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高等教育学
创业型大学本土化的理论误解 ——兼议创业型大学的学术资本转化
2019年07月08日 15:18 来源:《江苏高教》2018年第11期 作者:付八军 字号
关键词:创业型大学;学术资本主义;学术资本转化;人力资本

内容摘要:创业型大学在教学服务领域强调学术资本向人力资本的转化,亦即实现教学服务产品向个体内在素质的转化,这是以“学术资本转化”统合创业型大学内外部两个着力点并且确立其作为创业型大学组织特性的一种理论创新。

关键词:创业型大学;学术资本主义;学术资本转化;人力资本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付八军(1976- ),男,湖南岳阳人,绍兴文理学院教师教育学院教授,教育学博士。浙江 绍兴 312000

  内容提要:亨利·埃兹科维茨与伯顿·克拉克是创业型大学理论的两位奠基者,我们不能将他们个别化或阶段性的观点当成创业型大学的全部内涵。创业型大学的存在价值在于其推动知识应用的历史使命,进而我们在确立创业型大学的组织特性时,不宜选择注重商业运作的学术资本主义,而应该选择突出历史使命的学术资本转化。创业型大学的学术资本转化,不仅包括学术资本向现实生产力的转化,还包括学术资本向人力资本的转化。“学术资本”“人力资本”均属于不含特殊情感或者价值倾向的中性词,仅仅表明这些是非常重要的资源。创业型大学在教学服务领域强调学术资本向人力资本的转化,亦即实现教学服务产品向个体内在素质的转化,这是以“学术资本转化”统合创业型大学内外部两个着力点并且确立其作为创业型大学组织特性的一种理论创新。

  关 键 词:创业型大学 学术资本主义 学术资本转化 人力资本

  标题注释:浙江省高校重大人文社科攻关计划项目“应用型大学教师转型现状与路径研究”(课题编号:2016GH017)。

  [中图分类号]G649

  [文章编号]1003-8418(2018)11-0007-05

  [文献标识码]A

  20世纪末,创业型大学理论一经诞生便被传入中国,并且在21世纪初推动国内一批普通本科院校迈入创业型大学道路。但是,时至今日,创业型大学的中国实践并未取得突破性进展[1],形成了中西创业型大学的南橘北枳现象。离开实践的理论是空洞的理论,没有理论指导的实践是盲目的实践[2]。创业型大学中国化的实践探索之所以徘徊不前,甚至出现有的高校更改创业型大学的战略目标定位,在很大程度上在于中国缺少适切性的创业型大学理论。这种理论的缺少,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其一,未能全面而又准确地把握西方创业型大学的内涵,尤其未能抓住其精神实质;其二,未能结合中国实际对西方创业型大学理论进行诠释与改造,构建创业型大学理论的中国流派。本文试图从反向研究的新角度,对中国学界关于创业型大学的理论误解进行一次梳理与论证,以期我们对创业型大学内涵有更加准确的领会与正确的理解。从目前的研究现状来看,在创业型大学中国化研究进程中,至少存在以下关系重大的理论误解。

  一、将创业型大学的含义局限于学者的个别化或者阶段性观点

  学界普遍认为,美国学者伯顿·克拉克和亨利·埃兹科维茨(Henry Etzkowitz)在20世纪末几乎不约而同地提出“创业型大学”,他们两位均是这个概念的提出者与奠基者[3]。确实,他们俩对创业型大学理论均作出了具有开创性价值的重大贡献,可以同时被尊为创业型大学的理论鼻祖。正因为有着两位不同的理论鼻祖且在概念提出初期两者的理论视角不尽一致,从而国内学者在寻找创业型大学理论源头来论证自己的某些学术观点或者实践路径时,就不能完全依赖埃兹科维茨或者克拉克的个别化观点,更不能将他们两位初期的观点或者案例作为我们研究创业型大学的全部内容、理论基石或者金科玉律。

