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高等教育学
通识教育效果的影响因素辨析
2019年09月09日 15:48 来源:《复旦教育论坛》2019年第1期 作者:陆一 黄天慧 字号
关键词:通识教育;核心课程;学习收获;教学方法;作业与考核方式

内容摘要:国大学通识教育改革的效果需要实证研究来刻画和检验。

关键词:通识教育;核心课程;学习收获;教学方法;作业与考核方式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陆一(1985- ),女,上海人,教育学博士,复旦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副研究员,主要从事科技拔尖人才培养,通识教育,现代大学治理研究;黄天慧(1987- ),女,云南昆明人,复旦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博士研究生,云南大学信息技术中心教师,研究方向为网络教与学、大学生发展与评价。上海 200433

  内容提要:我国大学通识教育改革的效果需要实证研究来刻画和检验。以X大学选修通识核心课程的2146位学生为样本,以通识学习收获为因变量,从学生个人先赋因素、学业特征、通识课程教与学等方面探究通识教育效果的影响因素。多元线性回归发现,家庭文化与经济资本对学生的通识学习收获有一定影响。专业身份对通识教育效果影响很大,它塑造了学生对待所有课程的学习动机、意义感、投入预期和学习方式等。因此,通识核心课程应当在理解学生专业学习的基础上开展教学,建议教学中首先要激发学生在本专业之外的求知欲,帮助学生建构比专业领域更大的知识体系。数据还印证了课堂上带领学生精细地研读经典文本是有效的教学方法,要求学生通过阅读、思考而不是拼凑综述来撰写论文,实施严格的客观题而非开放的主观题考试更有利于提升学习收获。

  关 键 词:通识教育 核心课程 学习收获 教学方法 作业与考核方式 院校研究

  标题注释:复旦大学“卓学计划”。

  我国多所一流大学全面实施本科生通识教育已经十余年。改革的效果如何?管理者、教师和学生都需要科学的自我评估来总结经验,回应质疑,明确进一步努力的方向。2015年起,本研究对作为改革先驱的X大学全校本科生持续开展大规模通识教育学习效果调查。X大学是我国一所综合性一流大学,全面推行本科通识教育及通识核心课程10年以上,其课程建设已经进入了稳定阶段,其教学状态可以代表我国现阶段的领先水平。以X大学为案例,研究着重披露影响通识教育学习效果的因素,试图在控制学生个人背景和大学学习情况的基础上,刻画我国一流大学通识核心课程的有效教学特征,为其他建设通识课程的同类大学提供借鉴。

  一、调查工具与变量的操作化

  研究采纳国际主流的大学生学习结果调查理念和方法,构建了基于中国经典教育思想的“文质-知行”通识教育目标理论框架,设置了贴合我国大学通识教育建设实际情况的题项,总体上在预调研中信效度检验良好(具体参见文献[1])。

  (一)因变量:通识学习收获

  为考察通识教育效果,根据“文质-知行”理念的结构化设计,研究将“通识学习收获”设为因变量,包括4个维度:经典体悟、科学素养与多元视野、品识力、践行力。经典体悟指基于文化传统和相应的经典文本系统,通过充分体悟,逐渐形成一种对文明的古今演变具有反思力的人文观念;科学素养与多元视野是指以科学理性对待各种现代学科知识,掌握现代学科的学术性质,初步驾驭不同学科,具有一定的知识面;品识力是文化教养所孕育的个人品位和审辨,表现为辨别、取舍、品鉴、判断等知好赖、辨美丑的德性;践行力是朴素的行动能力,它不依附于文化和价值观念,就是能够把事办成的可迁移技能[1]。总体通识学习收获取4个维度学生自我报告上大学以来提升幅度大小的平均值。

  需要指出的是,X大学十多年来采取通识教育与专业教育相结合的方式培养本科生,提出在专业教育过程中贯穿通识教育的目标,希望学生通过同时学习专业课程和通识课程,并结合书院中的共同生活实现人的全面发展。实际上,中国大学以通识教育为名的改革要能真正实现,必须全面重新审视本科教育体系,而非在原有的教育体系中挤出极有限的空间插入通识教育模块[2]。所以在这项调研中,很难将通识课程的效果从本科教育整体效果中单独分离出来。研究的因变量“通识学习收获”对应的是X大学本科阶段整个通识教育体系的效果,并非仅限于通识核心课程的单独影响。

  (二)自变量

  综合国内外大学生学情调查相关的研究和实地调查成果,研究设计了3组自变量:学生个人先赋因素、个人在大学的学业特质、通识核心课程教与学。

  1.个人背景因素

  已有的学生调查相关研究文献中只要涉及学生个人因素的,基本都将性别与年级设为控制变量或自变量。国内外许多研究发现父母受教育水平和家庭经济背景与学生的学习成就有密切的关系[3-10]。对通识教育效果而言,父母带给子女的文化资本(本文操作化为父母受教育水平)和学生自陈的家庭经济情况很可能直接影响学生对通识教育的需求、认同和学习动机。

  2.学业特征

  学业特征指学生的大学学业整体倾向性特征和专业课程学习情况。在探究通识学习效果的一般性规律时,学生的学习动力和学习成绩是需要控制的个体差异。除此之外,研究也关注学生的专业背景和学习风格有什么影响。以专业为单位、以专业水平为标准来培养学生是中国大学教育的基本条件,学习某项专业是一般学生上大学的期待,而学生进入大学后的组织管理方式、周围小环境的氛围都与专业有直接关系。中国大学总体上不具备采取美国式的四年制博雅教育的基础,通识教育与专业教育相结合才是明智的方向[11]。因此学生在本科阶段将同时受到专业教育和通识教育交织的影响。研究重点探究的两个专业背景因素是学生的专业大类属性(客观)和对专业的兴趣(主观)。

作者简介

姓名:陆一 黄天慧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

课题:

复旦大学“卓学计划”。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