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成人教育学
一流大学继续教育的战略定位与布局
2020年09月17日 10:32 来源:《成人教育》2019年第7期 作者:曾祥跃 字号
2020年09月17日 10:32
来源:《成人教育》2019年第7期 作者:曾祥跃
关键词:一流大学;继续教育;定位;布局

内容摘要:一流大学应开展一流继续教育,培养一流人才,助力学科建设,打造国内一流、世界领先的继续教育品牌。围绕这一战略定位,一流大学可以做多维度、多层次的战略布局。

关键词:一流大学;继续教育;定位;布局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曾祥跃,广东开放大学,广州 510275 曾祥跃(1969- ),男,湖南溆浦人,博士,副研究员,研究方向为继续教育、远程教育。

  内容提要:国内一流大学在肩负问鼎世界一流大学神圣使命的同时,承受着更大的发展压力。虽然开展继续教育是一流大学的使命,是一流人才持续一流的保障,然而一流大学的继续教育与其战略目标相距甚远。一流大学应开展一流继续教育,培养一流人才,助力学科建设,打造国内一流、世界领先的继续教育品牌。围绕这一战略定位,一流大学可以做多维度、多层次的战略布局。

  关 键 词:一流大学;继续教育;定位;布局

  doi:10.3969/j.issn.1001-8794.2019.07.003

  【中图分类号】G7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1-8794(2019)07-0014-06

  在教育部、财政部与国家发展改革委联合印发的《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高校及建设学科的名单》中,公布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42所高校为世界一流大学建设高校。[1]名单中的高校,本文统称为一流大学。

  在新的历史时期,一流大学承担了问鼎世界一流大学的责任和义务,同时也承受了更大的发展压力,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一流大学不遗余力地集中优质资源和精力向这一目标进军。已处于大学边缘的继续教育,则面临更大的生存与发展压力。

  一、一流大学继续教育面临的挑战

  一流大学继续教育面临的挑战表现在不断聚焦的一流大学战略目标与渐行渐远的继续教育办学之间的矛盾。

  (一)一流大学不断聚焦的战略目标

  一流大学建设,其宗旨是建设中国特色的世界一流大学。为实现这一宗旨,一流大学有两大战略目标,一是培养一流人才,二是建设一流学科。

  1.一流人才培养

  对于一流大学的人才培养,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上明确指出:“高校立身之本在立德树人,只有培养出一流人才的高校,才能够成为世界一流大学。”[2]徐飞认为“培养人是大学的根本任务,培养一流人才不仅是一流大学的本分,也是一流大学的本然价值”。[3]可见,培养一流人才是一流大学的根本任务和战略目标。一流大学的最终目标是培养世界一流人才。

  2.一流学科建设

  在国务院印发的《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中,将“以学科为基础”作为建设原则。[4]在教育部、财政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联合印发的《关于高等学校加快“双一流”建设的指导意见》文件中,将学科建设作为核心任务,从“明确学科建设内涵、突出学科优势与特色、拓展学科育人功能、打造高水平学科团队和梯队、增强学科创新能力、创新学科组织模式”六个方面对一流学科建设进行了阐述。[5]足以见得,一流学科建设是一流大学的战略目标之一,也是一流大学最核心的竞争力。

  一流人才培养与一流学科建设相辅相成,随着国家建设“双一流”大学号角的吹起,一流大学建设将越来越聚焦在这两大战略目标上。

  (二)渐行渐远的继续教育办学

  1.不断扩大的质量差距

  《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实施办法(暂行)》,对一流大学的人才培养提出了这样的要求,“有高质量的本科生教育和研究生教育,人才培养质量得到社会高度认可”。[6]从中可以看出,一流大学的人才培养,应该是高起点的、高质量的、高社会认可度的。随着一流大学对一流人才培养目标的不断聚焦,一流大学的本科生、研究生的培养质量将会进一步获得提升。对于学历继续教育,由于学生入学门槛低、知识基础较弱、质量标准较低、过程监管不严、办学规模过大等原因,学历继续教育的人才培养质量无法与普通教育相提并论。由于学历继续教育当前的定位、体制、机制问题,学历继续教育质量难以有大的突破。

