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高等教育学
19世纪以来德国高等教育结构演变研究
2016年09月29日 10:13 来源:《河北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 作者:贺国庆 赵子剑 字号

内容摘要:高等教育结构研究兴起于二战后,并逐渐发展成为高等教育研究的热点。

关键词:德国高等教育;教育结构;洪堡传统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贺国庆(1961- ),男,湖南桑植人,河北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外国教育史研究。河北 保定 071002;宁波大学教师教育学院。浙江 宁波 315211;赵子剑(1974- ),男,河北保定人,河北大学教育学院博士研究生。河北 保定 071002;河北公安警察职业学院讲师,主要从事外国教育史研究。河北 石家庄 050091

  内容提要:高等教育结构研究兴起于二战后,并逐渐发展成为高等教育研究的热点。德国洪堡模式大学对于世界高等教育事业的影响深远,但是其僵化而单一的结构问题长期困扰并束缚了其高等教育现代化发展。基于文献展开历史研究,探讨19世纪初期德国大学制度建立以来高等教育结构的演变,洪堡所创立的研究型大学基于普鲁士工业化初期科学和社会发展的现实,因其创新而获得巨大成功,并取得垄断地位,但是随着时代发展,单一类型的大学之功能和作用不再能适应社会发展。经过20世纪60年代开始的结构变革之后,联邦德国高等教育形成了大学和专业学院并立的双类型结构,实现了多样化发展。德国高等教育结构演变具有本国的特殊性和内在动力。

  关 键 词:德国高等教育 教育结构 洪堡传统

  标题注释:2015年度河北省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德国高等教育转型及对我国的启示”(HB15JY073)

  中图分类号:G649.516.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413X(2016)01-0022-07

  DOI:10.13763/j.cnki.jhebnu.ese.2016.01.004

  高等教育的结构研究从二战后开始发端,并随着教育实践而逐渐深入,进入新世纪以来更加成为学术界所关注的热点。德国研究型大学对世界高等教育事业影响深远,同时联邦德国政治、经济、文化和科技等方面在当今世界极具影响力,因而对其高等教育研究已经超越本国空间的限制,为各国学者所瞩目。高等教育研究开展几十年以来,作者或者出版物一般都将德国问题作为研究对象、典型案例和参考对象加以分析和讨论,这点在被广大高等教育研究者所熟知的诸多权威文献中可见一斑。但是基于多种原因,相比英美等国家而言,对德国高等教育结构问题的研究相对薄弱,持续关注该领域的学者和成果数量更是屈指可数。这些状况必然不利于人们理解高等教育本质和民族特色以及深入把握教育规律。本文将对相关领域的重要文献进行梳理,探讨德国高等教育结构的演变进程。

  一、现代大学制度初创

  19世纪之初,身为普鲁士教育部门负责人的洪堡(Wilhelm von Humboldt)为解决本国大学的种种问题,对高等学术机构进行重新规划、设计和整合。他写于1809年的手稿《论柏林高等学术机构的内外组织》中专门讨论了学术机构的性质问题和基本理念,并把高等学术机构划分为大学、科学院和独立研究所三种不同类型,为了保证新机构的生命力,他认为有必要将大学和科学院以恰当的方式结合起来[1](P90-98)。经过曲折的过程,柏林大学在1809年诞生,洪堡完成了在柏林创建“新学术机构”的历史使命。

  毫无疑问,洪堡是柏林大学的最终缔造者,但是他的大学的设计理念反映了他所处时代众多杰出新人文主义者们的大学建校理想,其中的翘楚当属康德(Immanuel Kant)、费希特(Johann Gottlieb Fichte)、施莱尔马赫(Friedrich Schleiermacher)等人。洪堡在1810年的备忘录曾写道:国家不应指望大学同政府眼前的利益直接联系,而是完成其真正使命,不仅能为眼前的任务还会开创更广阔的事业,发挥更大作用[2](P125-126)。洪堡对于大学使命的理解并非初创,显然来源于康德高等教育思想。作为启蒙运动中最后一位主要的哲学家和德国古典哲学的创始人,康德认为人类的认识和知识必须同时通过感官经验和理性才能获得,因而两者都是获得知识的必要条件。以此为认识基础,康德于1798年出版的《系科之争》一书“系统论述了规范知识界与政府的关系以及哲学与实用学科(神学、法学、医学)之关系的理论原则”[3](P154)。他认为,哲学系不是政府的立法范围之下或为政府而服务,而是必须为所接受或承认的学说的真理负责[3](P69)。这就是说,哲学系的有用性不同于其他三个高等系科,不是直接地服务于政府,而是寻求真理,再将真理交给其他系科加以运用,因而是间接发挥作用。由此看来,这些奠基性的观点无疑影响了日后洪堡的大学观,因而在后人看来,康德高等教育思想才是理解德国大学的源头。

  洪堡的前任教育大臣受命在柏林建立新型的学术机构,作为其建校顾问,费希特于1805年写作了关于建校的意见书,即《柏林高等教育机构建校计划演绎》。他设想的大学最重要的学习任务就是接受哲学教育,为以后的科学研究和将要从事的社会工作打牢基础。为了达到目的,要求培养学生的“自由的科学反思”,充分保障教师和学生的学术自由[4](P6-8)。尽管这个方案没有被接受,但是其中合理的因素,如国家保障制度、哲学教育和学术自由等观念被洪堡所吸取。施莱尔马赫加入了关于在柏林新建大学的讨论,提出关于大学的任务、大学与国家的关系、学术自由以及大学教学等方面的主张。他并不认同当时法国大学改革的主导思想,反对将大学分解为由政府直接管理的专门高等学校,旗帜鲜明地提倡基于德意志传统而建立具有本土特色的大学,倡导赋予大学新的精神,把真正的、纯粹的科学(即哲学)树立成为大学所追求的本质,主张大学培养学生的宗旨在于培养学生的科学精神。虽然施莱尔马赫承认大学所具有的科学研究的性质,但是他不赞同科学研究成为大学的任务,而是更加重视大学的培养功能[5](P147-157)。这篇于1808年发表的著作《关于德国式大学之断想:附论将要建立的大学》引起广泛关注,对于德国模式大学之建立起到了很大影响。费希特与施莱尔马赫都重视哲学的基础性作用,都将之视为大学生学习的基础。

