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高等教育学
摇摆与反复:美国“百分比计划”进展与走向
2018年09月21日 10:23 来源:《比较教育研究》 作者:覃红霞 杨玉婷 字号
关键词:百分比计划;肯定性行动;少数族裔学生;入学机会

内容摘要:“百分比计划”使得少数族裔新生注册入学率下降,并引发了多方利益冲突与矛盾。虽然美国对“百分比计划”进行了一定的调整,但最新政策却呈现出摇摆与反复,其未来走势不容乐观。

关键词:百分比计划;肯定性行动;少数族裔学生;入学机会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覃红霞,女,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副教授,教育学博士;杨玉婷,女,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博士研究生。福建 厦门 361005

  内容提要:“百分比计划”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得克萨斯州和佛罗里达州在取消教育领域“肯定性行动”之后实施的替代性政策,旨在缓和“肯定性行动”造成的种族矛盾,同时保证少数族裔学生的高等教育入学率。但在实施过程中,“百分比计划”使得少数族裔新生注册入学率下降,并引发了多方利益冲突与矛盾。虽然美国对“百分比计划”进行了一定的调整,但最新政策却呈现出摇摆与反复,其未来走势不容乐观。

  关 键 词:美国 百分比计划 肯定性行动 少数族裔学生 入学机会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教育学)一般课题“中美大学管理中的法律问题比较研究”(项目编号:BIA130080)的阶段性成果之一。

  中图分类号:G649.1.3/.7.71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7667(2018)01-0088-09

  教育公平问题一直是教育政策研究中的重要问题。高等教育的招生政策是教育公平的一个集中体现。“肯定性行动”(Affirmative Action)是美国政府为消除种族歧视,向少数族裔群体适度倾斜与照顾的特殊政策,但这一政策从一开始就遭到一些批评与反对。在教育领域,加利福尼亚州、得克萨斯州和佛罗里达州率先取消了“肯定性行动”,代之以“百分比计划”(Top Percent Plan),从而对美国少数族裔学生的高等教育入学机会产生了重要影响。但“百分比计划”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逆向歧视”的问题,也无法回避来自公平与效率的质疑。加利福尼亚州、密歇根州的最新动议以及联邦最高法院的判决显示美国少数族裔招生政策具有很强的反复与摇摆性,“百分比计划”的未来走势不容乐观,这一政策所引发的讨论焦点问题值得我们仔细研读与反思。

  一、从“肯定性行动”到“百分比计划”

  1965年,美国总统林登·约翰逊(Lyndon Johnson)签署第11246号行政命令,要求政府采取行动帮助不同种族的公民获得平等的就业与受教育机会,标志着“肯定性行动”的正式出台。在此背景下,美国大学积极制定少数族裔学生特殊的录取政策和资助政策,保证黑人、印第安人以及拉丁裔学生可以优先录取,从而获得高等教育入学机会。但“肯定性行动”以道德与良心为出发点,以种族为基础,强调通过补偿与照顾,试图以不平等的手段达到结果平等和实质平等,与宪法平等原则产生了冲突。因此,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大学的肯定性录取政策频频被诉之于联邦最高法院。[1]“配额制”和“加分制”都先后被宣布“违宪”,“逆向歧视”将“肯定性行动”推向了舆论的中心。联邦政府也一度试图取消该政策,但最后仍决定“修补但不终止”(mend it,not end it),大大削弱了该政策的有效性。20世纪90年代《霍普伍德案》(Hopwood v.University of Texas Law School)对“肯定性行动”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第五巡回上诉法院宣布种族不能作为高校录取的依据,否则违宪,[2]从而直接动摇了肯定性录取政策的基础。由于第五巡回法院管辖范围包括得克萨斯州、密西西比州及加利福尼亚州,这也意味着这些州的“肯定性行动”面临大的变革。

  1995年,加州大学校委会率先通过禁止加州大学实施肯定性录取政策的方案;随后1996年,加利福尼亚州通过了取消肯定性录取政策的《209提案》(California Proposition 209);1997年,加州大学董事会以13∶1的投票表决通过了这一提案,并于1998年全面实施。1999年,加利福尼亚州州长格雷·戴维斯(Grey Davis)在其就职演说中首次提出,每所公立或私立高中班级排名前4%以上的毕业生,都将被加州大学录取。同年3月,加利福尼亚州政府颁布了“本地录取”项目,即“前4%计划”(Top 4% Plan)的高校录取政策,并确定3年后实施。2001年,该计划将年级排名的标准调整为前9%。为了确保不同政策条款的相容性,加州大学董事会同意以双重录取方案对“前4%计划”加以补充完善,对年级排名前4%~12.5%之间的学生予以临时录取,如果这些学生在社区学院内完成前两年课程且获得的GPA(general point average)不低于2.4,也可转学进入申请高校就读。[3]自此,加利福尼亚州成为第一个以州提案形式废止肯定性录取政策、实施“百分比计划”的州,并促进与推动了其他州的改革。[4]

  紧接加利福尼亚州,得克萨斯州于1997年通过了《588法案》(House Bill 588),即“前10%计划”(Top Ten Plan)。[5]此计划规定在得克萨斯州就读的高中学生,不管是不是得克萨斯州居民,只要排名在其高中所在班级前10%即可自动录取到得克萨斯州37所公立大学中的任意一所高校。这一政策的特殊性在于此计划不仅仅面向得克萨斯州居民,而且面向全部在得克萨斯州就读的高中学生,而不考虑学生的标准化测验成绩或其他任何标准。高校可以要求学生提供推荐信和高中成绩单、组织面试和体检,并要求学生参加作文测试等。过去录取的主要依据——SAT成绩或ACT成绩,仅仅成为判断学生是否需要学术辅导以及入学后跟踪评价的依据。为了保证“前10%计划”的顺利实施,得克萨斯州还为参加这一录取项目的所有高校提供少数族裔奖学金,同时要求每所中学张贴公告,以保证所有学生都了解“前10%计划”及其申请程序。[6]

