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高等教育学
培养目标达成:关于大学教学原则重构的思考
2019年11月20日 09:56 来源:《西北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年第1期 作者:眭依凡 字号
关键词:大学人才培养;培养质量;培养目标;教学原则

内容摘要:教学原则是在大学教学活动中引领和规范教学过程不可或缺的教学理性。

关键词:大学人才培养;培养质量;培养目标;教学原则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眭依凡,男,江苏镇江人,浙江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所长,教育学院博士生导师,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研究方向为高等教育理论与高等教育管理。

  关键词:大学人才培养;培养质量;培养目标;教学原则

  内容提要:教学原则是在大学教学活动中引领和规范教学过程不可或缺的教学理性,针对大学人才培养过程中教学原则已出现衰微的问题,在讨论大学教学原则为什么重要、人才培养目标与教学原则的关系何在之学理性分析基础上,提出大学教学原则有必要重构的学术观点,以及教学原则重构必须遵循基于人才培养目标的有效实现、学生创造能力和解决问题能力的培养、学生职业道德养成的原则。

 

  一、引言:问题的提出

  教育尤其是学校教育可以分为两类:一是良好的教育,另一是不良的教育。两种教育其效果截然相反。换言之,教育是把双刃剑,其一面是造就人、塑造人格、发展才智的天使,另一面则可能是摧毁人性、扭曲心灵、扼杀智慧的恶魔。大学教育亦然,所以俄国著名作家契诃夫在其《笔记》中说:大学能培养一切能力,包括愚蠢。但是作为一名大学理想主义者,笔者一直倡导并坚持“学校教育是人类历史最伟大的发明”“学校教育是一项以改善、提高、发展人的素质为旨要的伟大事业”[1]这一学术观点,由此演绎可以得出结论:学校是一项绝不能出现“次品”的人的“生产”的社会活动。英国有位哲学家曾这样告诫教师:教育上的错误比别的错误更不能轻犯,教育上的错误如同配错了药一样,绝不能第二次、第三次去补救,它们的影响是终生洗刷不掉的。而我国台湾作家张晓风对学校教育的得与失亦有形象比喻:教学改革之可怕有如女人整形,整坏了连一张本来勉强可看的脸也没了。

  学校教育之重要决定了以实施教育为己任的教师极其重要。所以,古语有云:“致天下之治者在人才,成天下之才者在教化,职教化者在师儒。”又云:“国将兴,必贵师而重傅。”正是教师之于学校教育的得与失及成与败具有决定性,具体言之即每个教师其言其行都可能对自己的学生造成终身的甚至是不可逆的影响,故教师必须具备优良的德才素质以避免不良教育在学校的发生,大学亦然!由于人才培养是大学的核心使命,而教学工作是大学人才培养过程中其他不能替代的基本途径,教学之于人才培养的重要性决定了担任教学工作的教师在人才培养活动中的重要性。正是基于这一逻辑,法国著名教育社会学家涂尔干断言:教育的成功取决于教师,教育的不成功也归咎于教师。由此可以进一步推断:好教师与好学校一样不可或缺。

  大学老师是从事通过与学生密切的思想和知识交流的教学活动从而被大学生认可或被否定的极富挑战的职业。由于大学教学绝非是一项简单的知识传授的过程而是涉及诸多教学要素共同参与且彼此交互影响的高度复杂的人际交往活动,如果教师不能富有成效地满足学生求学探知的需要,即胜任教学,颇具质疑批判精神的学生则可能采取两种选择:不来甚至不再听你的课或来了也不听你的课。如同失去了学生的大学不再是真正意义上的大学一样,失去了听课学生的教师不可能是称职或胜任的教师。

