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高等教育学
德国高等教育研究的发展:学术、制度与人物
2017年08月11日 10:31 来源:《中国高教研究》 作者:王世岳 沈文钦 巫锐 字号

内容摘要:德国社会科学范式下的高等教育研究产生于20世纪60年代,高等教育扩张的实际需要促成了高等教育研究的发展。

关键词:德国;高等教育研究;科学学;学科史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王世岳,南京大学教育研究院助理研究员。江苏 南京 210093;沈文钦,北京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北京 100871;巫锐,德国哈勒-维腾堡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博士研究生。德国 维腾堡

  内容提要:德国社会科学范式下的高等教育研究产生于20世纪60年代,高等教育扩张的实际需要促成了高等教育研究的发展。研究的实践导向保障了德国高等教育研究在学科范式和研究领域上的开放性,但同时也存在两大问题,第一是高等教育研究自身的学科定位不清晰,研究者缺乏明确的身份认同;其次是高等教育研究缺乏理论关怀,学术创新不足。在缺乏共同学科背景的情况下,如何保障学术共同体间的学术交流与知识积累,在高等教育研究方面做出重要理论突破,成为德国乃至全世界高等教育研究面临的首要问题。

  关 键 词:德国 高等教育研究 科学学 学科史

  标题注释: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规划基金项目“高等教育研究的全球发展:历史、制度与人物”(15YJA880053),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第59批面上资助(2016M591805)的研究成果

  高等教育研究在世界范围内都是一个相对晚近的研究领域,但在数十年的制度化过程中,积累了相当丰富的研究成果。在此背景下,对高等教育研究本身的历史进行分析显得尤为必要。1989年,欧洲高等教育研究者尼夫(Guy Neave)提出了“高等教育研究的史学研究”(historiography of higher education studies)的概念[1]。其后,他又明确提出要对“高等教育研究的历史”进行研究,由于高等教育研究是一个多学科的领域,因此其知识基础非常多变而不稳定,对高等教育研究的历史进行研究可以挖掘该领域的核心知识,以维持这一领域的长期的可持续发展能力,在此基础上实现学术创新[2]。笔者对尼夫的呼吁深有同感,目前正在尝试对美国、英国、法国、德国等国家高等教育研究的历史进行系统分析,本研究呈现的是对德国相关情况的分析。

  在德国,高等教育研究(Hochschulforschung,中文可直译为“高校研究”)一般被理解为是关于高校和高校事务的研究,主要包括高校管理、组织、学制、人事、学生以及高校的教与学等内容[3]。现代社会科学范式下的高等教育研究是一个相对新近产生的领域。20世纪六七十年代,德国高等教育迅速发展,扩张引发的问题推动了德国高等教育研究的起步。其后,德国高等教育发展受到“两德统一”“新公共管理主义”“欧洲一体化”等一系列事件的影响,高等教育研究视角与范式不断转换,涉及学科也愈加广泛。每当德国高等教育经历转折时,高等教育研究就备受关注。

  在高等教育研究发展过程中,德国涌现了以迪特里希·戈德施密特(Dietrich Goldschmidt)和乌尔里希·泰希勒(Ulrich Teichler)为代表的高等教育研究学者,为德国高等教育研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同时,德国高等教育研究也遇到了许多问题,首先就是高等教育研究的学科化问题。在德国,高等教育研究被普遍认为是以其研究对象为命名的专业(Fach),而并非是一个学科(Disziplin),高等教育研究者一般都来自其他社会科学研究领域,其内部没有形成独立的理论体系和学术交往。在缺乏共同学科背景的情况下,如何保障学术共同体内部的学术交流与知识积累,成为德国高等教育研究者面临的首要问题。

  德国高等教育研究者特别注重对既有研究的总结。1984年戈德施密特和泰希勒等人主编了《作为研究对象的大学》(Forschungsgegenstand Hochschule)。其后每隔10年左右,都会有学者对高等教育研究的进展进行总结,最近发表的研究包括沃尔特(Andr Wolter)以实证教育研究的视角撰写的《高校研究》(Hochschulforschung)和克吕肯(Georg Krücken)等人完成的《高等学校:社会科学的高等教育研究视角下的问题、结果与视角》(Hochschulen:Fragestellungen,Ergebnisse und Perspektiven der sozialwissenschaftlichen Hochschulforschung)一书。这些研究成为对德国高等教育研究的元研究,也使得高等教育元研究的成果不断积累。

