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高等教育学
亚欧四国世界一流大学建设比较研究
2017年02月10日 09:40 来源:《高教发展与评估》 作者:邱均平 欧玉芳 字号

内容摘要:面对日益激烈的国际竞争,母语均为非英语,教育体制均为中央集权制的德国、法国、日本和韩国尽管对世界一流大学的理论认识模糊,但分别于2005年、2010年、2002年和1999年开始了各自的“卓越计划”、“卓越大学计划”、“21世纪卓越基地计划”以及“21世纪智慧韩国工程”,对世界一流大学建设实践进行探索。

关键词:世界一流大学;教育政策;大学治理教育体系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邱均平(1947- ),男,湖南涟源人,武汉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教授,研究方向为教育管理与科学评价;欧玉芳(1984- ),女,湖南永州人,武汉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教育管理与科学评价。湖北 武汉 430072

  内容提要:面对日益激烈的国际竞争,母语均为非英语,教育体制均为中央集权制的德国、法国、日本和韩国尽管对世界一流大学的理论认识模糊,但分别于2005年、2010年、2002年和1999年开始了各自的“卓越计划”、“卓越大学计划”、“21世纪卓越基地计划”以及“21世纪智慧韩国工程”,对世界一流大学建设实践进行探索。由于四国世界一流大学建设政策制定的背景和内容的不同,它们所取得的建设成效也各有差异。从政策背景来看:政策的执行时间不一致,人均GDP和高教生均经费/人均GDP的差异较大,但是四国的教育经费/GDP和科研经费/GDP比较接近,可见四国对教育和科研的重视,为其世界一流大学建设奠定了思想和经济基础;人才储备差异较大,其中日本的人才储备最完备,法国次之,德国和韩国则在研究人员和高等教育人口上各有劣势;四国的高等教育体制均属于集权制,因此其在大学入学权、大学所有权、财政预算、课程设置以及教员身份上都受中央政府或者国家的控制。从政策内容来看:建设资金相差悬殊;建设周期都较长且都分期进行;除法国同时注重建设大学和研究生院外,其他三国的建设对象均为大学;四国都选择了将少部分大学建设成为世界一流大学的“集中战略”。从政策效应来看:德国的“卓越计划”极大改善了参与大学的基本面貌,促进了跨学科合作,为青年研究者(特别是博士后青年研究者)提供了科研机会,但是该政策也对德国的大学治理、人力资源发展以及学科发展产生了负面效应;在“2003年危机”的刺激下,法国2010年“卓越大学计划”的外显目的仍然是提升其在上海交通大学世界大学学术排名中的位次,但是时至今日法国甚至并未达到这一直接目的;日本“21世纪卓越基地计划”促成了极致的研究,建成了教育基地,雇佣了青年研究人员,建立了大学校长领导下的有效治理结构,促进了校企合作以及实施了双专业教育体系;韩国的“BK21工程”在扩大韩国知识分子规模的同时,极大提高了科研的质量。

  关 键 词:世界一流大学 教育政策 大学治理教育体系

  中图分类号:G649.22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2-8742(2016)04-0036-09

  自1993年《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规定:“……集中中央和地方等各方面的力量办好100所左右重点大学和一批重点学科、专业,力争在下世纪初,有一批高等学校和学科、专业,在教育质量、科学研究和管理方面,达到世界较高水平……”[1]到1998年《面向21世纪教育振兴行动计划》要求:“……从重点学科建设入手,加大投入力度,对于若干所高等学校和已经接近并有条件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的学科进行重点建设。今后10-20年,争取若干所大学和一批重点学科进入世界一流水平……”[2]至2015年10月24日《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建议:“……到2020年,若干所大学和一批学科进入世界一流行列,若干学科进入世界一流学科前列;到2030年,更多的大学和学科进入世界一流行列,若干所大学进入世界一流大学前列,一批学科进入世界一流学科前列,高等教育整体实力显著提升;到本世纪中叶,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的数量和实力进入世界前列,基本建成高等教育强国……”[3]可见,中国在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道路上始终有国家政策的支持,那么同处亚欧地区、亦是非英语母语国家且在各世界大学排行榜上均处于劣势的德国、法国、日本和韩国建设世界一流大学是否出台了国家政策?政策制定背景如何?政策内容有何差异?建设成效有何异同?本文将回答以上问题,以期对中国新一轮的世界一流大学和学科建设带来启示。

  一、世界一流大学的定义

  美国波士顿学院(Boston College)国际高等教育研究中心主任菲利普·奥特巴赫(Philip Altbach)教授说:“提到世界一流大学,人人都想要,却没有人知道她是什么,也没人知道怎么去得到她。”[4]到底什么是世界一流大学?对于这个问题,研究人员做出了大量的探索性工作。菲利普·奥特巴赫认为:“一所世界一流大学应具备科研卓越、学术自由、治理灵活、设施完备以及资金充足五个特征”[5]。凯瑟琳·莫尔曼(Kathryn Mohrman)等人归纳了世界一流大学的八大要素,即“具有全球使命感、科研力度强、教授角色新、基金多元化、招聘全球化、复杂度递增(increasing complexity)、新型政府—企业—学校关系以及合作全球化”[6]。世界银行高等教育原主管贾米勒·萨尔米(Jamil Salmi)博士认为:人才汇聚(包括汇聚一流学生、教师和研究人员)、资源丰富(拥有充足的公共预算、捐赠与资助、学费收入和研究基金)、有效治理(优秀的领导团队、追求一流的战略愿景、公平的学术环境、学术自由以及追求卓越的文化等)是世界一流大学的三大要素[7]。学者们对世界一流大学的基本特征和要素的研究是世界一流大学的理论定义。

  目前,世界上的大学根据其主要目标可分为三类,即:地方一流大学、国家一流大学和世界一流大学[8]。我们将在世界一流大学的基本特征和要素基础上,结合大学的三大功能(即:科学研究、人才培养和社会服务),对比地方一流大学和国家一流大学,对世界一流大学给出定义。韩国学者申荣澈(Jung Cheol Shin)认为地方一流大学、国家一流大学和世界一流大学在科学研究、人才培养和社会服务三大功能上有显著差异,如表1所示。

  综上所述,我们将世界一流大学界定为主要利用公共经费,在基础性和跨学科知识的基础上,研究长期的全球性基本问题(例如:全球变暖、人类健康和清洁能源等),创新性地培养全球领导者,非盈利性地解决全球性问题的大学。

  尽管理解世界一流大学的特征和要素,甚至界定世界一流大学的定义并不困难,但是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路径选择与实施过程却是充满了风险和不确定性,以至于世界各国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政策选择各有差异,我们将在下文分析母语均为非英语,教育体制均为中央集权制的德国、法国、日本和韩国(下文简称德、法、日、韩)的世界一流大学建设政策。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