  在信息化时代,虽然学生的知识积累及能力发展即获得学业进步的途径多样化,但大学的课堂教学是不可或缺的主要途径,课堂教学的重要性由此决定。由于大学的教学过程绝不止于知识的传授,还有人际情感的交流、科学态度的养成、思维方式的影响、学术文化的熏陶、专业兴趣的培养、问题敏感性及破解难题意识的形成、师生品性的展示等等诸多影响的附加。由此可以推断,大学的教学活动之于大学生身心发展而言其受到的影响并非单一的而是具有整体性。一个优秀教师的教学甚至一堂课的作用或许就改变了一个学生的人生。事实亦然,譬如笔者在早期关于科学家教育思想研究中就发现,不少科学家就是在学校受到名师教学的启蒙,产生了影响其一生的学科兴趣,并对该学科有了经久不衰的热爱,进而成就了自己一生的事业。

  以上讨论足以说明教学的意义及其作用之大。然而,大学的人才培养是既复杂又极富个性化的人际交往过程,其活动主体教学没有唯一的成功定式。民国时期的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其大师讲课的方式虽“千奇百怪”,但无不受学生的欢迎和喜爱。综合有关资料记载:辜鸿铭上课时要对学生约法三章,他进教室学生须起立,下课后他先离开学生方能离开;要求学生背诵课文,授课时若背不出要一直站到下课;讲到得意处他还会忽然唱段小曲,或者从长袍里掏出几颗花生、糖果大嚼。梁启超给清华学生上课,讲到紧要处便成为表演,手舞足蹈,情不自已,或掩面或顿足或狂笑或叹息,讲到欢乐处则大笑而声震屋梁,而悲伤处则痛哭而涕泗滂沱,学生说听他的课是种享受。陈寅恪上课常常喜欢闭着眼睛,一只手放在膝头另一只手放在椅背上,说到精彩处自个儿发出笑声。刘文典是个学广才高、倚才自傲的狷介狂生,自诩为全世界两个半《庄子》研究权威中的半个,他讲魏文帝曹丕《典论·论文》,一边讲一边抽烟,且一支接一支,虽旁征博引,但一小时只讲了一句;他教《昭明文选》,一学期才讲了半篇内容玄虚的《海赋》。沈从文第一次上讲台竟一句话都说不出口,10分钟后才开始念稿子,一个小时的课程内容10分钟念完然后望着大家无话,最后在黑板写道:今天第一次登台,人很多我害怕了。闻一多喜欢把早晨的课调到黄昏上,说这样有气氛,他讲课好像说书,有声有色,比手画脚,眉飞色舞,讲到得意处声音愈来愈高,语速也愈来愈快。一阵热烈激昂的演讲之后,他会压低嗓音两手一摊说:大师讲学就是这样。黄侃是章太炎的弟子,学问渊博为文古奥,然性情怪僻,教学方法亦有问题,因其湖北口音学生听不懂,故他从不布置作业甚至还不肯批阅试卷,据说教务处催急时则写一字条“每人80分”上交了事。金岳霖的课亦很有个性,有次被沈从文请去讲《小说与哲学》,大家颇为期待,不料他讲了半天最后的结论却是:小说和哲学没有关系。北大的文字学由新派钱玄同和老派黄侃分别执教,听钱玄同讲课的学生不时会听到对面教室同时在讲课的黄侃大骂钱玄同,钱先生闻之并不在乎,照样讲自己的课。

  大师的课堂教学虽然风格迥异,但均不失吸引学生的魅力及让学生从中受益的实效,其奥秘在于他们的教学均重视并遵循了教学的基本规律及恪守了必要纲领,而后者即教学原则。由此足见教学原则的重要。遗憾的是现在的大学教师似乎已经不在乎教学原则了,其后果是大学的教学活动的魅力似乎渐渐呈衰微之势,此即思考和讨论大学教学原则问题之必要性。本文提出并讨论三个问题:大学教学原则为什么重要?培养目标及其达成与教学原则的关系何在?基于人才培养目标达成的教学原则重构应遵循哪些原则?

作者简介

姓名:眭依凡 工作单位:浙江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

职称:所长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