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高等教育学
技术赶超中的高等教育财政 ——亚洲发达国家和地区的经验及启示
2017年09月12日 16:12 来源:《中国高教研究》 作者:杨希 钟宇平 字号

内容摘要:亚洲发达国家和地区的经验可以为我国在技术赶超阶段的高等教育财政改革提供政策启示。

关键词:“低技能”均衡;高等教育财政;成本分担;高校科研经费;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杨希,上海交通大学高等教育研究院助理研究员。上海 200240;钟宇平,香港中文大学教育学院荣誉教授。香港 999077

  内容提要:发展中国家要实现技术赶超,需要以提升人才技能与科研创新能力为目标,重构高等教育财政政策。亚洲发达国家和地区的高等教育财政具有差别化的成本分担、集中资源的一流大学建设、充足的高校科研经费投入以及建立公立高校绩效问责机制等特点。亚洲发达国家和地区的经验可以为我国在技术赶超阶段的高等教育财政改革提供政策启示。

  关 键 词:“低技能”均衡 高等教育财政 成本分担 高校科研经费

  标题注释:本文系教育部战略研究项目“世界一流大学建设与中国梦”、上海市浦江人才项目(15PJC071)的研究成果。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实现了快速增长。然而,这一增长主要取决于资本的投入和资源的消耗[1]。要实现经济的可持续增长,需要建立创新驱动的经济增长模式[2]。在创新过程中有两方面因素扮演了重要的作用,一是人力资本的累积,二是技术进步[3][4]。然而,发展中国家通常存在自主创新能力不足的问题,同时又面临着高技能人才短缺的状况。比如在马来西亚和泰国等亚洲发展中国家,填补专业职位的空缺平均需要耗费6周时间,在中国和蒙古也需要耗费4周以上的时间,而在美国、韩国等发达国家,只需要3周左右的时间[5]40。一些学者指出,在自由放任的状况下,发展中国家的劳动力技能和研发创新水平可能维持在低水平的均衡状态,即“低技能”均衡状态,它使得经济体难以实现技术赶超[6][7]。

  要突破“低技能”均衡,实现技术赶超,需要人力资本水平和科研创新能力的提升,而高等教育在其中发挥了重要的功能。研究显示,高等教育培养的科技人才规模与经济增长速度之间有显著的正向关系,而高校的科技创新也引领了技术进步[8][9]。然而,在我国以及不少发展中国家,高等教育的财政资源投入相对有限,财政资源配置效率也相对不足,如何实现高等教育在人才培养规模和质量上的提升,如何对接人才培养与市场需求,如何增强高校科研创新能力,这些是发展中国家在技术赶超阶段亟需解决的问题。

  亚洲的日本、韩国、新加坡、中国台湾、中国香港等发达国家和地区在过去几十年的发展过程中经历了技术赶超的阶段,高技能人才规模大幅增长,科技创新水平也跃居世界前列。在这一跨越式发展的过程中,高等教育财政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本研究从高等教育成本分担、高校科研经费投入、重点建设计划以及高校财政管理四个方面,梳理亚洲发达国家和地区高等教育财政政策的特征,探讨在技术赶超过程中高等教育财政的策略特征,并在创新发展背景下拓展高等教育财政理论,为我国及其他发展中国家完善高等教育财政体系,实现技术赶超带来一定的政策启示。

  一、高等教育成本分担的差异化策略

  提升人才技能水平是技术赶超的一个必要条件,这对高等教育的规模扩大和质量提升提出了要求。在政府财力有限的状况下,成本分担政策是亚洲后发国家和地区普遍采取的策略。具体来看,各国和地区采取了差异化的成本分担政策,主要有两种模式。

  一种是公私分立的成本分担模式,以韩国、日本、中国台湾为代表。这些国家和地区大力发展私立高等教育,形成了公立和私立高校并存的格局。在公立高校,政府负担主要的高等教育成本;在私立高校,学生及家庭承担较高比例的高等教育成本。根据2012年OECD的统计,韩国就读公立高校的学生家庭支出比例为22.4%,而就读私立高校的学生家庭支出比例为46.7%。日本公私立高校成本分担的差异性则更为显著,公立高校就读的学生家庭只负担了16.2%的教育成本,而私立高校就读的学生家庭负担了约72.7%的成本。虽然私立高校的学生面临更大的经济负担,但这些国家的中央政府对学生和家庭提供奖助学金和助学贷款,以间接补贴方式对个人进行成本的补偿。2012年OECD统计显示,日本约有34%的高等教育财政经费是通过奖助学金和助学贷款的方式发放,韩国更有高达59%的高等教育财政经费是以间接资助的方式发放。(见表1)

  另一种模式的成本分担模式是按专业和教育项目实施差异化的成本分担策略,以新加坡和我国香港特区为代表。这些国家和地区的高等教育体系以公立高校为主,总体上政府投入比例较高,但根据教育项目的市场需求、教育成本以及国家和地区的发展策略,实施了差别化的成本分担。对于市场需求较高而私人收益也较高的专业,个人负担成本更高;对社会收益较高私人收益有限的专业,政府给予一定的补贴。如新加坡国立大学对不同的专业就进行了差异化的成本分担策略,其中牙医、医学、法律、音乐、商科个人负担的成本相对较高,而理工科、设计和环境、人文社科的个人负担成本相应也更低[10]香港特区政府通过差异化的成本分担,促进一些成绩优秀的学生就读社会需求和社会回报较高的学科。8所公立高校对学生收取的学费差异不大,但政府对不同学科的财政补贴额度有显著差异,如在核算学科成本时,医学本科课程是人文社科类课程的3.6倍,生物、物理、工程、设计等专业是人文社科的1.4倍[11]。

  二、集中财政资源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策略

  研究型大学是培养高层次人才的重要场所,同时也是基础研究和前沿技术研究的主要力量。在技术赶超过程中,发展中国家和地区的研究型大学相较欧美发达国家存在较大差距,在财力有限情况下不少国家和地区采取集中财政资源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政策。(见表2)

  日本文部科学省2002年实施“21世纪卓越研究中心计划”( Century Center of Excellence,21COE),在日本31所大学中建立若干以学科方向为单位的世界最高水平的研究教育基地。每个卓越研究中心每年可获得1.5亿日元,连续资助5年。2002年到2006年日本政府总共投入了378亿日元用于21COE计划。2007年日本又启动了“全球COE计划”(Global Centers of Excellence Program,GCOE),旨在建设世界一流教育研究中心,培养优秀的研究者,创建世界一流大学[12]。韩国在1999年初推行的“智慧韩国21工程”(Brain Korean 21,BK21),进行了为期7年2轮的一流大学建设,旨在进一步改革和完善高等教育体制,充分发挥高等教育的特点和优势,通过政府与社会人力、物力和财力等方面的投入,有重点地把一部分高校建设成世界一流水平的研究生院和地方优秀大学。为了保障“BK21”工程的顺利实施,韩国教育和人力资源开发部在“BK21”工程一期共投资约13.4亿美元,“BK21”工程二期共投入约23亿美元[13]。我国台湾地区于2004年也提出了“发展国际一流大学及顶尖研究中心计划”,通过建设世界一流大学来培育和吸引高层次的人才,取得一流的科技成果,进而促进社会发展,提升台湾社会的国际竞争力。该计划分两次资助,2005年起执行的第一梯次计划共计资助了17所大学多个重点建设学科领域,第二轮2007年资助了15所大学,每期政府都列编了500亿新台币的预算[14]。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