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高等教育学
大学高层次人才流动乱象及其治理 ——基于政府规制与市场设计理论的探析
2020年01月13日 13:50 来源:《高校教育管理》2019年第3期 作者:徐娟 贾永堂 字号
关键词:大学;高层次人才流动;政府规制;市场设计;无序流动

内容摘要:我们需要认清大学高层次人才市场的配对属性,制定针对地方政府利益寻租行为的约束性政策,通过补偿正义达至公平的价值追求,健全流动信息匹配机制,遏制畸形价格机制的消极影响,推动高层次人才流动规范的立法。

关键词:大学;高层次人才流动;政府规制;市场设计;无序流动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徐娟,鲁东大学教育科学学院讲师,从事高等教育政策与理论研究。山东 烟台 264011;贾永堂,华中科技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教授,博导,从事高等教育政策与理论、高等教育史研究。湖北 武汉 430074

  内容提要:大学高层次人才流动中的乱象根源于缺乏有效的政府规制和市场设计。晋升锦标赛制下的激励扭曲使地方政府的人才工作在“层层加码”的“行政发包”中引发市场拥堵;大学在“委托-代理”中的机会主义使高层次人才成为一种符码化的存在;高层次人才的威权再造衍生出“超常规”的定价机制;制度不完善下的市场失灵与市场功能缺陷引发的市场失灵交织互动勾勒出“双重失灵”的图景。为此,我们需要认清大学高层次人才市场的配对属性,制定针对地方政府利益寻租行为的约束性政策,通过补偿正义达至公平的价值追求,健全流动信息匹配机制,遏制畸形价格机制的消极影响,推动高层次人才流动规范的立法。

  关 键 词:大学 高层次人才流动 政府规制 市场设计 无序流动

  标题注释: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青年基金项目(18YJC880097),山东省研究生教育创新计划一般项目(SDYY16105)。

  中图分类号:G645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3-8381(2019)03-0097-10

  知识经济时代是一个竞争人才的时代,对人才的角逐几乎成为现代世界国家及其社会组织的共同行动。我国将招纳全球范围内的优秀人才上升为国家战略,人才竞争也因此具有国家意义。为推进科教兴国战略和人才强国战略,我国中央政府于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推行学术人才政策,并在20余年的发展历程中塑造出一批体制化的项目人才,从而在常规学术人员的基础上规划出一个高层次人才群体。因此,文章所谈及的大学高层次人才主要指中央政府学术人才政策所配置的项目人才。中央政府进而推动了顶级高校对高层次人才的竞争,期望以此方式激发更大的科研产出,最终实现经济发展、科技赶超以及社会进步,这便是国家的高层次人才战略目标。毫无疑问,高层次人才的合理流动既有利于人才资源的优化配置,又有助于知识的传播与技术的扩散。然而,我国大学争相竞逐高层次人才的根本动机并非基于自身发展的内在需要,而是受到优质国家资源、“第一梯队”地位等级、较大发展空间等外部利益的驱使。与此同时,“地方政府与大学合作竞才进一步激荡大学高层次人才的涌动,助燃大学抢夺高层次人才的火焰,最终导致此种竞争走向无序或失控”[1],“正常的人才流动演变成为一场靠高薪组建‘雇佣军’的混战”[2]。针对大学高层次人才流动中存在的问题,学界从大学该如何应对的角度做了初步探索,如有学者认为,面对人才市场缺陷与信息失灵引发的人才引进风险,“大学应承担起风险规避的主要职责”[3]。客观而论,已有探索具有一定的价值,但是,把研究视野局限于高等教育内部难以从根本上解决大学高层次人才流动中的问题。我们如果转向经济学领域中关于市场失灵、特殊秩序建构的分析思路,或许能够找到有效的应对策略。因此,文章从政府规制和市场设计理论的视角探索大学高层次人才流动中的乱象及其治理策略,以期为“双一流”建设顺利实施提供相关的政策建议。

