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高等教育学
治理与善治之间:大学德治的理论创新与实践导向
2020年11月09日 10:45 来源:《河北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19年第4期 作者:赵荣辉 冯用军 字号
2020年11月09日 10:45
来源:《河北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19年第4期 作者:赵荣辉 冯用军
关键词:中国特色;大学治理;大学德治;大学法治;大学善治;一流大学

内容摘要:大学德治有助于健全自治、法治、德治“三治合一”的现代大学治理体系,推进中国特色大学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更好地服务“双一流”大学建设。

关键词:中国特色;大学治理;大学德治;大学法治;大学善治;一流大学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赵荣辉(1979- ),男,辽宁凌源人,博士,内蒙古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主要从事高教管理与政策、教育哲学研究。内蒙古 呼和浩特 010020;冯用军(1980- ),男,四川资阳人,博士,唐山师范学院教育学院教授,河北师范大学硕士生导师,北京师范大学在站博士后,主要从事教育史,教育政策,大学排名研究。河北 唐山 063015

  内容提要:大学德治是中国传统优秀德治思想文化在现代大学的传承弘扬和有益实践,是大学法治的重要支撑。大学德治是党政团队运用中华传统美德和公序良俗等治理大学的过程和结果的统一,目标是建设深积道德底蕴、肩负道德使命的伟大大学。大学德治通过发挥道德的正向效能,融法律和道德的力量入大学治理实践,推动形成大学德治共同体。大学德治能捍卫大学人的道德权益、提升大学间的道德品质、优化大学内的道德秩序,不断凸显大学人的主体性和实践性,持续推动现代大学法治与德治一体化并逐步达到善治,进而提升其治理的理论品格和实践质量。大学德治有助于健全自治、法治、德治“三治合一”的现代大学治理体系,推进中国特色大学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更好地服务“双一流”大学建设。

  关 键 词:中国特色;大学治理;大学德治;大学法治;大学善治;一流大学

  标题注释: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第六十一批面上资助项目:“西南联大与西北联大治理模式的比较研究(2017M610787)”,河北省社会科学基金项目:“河北省基础教育教师攻读教育硕士需求调查研究”(HB18JY055),河北省人文社科重大攻关项目:“河北省统筹推进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研究”(ZD201824),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重大攻关项目:“现代大学治理结构中的纪律建设、德治礼序和权力配置协调机制研究”(15JZD044)。

  中图分类号:G52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413X(2019)04-0079-07

  中国特色现代大学治理“要既讲法治又讲德治,重视发挥道德教化作用,把法律和道德的力量、法治和德治的功能紧密结合起来,把自律和他律紧密结合起来”[1],坚持依法治校与以德治校相结合、法律与道德的和谐统一,让法治与德治相得益彰,健全自治、法治、德治“三治合一”的现代大学治理体系,推进中国特色大学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一流大学治理才能服务“双一流”大学建设。

