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高等教育学
鲤鱼跃龙门:农村学生的大学“逆袭”之路 ——基于首都大学生成长跟踪调查的实证研究
2019年09月09日 15:26 来源:《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19年第1期 作者:吴秋翔 崔盛 字号
关键词:农村学生;大学成长;就业发展;家庭背景

内容摘要:高校应该注重农村学生的教育工作,做好他们的心态过渡,重视其非认知能力的培养,提供发展型资助支持,并加强就业指导,帮助他们实现人生的“逆袭”。

关键词:农村学生;大学成长;就业发展;家庭背景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吴秋翔,崔盛,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北京 100872

  内容提要:上大学是农村学生改变个人命运的重要途径,但是作为弱势群体,农村学生究竟如何通过接受大学教育来改变人生,缩小与城市学生之间的差距?本文基于“首都大学生成长跟踪调查”(BCSPS),试图从学生入学、大学成长到就业发展的动态研究视角给出回答。研究发现,农村学生存在明显的家庭背景劣势,在入学时产生成绩差距。但是农村学生通过自身努力、以勤补拙,在大学学习方面超越城市学生,并在综合能力提升方面表现不俗,最终获得与城市学生不相上下的就业结果。这是农村学生凭借勤勉踏实的态度、更多的努力投入,积累的人力资本所获得,弥补了其在家庭背景上的劣势。研究建议,高校应该注重农村学生的教育工作,做好他们的心态过渡,重视其非认知能力的培养,提供发展型资助支持,并加强就业指导,帮助他们实现人生的“逆袭”。

  关 键 词:农村学生 大学成长 就业发展 家庭背景

  标题注释:北京市社会科学基金青年项目“大学生理想信念教育与生涯发展研究”(18JYC021)。

  在我国城乡二元的格局下,农村学生从出生到成长,从接受基础教育到参加高考,从进入大学学习到就业找工作都受到了城乡因素的强烈影响。读书似乎成为农村学生改变个人命运、实现社会纵向流动的唯一途径,考上大学意味着鲤鱼跃龙门,意味着出人头地,甚至可以改变整个农村家庭的命运。所以,作为社会的弱势群体,农村学生的教育问题一直牵动着许多人的心,为此中国政府承诺“要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让每个人都有平等机会通过教育改变自身命运、成就人生梦想”。那么,大学教育究竟能给农村学生带来什么?农村子弟能否通过大学的教育实现人生的“逆袭”?

  城乡看似是一个简单的身份划分,实际上包含了丰富的内涵与复杂的因素。从社会学与经济学的研究视角看来,城乡户籍可以看成一种社会分层方式或社会身份(陆益龙,2008),也可以视为人力资本与社会资本的集中表现(秦永,裴育,2011),抑或是文化资本的差异(吴愈晓等,2017)。从教育学的研究视角来看,城乡户籍意味着家庭资源和公共教育资源分配的差异,代表了不同的自我身份认定与发展期望,还意味着一系列的制度约束和文化安排(高勇,2015),集中表现为宏观层面的教育资源分配与微观层面的学生成长差异两方面(刘精明,2008;马道明,2015),特别是在严格的户籍制度管理下,通过高等教育实现“农转非”是农民子弟改变社会地位、实现社会向上流动的主要途径(吴晓刚,2007)。所以,许多学者以高等教育阶段为载体探讨城乡学生的成长与发展,如关注城乡学生的高等教育入学机会与就业表现,通过对大学入口及出口两个时点的比较,来进一步解释城乡学生的发展差异。

  首先,高等教育入学机会上的城乡差异,侧重于宏观层面的教育资源分配与公平性的探讨。随着我国高等教育的蓬勃发展,2017年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已达到45.7%。如果不考虑高等院校内部分层的因素,无论是城镇还是农村居民获得高等教育的机会都有了显著的提高(丁小浩,梁彦,2010)。多年来,农村考生录取人数实际年均增幅高于城市考生,2003年以后进入高等学校大门的新生中超过一半来自中国农村(苟人民,2006),城乡子女在高等教育入学机会数量方面的差异一直在缩小,到2010年时差异已基本消失(王伟宜,吴雪,2014)。但也有学者认为城乡学生高等教育机会的不平等长期存在,并在高等教育扩招后有所扩大(李春玲,2014;马宇航,杨东平,2015),且面临着向教育机会质量的不均等转移(王伟宜,2015)。所以,政府开始实施农村和贫困地区专项招生计划等倾斜性招生计划,为农村学生提供上重点大学的机会,保障城乡学生的高等教育机会公平(崔盛,吴秋翔,2018)。