  对于非学历继续教育,目前尚处于“圈地运动”时代,各高校的非学历继续教育都还处于开疆辟土阶段,同时也未形成统一的、权威的非学历继续教育的人才培养质量标准。非学历继续教育的人才培养质量和社会认可度尚待时间的检验,近期内也难以为一流大学建设增加光环。

  随着普通教育人才培养质量的进一步提升,继续教育与普通教育人才培养质量的差距将会进一步扩大,继续教育也越来越成为一流大学办学质量的“包袱”。

  2.可有可无的学科建设

  由于高校继续教育学院依托普通教育资源办学,其专业和师资主要来自普通教育,自身的科研能力普遍较弱,如果说学科建设,也只能说是继续教育的学科建设,然而继续教育的学科建设,在一流大学的学科体系中可以说是可有可无的。目前,在学科建设方面,继续教育基本上无法为一流大学的学科建设加分。

  3.微不足道的经济效益

  在一流大学的历史发展过程中,继续教育曾经作为大学的“钱袋子”而存在,为大学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近年来,一流大学的办学经费在快速增长,一些一流大学的办学经费动辄几十亿、多则上百亿,在这种情况下,继续教育在经济上对大学的贡献已经显得微不足道,一流大学不会因为经济贡献而“偏爱”继续教育。

  随着对一流大学战略目标的不断聚焦,继续教育与普通教育在人才培养质量上的差距会更大,再加上可有可无的学科建设、微不足道的经济效益,继续教育几乎成为一流大学的“鸡肋”,继续教育难入一流大学的“法眼”,难以列入学校的发展规划中。也正因为如此,近两年来,有些一流大学(如北京大学、中山大学、武汉大学等)陆续停止了学历继续教育办学;有些大学将继续教育进行企业化运作;有的大学将继续教育归入产业集团,脱离正规大学的人才培养体系。可见,继续教育在一流大学的地位变得越来越低,面临很大的挑战和生存危机。

  二、一流大学开展继续教育的战略意义

  一流大学开办继续教育的战略意义表现在一流大学的使命、担当、引领与布局四个方面。

  (一)使命:学习型社会建设的需要

  我国的继续教育,随着自身的快速发展与壮大,已经成为建构终身教育体系和建设学习型社会的中坚力量。党的“十六大”、“十七大”、“十八大”、“十九大”报告中,均提到了继续教育,发展继续教育已经成为国家的一项重大发展战略(见表1)。一流大学作为中国高等教育的核心部分与引领者,开展继续教育、建设学习型社会,是其应尽的义务和历史使命。

  从世界一流大学视角来看,“但凡享誉全球的世界一流名校,无一不拥有令人称赞的继续教育,而且排名越靠前的大学,继续教育越发达,从事继续教育的机构也越多”。[7]“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剑桥大学、多伦多大学、瑞士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等世界名校都已经将继续教育纳入到本校的整体战略规划之中,把继续教育作为学校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其中大部分大学开展继续教育的历史已有百余年之久”。[8]

  (二)担当:一流人才继续培养的需要

  在普通教育中,一流大学的生源是最优的,其教师资源、教学资源也是最优的,其培养的学生也应该是一流的。特别是在“双一流”大学建设中,培养一流人才更是其根本任务。然而进入社会的一流人才,是否不再需要一流大学了呢?在学习型社会,这些一流人才需要在工作中不断学习、深造,需要不断提升自身的能力和素质,才能在激烈的竞争中保持优势,也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继续成为“一流人才”。那么,谁来继续培养这些一流人才?一流大学具有优秀的师资、资源,有能力、有水平为这些一流人才提供继续教育,让这些一流人才在社会中持续一流。可以说,一流大学开展一流继续教育,培养一流人才,是“舍我其谁”的担当与必然选择。

