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高等教育学
高等学校专业动态调整的三重逻辑
2020年01月13日 14:09 来源:《教育研究》2019年第3期 作者:张德祥 王晓玲 字号
关键词:高等教育;高深知识;专业动态调整机制

内容摘要:高校专业动态调整遵循高深知识的内在发展逻辑、经济社会的外部需求逻辑、学生个体的自我成长逻辑等三重逻辑。

关键词:高等教育;高深知识;专业动态调整机制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张德祥,大连理工大学高等教育研究院名誉院长,教授;王晓玲,大连理工大学高等教育研究院博士生。大连 116024

  内容提要:高校专业动态调整遵循高深知识的内在发展逻辑、经济社会的外部需求逻辑、学生个体的自我成长逻辑等三重逻辑。专业动态调整本质是三重逻辑的耦合。三重逻辑的耦合规定了专业动态调整的目标、依据、动力和着力点,构建常态机制保障三重逻辑的耦合,进而推进高校专业动态调整。

  关 键 词:高等教育 高深知识 专业动态调整机制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2016年度教育学重大招标课题“高等教育强国之路研究——高等教育强国的内涵、标准、实现路径和监测指标研究”(课题批准号:VIA160001)的研究成果。

  构建高校专业动态调整机制,实现高校专业动态调整,是国家深化高等教育改革、提高高等教育质量、建设高等教育强国的重要课题。纵观我国高校专业调整70年历史,过去,主要通过政府计划指令或政策驱动实现高校专业调整,自上而下的“一刀切”“运动式”专业调整,使得我国高校专业多处于被动适应状态,高校专业设置趋同,专业发展缺乏持续性和有效积累,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专业结构性问题突出,专业内涵缺失、专业质量下降。因此,实现专业动态调整是优化高等教育结构,提升高校专业内涵和办学质量,培养创新型、复合型、应用型高水平人才,服务人民,服务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需要,实现高等教育现代化的必然选择。

  当前,关于高校专业动态调整的相关研究,多从宏观研究视角出发,研究政府、市场、高校在专业动态调整中的地位和作用,“顶天”有余而“立地”不足,难以真正指导和解决高校专业调整的微观实践问题。另外,部分研究单纯从专业与产业发展的关系或者专业与学生发展的关系研究专业动态调整,没有全面审视影响专业及专业调整的各个基本变量,割裂了专业及专业调整的系统性,无法全面认识专业动态调整的本质。本文正是基于专业动态调整的重要性和迫切性,结合当前研究中的不足,着眼于高校专业的微观视角及其复杂系统性特征,从理论上阐述高校专业动态调整的基本关系、基本逻辑、专业动态调整的本质以及实现专业动态调整的条件。

  高深知识、社会、学生是专业动态调整的三个基本要素、基本变量。高等学校专业是围绕培养目标形成的课程组合,课程是高深知识的系统化、结构化、逻辑化,专业与高深知识密不可分;专业依据社会分工和职业需要设置,专业是高校与社会联系的桥梁和纽带,专业与社会密不可分;专业是高校人才培养的基本单位,人才培养是专业设置的基本动因,专业与学生密不可分。因此,高等学校专业动态调整遵循高深知识内在发展逻辑、遵循学生个体需求逻辑、遵循经济社会需求逻辑,专业动态调整的本质是三重逻辑的耦合,构建常态机制保障三重逻辑的充分耦合,是实现高校专业动态调整的有效路径。

  一、专业动态调整遵循高深知识内在发展逻辑

  (一)专业与高深知识的关系

  高深知识滋养孕育了专业。高等学校传播、发现、应用、理解的知识是高深知识,高深知识是构成各民族中比较深奥的那部分文化的高深思想和有关技能。[1]专业作为高校人才培养的基本单位,以高深知识为其基本要素。修道院制度下闲暇的僧侣阶层对于“拉丁古典作品”的保存以及“古典翻译运动”和东西方文化传播为中世纪大学的诞生积累了原始的高深知识材料。高深知识生发了课程、专业、学科乃至大学,揭示了高等教育是以高深知识为原发点的多样性与统一性的辩证统一,即高等教育是由高深知识孕生的多样性的统一体。[2]中世纪大学的文、法、神、医四大学部开启了分科类进行大学专业教育的历史。

  专业以高深知识为基本材料组织实施人才培养。学科作为高深知识重要载体,选取一门学科或者多门学科知识,形成课程,围绕特定的人才培养目标形成具有内在联系的课程体系,便构成了专业。尽管不同国家、地区对于专业概念的界定不同,但其本质都是以学科知识为基本材料,围绕特定培养目标所形成的课程体系,并通过教学互动,实现高深知识的传播、转化等人才培养活动。

  (二)高深知识的内在发展逻辑

  高深知识是已知与未知的统一,人的认识能力是有限的又是无限的,因此,高深知识的发展永无止境,是无限积累的过程。高深知识的发展不是无序的,其循着一定的内在逻辑,并深深影响高校专业的设置及其课程体系和课程内容。

  高深知识的学科分化发展逻辑。学科分化是高深知识创新发展的重要途径,通过学科分化促使以学科为载体的高深知识不断生产创新。知识最初是混沌一体的,囊括于哲学之内。随着亚里士多德(Aristotle)对学科的初步划分,高深知识开始以学科分化逻辑持续发展。17、18世纪新的学科组织、期刊等学科建制的产生促进了学科的分化。物理、化学、生物、经济学、社会学、政治学等逐渐从哲学中分化出来,成为独立的学科。随后柏林大学讲座制改革进一步推动学科分化发展。美国系科制改革,将学科的分化推向高潮,高深知识不断向专门化、纵深化发展。德国社会学家韦伯(Weber,M.)描述,“科学已经进入一个先前所不知道的专业化阶段,并且这种情形将永远保持下去”[3]。

作者简介

姓名:张德祥 王晓玲 工作单位:大连理工大学高等教育研究院

课题:

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2016年度教育学重大招标课题“高等教育强国之路研究——高等教育强国的内涵、标准、实现路径和监测指标研究”(课题批准号:VIA160001)的研究成果。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