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高等教育学
破除“西部意识”:西部高等教育全面振兴的思路与策略
2020年04月16日 10:12 来源:《重庆高教研究》2020年第1期 作者:蒋华林 蒋基敏 字号
关键词:西部高等教育;“西部意识”;“西西合作”;高等教育振兴;自主发展能力

内容摘要:全面振兴西部高等教育是推进新时代西部大开发的重要方面,是《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重点部署的十大战略任务的重要内容。

关键词:西部高等教育;“西部意识”;“西西合作”;高等教育振兴;自主发展能力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蒋华林,男,四川广安人,重庆大学工程科教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博士,主要从事高等教育理论与政策研究;蒋基敏,女,重庆梁平人,重庆大学工程科教战略研究中心硕士生,主要从事高等教育管理研究。

    关键词:西部高等教育;“西部意识”;“西西合作”;高等教育振兴;自主发展能力

    摘要:全面振兴西部高等教育是推进新时代西部大开发的重要方面,是《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重点部署的十大战略任务的重要内容。西部高等教育振兴已取得很大成绩,但全面振兴仍在路上,其面临的真正约束是“西部意识”的思想约束。因此,西部高等教育的全面振兴,需要破除“西部意识”,突破思想约束。要坚持追求卓越,切实提高西部高等教育定位站位,确立西部高等教育志存高远、对标一流的发展意识,激发不懈奋斗、追求卓越的精神动力。要坚持问题导向,深化改革,通过建构信息化时代西部高等教育发展新生态、加快推进西部高等教育思想观念更新、强化西部高等教育振兴的制度供给、增强西部高等教育自主发展能力等举措,全面增强自我“造血”功能,推动西部高等教育全面振兴,加快实现教育现代化。

 

  一、“西部意识”制约西部高等教育振兴

  自我国经济发展实行梯度开发战略以来,由重庆等12省份以及湖北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和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拼图而成的“西部地区”就成为我们国家经济版图之一“梯”。在“西部大开发战略”持续深入推进下,西部地区的经济社会得到快速发展,逐步摆脱了“贫穷落后”的局面。为推进西部地区高等教育(以下简称“西部高等教育”)发展,国家先后实施了“对口支援西部地区高等学校计划”、“中西部高等教育振兴计划( 2012—2020年)”、“中西部高校提升综合实力工程”(“一省一校”国家重点建设大学)、“中西部高校基础能力建设工程”、“省部共建高校”等一系列重大举措,西部地区地方政府和高校也各显神通地奋力推进,合力使西部高等教育整体实力和办学水平得到极大提升。尽管如此,在建设高等教育强国目标下,西部高等教育发展水平与东中部发达地区相比仍有较大差距,甚至在部分核心指标上的差距还呈现进一步加大的趋势。单从“双一流”建设视角看,西部地区就存在一流大学建设高校数量少、一流学科建设高校比例低、一流学科数量显著偏少、“双一流”建设经费投入缺乏竞争力等差距和不足[1]。因此,西部高等教育振兴仍在路上,这是一个基本判断。为此,《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及《加快推进教育现代化实施方案(2018—202年)》继续将“振兴中西部地区高等教育”作为一项重要内容。

  如何更好地促进和推动西部高等教育发展,缩小与东中部地区高等教育的差距,一批专家学者、西部地区高校和政府教育主管部门等对此进行了大量理论思考,开展了丰富的实践探索。1996年3月17日,全国人大批准《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九五”计划和2010年远景目标纲要》,从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多个方面规划了西部地区发展蓝图。杨国桢于1997年从改革学科结构、层次结构和形成社会化办学网络方面,提出西部高等教育如何适应面向21 世纪的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对策建议[2]。关于西部高等教育的大规模研究,始于2000年西部大开发战略实施,此后相关文献明显增多。2000—2018年,CNKI数据库中篇名包含“西部+ 高等教育”的文献共计387篇,包含“西部+高校”“西部+高等学校”的文献有1300余篇。重庆文理学院西部高等教育研究中心还连续举办“西部高教论坛”,汇集大批学者对西部高等教育发展进行专题研讨。

  在已有的研究西部高等教育的文献中,既有宏观层面的研究和中观层面的探讨,也有微观层面的分析,研究主要集中在西部高等教育发展现状、发展困境、新形势新挑战、发展战略、发展对策以及中外比较、东中西部地区比较等方面①。这些研究大体上可分为3个方面: 一是关于西部高等教育(或其某一方面)的现状、困境及对策的研究; 二是关于国家相关政策下西部高等教育的发展思路与策略研究,如“双一流”建设下西部高等教育的发展战略;三是比较研究,包括东中西部高等教育对比研究和国内外高等教育比较研究等。

  相当数量的文献将西部地区的地理区位因素或经济欠发达作为西部高等教育不够发达或相对落后的首要或重要原因,如刘玉和李化树认为,“西部地区自然、经济条件落后,导致教育事业发展缓慢”[3];韩索民认为,“发展环境和发展资源的现实约束,导致西部高等教育发展不充分”[4];陈鹏和李威认为,受“区位不利等因素影响,(导致)西部高等教育竞争力不足”[5],很多研究据此提出要求政府扶持的强烈诉求。这种归因和诉求有一定的合理性,但也易于使人们习惯强调“外归因”而不是“内归因”,认为西部高等教育发展落后理所当然,即“我弱我有理”“你强你应该”,导致西部各省份高等教育或高校将发展目标仅仅盯住西部其他地区或高校,即“画地为牢”“坐井观天”。我们将这种思维或认识称之为西部高等教育发展的“西部意识”。显然,这种意识具有不合理性甚至具有极大危害性,对西部高等教育全面振兴有百害而无一利。从现实情况看,西部高等教育振兴受“西部意识”之苦已久。我们认为必须正视并破除“西部意识”,重新认识西部高等教育,才能加快西部高等教育发展,最终实现全面振兴。

作者简介

姓名:蒋华林 蒋基敏 工作单位:重庆大学工程科教战略研究中心

职称:研究员/硕士生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