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成人教育学
工作场所学习研究第三范式:基于实践的学习研究评述
2020年01月21日 14:45 来源:《终身教育研究》2019年第2期 作者:李茂荣 字号
关键词:基于实践的研究;基于实践的学习研究;学习研究范式

内容摘要:嵌入在实践转向运动中兴起的基于实践的学习研究,被认为是对传统学习研究范式的替代选择。基于实践的学习研究范式重新界定了学习的本质,采用了审视学习现象的新视角,打开了理解发生在日常实践中的学习的新知识前沿,以及设置了学习研究的新主题。

关键词:基于实践的研究;基于实践的学习研究;学习研究范式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李茂荣,教育学博士,南昌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博士后,江苏开放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兼职研究员,主要从事工作场所学习,学习与绩效,人才管理研究。

  内容提要:嵌入在实践转向运动中兴起的基于实践的学习研究,被认为是对传统学习研究范式的替代选择。基于实践的学习研究范式重新界定了学习的本质,采用了审视学习现象的新视角,打开了理解发生在日常实践中的学习的新知识前沿,以及设置了学习研究的新主题。

  关 键 词:基于实践的研究 基于实践的学习研究 学习研究范式

  标题注释:江西省高等学校教学改革研究省级课题“大学教师的实践性知识生成与培养研究”(JXJG-17-1-25)。

  自20世纪80年代后期,一些学者呼吁把实践看作为克服传统学术研究范式存在的缺陷的替代方案以来,西方社会科学研究领域成功地实现了“实践转向”。随着“实践转向”在社会科学相关研究领域的渗透,工作场所学习研究领域也发生了一场“静悄悄的范式革命”——基于实践的学习研究(practice-based learning study)从21世纪初开始兴起。基于实践的学习研究被认为是对传统学习研究范式的替代选择,它重新界定了学习的本质,采用了审视学习现象的新视角,打开了理解发生在日常实践中的学习的新知识前沿,以及设置了学习研究的新主题。虽然西方学习科学研究领域的这场“静悄悄的范式革命”已经引起了国内学者的关注并产出了一些成果,但采用基于实践的学习研究范式的相关研究成果仍相对缺乏。鉴于基于实践的学习研究对学习学科领域产生的重要影响,为了呼吁更多学者关注并拥抱这场新兴的学习研究范式变革,本文将重点回顾基于实践的学习研究的内涵、理论视角及主题,并分析它对于工作场所学习研究的启示。

  一、工作场所学习研究第三范式的兴起

  长期以来,工作场所学习研究领域对于学习的理解存在两大对立阵营:斯法德(Sfard)把它称为“习得隐喻”和“参与隐喻”的对立[1],林诺(Greeno)则把它称为认知学习理论和情境学习理论的争论[2]。笔者认为,如果从研究分析单元及其隐含的假设来看,其本质是个体主义学习研究范式和结构主义学习研究范式之间的对立。个体主义学习研究范式把个体学习者看作研究学习的首要分析单元,学习被看作一种“事物”(thing),认为人的心智过程是学习的关键,它能够被学习者习得或迁移,社会的、文化的因素在学习中的角色意义被低估。与之相反,结构主义学习研究范式则把社会结构看作研究学习的首要分析单元,学习被看作一种社会文化适应,认为社会文化过程是学习的关键,它主要受到社会的、文化的、组织的,以及其他情境的因素的塑造,但个体认知因素则通常被忽视。由于结构主义学习研究范式存在的“客观主义的物化(objectivist reification)”的缺陷和个体主义学习研究范式存在的“主观主义简化(subjectivist reduction)”的缺陷,大量学者开始反思工作场所学习研究领域长期存在的这种“个体”与“结构”之间的“二分法(dualism)”,并试图在两者之间建立分析的桥梁。不过,一些学者则认为它们之间的对立是两种不同范式、基本不能相容的理解学习方式的争论,因此试图连接两者的努力既没有必要,也不能实现。[3]

  然而,自从莱芙和温格(Lave & Wenger)在《情境学习:合法的边缘性参与》中重新恢复“实践”概念在学习理论建构中的重要价值后,工作场所学习研究领域经历了一场“静悄悄的革命”[4],来自工作场所学习、成人学习或组织化学习研究领域的学者开始加入这场“实践转向”的运动中重新思考学习现象[5]。这种学习研究的实践转向意味着对学习考察必须摆脱把社会结构或者个体认知看作分析学习现象的首要位置的传统做法,转向把社会实践看作研究学习的首要客体,进而把学习、知识、意义等处理为历史的、文化的、社会实践的产物。在这样的思想倡导下,一些学者提出了大量与“实践”概念相关的学习理论建构新路径,并逐渐形成了统一在“基于实践的研究”(practice-based study)概念标签下的学习研究新范式[6],笔者把它称为工作场所学习研究的第三范式。

  范式(paradigm)的概念由美国著名科学哲学家托马斯·库恩(Thomas Kuhn)提出,并在《科学革命的结构》中得到系统阐述,它指学术共同体共同接受的一套假说、理论、准则和方法的总和。从某种意义上说,范式是学术共同体中的一种“霸权体制”:它界定了什么现象应该被研究,什么问题应该被提出,以及在解释现象时应该遵循的规则或方法程序。因此,一种范式的转变意味着打开了新的知识前沿、采用新的视角方式以及设置新的研究问题。[7]一些学者认为基于实践的学习研究推翻了把学习者主要看作信息处理或改变心智结构的个体化行动者的主导假设模式,抛弃了占主导地位的非社会的、个体主义的学习概念,取而代之把学习看作社会建构的过程,从而成为一种新兴的学习理论建构范式。[8]如表1所示,与前两种范式相比,基于实践的学习研究确实在有关学习的本质、学习研究分析的最小单元、学习过程的解释以及学习的研究议题方面等提出了一系列新观点。

  二、基于实践的学习研究的内涵

  究竟何谓基于实践的学习研究呢?事实上,目前并没有一个统一的基于实践的学习研究范式,它只是一个“大伞式”的概念标签,它是对力图重新恢复“实践”概念作为解释学习现象的首要分析单元感兴趣的不同学术共同体的统称。[9]尽管实践概念在哲学领域具有悠久的历史,但它在社会科学研究中被重新发现使用则源于20世纪80年代后期,最早由奥特纳(Ortner)呼吁把实践看作克服传统学术研究范式存在的缺陷的替代方案[10],特别是在夏兹金(Schatzki)等学者提出“实践转向”这一术语后[11],实践概念逐渐被不同研究领域的学者“强迫性”地使用,社会科学领域成功地经历一场“实践转向运动”。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基于实践的学习研究是嵌入在“实践转向”运动中新兴的一种研究范式,它是社会科学领域新兴的基于实践研究的重要分支或组成部分。

作者简介

姓名:李茂荣 工作单位:南昌大学

课题:

江西省高等学校教学改革研究省级课题“大学教师的实践性知识生成与培养研究”(JXJG-17-1-25)。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