  “建设中国特色一流大学与现代大学制度需重视对传统大学文化的保留与传承,也需要回归传统以寻求智慧,挖掘其当代价值。从历史角度看,以德治礼序为核心的儒家文化长期以来都是古代大学的制度与理念核心…建设现代大学制度,不仅旨在实现世界水平,更要立足中国特色,凸显中国文化,弘扬德治礼序”[2]。中国大学现代五大核心职能之一是传承、弘扬与创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优秀的德治思想作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标识之一,可以在中国大学治理场域中获得传承、弘扬与创新,使其真正融入中国特色现代大学治理系统。换言之,德治既是大学治理的重要手段,更是大学治理的核心目标,理应融入作为教育共同体的中国大学。大学德治不是倡导以人治取代法治,而是在坚持依法治校的基础上,强化大学的道德实践介入。具体而言,大学德治强调学生德育、师德建设、道德领导的“三位一体”建设,明确自律与他律、法律与戒律、法令与礼序的区别,切勿本末倒置,以手段当作目的。重构大学之德、倡行大学之礼、践履大学之道的前提是明晰大学教育共同体中个人与群体的角色、权利与义务,维护师道尊严、学术尊严和教学尊严。另外,德治礼序的非制度化逻辑的灵活性为大学治理的制度化逻辑的局限性提供弹性补充,进而达到大学德治(以德治校)与法治(依法治校)的和谐统一。如《论语·子路》所载:“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刑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如果说大学法治是通过法律法规来规范和约束大学人的言行,那么,大学德治则是侧重对人性心性的潜在正向影响来规范和约束人的言行。如梅贻琦执掌西南联大期间遵循“吾从众”准则就是大学德治的重要体现。大学德治的理论创新和实践导向就是建设和运行大学的道德生态系统,包括大学组织的群体道德(公德)、大学人的个人品德(私德)与职业道德(社德)三个维度,强调塑造大学及大学人的道德品质、明确大学及大学人的道德准则、强化大学及大学人的道德义务,以提升大学及大学人的道德品性,塑造德性丰满的大学与大学人,让道德成为大学治理中的正能量与主旋律,纾解并减少大学治理中的违法违规违德言行。在坚持大学法治的基础上,将大学德治引入治理实践,通过强化大学的道德领导、丰富大学制度的道德内涵、建构大学的道德赏罚机制[3],才能夯实大学治理的道德基石、优化大学治理的道德准则,进而完善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加速建成法治德治一体化的现代大学制度,为我国大学“双一流”建设奠定一流治理基础[4]。

  一、维护大学人的道德权益

  大学人的道德权利的维护是实施大学德治的重要前提,大学德治应该优先捍卫大学人的道德权利。大学人的道德权利是大学师生员工在大学组织内的道德体系或道德关系中的地位的一般性规范及其基本运行规律。大学人的道德权利的范围更大,不同于法律权利,是大学人自主享有并努力维护自身道德权益的权利。大学道德权利与大学人的切实利益密切相关,维护大学人道德权利的过程也就是深入推进大学德治的过程。

  (一)维护大学人的行为选择自由权

  行为选择自由权是大学人基于道德自由选择行为方式并获取正当利益的权利。行为选择自由权为大学人提供了道德行为选择的机会。在大学德治过程中,必须尊重大学人的道德意志,引导其遵循一定的道德原则,选择道德行为,实现道德诉求。当大学人面对外在的威胁、干涉或者侵扰时,可以依据道德准则,自由选择道德行为,并维护这样的行为,以保障自身的正当权益,这是大学人行为选择自由权的体现。康德认为:“任何与责任不相矛盾的行为都被允许去做,这种自由,由于不被相反的绝对命令所制约,使构成道德的权利,作为该行为的保证或资格。”[5][P25)大学德治充分尊重且保护大学人的这种自由。大学人有权去自由选择契合道德要求的行为,抵制不道德的行为,这充分体现了对大学人道德自主的尊重,能够促进其道德素养的生长。道者,信之始也;德者,义之和也。所守者道义,所行者忠信,所惜者名节,所施者仁德,所以,大学人的行为选择自由权不是无限大的、无约束的,它也有限度,必须限于道德规范与道德原则之内,否则,就会被剥夺相应的权利,导致“平生所畏,惟失名节”之事发生。

  (二)维护大学人的人格平等权

  人格是人的独特表征。人格的平等是基本的平等。人格的平等是一种获得他人、社会认同的心理需要。获得人格平等,能够证明自我存在的价值,展现自我内在的力量。人格平等权是大学人在大学事务中受到平等对待的权利。人格平等权维护着大学人人格的独立性。强调师生员工间的人格平等是大学德治的精神内核,大学德治要努力维护大学人的人格平等权,满足大学道德建设的核心诉求。在大学德治实践过程中,必须使每一个大学人在大学生活中切实体验到自身平等地获得他人尊重的自豪感,体会到与他人平等地参与大学的事务,而且是受到保障、不可侵犯的。大学德治要解决大学内部的冲突,要厘清大学内部的道德关系,要维护大学人人格的平等。只有这样,每一个大学人才能享有人格的尊严,才会真正融入大学的道德生活,并且积极维护这样的道德生活,使大学成为一个平等的、独立的、道德的教育共同体。