  其次,大学生就业发展的城乡差异,侧重关注学生的毕业选择、就业表现及其影响因素。众所周知,劳动力市场中户籍影响显著,户籍制度是劳动力市场上就业保护的制度基础(蔡昉等,2001),仅仅因为户籍职业选择歧视,农户个体收入显著更低(万海远,李实,2013)。然而,有研究认为,当达到一定教育水平,可以消除由户籍制度的差别所产生的收入差距(薛进军,2008)。因此,学者们会更加关注城乡学生的就业情况,看教育是否弥补了户籍的影响。学者们发现,在就业阶段农村大学生仍然处于劣势地位(黄敬宝,2015),特别是他们的就业薪酬更低(岳昌君,张恺,2014)。原因在于无论是农村学生个人,还是他们所在的家庭,都缺少有效的社会资本(阎凤桥,毛丹,2008)。其中,家庭经济条件是衡量社会资本水平的最重要标准,显著地影响了学生的就业(陈成文,谭日辉,2004)。但是,也有学者指出,农村大学生的就业并非完全命中注定,在后致因素中实习经历、竞赛成绩、担任学生干部要比先天因素更重要(袁红清,李荔波,2013),他们的就业质量与职业资格证书、奖学金、社会实践、专业兴趣等教育储备呈正相关关系(钱芳,2015)。这些教育投入有正面积极的影响,说明农村大学生可以通过个人努力获得较好的职业发展。

  政府和高校一方面给农村孩子提供了上大学的机会,解决上学难、上好学校难的问题;另一方面关注城乡学生的就业情况,以此来讨论城乡学生的就业差异,但这只是招生和就业的直观结果,并不能完全说明政府和高校在培养农村学生上发挥的作用。这两方面的研究只抓住了高等教育对农村学生影响的两端,却把高校内部看作“黑箱”(叶晓阳,丁延庆,2015),忽视了学生在学期间大学的作用。所以,一些研究开始对城乡学生大学的学习表现进行探讨,但他们基于不同的数据样本得到各异的结论。有学者发现农村学生大学成绩的起始水平与变化显著高于城市学生(权小娟,朱晓文,2016),进入前50%的几率也更大(权小娟,边燕杰,2017),也有学者得到农村学生成绩显著低于城市学生的相反结论,他们是学习弱势群体(卢晓东等,2016),还有研究认为城乡学生在大学四年的学习总成绩不存在显著差异(谭荣波,蔡华清,2015)。这些结果主要反映了两种观点:一种是城市学生在学习习惯、家庭背景、基础教育等方面具有全方位优势,这种优势将在大学延续;另一种观点认为,即使基础教育阶段城乡学生存在差异,进入大学后大家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农村学生进入大学后愿意付出更多努力(卢晓东等,2016)。还有研究证实城乡学生学习成绩的差异与其学习投入有关(杨立军,张薇,2016),农村学生受高中应试教育思想左右,更侧重基础性课程的学习和考试结果(初云宝,2011)。

  综上,现有研究都是分阶段来看大学对农村学生的影响与机制,单独讨论入学机会、大学表现或就业表现,并没有动态观察农村学生从入学开始,到接受大学教育以及最终进入劳动力市场的成长与发展过程,也没有充分阐述大学究竟给农村学生带来怎样的教育增量。当然,这些研究极大程度依赖于数据的特征与有效性。所以,本文基于“首都大学生成长跟踪调查”(Beijing College Students Panel Survey,简称BCSPS),以动态视角分析城乡学生从入学、大学期间再到毕业时的变化,通过比较不同阶段城乡学生的差异,将研究核心聚焦于农村学生在大学期间发生的改变,以回答上大学究竟能给农村学生带来什么,农村学生能否通过大学教育实现人生“逆袭”。

作者简介

姓名:吴秋翔 崔盛 工作单位: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

课题:

北京市社会科学基金青年项目“大学生理想信念教育与生涯发展研究”(18JYC021)。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