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高等教育学
美国学术职业的发展历程
2019年11月27日 09:38 来源:《高教探索》2019年第3期 作者:Martin Joel Finkelstein 字号
关键词:学术职业;高校教师;美国高校

内容摘要:1940年至1969年,学术职业群体持续增长且变得更加多样化。1975年至今,教师聘任类型多样化,终身职比例极大缩减,学术职业离心力增大。教师的中心地位遵循着“低-高-低”的钟摆式发展趋势。

关键词:学术职业;高校教师;美国高校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Martin Joel Finkelstein,西东大学(Seton Hall University)教育学院教授。美国 新泽西州 07097

  译 者:于汝霜,浙江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学院讲师,教育学博士。

  内容提要:通过对美国高校教师学术职业历史变迁进行详细、细致、深入的发掘及梳理发现:1800年之前,学院教师是年轻的导师,对学生生活及学习全面负责。19世纪,在工业经济及科学知识大发展的促动下,教师工作实现职业化,即接受长期专门学科学术训练,专门从事教学,从事的社会活动与专业相关,职业晋升路径开始形成。20世纪早期,学术职业巩固且精细化;学术专长被高度认可,教师们争取且获得了范围更广的学术权力;职业晋升路径完善,教师更积极地利用学术专长投身社会事务。1940年至1969年,学术职业群体持续增长且变得更加多样化。1975年至今,教师聘任类型多样化,终身职比例极大缩减,学术职业离心力增大。教师的中心地位遵循着“低-高-低”的钟摆式发展趋势。

  关 键 词:学术职业 高校教师 美国

  标题注释:本文系2015年度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青年基金项目“高校教师学术信念的形成:基于中美两所高校的民族志研究”(15YJC880112)阶段性成果。

  自1636年哈佛学院建立之后的近四个世纪内,教学人员或站或坐在一大群或几个学生面前进行授课。这种授课方式在上述时期的大部分时间里几乎没有变化。那时,教师只是一份临时工作,是刚刚毕业获得学士学位的学生在宗教、商业、法律、医学、政府及农业部门找到正式工作前临时落脚的中转站。18世纪早期,学术人员的角色及责任可以描述为:以课程为中心,由一群变化的、不稳定的教师来讲授课程内容,他们广泛的责任包括教学指导、道德监督,与学生形影不离(hand-holding)。19世纪中期发生巨大变化:学术人员的角色责任如他们的背景及职业路径变得更加明晰。这种历史性的转变经历了两个基本阶段:一是19世纪的职业化,二是20世纪的扩张和多样化。[1]职业化发生在19世纪的前25年,内战后显露发展势头,这与当时美国高等教育组织机构的出现大体一致。二战期间学术人员群体规模扩张及学术人员的社会背景更加多样化。这种趋势还在继续,但是,近些年高等教育机构的学生及学术人员的增长速度已减慢。[2]在过去的20年里,高等教育及其学术人员经历了动荡时期。

  对历史变迁的回顾为我们提供了关于教师工作和学术职业历史发展方面重要的视角,解除了我们对于“高校教师是谁,他们在做什么”本质特点方面的假定,同时提供了思考的框架,使我们对未来进行更好地思考,还可以使我们更深入地理解学术生活在当下的处境,以及更可靠地辨别21世纪重塑学术工作和学术职业的重要因素。

  一、1800年左右:学院式教学职业(College Teaching Career)

  17世纪和18世纪上半叶,美国学院里的教学人员全部由导师(tutors)构成,毫无例外地全是年轻男性,一般不超过20岁,他们刚刚获得学士学位,正准备找份牧师工作。[3]美国学院当时的这种模式与按16世纪晚期伊丽莎白一世时代的章程运行的英国大学模式没什么不同。[4]导师们的主要责任是精神上的指导,日常生活上的监护、照管及教学。理想情况下,一位导师指导一个班,这些导师每时每刻都和学生在一起:在教室里吟诵,在学习室自习,一起用餐,晚上住在同一寝室。他们不仅负责学生智力上的发展,还负责学生道德和灵性(spiritual)上的发展。然而,现实是这一时期的导师人员更替频繁。哈佛大学1685年之前,很少有导师带领一个班持续4年,41位导师中只有6位导师任职时间超过3年。虽然在接下来的半世纪最终设立了“永久”的导师职位,但是,当时的主要态势仍是导师更替、流动频繁,形象的说法是导师职位就像“旋转门”(revoling door)。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耶鲁(Yale)大学、布朗(Brown)大学、达特茅斯(Dartmouth)学院和博登(Bowdoin)学院。[5]