  (三)维护大学人的公正评价权

  公正评价权是指大学人的道德行为获得公正的道德评价的权利。公正的道德评价能够弘扬正义,惩戒邪恶。只有公正的道德评价,才能引导大学人获得正确的道德认知,明确道德责任,克服道德失范,始终秉持道德情怀。道德评价涉及主体自身评价和外在的他人评价、社会评价。公正的道德评价就是对是非曲直、善恶美丑的正确裁断,而不是主观的臆断。即使违背了道德规范,造成了不良的道德后果,也要获得公正的道德评价,这也是大学人应该享有的道德权利。科学建构统一的道德评价标准体系有助于保证道德评价的公正性。道德评价标准体系只有获得大学人的普遍认同,才有可能公正地开展道德评价。如果在大学校园内,没有一个一致的道德评价标准,那么,公正的道德评价则是无法实现的,且必然导致道德的混乱。大学的道德评价标准应该与大学精神相一致,是大学努力达到的最好状态,是大学人努力去实现的道德目标与道德理想。大学要想做到公正的道德评价,还需要建立相应的道德评价组织机构,如“大学道德委员会”,其构成以大学人为主体,而非单一的行政领导,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大学道德评价的公平公正。另外,还需配套大学道德评价的方法技术,如“道德评价对象的日常行为表现、目的与效果以及方式与手段”等。大学道德评价既包括量化评价也包括质性评价,只有这样,才能全面客观地呈现大学的道德风貌。在大学道德评价过程中,要强化道德公平观念,既保障自身的道德权利,也充分尊重他者的道德权益,这才是一个合理的道德评价。大学的道德评价还不完善,需要汲取历史经验,也要符合时代特征,更要考虑大学的治理实际。只有不断强化大学人的道德主体意识,引导其公正评价自我与他人,同时,加强大学公正的道德评价机制建设,就能切实维护大学人的道德权利,促进大学道德评价体制机制的优化和完善。

  (四)维护大学人的主体权利

  维护大学人的主体权利是大学德治的核心诉求,在同一话语体系内,其与大学德治的内核是完全互洽的。大学德治注重维护大学人人格的独立性。人格的独立需要法制的保障,突显法律主体的存在,因此,主体权利既有道德层面,也有法律层面,二者的有机结合,更能彰显大学人的独立人格。大学德治侧重突显大学人的主体权利,依据道德标准,明确其享受的道德自由、利益与选择的权利。明确大学人享有的权益,本身就是一种道德的追求。如果违背了权利,那就违背了道德。大学德治能够开启大学人的主体意识,明确大学人的主体地位,引导大学人捍卫自我的主体权利,与非道德的、侵害性的行为坚决抗争,为道德权益而斗争,切实保障自身的道德权益。大学德治能够使大学人理解,在维护自身正当的主体权益的同时,也要关怀他人的合法权益,这是每一个大学人必须践行的道德义务。道德权利与道德义务是对立统一的,道德义务与道德权利也是对等的。在大学德治实践中,既不存在不履行道德义务的道德权利,也不存在不享受道德权利的道德义务。道德义务的享有源于道德义务的履行,反之亦然,否则,二者就是不适切的、不合理的。二者共同规训和制约着大学人的主体行为。砥砺他们不断开阔思想觉悟、提升道德水准,丰富文明素养。只有全面地把握大学的道德状况,切实维护大学人的主体权利,才能把握大学德治的实质性内容,将大学德治真正引向深入。

  二、提升大学间的道德品性

  非新无以为进,非旧无以为守。道德是大学的内在尺度,传承道德是大学的重要使命。立德树人是教育的根本,缺乏道德素养的大学,也就缺失了立足的根本。如果大学缺乏道德的支撑,大学的精神世界就会坍塌,大学的治理就会乱象百出。大学德治就是要强化大学的道德养成,引导大学在一定的社会关系中进行道德锤炼,通过道德磨砺丰富自身的道德品性,塑造自身的道德风骨。通过大学德治实践,大学不断追求着真善美,实现着知情意行的有机统一,从而提升内在和外在的道德品性,建设“仁义礼智信廉”的现代大学。

