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高等教育学
一流大学本科生批判性思维能力水平及其增值 ——基于对全国83所高校本科生能力测评的实证分析
2019年09月16日 11:17 来源:《教育研究》2018年第12期 作者:张青根 沈红 字号
关键词:一流大学;本科生;批判性思维能力

内容摘要:推进和实施一流大学的一流本科教育,应着重培养和提高大学生批判性思维能力,一流大学有条件有能力在培养本科生批判性思维能力上发挥主体作用,本科生批判性思维能力培养成效应列入一流大学的绩效评价指标体系。

关键词:一流大学;本科生;批判性思维能力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张青根,华中科技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博士后;沈红,华中科技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教授。武汉 430074

  内容提要:一流大学本科生批判性思维能力水平及其增值高于非一流大学。一流大学的本科生批判性思维能力具有“入门时”与“出门时”的双重优势。一流大学本科教育对学生批判性思维能力产生增值的影响更大且一流大学A类比B类的影响要大。推进和实施一流大学的一流本科教育,应着重培养和提高大学生批判性思维能力,一流大学有条件有能力在培养本科生批判性思维能力上发挥主体作用,本科生批判性思维能力培养成效应列入一流大学的绩效评价指标体系。

  关 键 词:一流大学 本科生 批判性思维能力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自然科学基金2016年度面上项目“高等教育增值与毕业生就业之间的关系——基于教育经济学的理论分析与实证检验”(项目编号:71673097)的研究成果。

  一流本科教育是一流大学建设的核心任务和重要基础。批判性思维能力是创新创造的必要条件,是创业成功的必要条件。大学生的批判性思维能力水平及其增值程度是检验一流大学本科教育质量的重要维度。

  一、相关研究简述

  (一)批判性思维的内涵及能力测试工具

  批判性思维概念最早是由美国哲学家杜威(Dewey,J.)在《我们怎样思考》一书中提出的。[1]但在其后,在关于批判性思维的概念上出现了诸多争论,不同学者从不同学科、不同关注点、不同方法等多维度来定义批判性思维。[2]目前,应用最为广泛的定义是范西昂(Facione,P.)经由德尔菲法得出的有关批判性思维的概念,“有目的的、自律性的判断,通过这种判断得到针对它所依据的那些证据性、观念性、方法性、标准型或情境性思考的阐述、分析、评估、推导以及解释”[3]。研究者也格外关注批判性思维的行为过程,构建批判性思维的要素图或行动框架,试图告知人们如何运用批判性思维的核心技能和态度在合适的时间批判性地思考某个问题、假设或观点。最具代表性的是简尼塞克(Jenicek,M.)和希契柯克(Hitchcock,D.)的研究,他们将批判性思维分解为七个要素:问题识别与分析、澄清意义、搜集证据、评估证据、推导结论、考虑其他相关信息、综合判断。[4]其核心思想是,批判性思维超越了单一论证的维度,它包含对证据本身的批判性评估,其中具有创造成分。

  批判性思维是教育和培训的产物,能被习得也能被传授,且可被客观测试。[5]如此,个人或第三方机构开发的批判性思维能力测评工具应运而生。比较有影响的有康奈尔批判性思维测试、[6]加利福尼亚批判性思维技能测试和倾向量表、[7]ETS水平轮廓测试、[8]大学学业水平评估考试、[9]大学学习评估考试、[10]中国本科生能力测评[11]等,其共同特点是将批判性思维作为核心的通用能力进行标准化评估。

  (二)大学生批判性思维能力水平的组间差异及影响因素

  借助上述批判性思维能力测评工具,一些研究从院校的层次、类型、规模与地理位置,学生的学科、专业、年级、种族、大学前成长经历等角度,分析大学生的批判性思维能力的组间差异。例如,引入院校对学生选拔性的变量后发现,高选拔性的文理学院的学生比研究型大学、地方性学院的学生,在批判性思维能力上均显著高出0.13个标准差。[12]位于郊区或小城镇的大学的学生的批判性思维能力显著高于位于大都市的大学的学生的批判性思维能力;院校规模与其学生的批判性思维能力得分呈中等强度的正相关。[13]在批判性思维能力得分上:研究型大学学生显著高于地方本科大学学生且年级和学科差异显著。[14]

  研究者们还探讨了大学生批判性思维能力发展之所以存在差异的影响机制。有学者探讨了种族、性别、年龄、学术动机、工作责任感、所在院校的不同的学生的批判性思维能力均分、课程作业的类型等因素对批判性思维能力发展的影响。[15]有学者从认识论信念视角的分析发现,学校、年级和自我发展阶段等特征显著影响批判性思维的发展。[16]有学者认为,教师是否平等且公平地对待每一个学生、学生是否有开放的渠道和教师交流、能否迅速获取针对学业的有益反馈、能否清晰地理解项目的规则和政策、是否被要求去尝试从其他方法、课程中寻求论据等因素,均会影响学生批判性思维的养成。[17]

  (三)大学生批判性思维能力的增值评估

  不少的研究基于横截面或追踪调查数据,利用实验或准实验的设计来测度和评估大学生批判性思维能力增值,并揭示其增值的来源。

  其一,测度某一时段大学生批判性思维能力的增值幅度。第一年大学学习经历可以提高0.11个标准差。[18]两年和四年的大学就读经历分别可提高0.18、0.47个标准差。[19]有学者基于大量实证研究论文的元分析发现,将近63%~90%的批判性思维能力的变化发生在大二学年,在批判性思维能力及批判性思维能力倾向上,高年级学生比新生均高出0.5个标准差。[20]

  其二,分析某项特定活动对大学生批判性思维能力增值幅度的影响,如参与一学期批判性思维课程学习、参与多元化课程学习、参与俱乐部或其他类型社团活动可分别提高0.3、0.14、0.14个标准差。[21]也有研究发现,有六类教师(给学生布置具有挑战性的任务、与学生开展与课程相关的互动、在课堂上使用合作学习技术、强调高阶认知活动、强调教育活动、在良好校园风气或校园文化中工作)的教学实践对学生批判性思维能力增值的影响较大。[22]

  其三,分析学校教育对大学生批判性思维能力增值的净影响:在控制其他变量条件下,两年制社区学院的教育可以提高学生0.34个标准差的批判性思维能力。[23]在控制了学术能力、高中阶段GPA、教育期望、人口统计学特征等变量后,接受了一年的大学教育的学生的批判性思维能力比那些未进入大学的高中毕业生的批判性思维能力显著高出0.44个标准差。[24]在控制了大学前批判性思维能力水平、学术动机、种族、性别、工作责任感、社会经济地位、校园居住情况、课程作业类型、教学质量等变量后,课程学习的学时数对第三学年末大学生批判性思维能力得分有显著正向影响。[25]

  综上,从批判性思维的概念、要素及测试工具的开发,到应用测试工具来评估大学生批判性思维能力水平及其增值,研究者们开展了大量的研究,为后续工作奠定了基础。本研究遵循前述范西昂经由专家法得出的批判性思维能力定义,将利用本土化的批判性思维能力测评工具,对全国本科生批判性思维能力进行客观测量,并具有针对性地分析一流大学的本科生批判性思维能力水平及增值状况,具有充足的研究空间和重要的研究价值。

作者简介

姓名:张青根 沈红 工作单位:华中科技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

课题:

本文系国家自然科学基金2016年度面上项目“高等教育增值与毕业生就业之间的关系——基于教育经济学的理论分析与实证检验”(项目编号:71673097)的研究成果。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