  比如,中山大学对于普通教育的人才培养,有着“德才兼备、领袖气质、家国情怀”的提法。在继续教育领域,对于一流人才的继续教育,同样需要有这样的培养格局和培养目标。

  (三)引领:一流继续教育办学的需要

  继续教育作为终身教育体系的核心部分,其覆盖的范围和领域远远超过普通教育。在广阔的继续教育领域,不仅需要快速的横向发展,覆盖终身教育的各个领域,同时也需要快速的纵向发展,实现继续教育从低端向高端、从国内向国际发展。继续教育已经成为国家的重大发展战略,继续教育不应该长期徘徊在低端的继续教育项目和质量上。继续教育向高端、高质量、国际化发展是一种趋势和潮流。

  高端、高质量、国际化的继续教育需要大学有高端的教师资源和教学资源,需要有国际化的视野、格局和拓展能力,同时也需要有较强的理论研究和引领发展能力,而这些正是一流大学的优势所在。作为一流大学,可以充分利用自身的人才、资源和国际化优势,开展一流继续教育,乃至是世界一流的继续教育,为我国继续教育发展作方向与趋势引领。

  (四)布局:高端继续教育“圈地”的需要

  随着终身教育体系的逐步形成,我国继续教育获得了快速、长足的发展,各级各类高等学校、社会机构参与到了继续教育中来,都在继续教育领域“圈地”。一流大学可以放弃低端、低质量的继续教育,但是,在继续教育高端布局、圈地,则是十分必要的,也为一流大学的可持续发展提供空间。

  基于对继续教育的使命及担当、引领与布局,一流大学不应离开继续教育,继续教育也需要一流大学的积极支持。

  三、一流大学继续教育的战略定位

  继续教育作为一流大学的组成部分,作为一流大学培养人才的一种途径与方式,应与本科教育、研究生教育成三足鼎立之势。继续教育要达此目标,则应重新确定战略定位,应该服务于一流大学的战略目标,只有这样,继续教育才会有充足的发展空间、持续发展的动力。

  (一)继续教育的人才培养定位

  首先,从一流大学的战略目标看,培养一流人才是根本任务,只有当继续教育的人才培养也定位于一流时,普通教育与继续教育才能真正实现人才培养质量的统一,继续教育才会被一流大学认可,才能为一流大学加分,才能面向社会输出高质量人才。

  其次,从继续教育的作用看,继续教育作为终身教育体系的核心部分和中坚力量,在更大范围内为社会培养人才,不仅是普通教育人才培养的延续,更是普通教育人才培养的升华。从这个意义上说,继续教育是大学培养人才的制高点,是一流人才持续一流的保障。

  因此,对于一流大学来说,其继续教育的人才培养定位应该是一流的(见图1)。

  图1 一流大学普通教育与继续教育的人才培养定位图

  (二)继续教育的学科建设定位

  尽管当前继续教育在一流大学的学科建设方面,显得可有可无。然而,通过继续教育战略定位的重新调整,继续教育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助力一流大学的学科建设。

  一是为学科建设提供可持续发展动力。一流大学可以通过继续教育,不断提升科研人员的学术、科研能力,不断丰富他们的前沿学科知识,形成国际化格局,扩大视野。

  二是为学科建设提供平台和基地。继续教育面向全社会提供教育服务,其教育对象是全体社会成员,其教育领域几乎无所不包含。为此,一流大学在开展继续教育过程中,可以发掘更广的学科研究空间,搭建更大的学科研究平台,网罗更多的学科研究人才。

  三是建设一流继续教育学科。继续教育作为一个庞大的教育体系,具有非常广阔的研究领域和研究空间,然而,当前继续教育的定位、继续教育学科研究远远没有获得重视。一流大学应率先开展继续教育学科研究,打造国内一流、世界领先的继续教育学科。

