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高等教育学
21世纪全球博士教育改革的八大趋势
2017年09月12日 16:38 来源:《教育研究》 作者:王传毅 赵世奎 字号

内容摘要:21世纪,世界各国开始全面重新审视博士教育,全球博士教育改革呈现出明显的共同趋势,博士教育在培养理念、规模结构、招生选拔、培养机构、导师队伍、课程结构国际化水平及质量保障等方面都发生了重大变革,使博士教育更具适应性和活力。

关键词:高等教育;教育改革;博士教育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王传毅,武汉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副教授,信息管理学院博士后。武汉 430072;赵世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副院长,研究员。北京 100191

  内容提要:21世纪,世界各国开始全面重新审视博士教育,全球博士教育改革呈现出明显的共同趋势,博士教育在培养理念、规模结构、招生选拔、培养机构、导师队伍、课程结构国际化水平及质量保障等方面都发生了重大变革,使博士教育更具适应性和活力。从培养学者到培养精英,从单一扩张到结构分化,从评估学习到全面考察,从一方主导到多方协同,从独立培养到团队指导,从专业主导到通专结合,从经济主导到全面行动,从导师主导到多方参与等推进博士教育全方位变革,博士教育更好地融入世界经济社会发展的进程之中,融入国家创新力与竞争力形成的命脉之中。这也昭示:只有从单纯地培养学者转向培养社会各界的领袖和精英,才能使博士教育真正成为一国竞争力和创新力的基石。

  关 键 词:高等教育 教育改革 博士教育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博士研究生知识生产的模式与机制研究”(项目编号:71573010)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随着社会经济发展,世界各国都开始全面重新审视博士教育,并推进博士教育的全方位变革。中国博士教育改革在近几年进入了“深水区”,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和财政部联合下发的《关于深化研究生教育改革的意见》,在全球视角凝练本土特色对博士教育系统理解,更好地展望博士教育的未来。结合欧美、日本、韩国及中国的相关政策、案例和数据,本文致力于探寻全球博士教育改革和发展的共同趋势。

  一、培养理念:从培养学者到培养精英

  在德国古典大学观的影响下,过往的博士教育一直矢志不渝地培养下一代的科学家,“高等学术机构其立身之根本在于探究深邃博大之学术”[1]的“洪堡精神”为各国博士教育发展打下了深深的烙印。以美国为例,继第一批在德国大学学习的四位美国人(埃弗雷特、迪克那、班克罗夫特及科格斯韦尔)在哈佛学院任教对美国高等教育产生影响之后,约一万名美国学生又赴德国学习,进一步将培养学者的博士教育传统移植至美国。然而在当前博士教育变革的时代,各国对博士毕业生就业“社会弥散性”的应对却并没有恪守“洪堡精神”,而是普遍通过积极主动地追踪博士生的职业发展,改革博士培养理念,努力把博士们打造成各行业的精英。

  美国研究生院理事会2012年发布的报告《从研究生院到职业生涯之路》指出,不仅是博士教育利益相关者要透过职业生涯信息更全面的了解博士学位的价值,教师也要立足于培养学生全面职业技能和职业发展来开发课程。[2]2015年,该理事会的报告《博士职业路径对学位点改进的意义》进一步显示,美国有83%的研究生院每年都会追踪博士生的职业发展情况,并且其中27%的研究生院都搭建了正式的追踪渠道。[3]英国、澳大利亚等国家高校也先后开展了研究生就业情况追踪工作,澳大利亚职业发展协会自2009年起每年都发布毕业生就业调查报告《研究生的目的地》(Postgraduate Destination)。OECD、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欧洲统计局于2013年发布的报告《博士学位获得者职业生涯:对劳动力市场及流动指标的分析》为各国优化博士生培养环节、调整研究生教育结构提供了重要的参考。[4]中国很多高校近年来在教育部的要求下,依托就业质量年度报告,开始对雇主评价和毕业生的回溯性评价进行全面追踪,如毕业生就业率、平均起薪、学用匹配度、雇主重视的核心素质及对毕业生雇员的满意度等。

  全球的博士教育机构都在努力对博士教育理念进行“再定义”。博士教育的目标已不再单一地培养学者,而是强调通过学习与研究使博士生养成良好的问题意识、批判性思考能力、科学分析问题的能力等,为进入各行各业成为职场精英和行业领袖做好准备。正如2015年在牛津大学所召开的第二届博士教育进展国际会议发布的《牛津宣言》所言,“作为新知识、新观点及新方法的创造者,博士学位获得者们卓有智慧、能力非凡且多才多艺,他们能够成功进入宽广的职业生涯,为技能型劳动力形成做出了重要贡献,这对21世纪的知识经济时代尤为关键,必须受到充分认识和广泛宣扬”[5]。

  二、规模结构:从单一扩张到结构分化

  依一国或地区研究生教育规模、结构满足社会需求的程度是衡量研究生教育系统质量的“元”指标。[6]为满足知识经济社会发展对高层次人才需求的增加,各国博士教育都在以不同的速度扩张。从1980年至2000年的20年间,韩国、德国和日本博士学位授予规模的增长率都超过了100%,英国和澳大利亚的增长率超过了50%,美国博士学位授予规模虽然“基数”庞大,其增长率也超过了20%。2000年至2014年,尽管德国和日本等博士教育大国的增速明显放缓,但澳大利亚和韩国的增长率仍超过100%,美国和英国的增长率也超过了50%。(见图1)

  

图1 博士学位授予数的增长率(单位:%)①

  2000年以后,博士规模扩张明显伴随着博士教育结构的分化。很多国家纷纷在单一学术学位的基础上,不断加大专业型、职业型或授课型研究生培养的力度。[7]英国研究理事会(Research Council)报告《职业博士学位及其对职业发展和工作生涯的贡献》指出,虽然在20世纪90年代早期哲学博士仍然是英国最主要的博士种类,但此后博士教育开始进入一个不断多样性的阶段,职业博士在应用性场景中成为哲学博士的替代物,并在学术知识和应用知识中保持适度的张力。[8]2009年,英国仅有257个职业博士项目,2015年增加至320个,这些博士项目广泛分布在86所高校。[9]2000年至2014年,澳大利亚授课型博士学位授予数从2000年的55个增长至2014年的255个;②韩国建立了职业研究生院专门培养职业博士,到2015年,职业博士学位授予数跃升至1 078个,占到博士学位授予总数的10%。③2008年,美国将原有的学位分类进行了调整,将绝大多数第一专业学位(First Professional Degree)更名为专业实践型(Professional Practice)博士。按照新的分类标准,2000年到2014年美国职业实践型博士学位授予增幅近两万人,约占博士学位授予数总增长额的1/3。无论公立或私立,大部分美国顶尖研究型大学的职业实践型博士学位与学术型博士学位授予数旗鼓相当(见表1)。中国在2000年前后开始发展博士专业学位,先后设置了临床医学博士(1998年)、兽医博士(1999年)、口腔医学博士(2000年)、教育博士(2008年)和工程博士(2011年)。博士教育结构的分化已现端倪,但这些专业学位博士往往集中于学术力量较强的“985工程”院校和“211工程”院校,所占比例也相对较小,且主要集中于临床医学博士和教育博士。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