  2000年佛罗里达州州长吉布·布什(Jeb Bush)签署行政命令《一个佛罗里达动议》(One Florida),即“前20%计划”。该决议取消了肯定性录取政策,确保排名在高中班级前20%且完成必修课的申请人可录取到佛罗里达州的11个公共高等教育机构。为此,佛罗里达州专门成立了一个委员会,每三年对录取的少数族裔学生进行专门评估,并将学生多样化作为考核大学校长工作的指标之一。州政府也增加2000万美元的财政预算为学生提供奖学金,资助相关活动,设立大学入学前学习培训班等。[7]与加利福尼亚州和德克萨斯州不同的是,佛罗里达州的“百分比计划”并不是法院判决的结果,而是由州政府强制推动实施的。它赋予高校一定的自主权,并不强制要求州内的精英大学必须录取前20%的学生。如果学生的19门必修课成绩平均水平是B,或者他们的GPA成绩低于B,则董事会有权将学生的GPA成绩与入学考试分数按一定比例进行测算,并决定这些学生是否能够进入州立大学学习。[8]

  至20世纪末,全美先后有8个州取消了肯定性录取政策,除以上3个州以外,还包括华盛顿州、内布拉斯加州、亚利桑那州、新罕布什尔州和俄克拉何马州。但这些州在废除肯定性录取政策后,出现了少数族裔学生进入公立大学特别是精英公立大学的人数迅速下滑的现象。为了缓解这一趋势,少数族裔集中的加利福尼亚州和得克萨斯州及佛罗里达州开始实施“百分比计划”。三州的政策具有趋同性,均以“无种族色彩(color-blind)、种族中立(race-neutral)”为原则,对州内高中不论规模、贫富、地理位置和教学质量采取统一标准。其目的是避免肯定性录取政策所带来的诸多问题与挑战,同时各州政府也希望实施该项目能吸引少数族裔学生、农村学校学生进入高等教育机构,从而为学生提供多样的教育环境,实现特色、多样化的人才培养目标。[9]在“百分比计划”实施过程中,各州都赋予高中非常大的自主权,规定由各高中自行决定年级排名的标准及符合排名标准的学生资格审核,其优先录取资格的有效期为两年。[10]即,申请者在第一次申请入学当年的前两学年中任一学年毕业于州内公立或私立高中,且学业成绩GPA在高中毕业班级排名达到录取前X%要求,即可向州内任意一所公立高等院校提出入学申请(加利福尼亚州仅指加州大学),且被该校自动录取。一般而言,学生可根据自己的真实情况申请,高校提前公布学校的录取计划与标准,并对申请者进行审核,筛选过程对所有参与计划的高中与全体学生公开,允许社会监督。

  二、“百分比计划”:影响与争议

  “百分比计划”出台后得到广泛支持,作为无种族色彩的招生方案,“百分比计划”被认为是提高少数族裔入学率的有效手段,更成为否定肯定性录取政策的充分根据。但随着实践的开展,对“百分比计划”的批评日趋增多,研究者普遍认为“百分比计划”是否能够完全取代肯定性录取政策令人怀疑。

  首先,研究者发现三州自实施“百分比计划”以来,立刻出现了少数族裔学生迅速下降的现象,特别是在高选择性大学,高校学生构成多样化的目标远未实现。佛罗里达州最具竞争性的佛罗里达大学,2000年秋季新生中黑人占比11%,而2001年实施“前20%计划”后,黑人学生的注册率降为5%。[11]加利福尼亚州实行“前4%计划”后,伯克利分校和洛杉矶分校的黑人注册比例明显减少。1999年加州大学不同族裔录取率为白人40.9%,黑人4.4%,西班牙裔15.8%,亚裔31.5%;实施“百分比计划”后的2000年,录取率分别为白人学生39.5%,黑人学生3.3%,西班牙裔学生13.8%,亚裔学生33.3%。[12]到2005年,加州大学录取一年级新生比例亚裔上升至40.1%,黑人学生下降为2.9%,西班牙裔学生下降为12.7%。至2010年,亚裔学生的数量仍占加州大学系统比例的39.8%,2016年这一数据维持在39.5%,远高于亚裔占加利福尼亚州人口总数的比例。对此,研究者指出废除“肯定性录取政策”后实施的“百分比计划”对黑人和拉丁裔学生造成相当大的影响,亚裔则成为“百分比计划”最大的受益者。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百分比计划”的推行并没有实现公立高校学生构成多样化的目标。正因为如此,三个州不约而同对“百分比计划”进行了调整和改革。2013年加州大学录取了28.1%的白人学生,27.6%的拉丁裔学生,4.2%的黑人学生。2016年加州大学白人学生数量比例只占学生总数的24.6%,拉丁裔学生占到24.3%。如果考虑到拉丁裔人口比例在2014年已经超过白人成为加利福尼亚州第一大族群以及白人人口迅速下降的事实,“百分比计划”离实现学生构成多样化的目标仍有很大差距。实际上,由于“百分比计划”过分依赖高中为大学提供多元化的学生群体,因此当高中本身无法实现种族融合时,如得克萨斯州以黑人高中为主体,则必然出现学生构成单一的情况,而且考虑到高选择性大学毕业率低和高额学费等问题,少数族裔学生申请进入高选择性本科院校的比例非常低,这一矛盾仍是“百分比计划”中的症结性问题。

作者简介

姓名:覃红霞 杨玉婷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