  (三)继续教育的办学目标定位

  对于一流大学来说,开办一流继续教育应是其办学的目标定位。只有开办一流的继续教育,才有可能培养出一流的人才。一流大学开办继续教育可以分为两个层次和步骤,一是国内层次,即开办我国一流继续教育,二是国际层次,即开办世界一流继续教育。开办世界一流继续教育应该是一流大学继续教育的最终目标。一流继续教育具有以下五个方面的基本特征:

  一是趋势引领。趋势引领是指继续教育办学符合国家发展导向和继续教育的发展方向,通过继续教育办学,能够引领继续教育的潮流。对于一流继续教育,其办学方向应该是前瞻的、领先的,比如清华大学早在2003年就停办成人学历教育,将非学历继续教育作为继续教育的全部内涵,充分体现了一流大学继续教育理念的引领性与前瞻性。当前,很多名校正在逐步停办学历教育,正是适应继续教育发展趋势和方向的一种价值取向和理念跟进。也正因为学历继续教育不再是继续教育的发展趋势和方向,学历继续教育质量难以成为一流继续教育的评定标准。

  二是定位高端。继续教育作为终身教育体系的核心部分,其办学领域没有高低之分,具有“有教无类”的特点。但是在同一领域或同一项目类群里,则有高、中、低端的项目之分和人群之分。一流继续教育的高端定位,是指继续教育的项目高端和人群高端,即一流继续教育项目应该是面向各个行业领域内的高端人群所开展的高端项目。比如在工商企业领域,面向总裁、职业经理人的继续教育项目属于高端项目;又比如在社区教育领域,面向社区教育的高端管理与科研人才的继续教育属于一流继续教育项目。

  三是师资优秀。不论在普通教育,还是继续教育领域,师资永远是教育的核心竞争力。对于一流继续教育来说,一流的师资是产生和保障一流继续教育质量的基本条件。这里的一流师资是指能够服务于高端人才培养的优秀师资的总称,一流的师资不单纯是指高校自身优秀的专家学者,同时也包括行业系统内高水平的实践型师资。对于继续教育的人才培养来说,应用型、实践型的优秀师资显得尤为重要。

  四是技术领先。在“互联网+”时代,快速发展的信息技术引发了继续教育的深刻变革,表现为日新月异的教学形式、形式多样的学习方式、丰富高质的网络资源等。尽管面授教学仍然是继续教育的主要教学手段和方式,学习者也更喜欢面授教学的学习氛围。但是,作为一流继续教育,应该做到技术引领,充分利用先进的网络信息技术,优化继续教育的教学方式、管理手段、服务形式,营造时时可学、处处能学的学习环境,解决继续教育人群的工学矛盾,使得继续教育更好地为全民终身学习服务。

  五是质量一流。质量是一切教育的根本,一流继续教育的主要标志是一流的教育质量。在继续教育领域,对于继续教育质量,有着更为广泛的内涵,一流的质量不仅表现为教学资源的一流,更表现为教学服务的一流以及教育效果的一流。继续教育质量评价应该是多维的,包括学习者评价、用人单位评价、社会评价,以及机构自身的评价等。

  综上所述,一流大学继续教育可以做这样的战略定位:开展一流继续教育,培养一流人才,助力学科建设,打造国内一流、世界领先的继续教育。

  四、一流大学继续教育的战略布局

  基于继续教育的战略定位,结合当前的信息技术与社会经济发展现状,应对一流大学的继续教育做整体性、前瞻性的战略布局。

  (一)参与国家战略部署,引领继续教育发展方向

  一流大学作为继续教育领域的领头羊,是国家建构终身教育体系、建设学习型社会的中坚力量。一流大学理应积极主动地参与国家及地方政府部门继续教育的政策制定和战略部署。立足终身教育体系的建构,为继续教育献计献策,使得继续教育政策更接地气、更符合实际、更适应潮流。一流大学通过参与国家及地方政府部门的战略部署,也能使得自身的继续教育布局更具合理性、更有前瞻性。

