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高等教育学
引领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高等教育研究适逢其时的责任
2019年03月14日 10:53 来源:《中国高教研究》2018年第8期 作者:眭依凡 字号
关键词: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高等教育研究

内容摘要:加快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实现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是党的十九大提出的高等教育强国建设的必由之路。

关键词: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高等教育研究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眭依凡,浙江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所长,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浙江 杭州 310007;中国高等教育学会第四届学术委员会委员。北京 100191

  内容提要:加快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实现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是党的十九大提出的高等教育强国建设的必由之路。在分析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的背景及重要性的基础上,针对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存在的问题,提出高等教育研究有必要对“什么是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与外延式发展有什么不同”“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的任务(要素)是什么”“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的动力何在”“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需要采取什么举措”等问题作出回答。从而根本解决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的思想和认识问题,在舆论上对高等教育的内涵式发展进行发动,在理论上为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予以必要的理性指导,这是高等教育研究适逢其时的责任。

  关 键 词:高等教育 内涵式发展 高等教育研究 责任

  标题注释:本文系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重大课题攻关项目“高校内部治理体系创新的理论与实践研究”(16JDZ039)的研究成果。

  党的十九大报告在“优先发展教育事业、建设教育强国”的主题下关于高等教育的内容指出,“加快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实现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言简意赅的两句话,充分体现了中央高层对加快“双一流”建设和实现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的极度关切,其内涵不仅极其丰富且任务极其繁重。由于具有近现代高等教育内在规定性意义和社会要求的高等教育活动及其实施的组织——大学已经是需要理论指导其实践的高度成熟的事业和组织,由此决定了高等教育理论研究之于高等教育及大学改革发展的重要性。本研究针对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尚未引起大学足够重视的问题,在对该问题进行分析诊断的基础上,提出推动和引领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是高等教育理论研究适逢其时的重大责任并讨论之。

  一、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何以重要

  21世纪以来的国际竞争以高新知识创新为时代发展的主要特征,由科技革命带来的产业革命完全改变了人类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以生产要素为驱动的经济发展时代已经让位于高新知识创新为驱动的新经济时代。在国际竞争日益激烈的现代社会,谁垄断了高新知识谁就能立足于世界竞争的制高点。在这样一种世界变迁中,习近平总书记在中科院第十九次院士大会指出,“科学技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深刻影响着国家前途命运,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深刻影响着人民生活福祉。”[1]持续创新高新知识及培养具有高新知识创新能力者的主力军即大学,此即“加快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及“实现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的国际背景所在。

  (一)“双一流”建设及高等教育内涵发展的背景

  “加快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实现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国家战略的提出,就宏观环境而言无疑是顺应国际发展大势和适应国际竞争日益激烈的需要,但就国家自身发展进步而言也是我们面对新变化、新挑战、新问题必须做出的新抉择,其理由如下。

  1.国家发展模式已经发生了根本变化。经改革开放40年的不懈努力我国的经济发展模式已经实现了由数量规模和速度增长向以高质量、高效率发展为特征的转型过渡,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不仅是我国发展的目标所在,更是提升经济发展层次水平不可或缺的战略举措。在国家这样一种以生产力水平提升为手段促进经济发展转型升级的过程中,高新知识是实现这一创新的动力。如前所述,高等教育之高新知识的开发创新者、传播及运用者的属性特征及其社会功能决定了它在国家经济创新发展进程中,具有源动力的作用,是国家创新发展必须依靠的具有垄断地位的主体力量。

  2.国家竞争力有待进一步提高。作为负责任的大国,我国应该投入更多具有中国元素的“中国智慧”“中国力量”为影响和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做出应有贡献。但其前提是:一个欲主动担负促进全球共同发展责任的国家不仅要有胸怀世界的理想情怀,还必须有强大的国家实力尤其是足以引领全球发展的国家竞争力,否则我们既难有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底气和自信,更没有影响和引领世界发展方向和进程的国际话语权和国家实力。据2017年9月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2017-2018年度全球竞争力报告》(The Global Competitiveness Report 2017-2018),我国内地排名第28位,既落后于排名第9的香港地区,也落后于排名第4的台湾地区,其中内地的高等教育与培训排名第54位[2]。由于高等教育竞争力的不足在一定程度上拖了我国“技术成熟度”“创新”两个指标的后腿,终而影响了我国整体竞争力的提升。(见表1)由此也说明了我国在国家竞争力尤其是高等教育竞争力方面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数年前美国前副总统拜登在参加美国一所大学毕业典礼的致辞中称:“我敢说,没有一项创新项目、创新变革以及创新产品是来自中国”,“我们在创新和科技上引领世界”,因为“我们有全世界最好的大学”[3]。如果以逆耳忠言的胸怀玩味拜登的这番言论,这对我们认识到提高国家创新能力及竞争力必须率先提升高等教育创新能力和竞争力不无启迪。

作者简介

姓名:眭依凡 工作单位:浙江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

职务:所长

课题:

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重大课题攻关项目“高校内部治理体系创新的理论与实践研究”(16JDZ039)的研究成果

荣誉称号:

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