  18世纪下半叶,一批具有“永久”职位的教师开始补充到导师队伍中,他们是首次出现的教授。1968年威廉姆·克莱尔(William Carrell)发现,1750年美国当时的高校中只有10位教授,到1800年,高校的数量是之前的2倍,教授数量是之前的10倍。到19世纪初,大约200位教授在19个高校任职。这种发展模式在哈佛大学用了整整1个多世纪的时间得以完成,在耶鲁大学用了半个多世纪的时间。但很快地被18世纪下半叶新建立的高校迅速效仿。比如布朗大学1764年成立之后5年内,1位核心永久职位教师出现,到1800年有5位导师、3位永久职位教授。普林斯顿大学1767年成立,20年后,有3位教授、3位导师。

  这些教授职位是如何形成的?在哈佛大学,教授职位的形成过程很慢,是慈善遗产捐赠产生的结果。18世纪20年代,有2个教授职位被资助:1个是神学,由爱华德·维格莱斯沃斯(Edward Wigglesworth)任职达44年;另1个是数学和自然哲学,最初由艾萨克·格林伍德(Isaac Greenwood)任职,11年之后由继任者约翰·温斯坡(John Winthrop)任职达41年。到1750年,校长侯雷茨(Holyche)有3位永久教师来协助他的工作,是前面提到的2位永久教授和1位永久导师。到1800年,其中“永久”教授的人数和导师人数几乎对等。在耶鲁大学,第一个教授职位同样也是由慈善遗产捐赠资助设立的。1746年,第一个神学教授职位设立,9年后,任职的教授与校长克莱坡(Clap)及导师们一起指导监督教学。1800年,又增加1个教授职位,两年后,2位导师晋升为教授,至此共4位教授,与当时临时性的导师人数对等。[6]

  尽管在指导学生背诵、自习室学习、做礼拜、纪律等方面,这些早期出现的教授履行着和导师非常相似的责任,但他们与导师至少在三个至关重要的方面不同。首先,教授不负责带领一个班的学生,他们被委派在某一特定学科领域如自然哲学、神学、古代语言等进行教学,大部分时间他们提供这些专业领域的教学。其次,他们通常比导师年长5到10岁,经历更丰富,大部分人取得学士学位后在神学、法学、医学方面有专业上的积累。第三,与导师相比,他们是永久雇员。

  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永久(permanent)职位”指的是什么呢?威廉姆·克莱尔对18世纪下半叶时期的124位教授的传记概要进行分析发现:首先,教授身份意味着在特定学术组织机构的一份职业(career),他们大部分都在母校工作。124位教授中,40%的教授在他们的母校任职。其次,专业岗位虽然是永久的,但并不是他们唯一的工作。其中只有15%的教授只从事教学工作,大约20%的教授认为学院教学是他们最主要的工作,他们同时在神学、医学、法律等领域还有一份工作。50%以上的教授认为他们首先是传统专业领域中的实践者,其次才是学院专业教师。

  另一个问题是导师职位可以晋升为教授职位吗?或者换句话说,这两种不同的职位是截然不同的两种职业轨道吗?是的。导师职位仍然是年轻人找到其他职业前暂时的工作,导师岗位很少能转换为教授岗位。从导师岗位转为教授岗位,哈佛大学从来没有过,在布朗大学5个导师中有1个,在耶鲁大学10个导师中有1个。

  总之,截止到1800年,学院里的大部分教师仍然是年轻的、无工作经历的导师,他们与学生同吃住,在生活及学习上为学生提供方方面面的指导,同时随时准备在其他专业领域寻找工作,随时准备离开。一小部分从其他专业领域任职的人员开始在学院任职教授岗位,通常来说,学院教学是他们的第二份工作。

作者简介

姓名:Martin Joel Finkelstein 工作单位:西东大学(Seton Hall University)教育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