  (一)净化大学的道德风气

  道德风气是判断一所大学师生员工实然道德水准的直观尺度,是道德价值观念、行为方式等社会化的综合结果,也是一种能够体验或感知的道德境遇。大学的道德风气具有潜移默化的作用,发挥着无形的影响力。“风气影响及于实际生活,具体化为典章制度,深入人心,积久不变”[6](P235)。道德风气影响大学的道德生活。道德风气能够促进大学人的身心健康发展,振奋大学人的精神,维护大学秩序的和谐。德治是破解当前大学失范违法问题的“金钥匙”,按照中央统一部署对高校的专项巡视发现,我国大学治理领域仍然存在不少违法违纪违规言行[7],亟需道德治理的介入,以刀刃向内的勇力和自我革命的魄力来纯化大学的道德风气和环境。实践大学德治,树立大学的道德标杆,使大学人的道德失范行为得到应有惩戒,维护大学的道德底线,才能不断净化大学的道德风气。净化大学道德风气的过程是每一个大学人与大学互相砥砺的过程,良好的道德风气由大学人的德性与大学的德性共同构成。转变大学道德风气,就是要力求引导大学弘扬善性,趋向道德的完善。大学德治就是要引导大学学会道德选择,强化大学道德自律,丰富内在的善性,但是,大学善端的发展并不是从外部强加于大学,而是大学自觉的内在的养成,所以,大学要想形成善性,必须强化内在的道德养成,存心养性,清心寡欲。《孟子·尽心下》曰:“养心莫善于寡欲。其为人也寡欲,虽有不存焉者,寡矣;其为人也多欲,虽有存焉者,寡矣。”大学只有通过存心、养性、寡欲,抛弃杂乱、浮躁、私欲,持续强化大学自身的道德养成,才能摆脱外在的物欲羁绊,回归道德的内省世界,逐渐成为德性丰满的大学,最终,实现大学从实然的法治(必然王国)走向应然的德治(自由王国)的夙愿。

  (二)营造大学的道德氛围

  道德氛围是大学德治的成长环境,是大学民主治理、自由参与、协同合作、良好契约关系的体现。通过发挥大学人的主体作用,建构大学内部和谐关系,创设公平、正义的大学校园环境,进而促进大学德治的深入实践。外因通过内因起作用,大学内在的治理环境和氛围决定了高校外部规定是否能够发挥作用以及发挥作用的大小、范围等。大学德治的初心是引导高校由他律转向自律、由法律转向戒律。他律是约束大学治理的外在因素,包括法律法规、制度规范、政策措施等。自律是内生或内隐的自觉或觉悟,包括道德理想信念、道德律令准则等。自律强调道德的内在约束、内在要求、内在向往,是对精神意识的自我控制,是理性超越感性下的自我约束。大学实践德治有助于为高校营造良好的道德氛围、创设温暖的道德关怀、体验和谐的道德生活,进而引导大学人通过锤炼意志,将外化的制度规范、道德要求、礼仪文化、公序良俗等内化为自我的道德信条和座右铭,将内化的道德律令外化为愿意坚守的道德准则,进而形成超我的良德美行。大学德治希望通过道德建设强化高校的道德责任担当,推进大学自律意识不断增强,合理的道德价值取向不断固化,在道德共识的指引下实现大学良治[8]。大学德治能够引导大学热爱德行,塑造自我高贵的道德品质。19世纪法国的史达尔夫人说:“对德行的爱是一个取之不竭的源泉,可以灌溉一切艺术,灌溉一切思想的产物。”[9](P310-311)大学德治就是要塑造大学内在的道德之美。内在心灵之美才是真正的、稳定的、持久的、永恒的美,外在的只是形式,经受不住考验。大学内在的美才是稳定的、持久的、永恒的,外在的经受不住考验,内在的才是最坚固的。坚持依法治校与以德治校的和谐统一,是引导中国大学从他律走向自律、从外治(他治)走向内治(自治)的应然道路。只有这样,才能汇聚大学师生员工的点滴道德力量,创设大学良治的道德氛围和环境,引导大学自治走向道德自律。