  本研究从学科制度视角出发,回顾和梳理德国高等教育研究的起源与进程。着眼于组织制度、人物和学术三个维度,一方面分析德国高等教育研究赖以发展的组织制度基础(包括研究专业机构、刊物和学会组织),另一方面通过对代表人物和学术范式变迁的梳理,从知识的视角透视德国高等教育的发展。

  一、“二战”后德国高等教育研究的发展

  “二战”后德国高等教育研究的发展与德国高等教育在20世纪60年代的扩张紧密相连。20世纪60年代,刚刚从战败阴影中恢复的德国逐渐走入正轨。在政治和经济秩序恢复之时,德国人发现自己已经陷入到所谓的“教育灾难”之中,“年轻的科学家在他们的祖国找不到工作。更为恶劣的是,人们不得不将他们的孩子接回家,因为学校里既没有老师,也没有教室。”[4]16以“文化国家”自视的德国开始通过多种途径寻求自救,联邦德国制定了多项政策,提高适龄儿童入学率。到1970年,德国的中学生数量较十年前增加了两百万[4]20。

  中学毕业人数增加,使得有进入大学深造意愿的学生数量增加。20世纪60年代后期,联邦德国政府和各联邦州政府开始注重促进高等教育的发展,以培养高素质的劳动者,满足高等教育大众化的需求,德国开始进入到高等教育扩张的阶段[5]。在高等教育的扩张阶段,如何使数量增加而不会导致质量下降,成为高等教育举办者最为关心的问题。20世纪60年代,德国出现了一批专门从事高等教育研究和规划的机构,探索高等教育的内在规律,解决高等教育扩张中出现的实际问题。1963年,马克思·普朗克研究所在柏林成立了专门针对教育规划的跨学科研究机构(Max-Planck-Institute für Bildungsplannung);1969年,专门从事高等教育数据分析的高校信息系统(Hochschul-Informations-System)建立;1973年,巴伐利亚高校研究和规划国家研究所(Bayerisches Staatsinstitut für Hochschulforschung und Hochschulplanung)在慕尼黑成立。

  20世纪90年代,由于推行公共管理主义改革,德国高校的治理进入转型期。如何最大限度地利用企业的管理方式对公共机构进行管理,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成为高等教育研究者需要特别关注的问题。继而促成了一批高等教育研究机构的建立,如哈勒-维滕堡高等教育研究所(Institut für Hochschulforschung Halle-Wittenberg)、高等教育发展中心(Zentrum für Hochschulforschung)等高等教育研究机构都是在这一时期成立的。经济学、管理学等学科逐渐开始成为高等教育研究的重要视角,高等教育研究服务实践的功能更加受到重视[6]。

  随着欧洲一体化和博洛尼亚进程的实施,高等教育的欧洲化和国际化成为德国高等教育研究领域的新热点。特别是“卓越计划”的实施受到了美国、西欧和亚洲高水平大学建设的影响。在这一过程中,比较研究方法一直是高等教育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进入21世纪之后建立的高等教育研究机构包括洪堡大学高等教育研究系、汉诺威德国高校和科学学中心等。

  从20世纪60年代的高等教育扩张到90年代的“新公共管理主义”盛行,再到21世纪的一流大学竞争,德国高等教育的屡次转型促进了德国高等教育研究的发展。这就使得德国的高等教育研究自其产生起,“就与实践决策联系紧密。”[7]来自社会学、政治学、经济学、历史学、法学、教育学等专业的学者参与其中。因而,德国高等教育研究是社会科学导向的,而非人文科学导向。

