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高等教育学
博士生培养过程要注重养成问题意识
2020年05月12日 10:05 来源:《中国高教研究》2020年第5期 作者:阎凤桥 字号
关键词:问题意识;批判性思维;客观中立;实然性原则;竞争性假设

内容摘要:培养博士生问题意识要注重批判性思维、客观中立、实然性原则、竞争性假设。

关键词:问题意识;批判性思维;客观中立;实然性原则;竞争性假设

作者简介:

  摘要:博士生需要经过一定的环节才能完成系统的学术训练,其中博士论文是核心。在完成博士论文时,研究问题的确立既是第一步,也贯穿研究的始终,是论文的灵魂,反映着论文的价值与贡献。问题意识的培养就是要进行不断的智力挑战,反复在理论与现实之间对话,找出无法从一般认知上解释的关系,从而提出对于自己和学术共同体都可以成立的质疑,这个质疑基于知识体系中的缺口。培养博士生问题意识要注重批判性思维、客观中立、实然性原则、竞争性假设。

  关键词:问题意识;批判性思维;客观中立;实然性原则;竞争性假设

  作者简介:阎凤桥,北京大学教育学院院长、教授,北京 100871

  博士生是我们国家大学教师队伍的后备军,他们中的一些人将会走向学术岗位,到大学或研究机构去从事学术研究工作,其学术水平高低直接影响着我们国家高等教育的质量。对于每一个博士生而言,都渴望成为一名优秀的学者。以下结合笔者所在的北京大学教育学院博士生培养的情况以及自己的经历,谈谈对博士生培养的几点看法。

  一、博士论文是博士生培养的关键环节

  完成好一篇高质量的博士论文,是博士培养过程中最为重要的环节,因为它是全部学习成果的集中体现,将为博士学位获得者以后学术职业的发展奠定基础。在北京大学教育学院有两类博士生,分别是学术型博士和专业型博士,两类博士生正常的学制均为4年(对于硕博连读学生而言,博士学制为3年),如果在学期间获得出国访学机会的话,可以延长一年学制。但实际上存在着这样或那样原因造成延期毕业的情况,学校为此做了最长学制8年的规定。与美国研究型大学相比,我国培养博士生的学制是相对较短的,美国一般要在5年以上(美国硕士学制相对较短),因学科不同而有所差异。2014年,笔者去斯坦福大学访学,了解到他们那里博士生与教师的比例关系是:三个导师对两名博士生,师均博士生规模比我们低。这样,从规模和学习年限就可以判断出质量孰高孰低,后来看到一些分析报告说,我们培养的博士生质量不比国外大学低,但至少在笔者所熟悉的社会科学领域并非如此。无论何种类型的博士生,在北京大学都要经历过以下几个学术训练环节,才能完成学业获得博士学位。①修课。北京大学的学分要求并不高,为十几个学分,当然,学生可以在学分要求之外,选修更多的相关课程,这属于个人学习行为。一般博士生要用一年、最多两年时间完成修课任务。②综合考试。它相当于国外大学博士生的“资格考试”(qualification)。北京大学教育学院采取的综合考试形式是,学生提交三篇论文,分别是自己感兴趣的某一个研究问题的文献评述、某一个理论的发展及应用情况述评、一个小型的实证研究。然后,学院组织一个类似于答辩的形式,作为对学生进入论文阶段前学业准备情况的综合考核。③论文开题。学生完成博士论文开题报告,然后经过一个答辩环节,就可以进入正式的论文研究和写作阶段。④论文预答辩。学生完成博士论文后,征得导师的同意,可以参加由校内教师组织的预答辩,对论文有一个基本判断,决定其是否达到论文外审的要求。⑤论文答辩。在答辩之前,先要将论文送给专家进行匿名评审,包括至少5名专家(2名校外人员和3名校内人员),存在以下几种情况:一是如果5名专家均同意答辩,就可以提交答辩委员会进行正式答辩;二是如果有1名专家不同意答辩,可以再找一名专家征求意见,如果这位专家同意,也可以照常答辩,如果仍然不同意,那么取消这名同学此次的答辩资格;三是如果出现2名及以上专家匿名评审不同意的情况,直接取消这名同学此次的答辩资格。论文答辩程序看上去很严格,实际情况如何呢?平心而论,还是存在着不少出于怜悯而“手下留情”的评判,令答辩委员真心佩服的论文是个例。