  (三)塑造大学高贵的道德品格

  大学品格发展的关键在于高校的独特性,这种独特性不认可标准课程、划一模式以及规定的教学方案和常模评价等。大学品格塑造的结果取决于高校的自主权,即取决于大学共同体“正确地运用自主权”[10](P135)。萨乔万尼指出,与人的品格设定相似,学校品格蕴含了诚实、正直、卓越的道德感、信念、目的感、沉稳等核心素质,品格塑造的关键是超常的道德素质。道德品格高贵的大学,师生员工会把塑造高尚的道德品格视为实现大学愿景的重要路径。成功的大学,会让师生员工自觉掌握前途和命运,自主发掘实现愿景的不同规范和手段[11]。类似规训、示范与手段所体现的教育制度系统即是一所大学的独特品格,彰显着大学人的角色扮演、目标归宿与价值取向[12]。大学德治以应然愿景试图将高校生活导向理想王国,包括平衡高校的内外部关系、优化高校的组织架构、和谐校园秩序等,以此促发大学追求精神价值的内在超然性。蔡元培先生在北大、梅贻琦先生在西南联大、萨本栋先生在厦大、茅以升先生在唐山交大、竺可桢先生在浙大、匡亚明先生在南大、吴玉章先生在人大等的治理经验表明,大学德治状态下可以映射出公平、正义、勇敢、节制、博爱、自由等精神特质,他们引导大学运行尽力合乎道德规范,不断厘清大学内外部的多重道德关系,努力夯实大学治理的道德基石,使高校无限趋近道德的实质而流芳百世。从深度意义来理解,高校内外部关系可以直接映射大学道德品格的优良程度,大学德治有助于理顺高校的多重内外部复杂关系,促进大学的良性运行。重塑大学高贵的道德品格的具体体现即是德治礼序的理念深入大学人的内心并外显于言行,根据道德的原则确定大学师生员工的关系生态地位,梳理并明晰不同个体、群体间的利害关系,平衡大学人在多重利益关系格局中的内心稳态,只有如此,方能重塑大学的独特品格,实现大学治理的道德化。在此层面上,重塑大学的道德品格,本质上就是重塑大学道德。只有重塑大学道德,才能重构大学的独特品格,才有望践行本真的大学德治,中国大学治理才能真正转轨到从理性走向自觉、从规范迈向自由的必由之路。

  (四)提升大学的道德文明

  道德是大学文明的内在尺度,也是大学人志之所趋。道德文明是道德的历史积淀,时代凝结、美德的结晶、文化的彰显,是当下的沉淀,未来的显现,滋养着人类的心灵,引领着社会的进步。大学道德文明包含高校党务、行政、教学、学习及后勤服务等系统工作者的道德文明和高校系统间道德文明。大学人的道德文明涉及大学人的身心状态、道德风貌、精神状态与文化修养。大学系统的道德文明展现的是大学自身的价值取向、态度立场与德性状况。大学在一定意义上是一个有机的道德生态系统。但由于受到各种因素的侵蚀,大学的道德生态系统遭到了破坏,出现了不和谐、缺规则、无秩序等现象,导致了大学内部道德系统混乱,严重阻碍着大学良性发展,因此,为了重构大学的道德生态系统,必须强化大学德治。通过实施大学德治,强化大学系统与大学人的道德建设,丰富大学的道德素养,提高大学的道德水平,逐步完善大学的道德生态系统,提升大学的道德文明。大学德治能够逐步规范大学制度,净化大学风气,振奋大学精神,激发大学活力,丰富大学德性;引导大学人积极履行责任,承担义务,遵守规则;指引大学系统团结协作,稳定有序,和谐敦睦。通过大学德治,使每个人都能获得发展,获得所求,获得所感。在大学人、大学系统与大学外在环境系统的良性互动中,大学人和大学群体间发生互利互为、协同合作、共育道德,并获得大学外生态系统的充分帮助,充分享受大学浓郁的文化氛围,融入大学良好的道德环境,共建大学美好的精神家园。

