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高等教育学
蔡元培与青年毛泽东 ——纪念蔡元培任职北京大学校长100周年
2018年10月15日 11:31 来源:《山东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作者:韩延明 字号
关键词:蔡元培;毛泽东;北京大学;革命活动

内容摘要:五四运动前后,青年毛泽东曾两次前往并留居北京,得到了北大校长蔡元培的多方关照、支持和帮助。

关键词:蔡元培;毛泽东;北京大学;革命活动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韩延明(1959- ),男,山东肥城人,博士,中共山东省委党史研究室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山东 济南 250001

  内容提要:五四运动前后,青年毛泽东曾两次前往并留居北京,得到了北大校长蔡元培的多方关照、支持和帮助。蔡元培有启于、有助于且有益于、有恩于青年毛泽东,使他有机会阅读了一批进步书刊,加入了几个学术社团,参加了一些革命活动,接触了一批人生导师,为其确立共产主义信仰、走上革命道路、成为一名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奠定了重要的知识和思想基础,开启了其人生后续发展重大转折的关键一步,甚至深刻影响了他的一生。毛泽东对蔡元培“学界泰斗”“人世楷模”“民族伟人”“学术领袖”“五四先导”“真是好人”等高度评价,充分表达了毛泽东对蔡元培的无比崇敬、感激与深切怀念。

  关 键 词:蔡元培 毛泽东 北京大学 革命活动

  中图分类号:D2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1-5973(2018)01-0001-27

  有一种精神,穿越历史历久弥新;有一种怀念,历经风雨更臻浓醇。百余年来,“上承太学正统,下立大学祖庭”的北京大学,以其学识的清韵和精神的魅力,强烈地感召着一代代德才兼资的莘莘学子阔步于时代的前沿,肩负起国家强盛、民族复兴的厚重责任。鲁迅在《我观北大》一文中写道:“北大是常为新的,改进的运动的先锋,要使中国向着好的,往上的道路走。”①北京大学,之所以挺然特出、褒然独立,成为中国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的发祥地,成为传播马克思主义和俄国十月革命的中心,成为孕育和创建中国共产党的摇篮,铸就了中国近现代新型高等教育的基石和辉煌,与当年气量恢宏、除旧布新,囊括大典、网罗众家、积极推进民主与科学的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是分不开的。

  1916年6月16日,袁世凯在全国人民的一片唾骂声中一命呜呼。黎元洪接任大总统后,任命范静生为教育部总长。范总长随即电邀1913年9月因“二次革命”失败而赴法留学的蔡元培回国就任北京大学校长一职。电云:“国事渐平,教育亦急。现以首都最高学府尤赖大贤主宰,师表群伦。海内人士,咸深景仰。用特专电敦请我公担任北京大学校长一席,务祈鉴允,早日归国,以慰瞻望。启行在即,先祈电告。范源濂宥印,外交部代。”②接电后,蔡元培即于1916年10月2日同吴玉章一道由马赛乘船回国,11月8日抵达阔别3年的上海。奉孙中山先生惠示,决定就任北大校长。

  蔡元培从上海到北大赴任之前,1916年12月21日《中华新报》载:“大风雪中,来此学界泰斗,如晦雾之时,忽睹一颗明星也!”③12月23日,蔡元培由上海到达北京。12月26日,黎元洪正式任命蔡元培为北京大学校长。1917年1月4日,蔡元培到校就职,1月9日发表就职演说,认为“大学者,研究高深学问者也”,一语定位,惊震中国,由此开始了他一生最有建树、彪炳史册的一段辉煌教育历程。

  蔡元培任校长期间,开招贤纳士之先河,导教书育人之新路,阐扬学术,教授治校,数度保卫北大穿越乱局、渡过难关,助推了中国文化教育的进步。正如梁漱溟所评:“细数起来,在当时的中国,在‘五四’运动前夕的北京大学,论其影响和作用,蔡先生是居首位的。他的业绩,影响着现代中国的文化教育各方面。”④我们仰慕北大,更仰慕其振兴奠基者——蔡元培。

  五四运动前后,青年毛泽东曾两次前往并留居北京:一次是1918年8月19日因筹办湖南青年赴法勤工俭学事宜进京,至1919年3月12日;一次是1919年12月18日以团长身份率湖南“驱张请愿团”抵京,至1920年4月11日。在这两次居京合计11个月的时间内,蔡元培给予了青年毛泽东真诚的帮助、支持和指导,使他有机会阅读了一批触动灵魂的进步书刊,参加了一些振奋人心的革命活动,接触了一批对自己影响深远的人生导师,正所谓“未名湖畔修心性,大师近旁读好书”。

  人生的道路是漫长的,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尤其是在年轻的时候。青年毛泽东之所以走上革命道路,与他在北京大学的这段人生经历是分不开的。毛泽东始终认为,他与北京大学的这段机缘,从根本上决定了他的革命道路选择和后续人生发展,为其确立马克思主义信仰打下了至关重要的基础,令他终生难忘。倘若说从韶山到长沙,毛泽东是迈出了人生的一大步,那么从长沙到北京就是他更大的一步,也是他人生道路发生重大转折的关键一步。如果没有刻骨铭心的这两次北京之行,毛泽东不可能走向全中国,更不可能深远影响全世界,换言之,就不可能在后来成为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战略家和理论家,就不可能成为开启了20世纪新中国辉煌历史的一代伟人。

