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国际教育
确保年轻人具备必要技能以自由驾驭不同产业和行业的复杂职业—— 澳大利亚新战略关注职业转换
2019年05月06日 10:49 来源:《中国教育报》2019年5月3日05版 作者:唐科莉 字号
关键词:职业转换;职业教育规划;职业发展需求

内容摘要:年2月13日,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正式发布教育委员会签署的主题为“为未来做好准备:聚焦学生”的《学校职业教育国家战略》,以实现全国学校职业教育的统一。该战略指出了澳大利亚各级政府、学校和雇主在国家层面达成的共同目标——支持面向所有学生提供高质量职业教育,帮助学生形成通向职场的明确路径。

关键词:职业转换;职业教育规划;职业发展需求

作者简介:

  今年2月13日,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正式发布教育委员会签署的主题为“为未来做好准备:聚焦学生”的《学校职业教育国家战略》,以实现全国学校职业教育的统一。该战略指出了澳大利亚各级政府、学校和雇主在国家层面达成的共同目标——支持面向所有学生提供高质量职业教育,帮助学生形成通向职场的明确路径。

  这项国家战略特别强调,培养年轻人拥有21世纪技能,推动更强的雇主、产业及学校之间的合作,确保年轻人具备必要技能以自由驾驭不同产业和行业的复杂职业,并汇集了教育界、企业和产业、家长和看护者、生涯教育从业者及年轻人群体的意见,确保学生获得更多指导与支持,培养相关技能,为未来就业做好准备。

  职业教育规划 满足学生的职业发展需求

  澳大利亚政府表示,每名年轻人都应该获得最好的机会实现从学校向继续教育、培训或者就业的成功过渡。学校职业教育能够帮助学生明确他们的抱负、兴趣、优势与能力,帮助他们了解未来的职业选择、路径、劳动力市场和就业,并将这些与他们对自身的了解相结合。全面综合的职业教育将教会学生规划并做出就业与学习的决策。现代化的学校职业教育规划对于满足学生的职业发展需求非常关键。

  2015年10月20日,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教育政策专家基拉·克拉克发表文章,指出政府、媒体和公众对于高中毕业考试、高考分数和大学录取通知书的关注,歪曲了学生完成高中的内涵,呼吁学校加强针对所有学生的职业教育。克拉克指出,当前澳大利亚只有不到一半完成高中教育的年轻人能够进入大学,但是媒体和公众对话的关注点通常只强调大学本位,认为所有年轻人都应该上大学。这一观点被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提出的宏伟目标——2025年将完成学士学位或更高学位的25—34岁人群比例提高到40%——进一步强化。但是,大学不应该成为唯一选择,更不是所有人的最佳选择。

  2017年初,顾问公司普华永道受澳大利亚联邦教育与培训部委托,研究和调查如何构建面向所有澳大利亚人的义务教育之后在整个体系参与的终身职业支持模式。当年7月,普华永道发布最终报告,指出由于变革步伐的加速,未来职场非常复杂并在不断变化,越晚采取行动,澳大利亚人将越落后。

  当前,“职业”一词不再仅仅是指一项工作,而是工作、教育、培训、志愿活动、社区参与和其他社会角色与活动的总合,并以各阶段顺利过渡、终身学习以及生活中各层面之间的平衡为基础。对于一些人而言,工作仅仅是收入来源,而对于另一些人而言,工作给予他们更大的个人满足和成就。无论职业对于个体意味着什么,职业正在变化,而且是不争的事实。“为了生活而工作”这一概念不再适用,因为很少职业严格遵循“准备—就业—退休”这一预期模式。在这一新的复杂环境中,尤其是年轻人迫切需要支持以适应变革,并在职业过程的各个节点顺利过渡。

  当前改革重点 支持年轻人从学校平稳过渡

  澳大利亚一直非常重视学校中的职业教育。在2009年发布的指引澳大利亚基础教育未来十年发展的《墨尔本宣言》中, 澳大利亚各级政府达成一致意见——年轻人都要能够在一个通往继续教育、培训或就业持续成功的路径上获得相关技能,以便做出理性学习和就业决策;有自信和能力上大学或者追求通向有报酬和有成效就业的职业资格证书。

  当前,澳大利亚超过90%的学校在十一和十二年级提供职业教育与培训。所有州和地区都实施了相关改革,增加中学参与职业学习与培训的学生数量。在日趋淘汰低技能年轻人的劳动力市场环境下,学校中职业顾问及专业教师的作用非常关键。

  但是,在澳大利亚,那些与有多样化背景、不同梦想和抱负的年轻人打交道的学校职业顾问,通常感受到来自教育系统及学校领导的压力。职业顾问正面临资源不足的严峻挑战。来自澳大利亚职业产业委员会的研究显示,1/3的职业顾问每年只拥有不到1000澳元经费在全校开展职业发展活动。这相当于学生数量超过1000人的学校中,有一半学校用于生涯教育的生均经费不到3澳元。而且,学校中的职业顾问中有80%是女性,45岁以上的占77%,52%为兼职。这样的现状难以维持学校高质量的职业生涯教育。

  此外,澳大利亚目前学校职业教育方式成效不大。澳大利亚政府的数据显示,目前学校中职业教育成效下滑。维多利亚州在2014年调查中只有不到1/3的高中教育完成者表示,他们的职业顾问非常有帮助,而2010年这一比例为44.4%。学校中参加大学招生信息会与雇主展示会的高中毕业生数量平稳上升,但是参与工作实践研讨和职业教育展示的学生数量下滑。

  新南威尔士州的研究也显示,高中毕业生更关注大学课程,而不是职业课程与就业;关于学校开展职业教育与培训项目的研究也显示,学校特别关注大学路径而不是职业路径。尽管一些学校的评估涉及职业教育方面,但仍然主要关注学校的大学升学率。

  澳大利亚的经济变革正从三个方面影响年轻人——新兴产业的就业岗位增长迅速,但缺乏良好设计的职业结构,这意味着没有明确的路径确保就业;传统上入门水平的就业岗位不断减少,对中等后教育和培训产生更大需求;大型机构招聘实践不断变化,日益关注一些宽泛的就业技能,这些技能是年轻人很难通过学校养成的。因此,如何帮助学生适应不断变化的劳动力市场环境,支持年轻人从学校平稳过渡,成为澳大利亚生涯教育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作者简介

姓名:唐科莉 工作单位: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教育发展研究中心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