  三、优化大学内的道德秩序

  我国现代大学治理体系,关注刚性法规制度有余,关注柔性德治礼序不足,甚至在一定程度上道德秩序的创设被有意或无意的忽视。道德秩序是潜隐的道德力量,其隐性教化作用是非常巨大的,校园生活场域的每一个角落都被渗透。大学道德秩序是维系大学德治的基础,没有良好的道德秩序浸润,大学德治也很难获得预期成果,反过来说,没有良好效果的大学德治也就失去了大学德治的意义,就会偏离大学德治的正常轨道。倡导大学德治的主要目的是打开权力中心相互冲突、相互制约的僵化制度体系的缺口,和之以德治的灵活性,从而让大学人明大德、守公德、严私德,严守公序良俗底线。坚定立德树人的教育宗旨,坚守“以德为本、化育人心”原则,才能让大学人明白个体应具有的社会公德、职业道德、家庭美德、个人品德和应遵循的道德秩序。同时,要努力完善现存的监督、评价、反馈与惩戒机制,逐步摒弃僵化的、生硬的、刻板的旧制度规约,通过重新梳理高校内外部的道德关系,重构具有中国特色的大学道德秩序。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引领下,大学德治有助于优化高校道德秩序,逐步引导大学走向良治、大学人践守良行。

  (一)创设优质的大学道德环境

  优质的道德环境是大学道德生成的沃土,滋养着大学的一切。“人人都同意大环境在变的说法,但很少有人明确指出,改革就是改善大环境。大学领导者的工作就是要变革大环境——将新的元素引入局面之中,以便更好地影响人们的行为”[13](P3)。道德环境推动着大学人行为的改变,大学改变了大环境也就改变了人的行为。大学道德环境由大学小环境构成,大学小环境构成了大学道德大环境。在特定场域中,人会发生从众效应,崇德向善、见贤思齐、德行天下,如果想改变大学人的道德信念和道德言行,就有必要在他们周围形成一定的道德楷模群体,使新的理想信念表达并传递,内化为主体的道德行为,因此,大学的道德环境很重要。大学德治强调道德领导,通过遴选德才优秀的领导,改变与大学人切身利益相关的大环境,同时,为大学人创设优质的道德小环境。道德环境的创设需要发挥大学人的积极性,大学生、教师以及党政人员应该通力合作,积极参与其中,并发挥主动性和创造性,特别是大学教师更要努力做到“学为人师,行为世范”,激发学生强烈的向师性和模仿性,努力成为学生的德行楷模。通过道德教化促使高校每一个大学人主动创设优质的大学道德环境,自觉积极推动大学道德环境的优化与完善。大学德治不是个人的事情,而是大学人共同的使命,每一个大学人共同构成了一个紧密的命运共同体,命运共同体的发展与每一个人都息息相关,因此,大学人必须积极融入大学道德环境的创设,以营造大学良好的道德氛围,优化大学内部的道德秩序,提升大学的综合道德声誉。

  (二)强化大学的道德关怀

  在大学的核心价值系统中,合乎道德的关怀具有优先地位,也是高校取得成功的秘诀。大学道德关怀是大学道德责任、道德情感与道德行为的体现。“在有德行的学校中,家长、教师、社区和学校都是伙伴,他们享有互惠和互依的参与权和受益权,负有支持和帮助的义务与责任”[14](P129)。这一切都体现了关怀伦理,大学应该强化自身的道德关怀,履行自身的道德义务。将大学中的主体放到一个服务的位置。服务式的协作更容易被人接受,更能展现大学的魅力。大学道德关怀需要扩展大学实践的基础,将道德的基础包含于内,关注大学生活的德行侧面,谋求在大学内创建道德盟约共同体,这均能够为大学顺利地开展道德建设所需要的共同意义提供衡量的尺度。大学德治能够引导大学加强自我管理、自我更新、自我塑造。在大学之中,每个人都能获得道德关怀,获得积极关注,获得有效承认,进而共同成就道德的理想,塑造道德的自我。大学德治就是要关注每一个人的成长,注意每一个人的状态,强化大学人间的沟通与联系,构筑和谐友爱的主体间性关系,使大学人意识到彼此是紧密相连的命运共同体,共同承载着大学的历史命运,创造着大学的美好未来。