  作为中国近现代著名的民主革命家、教育家、科学家和社会活动家,蔡元培亦是有启于、有助于、有益于、有恩于青年毛泽东的“学界泰斗”和“人世楷模”。萧瑜在《毛泽东和我》一书中写道:“毛泽东一向很敬佩蔡校长,他给蔡先生的每一封信中都称‘夫子大人’,他自认是蔡先生的弟子,而且不放过任何机会来表示他对蔡先生的无限崇敬。”⑤

  一、蔡元培有启于青年毛泽东

  蔡元培,字鹤卿,别名蔡振、周子余,号孑民(取《诗经·大雅·云汉》中的“周余黎民,靡有孑遗”),又号仲申、民友,浙江绍兴人,他17岁考取秀才,18岁创设教馆、“自任塾师”,23岁中举人,24岁为贡士,26岁取进士并点翰林,28岁授职翰林院编修。1898年因戊戌政变而弃官出京,同年冬返回绍兴,任绍郡中西学堂监督(校长)。1901年受聘为南洋公学经济特科班总教习,1902年在上海先后被推选为中国教育会事务长(会长)、爱国学社总理、兼任商务印书馆编译所所长,并创办爱国女校,1903年创办《俄事警闻》(后改名《警钟日报》并任主编),1904年创立光复会并任会长,1905年加入中国同盟会并任上海分会会长,1906年应秋瑾之邀担任绍兴学务公所总理,1907年至1911年在德国莱比锡大学攻读哲学、伦理学和美学(期间译著《伦理学原理》、专著《中国伦理学史》、教材《中学修身教科书》相继由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1912年1月3日应孙中山之邀就任中华民国临时政府第一任教育总长,7月14日因不满袁世凯独裁专权愤而辞职,再度赴德留学。1913年应孙中山电召回国参与“二次革命”,1914年旅居法国巴黎学习法语,从事著译。1915年与李石曾等在法国组织勤工俭学会和华法教育会并任中方会长,撰写《华工学校讲义》,编译《哲学大纲》。1917年1月就任北京大学校长。

  自1927年6月起,蔡元培历任南京国民政府大学院院长(1927年10月)、代理司法部长(1928年3月)、国立中央研究院院长(1928年4月)、监察院院长(1928年10月)、中华教育文化基金董事会董事长(1929年1月)、国立北平图书馆馆长(1929年8月)等职。虽一生不乏高官显位,但始终不失书生本色。1940年3月5日,蔡元培在香港病逝。1968年1月,在其100周年诞辰之际,蔡元培被联合国授予“世界文化名人”称号。1982年10月15日,蔡元培铜像在北京大学落成。

  毛泽东与蔡元培的交往有着深厚的渊源,并深受其译著《伦理学原理》和学生德智体“三育并举”教育方针的影响与启迪,具体来说,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毛泽东精心研读和细心批注蔡元培译著《伦理学原理》,“觉得很新颖,很有道理,越读越觉得有趣味”,深感茅塞顿开、振聋发聩,“得到了新的启发和帮助”。

  1902年,在蔡元培于上海任中国教育会会长和商务印书馆编译所所长期间,毛泽东的恩师杨昌济即开始与他密切联系。1909年春,杨昌济与族兄杨笃生、同学章士钊等人在英国苏格兰爱丁堡大学哲学系攻读哲学、伦理学和心理学,蔡元培亦在德国莱比锡大学留学,攻读哲学、伦理学和文学。杨笃生是蔡元培同生死共患难的反清暗杀团战友,曾一同在日本试制炸弹共图革命;而章士钊则是蔡元培早年在上海创立的爱国学社的得意门生;同时,蔡元培与杨昌济又在研究中西哲学和伦理学方面颇有共识。正因如此,蔡元培与杨昌济声息相通、友情弥笃。1918年夏,蔡元培特聘杨昌济到北大哲学系任伦理学教授,直至1920年1月逝世。

  毛泽东正是通过恩师杨昌济“认识”和“了解”了蔡元培,而且是先学其文、后见其人。1917年下半年至1918年上半年,杨昌济在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简称“湖南一师”)给毛泽东等学生讲解作为“修身”课教材的《伦理学原理》。该书是德国新康德主义哲学家、柏林大学教授泡尔生(今译保尔森,1846-1908)主要代表作《伦理学体系》的一部分,1899年由日本学者蟹江义丸将该书的“序论”和第二篇“伦理学原理”译成日文,冠以《伦理学原理》之名出版。蔡元培根据日译本并参照德文原著译成中文,于1909年10月由商务印书馆出版,1921年即出至第6版,被列为“汉译世界名著”之一。此后多次印行,影响甚广。

  在杨昌济的精心指导下,毛泽东反复研读了蔡元培翻译的《伦理学原理》,对该书的重要字句,几乎都用墨笔加上圈、点、单杠、双杠、曲线杠、三角等各种符号,并在这本仅有12万字的书上写了150多条、12100余字的提要、批注和评语,散见于书中各页上下左右的空白处及字里行间,密密麻麻,内容广及道德伦理、人生哲学、社会历史、宇宙观等多个方面,几乎是逐字逐句地用红黑二色笔等予以标识。此外,还有一些眉批或旁批,如“切论”“此语甚精”“精切详明”“振聋发聩之言”“此段可谓发挥尽致”“诚哉、诚哉”“洞悉人性之语”“吾极主此说”“此节议论透彻之至”“至真之理、至澈之言”等赞语;对有疑问或否定的地方,便批上“诚不然”“此不然”“定然无益”“此论大奇”“此节不甚当”“吾意不应以此立说”“此说终觉不完美”等评语,处处充满着问学质疑、追求真理、改造社会的担当精神和人生感悟。⑥

作者简介

姓名:韩延明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