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高等教育学
中国高等农业教育发展的历程、现状与路径
2019年09月25日 15:50 来源:《高教发展与评估》2019年第1期 作者:朱以财 刘志民 张松 字号
关键词:高等农业教育;农业教育政策;教育规律;教育资源

内容摘要:新常态下,中国高等农业教育发展应把握时代脉搏,适应国家需求;尊重教育规律,制定长远规划;整合教育资源,促进社会协同;坚持立德树人,回归育人求真。

关键词:高等农业教育;农业教育政策;教育规律;教育资源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朱以财,男,江苏新沂人,讲师,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高教管理与比较教育;刘志民,男,陕西临潼人,教授,管理学博士,研究方向为教育经济与战略。江苏 南京,210095

  内容提要:中国高等农业教育经历了孕育萌芽期、动荡初成期、恢复重建期及新的腾飞期四个发展阶段,探索出了一条适应中国经济发展特色的高等农业教育发展道路,形成了中国特色的高等农业教育体系,并日趋完善,高等农业教育的内涵建设也在稳步推进,但支持高等农业教育发展的政策协同有待加强,面向农村的高等农业教育培养保障机制尚待健全。新常态下,中国高等农业教育发展应把握时代脉搏,适应国家需求;尊重教育规律,制定长远规划;整合教育资源,促进社会协同;坚持立德树人,回归育人求真。

  关键词:高等农业教育;农业教育政策;教育规律;教育资源

  标题注释:中国工程院重点项目“新常态下中国高等农业教育发展战略研究”(2017-XZ-17)及其子课题“新常态下中国高等农业教育的供需差距研究”。

  中图分类号:G648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2-8742(2019)01-0041-13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农业农村农民问题是关系国计民生的根本性问题,必须始终把解决好“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重中之重[1]。在当前人均资源不断下降的背景下,发展和提升高等农业教育,为农业和农村经济发展提供人才支撑、科技贡献和智力支持,是解决“三农”问题的关键。基于此,本文拟对中国高等农业教育的发展历程、当前中国高等农业教育面临的形势和存在的问题、新常态下中国高等农业教育发展的路径选择等进行研究和探讨,以期对推动中国高等农业教育发展有所助益。

  一、中国高等农业教育的发展历程

  中国农业历史悠久,是世界农业起源地之一,农业教育则是伴随着农业生产的发生而出现的。传统意义上的农业教育对传播农业知识和发展农业生产具有积极作用,但由于漫长的封建统治,农业生产长期处于“自给”状态,农业知识的传授大都依靠封闭、保守的家传世袭,加上儒家经学长期占据统治地位,士大夫耻涉农桑,羞务工伎,很大程度上阻碍了农业技术的交流与推广,以致农业技术教育长期滞后于经济社会发展[2]。追溯中国高等农业教育的发展历程,可以发现其大致经历了四个发展阶段,即孕育萌芽期、动荡初成期、恢复重建期和新的腾飞期。

  中国近现代真正意义上的农业教育曾受到日本“劝农政策”、美国“莫里尔法案”的影响,当时晚清的一批爱国志士在看到日本、美国以及西方发达国家先进的农业教育体系对国家经济振兴的贡献后,提出了兴农会、办学堂、设农科等思想,影响比较大的有1893年郑观应的《盛世危言》、1894年孙中山的《上李鸿章书》、1898年康有为的《请开农学堂、地质局折》、1898年张之洞的《设立农务工艺学堂暨劝工劝商公所折》以及1898年梁启超的《农学报序》《教学政策私议》[3]。1897年,浙江杭州太守林迪臣创办了第一所具有现代意义的涉农专门学堂——杭州蚕学馆,开创了中国近现代单科性农业教育的先河,被称为中国近代最早的职业教育机构。1898年,张之洞在《设立农务工艺学堂暨劝工劝商公所折》中强调了农业教育的重要意义。随后,光绪帝正式下诏兴办各类实业学校,设立农务学堂,在张之洞的主导下,国内第一所农务学堂——湖北农务学堂正式成立,后于1905年升格为湖北高等农务学堂。同期还有直隶高等农务学堂、江西高等农业学堂、山西高等农业学堂、山东高等农业学堂、私立安徽高等农业学堂以及京师大学堂农科,这7所农业学堂被称为中国近代最早建立的农业学堂[4]。1902年京师大学堂设置农科,其后,农业学堂设置专科,标志着中国独立设置高等农业院校的开始,1910年,清末最高学府京师大学堂开办农科大学,同年设置本科,成为中国农业大学的开端[5-6]。