  从上面对博士生各个学习环节的简单介绍可以看出,围绕着博士论文这个核心而组成的若干学习环节,构成了博士生学习的全部过程。对于很多博士生而言,前两个环节相对容易完成,后三个环节具有一定的挑战性,不少博士生的延期毕业主要是由于后三个环节迟缓造成的。

  谈到博士论文的重要性,不难发现,学术史上不乏博士论文成为一个学者代表作和学术经典的情形,比如说,我们熟知的费孝通的《江村经济》就是基于其博士论文撰写而成的,这个研究深刻地揭示了我国农民的生活状态,成为有关中国社会学研究的经典之作;经济学家科斯(Ronald Coase)在其博士论文中提出的“交易成本”概念,成为后来兴起的制度经济学的理论基石,几十年后,他因此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

  在笔者于20世纪90年代中期攻读博士学位期间,北京大学高教所原所长汪永铨老师说过,一个人只会在博士学习阶段才投入如此长的时间和如此专注地研究一个问题,因此,他认为博士论文应该是最好学术作品的来源之一。他还认为,优秀的博士论文不是导师按部就班指导出来的,而是博士生个人创造性工作的体现,它应该超出导师的预期。据此,他特别告诫我们,不要把博士论文做成一道“大习题”。在笔者每年参与的博士论文评审和答辩过程中,常常会发现一些博士论文的完成情况并不尽如人意,主要表现是内容平淡,没有提出和回答一个在智力上具有挑战性的问题。在一些论文答辩场合,如果听到“不研究也可以想到这个结果”评语的话,就说明这不是一项成功的研究。在笔者指导的博士生中,有一些博士生经历过较长时间的课程学习、进入论文选题阶段后,对于学术研究仍然没有什么感受,提不出像样的问题。有些专业型博士生甚至难以改变长期形成的思维方式,把博士论文当作工作报告来完成,或者当作教科书书稿来撰写,这是经常遇到的问题。有一个问题,专业型博士到底与学术型博士有什么区别,在学位论文上要求是否一致?对于这个问题,我们也没有找到满意的作法,权且把专业型博士论文近似为学术型博士论文要求,所以专业型博士延期甚至中途退出的情况很普遍。我反复对博士生们说,学术“感觉”(taste)很重要,它像是指南针,决定着一个人的学术鉴别力和方向感,有了它,师生之间就好沟通与交流,缺少它,彼此不论如何频繁交流,都难以谈得投机和有效。

  二、博士论文研究中的问题意识

  如何才能养成一种学术感觉呢?笔者认为,一个很重要的方式是养成学术问题意识。北京大学教育学院陈学飞老师把人才培养目标归结为六种意识,其中问题意识位居前列,另外五种意识分别为:学理意识、方法意识、历史意识、国际意识、政策意识。在我攻读博士学位期间,我的业师闵维方也告诫我们,要善于发现知识上的“缺口”(gap),这样才能使自己的研究具有创新意义和学术价值。

  在阅读专业文献之余,我比较喜欢看一些学者的学术随笔,从中品味他们“八股”学术著作之外的东西,包括治学的态度和方式,颇有收获。王元化和其他学者曾说,“学术性”与“思想性”应该兼顾,前者就研究的严谨性而言,后者指研究元气淋漓或者家国情怀的一面。所以,在阅读范围上扩展一些是有所裨益的。现在微信成为一种有效的传播手段,在上面也可以经常看到一些有趣的作品。前几年,在微信公众号上看刘思达一篇题为“方庭的窗口——芝大留学往事”。他从北京大学法学院毕业后,去芝加哥大学社会学系攻读博士学位,这篇文章讲述他的博士学习经历,导师对他的影响,让我再次体会到一流大学严格的学术训练,以及学术功力是通过磨练而成的。他的博士论文中文版已经出版。另外,也是前几年偶然看到的一篇文章,作者是肖索未,题目“我的‘二奶’研究”,讲述了她做博士论文的经历,其理论和田野工作令人肃然起敬,她的博士论文也出版了。上面的内容看似与高等教育学专业相去甚远,但是我会建议博士生去阅读,学术界域不应该分得太清楚,只要可以从中获益,都值得去学习。

