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国际教育
澳大利亚:教师承受较大工作压力
2020年09月11日 11:07 来源:《中国教育报》2020年9月11日5版 作者:郑亦成 字号
2020年09月11日 11:07
来源:《中国教育报》2020年9月11日5版 作者:郑亦成
关键词:教师工作压力;薄弱学校;分数指标

内容摘要:澳大利亚教育研究理事会近日发布了一份基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以下简称“经合组织”)教师教学国际调查(TALIS)项目的最新研究报告。该报告称,澳大利亚教师工作压力相对较高,而这一现象在薄弱学校中尤为明显。

关键词:教师工作压力;薄弱学校;分数指标

作者简介:

  澳大利亚教育研究理事会近日发布了一份基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以下简称“经合组织”)教师教学国际调查(TALIS)项目的最新研究报告。该报告称,澳大利亚教师工作压力相对较高,而这一现象在薄弱学校中尤为明显。

  澳大利亚教育研究理事会副首席执行官汤姆森表示,在参与教师教学国际调查的48国教师中,澳大利亚教师在后进生比例高的学校与比例低的学校中所感知到的压力水平具有最为显著的差异性。

  从经合组织调查的平均水平看,非薄弱学校中有18%的教师表示压力“非常大”,而薄弱学校中有20%,此两者差距为两个百分点。而在澳大利亚,这两者之间的差距则扩大至十个百分点:非薄弱学校中有21%的教师表示压力“非常大”,而薄弱学校中则有31%。

  根据汤姆森的研究,澳大利亚有26%的女教师认为其承受着“非常大”的压力;而男教师的比例为20%。年龄不足30岁的教师中,有30%认为其压力“非常大”;50岁以上的教师有19%认为其承受着“非常大”的压力。公立学校中,有28%的教师表示压力“非常大”;而私立学校中有20%的教师表示压力“非常大”。

  此外,教师教学国际调查还分析了教师压力的三种来源——工作量压力、学生行为压力和利益相关者关系。其中,在工作量压力方面,相比于经合组织的平均水平,少数比例的澳大利亚教师称“备课多”或“课时量大”是其压力的主要来源。更高比例的澳大利亚教师表示,“分数指标压力高”和“行政工作太多”是其压力的主要来源。

  新冠疫情暴发前收集的数据表明,澳大利亚有58%的教师在工作中感到“相对较大”或“非常大”的压力,而经合组织的平均水平为49%。目前,大量的澳大利亚教师都承受着工作压力,此外还有很大一部分教师感到自己不被重视,这使得澳大利亚的教育呈现出一种令人担忧的前景。汤姆森表示,那些称自己承受了“非常大”压力的教师更有可能在未来5年内离开教学岗位。(郑亦成)

作者简介

姓名:郑亦成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