  在“精神大臣”洪堡的卓越成绩引领下,新的教育思想和科学思想遍布了普鲁士和整个德意志地区。包尔生(Friedrich Paulsen)在《德国教育史》中指出19世纪的世界教育改革中,德意志居于带头地位,其中洪堡发挥了很大作用,使得整个教育体系焕然一新,其指明的发展方向在百年内都保持不变。以柏林大学为代表的德国大学很快取得了巨大成功,被视为世界上最好的大学模式,被世界众多国家所效仿。

  二、结构性问题从初现到危机

  德国新式大学的成功与洪堡的大学理念相联系,长期以来受到德国各界的肯定、推崇,甚至被神化[6](P29-57)。大学地位不可动摇,它在19世纪占据了德国高等教育结构中的主体地位,并形成了一种强大的传统,时至今日仍然有强大的影响。1871年德意志帝国成立之后,大学增加了2所,这些传统大学几乎承担了所有的研究工作[7](P324)。此时,科学发展呈现新形势。19世纪早期哲学体系和人文科学还处在中心位置,但是到帝国时代之后,自然科学突飞猛进,其影响所及远远超越本身的专业范围,并且深入到哲学、人文科学和文学之中。一方面,在这次自然科学大进军中,德国学者贡献突出,推动德国跻身经济大国地位[7](P323);另一方面,大学理念与高等教育现实发展之间日渐分离,并且距离越来越大。在这个过程中,洪堡理想中的“科学修养”已经逐渐转向科学的、理论性的“专业教育”。而且,高等教育向更广泛的社会阶层开放,学生、社会、政府对于教育机构培养目标的认识开始分化。更多为职业而求学的学生大量增加,而非大学性质的专业性、职业性高等学校(如技术学院和商业高等学校)随社会实际需要而产生,不再受洪堡大学理念所支配[8](P160)。同时,独立于大学之外的科研机构出现,如1887年成立了“帝国物理技术学院”,1911年成立了“威廉皇帝研究所”,它们通过科学研究与大学之外的企业和政府紧密联结,教学和科研开始分野。但是为了维系德国精英大学及其整体性的学术制度,德国采取措施防范科学的“巨型化”和大学的“大工厂化”趋势。从上述大学理念和高等教育现实之间的矛盾和冲突中可以看出,尽管德国已经意识到原有古典大学存在缺陷,但是学术机构却在变与不变、突破和维系传统之间摇摆不定,结构性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9](P59-63)。

  对于德国高等教育的新形势的认识在德国知识界内部存在分歧,这一点可以从两位文化巨匠的态度和看法中初见端倪。包尔生(Friedrich Paulsen)注意到实用性的科技教育机构的兴起,他推断,作为经济和科技发展需求的产物,这些新型高校将逐渐获得与大学同等的地位,这是大势所趋[10](P133)。对于新、老两种高等教育机构之间的关系问题,他在《德国大学和大学学习》解释了传统大学()与新兴的技术学院(Teschnische Hochshule)在德国分别发展、并存并立状况的原因:两种教育机构具有很多相似性,它们历史溯源相同,学校组织结构类似,而且从科学分类和职业特性上看也无分别,所以两种类型机构体系的形成原因只能在外在的和历史的条件中去寻找答案,可以理解为“处在德国这种特殊环境下,历史的偶然”造成了这种体制。他建议让同一个地方同时有一所大学和一所技术学院,双方互相享受彼此的特权,教师频繁交流[2](P111-114)。此外,包尔生还在《德国教育史》总结了德国教育发展的两个连贯的基本特点:一是世俗化和国家化,二是民主化,也即学校教育不断扩张到愈来愈大的范围[10](P181)。从其叙述和论证可以看出,即使高等教育持续扩张已经开始,但是还没有突破大学和技术学院的承受能力。虽然包尔生对大学传统满怀信心,但是教育实践层面上,单一结构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已经在大学辉煌背后逐渐积累。

  韦伯(Max Weber)则表达了自己对新时代背景下大学命运深深的担忧。1919年,他在慕尼黑大学学生联合会做了主题为“以学术为业”(Wissenschaft als Beruf)的演讲,虽然痛惜科学和学术局限,但是依旧坚定地维护大学之科学价值的信仰。他直言百年前创立的洪堡的大学观已经徒有其表,直截了当地指出官僚制将成为大学经营的公式,美国化是必然趋势。虽然忧虑大学变成生产资料日益集中的科研大企业,但是在新时代知识生产条件下,大学不得不转化。而洪堡创立大学的初衷恰恰是为了追求真理、高歌学术。因此,矛盾随之而来,转化必然是渐进和缓慢的,斗争和对抗不可避免[11](P1-23)。

  传统大学组织理念根植、产生于工业化初期知识生产模式,它与功能分化的现代大学需要之间发生激烈冲突。虽然德国社会在19世纪末期就察觉到这种危机,也由韦伯、哈纳克(Altdolf Harnack)等学者按照一定逻辑分析出问题所在,指出可能的解决途径,但是受制于以往大学的成功经验禁锢,使得直至20世纪60年代之前的一百多年来,德国高等教育的基本理念和体制变化微乎其微[12]。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