  从语义角度出发,对于词汇做一些对比,也许有利于我们认识什么是问题意识。在英文中,对应着中文的“问题”至少有三个词汇,分别是problem,issue和question。第一个词汇problem有不顺畅、不理想、出现麻烦的含义,它可能是研究问题的缘起,也可能不是,但其本身肯定不能算是研究问题。比方说,教育质量不高、就业率低和就业质量不高、办学经费不充足和使用效率低、教育不公平等,它们既是现实中存在的问题,也体现了我们对现实的关怀,但其本身不会自然成为研究问题。要从现实问题中提炼出研究问题,还需要一个学理上的转化过程。经常出现的一个情况便是,把现实问题与学术问题混为一谈,把现实问题直接看成是研究问题。还有些同学的选题喜欢跟着政府文件中的说法走,这同样也是一个认识上的偏见。其次,issue这个词汇有值得“关注”(concern)的含义,它的问题程度比problem要轻一些。issue同样也不必然和不足以成为研究问题本身。当我们谈到学术研究问题时,用question这个词汇比较合适。它反映出一个疑问,可以以疑问句的形式呈现出来,需要给出答案,或者更严格地说是呈现整个探究的过程。学术问题的确定,首先就是要提出学术上的一个疑问,然后研究者经过一个探究过程,给以学理上的回答。当然,如果能够从problem和issue中提炼出学理性的问题,则是一种现实性与学理性兼得的论文选题,也就是我们经常说的“既有现实关怀,又有理论关怀”。

  对于question这个词,笔者以为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来理解。首先,对于研究者来说,它是一种“困惑”(puzzle),或者说就是不容易理解的地方,由此产生探究的好奇。打一个比方,对于“众人皆醉、唯我独醒”这种状况,如果说“众人皆醉”是一种普遍事实的话,它容易被辨识,不足为奇,相反,“唯我独醒”则是一种反例,更具有“困惑”感,值得去探究它存在的理由是什么。同理,对于前面提到的教育质量问题,值得研究的对象可能不是质量不高的那些群体,反而是凤毛麟角者,即质量高或者表现出众的那些机构,他们为什么能够做到特立独行本身就是引人入胜的。总之,研究问题至少要使研究者产生一种困惑。是不是一个人具有困惑感的事情都可以变成值得研究的问题呢?这就是我想说的第二点,只有将个人困惑的问题上升到一个学术界共同困惑的问题,才值得作为博士论文的题目去研究。如何发现共同困惑的问题呢?这就需要了解和分析前人做过的研究,也就是通过文献评述这种形式,找到知识上的缺口。说到文献,我想顺便说明两点。一是我们做的不是文献“综述”,而是文献“评述”(review)。虽然它们只是一字之差,含义却大相径庭。前者不包含问题意识,只要了解他人的工作即可,这样去做文献工作,容易产生文献与论文内容彼此不搭界即所谓“两张皮”的问题;而后者包含问题意识,只有带着问题去阅读文献,才能发现问题,找到知识体系中的“缺口”,进行文献工作的真正价值才能体现出来;二是随着信息技术的进步,查阅文献变得越来越便捷,可以通过各种数据库检索系统搜索到大量的信息,甚至可以迅速地从数以千计的文献中勾画出概念图谱。但要防止在这种便捷中忽视艰苦的智力付出,用“文献检索”代替“文献阅读”,用机器工作代替人脑工作。我对研究问题想说的第三点是,当我们无法用现有的研究成果去回答现实中遇到的情形时,这正好是可以提出合适研究问题之处。如人力资本理论的提出,就在于舒尔茨等人发现通过常规的生产要素无法解释经济增长这个事实,于是他们才把这种经济上的“剩余”归结为人力资本的作用。在研究问题成立的前提下,我们还可以进一步区分研究问题的重要性和学术价值,有些人能够提出根本性的学术问题,科斯和舒尔茨就是这方面的典型,他们就有可能做出高水平的研究成果;反之,如果提出的研究问题是细枝末节的,那么就难以结出丰硕的学术成果。好的研究成果的价值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贬值,即使短暂蒙尘,日后也会发扬光大;反之,价值不大的研究成果则很快变得无人问津。毋庸讳言,我们都希望自己研究成果的生命周期长一些。

作者简介

姓名:阎凤桥 工作单位:北京大学教育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