  一、大学高层次人才流动问题的分析理论

  (一)政府规制理论的基本观点

  在自由主义思想影响下,西方国家的经济发展遭遇市场失灵的困境,在寻求解决对策的过程中,政府规制理论兴起。政府规制是以矫正、改善市场机制内在问题为目的,政府干预及合理化经济主体活动的行为[4]。政府规制理论包括四个分支:公共利益规制理论、利益集团规制理论、激励性规制理论和规制框架下的竞争理论[5]。公共利益规制理论的代表人物波斯纳(Richard Posner)认为,政府的规制行为是弥补市场运行风险的有效对策[6]。斯蒂格勒(George Stigler)等规制俘虏理论倡导者将规制置于经济学标准的供求分析框架下,指出政府的规制目标是自身利益最大化,这会引发各行动主体的利益争夺,进而诱致反规制行为的出现[7-8]。激励性规制理论则将规制置于委托-代理理论的分析框架下,将各行动主体分为委托方、管理方和代理方,管理方和代理方会因个人私利、信息不对称而产生道德风险、进行逆向选择;他们进而提出了帮助委托方解决上述问题的规制激励方案,如勒布(Martin Loeb)与马加特(Wesley Magat)的L-M模型等[9-10]。规制框架下的竞争理论则起源于人们对传统规制信念的质疑,几乎与规制俘虏理论同时兴起,主张用竞争替代规制,代表人物有德姆塞茨(Harold Demsetz)、施利弗(Andrei Shleifer)等[11-13]。面对西方政府规制理论遵循的“规制-放松规制-再规制与放松规制”的演进逻辑,我国学者力图在此基础上探索适合我国政府规制实践的理论体系。李郁芳认为“双重失灵”是我国市场机制存在的突出问题,即我国同时面对市场制度不完善产生的市场失灵和市场功能缺陷带来的市场失灵[14]。王健和王红梅指出,在经济体制改革过程中,计划经济时期的微观经济管理制度和方法被废弃后,新的适应市场经济的管理微观经济、规范市场主体行为的制度和方法没有及时建立,因而,政府规制的法律法规体系不健全、政府规制的制度设计有明显漏洞、政府规制的政策和方法滞后于市场经济发展、社会信用体系不健全等成为市场经济秩序混乱的主要原因,所以,我国需要加强政府规制以完善市场机制[15]。

  (二)市场设计理论的基本观点

  在政府规制理论盛行之时,埃尔文·罗斯(Alvin Roth)却发现在现实中仍然有一些特殊市场在运行的过程中遭遇困境,由此发展出市场设计理论,并于2012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罗斯基于对实践的经验观察提出了“配对市场”的概念,指出劳动力市场作为配对市场与一般的商品市场不同:在这类市场中单纯的价格机制(即自发秩序)并不能使需求、供给达至平衡,良好的市场设计(即人为秩序的建构)才能保障交易的顺利进行。在罗斯看来,市场设计通常开始是失败的,或未能提供市场稠密,或未能缓解拥堵[16]11,或使参与者不安全和不简单①。在配对市场中,由于信息在不同主体间分布,具有不对称性,信息的匹配成为交易进行和完成的关键。因而,如何在市场交易中进行信息配对,增强市场的稠密度以促进“双重巧合”的实现,即“你必须找到这么一个人,既有你想要的东西,同时他也想要你有的东西”[16]32,成为市场设计理论关注的重点。

  二、大学高层次人才流动中的乱象

  在我国,大学高层次人才流动不是自然生发的现象,而是人为设计的结果。中央政府在多项促进人才流动的政策中吸纳了市场元素,如在《关于加强专业技术人才队伍建设的若干意见》中指出“重视发挥市场对人才资源配置的基础性作用”,在《关于进一步加强人才工作的决定》中要求“建立和完善人才市场体系”等(见表1)。可以说,在推动大学高层次人才流动的过程中,中央政府因拥有对高等教育资源的绝对配置权而成为主导性行动者[17],“自上而下”地规划着其他行动者的行为逻辑,试图围绕高层次人才设计出与地方政府、大学之间的“委托-管理-代理”三级互动关系。然而,大学高层次人才流动在较短的时间内由中央政府快速启动,但也因有效政府规制与市场设计的缺失而在较短的时间内被快速扭曲,“委托-管理-代理”三级互动关系在各行动者的利益争夺中演绎出一系列失范行为,从而导致乱象丛生、风险潜存。

作者简介

姓名:徐娟 贾永堂 工作单位:鲁东大学,华中科技大学

课题: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青年基金项目(18YJC880097),山东省研究生教育创新计划一般项目(SDYY16105)。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