紧跟其后。否则,自己定义的教育就只是贴在墙上或挂在嘴边的空洞口号,不具有任何生命力。

  二、建构自己的课程:让普通高中课程建设拥有特色

  如果说定义自己的教育让学校课程建设植入了“灵魂”,那么这个“灵魂”总要附体,而这个“灵魂”的体主要就是学校的课程,且由于植入“灵魂”的独特性,自然就让学校的课程建设拥有了特色。换言之,由普通高中转变为特色高中的过程中,定义自己的教育只是走了“万里长征”的第一步,自己定义的教育要想转化为现实,就需要在自己定义的教育的关照下建构自己的课程。这其中的道理也许并不难理解,而难的是如何建构自己的课程。

  在建构自己的课程中,许多学校已形成了分层、分类的思想。如按课程功能分,有基础性课程、拓展性课程与研究性课程;按知识类别分,有人文课程、科技课程、社会课程与身心课程;按管理体制分,有国家课程、地方课程与校本课程;按学习方式分,有必修课程、选修课程与自修课程;按课程形态分,有学科课程、活动课程与综合课程等。当然,各种具体的课程可以按不同的标准归属到不同的课程中去。但问题是,如何根据自己定义的教育来建构自己的课程?无论是苏州市第十中学的诗性教育,还是潍坊第四中学的信心教育,抑或复旦中学的人文教育,其核心皆是创办适合学生的教育。但在创办适合学生的教育这一理念的统领下,学校课程建设的具体做法却是丰富多彩、各具特色的。除了上文所述的三校课程建设的做法外,深圳中学在创办学术性高中的过程中,逐渐建构了“本校的课程”。这种“‘本校的课程’由基础学术课程和文凭课程两部分构成。基础学术课程是参加高考和学业考试所需要学习的各学科课程。文凭课程由认知技能、自我成长、文化审美、体育健康、实践服务、研究创造六项课程群组成。”[4]该课程结构线条清晰,便于管理与评价。山东省聊城第二中学在“生本教育”理念的指引下,打破了多年来形成的单一培养文化科学学生的传统,渐次形成了学生“宜文则文、宜理则理、宜艺则艺、宜体则体”的多元成才机制,并根据学生的文化知识基础薄弱等特点,设立了从初中到高一过渡的“桥梁课程”,对国家课程进行了校本化实施,开发了符合校情、学情的校本教材,开设了各种学科延展类课程。“桥梁课程”是指站在高中课程的角度,让学生重新学习初中所学的知识,以便实现初中所学的“旧知”与高中将学的“新知”的有效对接。校本教学素材是指根据“低重心、分层次、高效率”的课程原则,对国家课程进行校本化重组与创新。学科延伸类课程不是学科内容自身的预习、复习与训练,而是从学科知识中找一个点,并通过这个知识点将学习扩展到社会生活的应用层面,整合涉及这个知识点的各种鲜活实例,让学生学会从生活应用的角度把握学科知识。[5]聊城第二中学的课程建设看似并不精致、有点粗糙,但也许更加有利于教师对课程的初级开发。而师资水平较高、课程建设积累了一定经验的学校则可以进行课程的有机整合。例如,上海市建平中学着眼于学生各种能力的提升,从4S、3C、DBL与思维广场四个方面对课程进行了整合。4S是指社会实践、科技人文讲座、项目设计与学生社团的整合,即学生参加社会实践发现问题,然后在科技人文讲座中展开讨论,一个学生搞研究往往势单力薄,就需要团队合作,最终完成项目设计,开展课题研究。3C是创新、创造与创业三门课程的整合。DBL是指基于设计的学习。而思维广场则是通过设计一定的问题,将语文、历史、政治三个学科整合在一起。[6]

  可以说,建构自己的课程,让普通高中课程建设拥有特色是创办适合学生的教育的必然选择,但拥有特色的课程建设并不是信马由缰的标新立异,而是自己定义的教育的有机组成部分,它服务、服从于学校的办学目标和价值定位。从实际操作上看,建构自己的课程,让普通高中课程建设拥有特色则需要立足于学校发展的实际,着眼于学生发展的需求,准确定位各类课程的价值功能,充分调动师生参与课程建设的积极性,制订规范的课程建设规则。就某门具体的课程建设而言,有的学校已摸索出成功的操作流程,即申报课程—制订课程纲要—设计课程研发方案—实施课程—反思与改进课程。[7]此流程就有利于提升课程建设的针对性和有效性。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