  (三)建构大学的道德生活世界

  大学道德生活世界的重构意味着在大学内外部生活的冲突中,存在着拓宽生活世界、减轻金钱和权力媒介控制的希望。哈贝马斯主张,未来理想社会是由非强制意愿形成的、较高水平的互主体性所提供的“交往共同体”。在这个道德共同体中,师生员工间的相互理解与和解往往是生活世界中产生德行的前提,大家一起商定道德生活世界的基本程序,在有共同价值观的生活世界中坦诚地生活。什么样的大学知识才有意义、什么样的大学生活世界才会有价值?萨乔万尼认为,学生在学校应该获得更高层次、更细致的关怀,师生、生生之间的人际交往应该彬彬有礼,教师应该做好日常课堂教学过程和选择性评价中学生的学业成长记录。构建学校师生学习共同体是建构道德生活世界的核心,特别是要重视建构有特色的校园价值观,既要注重学术研讨等基础事务的价值观,也要注重对人的关心的价值观,因为它们共同反映在学校规范中。在学校,社会契约把家长、教师、学生带入一种共同的承诺,从而取得令人惊喜的结果[15](P17-34)。所以,只有通过建构丰富多彩的大学道德生活世界,充分发挥道德风尚的立德树人价值[16],将大学人潜移默化融入其中,不断协调多重的道德关系,才能逐步优化大学的道德生活世界,重构中国大学内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的缺失生态系统,让学生从大学生活世界场域中不断获得比工具知识更珍贵的良性思维品质和核心道德素养。

  (四)维护大学的道德生活秩序

  大学道德生活秩序是指大学行为的价值体系或规范体系,是大学内部多重关系在意识形态的交往中所表现出来的特征,包括道德价值、道德规范、制度体系等。大学道德生活秩序是大学应当享有的一种形态,因为大学的生活应当是道德的生活。道德体现着大学生活世界的条理与秩序,又保证了大学的和谐与温馨。德治能有效调谐大学生态系统中党权治理(党务系统)、行政权力治理(行政系统)、学术权力治理(教师系统)和学习权力治理(学生系统)等之间的冲突。大学德治就是要发挥道德的力量,塑造大学的精神,铸就大学的灵魂,促进大学秩序的和谐,激发大学及学术人员的道德使命与社会责任,奠定走向良性大学的学术实践的道德基石[17]。在大学德治中,道德始终是一种重要的引导力量,通过塑造道德人格,培养道德品性,凝聚大学的人心,汇聚大学的力量,进而转变大学人的思维,平和大学人的心态,促成大学人的共识,以构建秩序和谐的大学生活世界。大学德治强调的是内在的道德约束,最终的归宿是维持大学的改革秩序、维护大学的发展稳定。麦金泰尔在《德性之后》一书中写道:“德性就是去做公认的秩序要求做的事情。”[18](P169)大学德治能够引导大学人在大学共同体中互相尊重,重视礼仪,遵守规则,珍视清誉,爱惜名声,使大学人的内心清静,恪守外在的行为规范,促进大学共同体的和谐发展。大学德治通过持续的道德实践内化,建构规范的道德体系约束大学共同体内外部的言行。大学德治通过扬善祛恶和理性克制,剔除对成功过度的欲望,不断强化大学的道德修为,引导大学从自强不息走向止于至善的大学之道。大学只有不断强化道德建设和道德治理,以虔敬的态度体验道德的至善意蕴,就能达至应有的“我将无我”道德境界,成就大学的道德理想,构建良好的大学道德生态系统,减少大学党政、教学、学术等领域的违规失范言行。

