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高等教育学
“双一流”背景下需求导向的学科专业调整优化
2018年01月02日 14:26 来源:《大学教育科学》 作者:李立国 字号

内容摘要:学科专业的调整优化与交叉融合是面向社会需求、建设世界一流大学与一流学科的必然要求。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一流大学;一流学科;学科专业;服务导向/办学特色;人才培养;交叉融合机制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李立国(1970- ),男,山东滨州人,教育学博士,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高等教育理论与管理、教育思想史研究。

  内容提要:学科专业的调整优化与交叉融合是面向社会需求、建设世界一流大学与一流学科的必然要求。学科专业调整优化的服务需求导向,具体说就是服务的三个面向,即面向国家重大战略需求,面向经济社会主战场,面向世界科技发展前沿。学科专业调整优化要有利于人才培养、有利于发展学校的办学特色,体现学校的办学水平,而更重要的是要逐步建立有利于学科专业调整优化与交叉融合的体制机制。在行政主导学科专业设置的体制机制下,学科与专业成为了资源分配的依据,各个学科专业为了自身利益最大化,不断增设所谓“新学科”,导致学科与专业划分愈来愈细,数量庞大,学科与专业的封闭性极强,学科优化与交叉融合非常困难。因此,要逐步建立和完善市场主导的、面向社会需求的学科专业设置机制,促进学科专业调整优化与交叉融合。

  关 键 词:“双一流”建设 一流大学 一流学科 学科专业 服务导向/办学特色 人才培养 交叉融合机制

  中图分类号:G64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0717(2017)04-0004-06

  教育部、财政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联合印发的《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实施办法(暂行)》明确提出:面向国家重大战略需求,面向经济社会主战场,面向世界科技发展前沿,突出学科交叉融合和协同创新。在社会经济与科技发展进程中,学科建设需要改革,即学科专业需要不断优化调整,学科发展需要交叉融合和协调创新。

  一、学科专业调整优化的学术导向与服务导向

  学科专业是在社会发展中不断发展壮大的。从中世纪的“七艺”到现在成百上千个学科专业,都是高等教育不断适应和促进社会需求而发展新知识导致的学科扩展。进入20世纪,伴随科技进步和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学科专业也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展,扩张的学科大部分为面向实际部门的应用学科与专业。对于这种变化,转折时代的高等教育专家给予了评价。1930年左右,亚伯拉罕·弗莱克斯纳明确批评美国的大学“正处在一种蒸蒸日上的、重实际胜于重理念的无序状态……美国的大学正变得越来越喧闹。我们的大学的确已增加了设施和机会;同时它们业已毫无必要地变得廉价、庸俗和机械。”他特别强调,许多新生的“专业”因其实用性价值而非知性价值涌入了大学:“说到专业科类,我认为法律和医学有明确的理由列入其中;有教派的宗教不能列入,因为它含有偏见;或许教育在很大程度上也不能列入;商业、新闻、家政‘学’或图书馆‘学’则当然不能列入……从历史上看,专业指‘学问高深的专业’……专业是学术性的,因为它深深扎根于文化和理想主义的土壤。此外,专业的本性来自理智。”[1]赫钦斯在“高等教育的两难处境”一文中,开篇就提出“大学存在两个目标的冲突,一个是纯粹对真理的追求;另一个也是大学所公认的,就是为人民毕生的事业做准备。”[2]他认为,美国20世纪以来,以培养学生适应特定的职业为目标的新闻学、商学、图书馆学、社会服务、教育、牙医、护士、林学、外交、药学、兽医、外科和公共行政等学科得到迅速发展;大学的职业教育倾向带来了专业主义的困境、孤立主义的困境和反理智主义的困境。赫钦斯认为,大学的主要目标是探索高深的理论知识而不是做好职业准备。弗莱克斯纳和赫钦斯刚好处在美国大学发展的转折时期,敏锐地察觉到大学中专业设置的质变并作出符合当时情况的判断。在高等教育蓬勃发展的过程中,学科专业设置也在发生着变化,经历了从少数精深的以古典学问为主的门类拓展到更多新领域、新知识,并因市场的需求等显而易见的原因,缺乏节制地把一些不够“高深”、缺乏“理智”价值的专业也吸收进来的扩张过程。历史地来看,弗莱克斯纳、赫钦斯等人的判断是正确的,但是其批评与预期却是不准确的。在高等教育大众化、普及化的浪潮下,大学主要是实用的、职业的学科专业与学院的扩展,而不是理论学科的大规模发展,因为高等教育已经走出了“象牙塔”,成为社会大系统中的一个子系统,大学的主要任务除了探索高等知识外,还要服务社会发展。大学的基础学科,不仅包括人文学科的文学、历史、哲学、宗教学,还包括自然科学的基础学科(数学、物理、化学、生物)、社会科学的基础学科(经济学、社会学、政治学、心理学等)。以上若干个学科是探索高深学问、理论性较强的基础学科,这些学科的发展主要遵循学术导向。其他大部分学科与学院,如工学、医学、法学、商学、教育、公共管理、新闻、建筑、艺术等,都是应用性学科,是在基础学科的基础上根据社会需求发展起来的学科与专业,他们的发展主要遵循社会服务导向。在现代大学,即使是基础学科,除了研究型大学承担着研究拓展高深学问的职能外,应用型高校的基础学科主要承担人才培养的功能,亦即培养本学科人才以及为应用学科提供教学支持。所以,在现代大学,研究型大学的基础理论学科仍然遵循学术导向的发展规律,研究型大学的应用学科专业和其他类型高校的学科专业宜遵循服务需求导向的发展规律。高等教育学科专业调整优化的主要规则是服务需求导向而非学术导向,遵循的是社会需求逻辑而非学术学科逻辑。

  二、服务面向与学科专业调整优化

  服务需求导向,具体来说就是服务的三个面向,即面向国家重大战略需求,面向经济社会主战场,面向世界科技发展前沿。

  面向国家重大战略需求,包括“一带一路”战略,“中国制造2025”战略、国家“十三五”规划、创建中国特色中国气派中国风格的哲学社会科学等。比如,过去为了发展西部,国家将重点高校布局到甘肃兰州;而未来,随着“一带一路”战略和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实施,国家就可能将重点大学布局到新疆。随着“一带一路”的展开,我国需要培养相关的外语人才、外贸人才、工程技术人才等,需要开展对相关国家和有关问题的深入研究。

  面向经济社会主战场,就是面向社会一线需求调整学科专业。如果说面向国家重大战略需求还应面向世界科技发展前沿调整优化学科,主要是做加法,即增加一些急需或者面向未来的学科专业,那么,面向经济社会主战场就是“调整”,是做减法为主,动态调整一批适应性不强、毕业生就业率低的专业,根据社会需求调整一批专业并进行优化,使其符合经济社会发展需求。这种“舍弃”的做法在国际上的著名大学中经常发生。比如,斯坦福大学原有一所建筑学院,在全美建筑学院排名前10~12位,享有较好声誉,但该校1969年撤销了建筑学院。其理由有三:一是建筑学院规模很小,要开设一个大型建筑学院必须至少同时发展建筑学、土木工程等4个专业,投入很大,而当时美国建筑行业的就业情况并不理想;二是通过评估发现,为了使该学院达到斯坦福大学所有专业排名都居于前5位的标准所付出的代价太大;三是其邻校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已有一所美国顶尖的建筑学院。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11.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