  埃兹科维茨在提出这个概念的时候,是以MIT、斯坦福等美国研究型大学作为案例高校,论述这些高校如何通过学术成果转化、服务社会经济成为大学典范的。“创业型大学应该以一种积极主动的姿态把知识应用到实践,并在学术知识的创造过程中增加收入。”[4]当前,创建于19世纪中期的MIT,在学界被誉为世界上第一所成功的创业型大学。对于这所大学,埃兹科维茨给予过极高的评价,指出MIT“开创了大学与企业联合的模式并且将其推广到其他院校。……将基础研究和教学与产业创新结合在一起的MIT模式,正在取代哈佛模式成为学术界的榜样”[5]。埃兹科维茨是第二次学术革命的提出者,在中国最受关注的理论成果之一便是他研究大学、产业与政府三者关系的“三螺旋”(triple helix)理论,后被国内外学者广泛应用到创业型大学理论研究上。在三螺旋创新模式中,大学、产业与政府三者既相对独立又相互作用,在此条件下的任何一种组合方式,都可以成为组织创新的兴奋剂[6]。埃兹科维茨关于创业型大学的代表性观点有两个:一是大学经历了教学型、研究型和创业型三种模式,创业型大学必须在研究型大学的基础上发展而来;二是创业型大学凭借自身独特的学术资本获取办学资源,推动学术成果转化,在理论上代表未来大学变革的一种走向。国内不少学者对于创业型大学的理论研究,正是基于埃兹科维茨的学术见解,认为创业型大学是研究型大学学术创业的升级版,只有研究型大学才能建立创业型大学。例如,李世超等认为,创业型大学“是研究型大学的进一步发展和深化”[7]。在创业型大学本土化的理论研究上曾经有过深入研究的王雁博士明确提出,“创业型大学首先是研究型大学”[8]。还有文章指出,“所有的创业型大学都属于研究型大学,但并非所有的研究型大学都是创业型大学”[9]。“创业型大学始于20世纪后期,是欧美、澳洲和亚洲部分研究型大学率先推行的一种大学转型发展的新范式,也是大学发展的新阶段。”[10]国内学者之所以将创业型大学视为研究型大学的升级版,而否定教学型大学走向创业型大学的可能性,主要基于埃兹科维茨最初对于研究型大学学术创业的理论假设。

  研究克拉克关于创业型大学的思想,国内学者主要根据王承绪先生翻译的两本著作,即《建立创业型大学:组织上转型的途径》与《大学的持续变革:创业型大学新案例和新概念》。在第一部著作里,克拉克以英国的华威大学、荷兰的特文特大学等欧洲5所教学型院校作为案例高校,论述这些高校如何通过大学转型的五个要素(一个强有力的驾驭核心、一个拓宽的发展外围、一个多元化的资助基地、一个激活的学术心脏地带、一个整合的创业文化)成为大学典范。这五个要素,后来成为我国许多学者探索创业型大学建设路径的金科玉律。从这里可以看出,克拉克最初研究创业型大学,是从教学型大学而不是研究型大学出发的。结合克拉克后期对于创业型大学的研究,我们可以发现,克拉克的创业型大学观,既包括教学型大学,亦包括研究型大学。这一点,在他第二部著作所介绍的16所不同案例高校(包括了美国的MIT、斯坦福等研究型大学)可以充分地体现出来。同时,如果我们只从第一部著作尤其该书前面概述性文字表述中分析,很容易将克拉克关于创业型大学的内涵锁定在“创新型”“组织转型”等关键词上。正如克拉克开篇所指出的,“针对这些大学,大家都有很好的理由称之为欧洲创新型大学联合会(European Consortium of Innovation Universities)”[11]。虽然创业型大学必定属于创新型大学,但是,创新型大学不一定都是创业型大学,从而创业型大学不等于创新型大学[12]。如果我们将创业型大学仅仅定位于创新型大学,则是对克拉克关于创业型大学内涵的误解。可以说,“创新型”不代表创业型大学的全部内涵,或者说这种表达过于含糊,不足以明晰创业型大学的精神实质。如果认真分析克拉克在该书中对欧洲这5所大学转型与发展的描写,尤其再看看第二部著作,我们就会悟出,创业型大学既不能局限于埃兹科维茨所谓的研究型大学学术创业的升级版,也确实不是克拉克最初拟以“创新型”作为组织概念所能揭示的。

作者简介

姓名:付八军 工作单位:绍兴文理学院教师教育学院

职称:教授

课题:

浙江省高校重大人文社科攻关计划项目“应用型大学教师转型现状与路径研究”(课题编号:2016GH017)。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