  从相关统计资料可以看出,在清朝末年的实业教育起步阶段,农业教育起步较早,农业学校数和学生数所占比例在农、工、商三业中比较高,可见农业教育在当时得到了高度重视[7]。但这一时期的高等农业教育还处于孕育萌芽期,高等农业教育体系主要是学习和模仿日本的教育模式,未能结合农村实际,忽视了对农民的知识宣传与普及。1912年到新中国成立前,中国高等农业教育经历了从全面学习日本到借鉴欧美的转变,全面抗战开始后,很多农业院校被迫西迁、关停,但也正是在这一动荡时期,多层次的中国农业教育体系初步形成,这是中国高等农业教育的动荡初成期。从1952年到“文革”结束,伴随着战后的经济恢复,在学习前苏联高等农业教育的基础上,中国的高等教育经历了一次大规模的院系调整,中国高等农业教育进入重要转折期,一方面培养了一批农业急需的专业人才,满足了社会经济发展的迫切需要,另一方面形成了单科性高等农林院校的布 局,削弱了农业学科与其他学科的联系[8]。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文革”中搬、撤、并、分的学校得到了恢复或重建,高等农业教育得以平稳发展,这一阶段是中国高等农业教育的恢复重建期。1995年以后,沿着“共建、调整、合作、合并”的思路,高等教育布局再次调整,打破了条块分割的局面,高等农业教育结构布局和资源配置也得到优化,高等农业教育由此进入新的腾飞期[9]。

  二、中国高等农业教育面临的形势和存在的问题

  2014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河南考察时指出,中国发展仍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要增强信心,从当前中国经济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出发,适应新常态,保持战略上的平常心态[10]。新常态是一种发展理念,也是一种发展战略,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对高等教育发展制度、理念、目标与模式的影响较大,站在新的历史起点,要主动适应经济发展对高等农业教育的新期待,就必须准确把握高等农业教育自身发展面临的新形势、新问题[11]。

  (一)中国特色的高等农业教育体系日趋完善

  经过一百多年的发展,从模仿日本,转而参照欧美,全面学习前苏联,到后来学习借鉴美欧、日本教育模式并结合中国实际,办学理念、管理体制、培养目标、教学模式等经历了反复调整与变革,探索出了一条适应中国经济发展特色的高等农业教育发展道路[12]。尤其1999年高等教育扩招后,高等农业教育有了跨越式的发展,农林院校的办学条件有了较大改善,招生规模、人才培养质量不断提高,学科结构、层次结构和地区分布更趋合理,形成了以研究生教育为龙头、全日制本专科教育为主体、留学生教育为窗口、继续教育及干部培训为补充的多模式、多层次相互衔接的高等农业教育体系,并日趋完善。据统计,截至2016年12月,全国共有普通高校2596所(本科院校1237所,专科院校1359所),其中独立设置的农林高校82所(本科院校36所,专科院校34所,独立学院12所)[13-14]。2016年中国农学专业招生157213人,比1999年增加113.4%[15-16]。其中博士研究生3480人,硕士研究生23477人,本科生72529人,专科生57727人;年在校生529836人,比1999年增加174.8%,年毕业生142205人,比1999年增加337.1%。从2016年我国农学专业在校生规模来看,博士研究生14291人,硕士研究生57132人,本科生279373人,专科生179040人,分别是2005年在校生规模的1.93倍、1.99倍、1.60倍和1.34倍,2005年以来在校生规模及发展趋势如图1所示[17]。

  

图1 2005年以来农学专业在校生规模及发展趋势

作者简介

姓名:朱以财 刘志民 张松 工作单位:

课题:

中国工程院重点项目“新常态下中国高等农业教育发展战略研究”(2017-XZ-17)及其子课题“新常态下中国高等农业教育的供需差距研究”。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