  总之,在新时代从理论创新维度提出、凝练与建构、倡导大学德治,将德治引入法治系统,并不是要在现有大学治理体系外单独构建一套全新治理框架,而是在“坚持马克思主义道德观、社会主义道德观,倡导共产主义道德”的基础上[19],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的德治思想纳入以大学章程(大学宪法/大学宪章)为龙头的中国特色现代大学制度体系,调节、平衡东方文化与西方文化、古代文化与现代文化、世俗文化与博雅文化等在大学治理场域中的矛盾,纾解、避开中国大学治理的“三元文化”冲突陷阱,构筑中国道德。大学德治是中国特色现代大学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从管校理政、治学参政、求学问政实践导向上融汇中国古代优秀德治思想文化,既有助于引导中国大学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高等教育思想,瞄准创建“双一流”战略目标不动摇,系统推进大学依法自主办学和全面深化综合改革进程[20],又有助于中国大学回归“科学、民主、道德”堡垒的初心,在落实“管办评”分离的过程中促进现代大学治理逐步演进到大学善治,不断提升大学治理水平和治理质量[21],主导构建中国特色鲜明、世界标准接轨的高等教育全球治理体系。学高为师,身正为范,中国大学只有努力成为引领中国道德风尚和礼序良行的道德高地,成为社会的“道德灯塔”和“道行模范”,才能“更好构筑中国精神、中国价值、中国力量,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提供精神动力和道德滋养”[22],支撑中国和平崛起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

  (本文得到了周作宇教授、王小梅研究员、马双双老师的指点和帮助,特此致谢。)

  参考文献:

  [1]新华社.习近平参加重庆代表团审议时对领导干部提出要求:立政德,就要明大德、守公德、严私德[N].人民日报(海外版),2018-03-11(1).

  [2]王明明,周作宇,施克灿.德治礼序与中国大学治理[J].北京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1).

  [3]赵荣辉,周作宇.论大学德治的实践取向[J].国家教育行政学院学报,2018(1).

  [4]冯用军,赵雪.中国“双一流”战略:概念框架、分类特征和评估标准[J].现代教育管理,2018(1).

  [5][德]康德著.法的形而上学原理[M].沈叔平,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1.

  [6]贺麟.文化与人生[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8.

  [7]冯用军,赵雪,秦惠民.中国一流大学巡视问责与治理实践范式研究——基于C9巡视报告与整改通报的文本分析[J].大学教育科学,2018(4).

  [8]赵荣辉,周作宇.论大学德治[J].清华大学教育研究,2016(6).

  [9]蒋孔阳.十九世纪西方美学名著选(英法美卷)[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1990.

  [10]蔡怡.道德领导——新型的教育领导者[M].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2009.

  [11]蔡怡.萨乔万尼道德领导思想研究[D].华东师范大学,2006.

  [12]李江源,王蜜.论教育制度的观念前提(上)[J].高校教育管理,2007(1).

  [13][加拿大]迈克尔·富兰著.学校领导的道德使命[M].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加拿大多伦多国际学院,译.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2005.

  [14][美]萨乔万尼著.道德领导:抵及学校改善的核心[M].冯大鸣,译.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02.

  [15]Sergiovanni T J.The Lifeworld of Leadership:Creating Culture,Community and Personal Meaning in Our Schools[M].San Francisco:Jossey-Bass,2000.

  [16]黎玉琴.论道德风尚的特征和价值[J].贵州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98(2).

  [17]冯用军.大学及学术人员的道德使命与社会责任——读《走向良性大学:学术实践的道德基石》[J].大学(学术版),2010(7).

  [18][英]麦金泰尔著.德性之后[M].龚群,戴扬毅,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5.

  [19]中央宣传部就《新时代公民道德建设实施纲要(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EB/OL].

  http://www.wenming.en/bwzx/ggtz/201906/t20190625_5161998.shtml(2019-6-26).

  [20]清华大学.清华大学加快构建与实施中国特色现代大学制度体系[Z].教育部简报,2017(2).

  [21]刘宝存,肖军.改革开放40年高等教育的成就与展望[J].河北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18(5).

作者简介

姓名:赵荣辉 冯用军 工作单位:内蒙古师范大学教育学部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