  (二)调整办学方向,聚焦非学历继续教育

  基于一流人才培养目标,一流大学应及时调整继续教育办学方向,一是尽可能停办学历继续教育,二是做大做强非学历继续教育,实现非学历继续教育与普通教育的一体化发展。

  对于学历继续教育,如前所述,由于其在生源质量、管理体制、质量标准等方面与普通教育存在巨大差异,当前的学历继续教育人才培养质量无论如何也难以达到一流人才的培养目标。为此,一流大学应该尽可能停办学历继续教育。停办学历继续教育还能避免继续教育的学历文凭与普通教育学历文凭相混淆,有利于维护一流大学人才培养质量的品牌和声誉。

  对于非学历继续教育,在对象选择上,可以选择高端、一流的人才,保障生源质量;在内容选择上,可以选择高、精、尖的教学内容,保障内容质量;在过程组织上,可以进行严谨有序的教学组织与管理,保障过程质量;在教学评价上,可以建立高标准的质量评价体系,保障人才输出质量。一流大学通过开展非学历继续教育,可以实现一流人才的培养目标,是一流大学可以做大做强的路径。

  非学历继续教育与普通教育可以实行一体化发展策略。首先,两者一体化是学历教育与非学历教育的结合,没有冲突,只有互补。其次,两者通过教师资源与教学资源共享,实施一体化的一流人才培养方案,实现一流人才培养的有机衔接,进而为一流人才提供终身教育服务。

  (三)布局高端,创建一流继续教育品牌

  随着继续教育不断向纵深发展,继续教育的专业化发展趋势日趋明显,高校基于自身的定位,向体现自身优势和特色的行业系统或专业领域延伸,将能不断增强其继续教育的核心竞争力。对于一流大学来说,虽然依托自身的品牌优势,在各个领域都能找到一定的发展空间,但是从长远的发展和核心竞争力的培养来说,一流大学同样应深入行业系统或专业领域,占据行业系统继续教育领域的高端,通过专业化的项目与课程设计、专业化的教学与服务,打造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树立一流继续教育品牌。

  布局高端继续教育,也是一流大学打造核心竞争力、开展错位竞争、实现差异化发展的需要。当前,各高校之间的继续教育项目的差异化不明显,同质化竞争严重。对于政府部门来说,需要建立一定的体制机制,引导和促进继续教育机构的差异化布局,尽可能使得每一个继续教育机构都能基于自身的核心竞争力开展继续教育。也只有这样,才能整体提升继续教育的办学质量,提升全社会的终身教育水平。

  (四)推进智能继续教育,创新人才培养模式

  随着互联网的高速发展,大数据技术的快速应用与推广,教育领域逐步走进智能时代。国务院在《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中提倡“利用智能技术加快推动人才培养模式、教学方法改革,构建包含智能学习、交互式学习的新型教育体系。开展智能校园建设,推动人工智能在教学、管理、资源建设等全流程上的应用。开发立体综合教学场、基于大数据智能的在线学习教育平台。开发智能教育助理,建立智能、快速、全面的教育分析系统。[9]一流大学需要充分利用人工智能技术,促进其在继续教育领域的全方位、全局性的应用,包括继续教育的智能化决策、智能化管理、智能化教学、智能化服务等。

  智能继续教育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一是继续教育决策的智能化。基于大数据技术的应用与分析,不仅可为继续教育的决策提供素材和依据,也能作为领导决策的参谋和助手。二是继续教育管理的智能化。通过整合继续教育的各类管理业务,创新继续教育管理,建构智能化的管理平台,实现管理业务与管理数据的互联互通、智能共享,提升管理效率和效果。三是继续教育教学的智能化。通过整合继续教育的各类教学、教务工作,基于互联网+技术创新教学模式,建构智能化的教学平台,利用大数据、云平台和云服务技术,实现教学的个性化、多样化、多元化,同时,建设智能推送的网络资源体系和学生学习评价体系。四是继续教育服务的智能化。搭建智能化的继续教育服务平台,利用多种媒体技术,提供多样化、智能化的学习服务,不仅使学生能够时时、处处便捷地获取学习服务,也能通过大数据分析和智能化分析,提供更为精准的学习服务。