  二、高等教育研究的组织与制度基础

  (一)相关机构

  组织化的高等教育研究是高等教育研究最为核心的形式[8]。在美国和英国,学术研究具有制度化的特征[9]。与之相比较,德国的学术研究一般不具有这样制度化的研究组织。泰希勒曾向德国知名的高等教育研究机构以及曾经发表过数篇高等教育研究论文的学者发放调查问卷,询问其是否自认为是高等教育研究组织或高等教育研究者。在回函中,只有6个机构自认为是高等教育研究机构[10]。更多的机构是以跨学科或多学科合作的方式进行的,通过研究问题将具有不同身份认同或研究兴趣的学者聚集到一起,为他们提供一个稳定的研究身份,其中包括:①柏林洪堡大学哲学第四院教育学院高等教育研究所(Abteilung Hochschulforschung,Institut für Erziehungswissenschaften,Philosophische Fkultt Ⅳ,Humboldt-Universitt Berlin),成立于2010年。②康斯坦茨大学精神科学学部历史和哲学专业高等教育研究所(AG Hochschulforschung,Fach Soziologie,Fachbereich Geschichte und Soziologie,Geisteswissenschaftlichen Sektion,Universitt Konstanz),成立于1981年。③巴伐利亚高校研究和规划国家研究所,成立于1973年,主要任务是为巴伐利亚州高等教育服务,出版高等教育研究刊物《高等教育研究论丛》(Beitrge zur Hochschulforschung)。④汉诺威德国高校和科学学中心(Das Deutsche Zentrum für Hochschul-und Wissenschaftsforschung Hannover),在原高校信息系统的基础上于2013年改组建立,有60余位研究员,是德国境内最大的高等教育研究机构。⑤卡塞尔高等教育研究国际中心(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Higher Education Research der Universitt Kassel),现任主任为格奥·克吕肯(Georg Krücken)教授。⑥哈勒-维滕堡高等教育研究所,成立于1996年,定期出版德国高等教育研究的重要刊物《高等学校》(Die Hochschule)。除这些机构外,还有专注于高校教学(Hochschuldidaktik)领域的汉堡大学跨学科高等教育研究中心(Interdisziplinres Zentrum für Hochschuldidaktik der Universitt Hamburg)和多特蒙德工业大学高等教育中心(Zentrum für HochschulBildung der TU Dortmund)。

  在专门从事高等教育研究的机构之外,德国还有许多研究机构关注于高校课程、管理、改革和发展相关领域的研究,这些机构也同样可以被视为高等教育研究机构。如在科学学(Wissenschaftsforshung)领域,柏林研究信息与质量保障研究院(Institut für Forschungsinformation und Qualittssicherung Berlin)以及柏林科学政策研究中心(Forschungsgruppe Wissenschaftspolitik des Wissenschaftszentrums Berlin)都具有较大影响力。贝塔斯曼基金会和德国校长联席会于1994年资助成立的高等教育发展中心则专门从事大学排名工作,中心目前大约有30名研究人员。

  除了学术研究,人才培养也是学术机构承担的重要职能。由于高等教育研究并没有必要的基础学科知识,因而在德国并没有出现高等教育研究的本科专业。在硕士阶段,卡塞尔大学2004至2013年开设了“高等教育研究”专业。在一些大学之中,高等教育研究被视为“科学与社会”硕士课程的一部分内容,如洪堡大学的“科学学”(Wissenschaftsforschung),汉诺威大学的“科学与社会”研究生项目等。还有一些学校则将高等教育研究归类为管理学学科,如奥斯纳布吕克大学(HS Osnabrück)的“高校和科学管理”(Hochschul-und Wissenschaftsmanagement)项目。

  在规模上,德国高等教育研究机构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别,一些较小的研究机构只有几位研究人员,而一些大型机构则有百余位研究人员,决定两者差异的重要因素是资助来源。德国教育部是德国高等教育研究领域的最大投资方[11]45,“对于(高等教育)研究机构而言,国家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如果没有来自教育部的资助,德国的高等教育研究将难以持续。对于许多机构而言,他们的研究者几乎大部分甚至全部通过第三方资助,教育部的资金是性命攸关的。”[3]德国主要的高等教育政策团体包括德国科研协会(Deutsche Forshungsgemeinschaft)、德国校长联席会和德国高校联合会(Deutscher Hochschulverband)。这三个机构都属于大学和政府之间的中介组织。其中,德国科研协会是德国基础研究最重要的资助机构。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