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高等教育学
中国高等教育现代化与体系建设
2018年02月02日 10:21 来源:《中国高教研究》 作者:叶国文 字号
关键词:高等教育;现代化;体系

内容摘要:中国高等教育现代化体系建设,一方面必须源自中国,契合中国高等教育发展历史,另一方面要符合高等教育发展规律,是合理、有机和有效的统一。

关键词:高等教育;现代化;体系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叶国文,浙江行政学院政党研究中心副教授。浙江 杭州 311121

  内容提要:现代高等教育生长是与体系建设紧密相关的。中国高等教育现代化需要体系建设。中国高等教育现代化体系建设,一方面必须源自中国,契合中国高等教育发展历史,另一方面要符合高等教育发展规律,是合理、有机和有效的统一。

  关 键 词:高等教育 现代化 体系

  我们在谈论高等教育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时候,甚少谈及高等教育体系及其生态问题,而这恰恰是中国高等教育现代化的前提和基础。基于此,本文从现代化与体系构建关系视角阐释中国高等教育现代化的体系建设问题。

  一、现代化进程与体系建设

  生存和发展,是人类的永恒主题。人类总是努力成为自己的主人,在获得自主性的同时,创制合适的制度、规则和结构,创造更好的生存和发展机会。在这个意义上,人总是处于不断打破束缚获得解放的过程中:一方面,原有的制度、规则和结构不断被打破;另一方面,在一定时空场域内,恰当的制度、规则和结构被构建,并使之有机、有效地运转,促进人类更好地生存和发展。在一定程度上,这是现代化的前提、基础和动力,也是现代化的目标——人的现代化。

  现代化,是一个十分庞杂的概念。一方面,人们认同现代化是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任何国家、社会和个人都无法逃避;另一方面,在如何阐释并适应现代化的进程中,却又在毫无节制的阐释中产生诸多各异甚至矛盾的理论。尽管如此,现代化是有一些基本共识的。“现代化是现代性在物质的、制度的、观念的三个层面的增加和扩展”[1],就是其中一个有基本共识的概念。基于此,帕森斯提出“分化”和“整合”[2]作为现代化研究概念和分析框架。艾森斯塔德用帕森斯的分析框架研究认为,现代化就是“持续的结构分化和变迁”[3]。后来种种现代化理论,其实是沿着这个路径展开的,区别只在于这种分化与整合的动力是内生的还是外源嵌入的。因此,现代化就是一个打破旧的制度、规则和结构,构建适合人类生存和发展的制度、规则和结构的变迁过程。这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获得“个人主义伦理观的自主”[4]过程,二是“在寻求用迅速发展的科学技术发现来解决古老的生存问题”[5]的过程,即获得更好的发展的过程。由此可见,现代化是打破和构建制度、规则和结构,并使之有机、有效地运转的变迁过程。

  体系,是指若干有关事物或某些意识相互联系的系统而构成的一个有特定功能的有机整体,如工业体系、思想体系、教育体系,等等。也有学者认为这不够严谨,他们提出如下概念:“体系是指各部分之间的某种相互依存以及体系同环境之间的某种界限”[6]。从这两个概念看,体系具有以下三个基本特征:一是体系是客观的、动态的;二是体系以相互依存方式呈现,以有机性和整体性为价值追求;三是体系与环境有关,即内部和外部的体系生态。而体系生态的改变会导致体系替代。事实上,体系是人介入生态的产物。自从有人类介入以后,体系大多是人创造的作品。沃勒斯坦认为,体系是人不断追求自我完善的结果。因为,人所寄寓的社会完善和发展的程度,除了各种资源和努力外,重要的是“取决于他对整体的洞察能力。”[7]简言之,人在整体洞察基础上构建适合自身发展的有机体系。因此,人总是在构建有机体系中:一方面,体系是人的需要。为了协调人、自然和社会的关系,人构建各种体系,并使这些体系有机有效运转,形成一个以人的发展为中心的体系;另一方面,体系总是以人的需要为中心而构建的。当时空发生变化,政治、经济、社会等发生变迁,导致原有体系无法有效运转时,体系就会被另一种人所构建的体系所替代;再一方面,体系没有最佳,只有适当。只要是自洽的、有机的、有效的体系,都是适当的体系。正因如此,体系同现代化一样,也总是处在一个变迁过程中。

  综上所述,人的生存和发展,是以人为核心取向的现代化过程。而现代化是一个变迁过程,即用一种体系代替另一种体系的过程。因此,无论是人的发展、现代化的进程,还是体系的生成和发展,都是人生存和发展的需要和结果。这是人的现代化过程,更是体系变迁过程。在这个意义上,现代化和体系,都是人的作品,是满足人的需要的作品。在人的需要中,他们是互相构建的。现代化是体系的需要,现代化需要体系支撑,体系现代化是现代化的目标。

  二、体系建设与高等教育发展

  社会和国家体系变迁,需要教育的体认和固化。现代高等教育的发轫与发展,一方面体现了社会和国家新旧体系的变迁,另一方面社会和国家体系的替代也促成了高等教育体系的替代。在某种意义上,现代高等教育生长是体系替代的产物,也是体系建设的内在需要和重要内容。

  一般认为,现代高等教育发轫于欧洲中世纪大学。在中世纪,教育主体是教会办的学校。基督教教会为了研究神学、传播基督教教义而广设修道院,建立修道院学校、主教学校、大教堂学校。教会办学校的目的是通过垄断《圣经》等经典的阐释权,培养与“上帝”对话的教士,从而固化教会对世俗的绝对权力。随着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运动的兴起,人本中心思想逐渐代替神学思想,同时社会和国家从教会中获得自主性。基于人本中心而产生的启蒙运动和社会、国家的自主性,导致社会和国家体系出现了颠覆性变革。这种变革最早发生在文艺复兴发祥地意大利,因此,意大利首先出现了现代意义上的大学,这成为现代高等教育的肇始。研究发现,欧洲中世纪大学有两种称呼,即studium generale(探索普遍学问的场所)和universitas(教师和学生的社团)[8]。从这两种称呼看,中世纪大学既继承了教会学校特点,又凸显文艺复兴、宗教改革与启蒙运动的成果,在倡导个性解放、反对神学迷信中,肯定人的价值和尊严,实现了以人为中心的体系对以神为中心的体系替代。在这里,人对神的替代,是以现代大学对教会学校的替代实现的。这种替代,固化了现代社会和国家体系,而随着资本主义萌芽,最终孕育了现代高等教育。

  随着资产阶级革命成功,英国社会和国家体系发生了革命性替代。在工业革命后,这种革命后体系产生了两个需求:一方面是固化革命后体系的需求,即体系获得社会和政治认同,另一方面是向发展型体系转型的需要。前者要求通过大众教育把革命后体系植入民众,内化为民众的自觉性认同,后者则是对以科学技术为己任的高等教育提出了变革需求。面对这两个需求,英国开始构建与革命后发展型体系相适应的现代高等教育——“新大学”运动。这场运动主要体现在3个方面:一是建立具有民主、自由精神,注重自然科学课程的新型高等学校;二是适应科学技术需要,发展多科技术学院和其他进修学院;三是满足区域差异,创办地方大学和城市大学。这场运动使英国高等教育在实现自我构建的同时,也契合了革命后发展型体系的需要,促进了英国体系建设和高等教育发展。

作者简介

姓名:叶国文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