  (五)拓展国际继续教育,引领继续教育国际化潮流

  网络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使得继续教育国际化变得更为容易和便捷。一流大学的继续教育,应有全球化、国际化视野,肩负开展国际继续教育的使命,使得我国的继续教育走出国门,并能在国际继续教育领域拥有一席之地。一流大学继续教育的国际化布局,主要可从两方面发力:一是走出去。开展具有大学自身优势的国际继续教育项目,为其他国家提供人才培养服务。基于国家“一带一路”的倡议布局,面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展职业技能教育等,如农业继续教育、高铁相关继续教育等。二是引进来。将国外大学的继续教育项目引进来,让学习者不出国,也能学习国际文化、国外技术,提升自身的格局、视野和能力。

  一流大学的继续教育走向国际化,是一流大学与其他高校的一个重要区别,也是其自身核心价值的体现。

  (六)融入学分银行,建构终身教育体系

  随着终身教育体系的逐步形成,学分银行体制机制的逐渐成熟,一流大学可以率先加入学分银行体系,助力人才培养“立交桥”的建构。一流大学可以通过学分银行,实行学分互认和资源共享,将自身的优质资源推向社会,让更多的社会公众享受到优质教育,体现一流大学的社会服务功能,体现继续教育的社会公益属性,同时也体现了一流大学对终身教育体系建构的贡献。

  (七)培养专业人才,实现继续教育专业化办学

  继续教育的专业化办学,需要专业化的人才队伍支撑。培养专业化的继续教育人才,是继续教育可持续发展的保障。继续教育专业化的人才包括专业化的继续教育师资、继续教育管理人才、继续教育项目与课程设计人才等。目前,绝大部分继续教育机构尚未真正布局继续教育的专业化人才培养。一流大学可以率先布局继续教育的专业化人才培养,探索继续教育人才培养模式,引领继续教育机构的专业人才培养实践,使得继续教育机构逐步走向专业化发展道路。

  (八)开展继续教育研究,用理论指导实践

  对于一流大学,要开办一流继续教育,就不能一味跟随,需要业务引领,在学术、理念、业务、技术、质量等方面做全面的引领。为实现这一目标,一流大学有必要开展基于继续教育的研究工作。通过理论研究,促进实践水平的提高,实现理论与实践的结合;通过理论研究,推进继续教育的学科建设。继续教育研究领域广泛,包括继续教育体制机制建设、发展方向趋势确定、政策法规建设、教学方式方法创新、质量保障体系建构、继续教育项目设计与开发、继续教育国际化等等。一流大学也只有开展继续教育研究,才有可能在继续教育领域发挥全面的引领作用,体现一流大学继续教育的一流水平。

  一流大学通过开展一流继续教育为社会持续培养一流人才,是终身教育体系建构的内在要求和神圣使命,在当前的教育评价体系导向下,任重而道远,需要国家层面有更多的配套体制、机制。

  参考文献:

  [1]教育部,财政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公布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高校及建设学科名单的通知(教研函[2017]2号)[Z].2017.

  [2]习近平:思想政治工作贯穿教育教学全过程[EB/OL].[2018-09-16].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6-12/08/c_1120082577.htm.

  [3]徐飞.培养一流人才是一流大学的本分[J].中国高教研究,2017(5).

  [4]国务院关于印发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的通知[EB/OL].[2018-09-16].http://www.gov.cn/xinwen/2017-01/27/content_5163903.htm#1.

  [5]教育部,财政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关于高等学校加快“双一流”建设的指导意见》的通知(教研[2018]5号)[Z].2018.

  [6]教育部,等.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实施办法(暂行)(教研[2017]2号)[Z].2017.

  [7][8]王红珠,陶爱珠,沈悦青.大学使命:国际视野下的一流大学继续教育[M].上海: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13.

作者简介

姓名:曾祥跃 工作单位:广东开放大学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